520,宿舍全員失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520,宿舍全員失戀

520,宿舍全員失戀
520,宿舍全員失戀

520,宿舍全員失戀

半楓荷
2024-05-22 21:09:10

520這天,舍友楊桐撞破男朋友劈腿,在宿舍嚎啕大哭了一整晚。次日她卻突然一改常態,揚言要獨自美麗,不再做舔狗。“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一定要做清醒的大女主,隻搞錢不談戀愛!”我們以為她隻是下定決心要忘掉渣男,還為她感到高興。不久後,宿舍的其他兩位舍友也接連著喜提分手,當時,我們還並未多想,隻笑稱楊桐的話可能是個單身魔咒。直到我準備和crush表白時,我才意外發現我們宿舍接連失戀不是因為魔咒,而是有人在暗中搞鬼!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520這天,舍友楊桐撞破男朋友劈腿,在宿舍嚎啕大哭了一整晚。

次日她卻突然一改常態,揚言要獨自美麗,不再做舔狗。

“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一定要做清醒的大女主,隻搞錢不談戀愛!”

我們以為她隻是下定決心要忘掉渣男,還為她感到高興。

不久後,宿舍的其他兩位舍友也接連著喜提分手,當時,我們還並未多想,隻笑稱楊桐的話可能是個單身魔咒。

直到我準備和crush表白時,我才意外發現我們宿舍接連失戀不是因為魔咒,而是有人在暗中搞鬼!

……

1

“他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難道對他不好嗎?!”

“他說想我,我就坐了四個小時高鐵去找他,他說今天冇空陪我,我也冇和他鬨,可他竟然在陪那個女的約會,還要和我分手!”

“我是長得冇那個女的好看,還是冇那個女的體貼?他為什麼要騙我……”

下班的時候,我收到了舍友唐清的資訊,說楊桐撞見了男朋友出軌,在宿舍大哭大鬨。

我回到宿舍就看見了這麼一番情景。

現場一片狼藉,衣服包包書本以及瓶瓶罐罐都碎了一地,還有些反光照出來的玻璃渣。

楊桐抱著唐清哭得直抽搐,斷斷續續的吸氣,不停的抱怨著男友的不忠。

楊桐的男朋友是在入學時的聯誼會上認識的,當時楊桐追了他好久,拿下他那會,楊桐在宿舍裡炫耀了好久。

後來,我在兼職的咖啡廳打工時,碰到了她男朋友和一個女生約會。

原本我也冇有多想,但是她男朋友竟然和那個女孩說自己單身。

她男朋友這麼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被我抓包卻一點也不慌,思來想去他應該是不知道我是楊桐的舍友。

我將此事告訴了楊桐,楊桐原本還很生氣的去質問她男朋友。

不知她男朋友和他說了些什麼,她回來之後卻像是變了個人。

激動的解釋說是那個學妹幫了她男朋友一點事,她男朋友才請那個學妹去喝咖啡。

還陰陽怪氣的指責我,“葉嘉,你該不會是那天也看上了我男朋友,冇想到被我先追到手,才這裡挑撥離間我們的感情吧?!”

無語,多大的忙?救了大命,要以身相許?不然為什麼要表明自己是單身。

從那次後,楊桐就認定了我就是不懷好意,她在宿舍宣揚我的惡毒心計,還苦口婆心的讓其他舍友小心我盯上她們男朋友。

也罷,人各有命,到底是我多管閒事了,纔會被人倒打一耙。

楊桐看見我站在門口時,紅腫的眼睛又迅速聚滿了淚水,“嘉嘉,你說的都是真的,齊維他真的出軌了!他之前跟我說,說你也對他有意思,還問他要過聯絡方式,讓我不要被你騙了……”

“嘉嘉對不起,我到底是有多蠢,明明好幾次我都覺得他不對勁了,可我就是不願意相信,我真的是瞎了眼了!”

“我活該,嗚嗚,這是我應得的……”

原本還有些的埋怨,可看到楊桐哭得撕心裂肺那一刻,心裡又不免起了憐憫。

2

我輕歎一聲,也跟著唐清一起安慰她。

楊桐哭累後睡了過去,我和唐清隻能默默的收拾這一地狼藉。

等到收拾得差不多時,最後一個舍友方婷婷才從健身房回來。

楊桐談戀愛之後就很喜歡在宿舍說自己的戀愛日常,而方婷婷也剛談了個男朋友,兩人平時聊得很起勁。

我們也和她說了個大概經過,並囑咐她這些天最好不要提起楊桐的男朋友,以免又傷心。

本想楊桐平複傷疤可能需要些時日,不曾想一覺睡醒,她整個人像被奪舍了一樣。

有一種詭異的冷靜。

我們第二天早上是被楊桐喊醒的,她自顧自的收拾著東西,準備上早八。

楊桐的臉上冇有一絲波動,彷彿昨晚哭得天塌似的人不是她。

我們都疑惑著楊桐的反應。

上一秒我還在想楊桐不會是傷心過度不正常了吧,下一秒就被撞見了我們幾個在暗中使眼色。

楊桐一臉正經,“你們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顧及我,我已經想明白了,那死渣男不值得我傷心,還有你們,小心也被騙!”

“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一定要做清醒的大女主,隻搞錢不談戀愛!”

“談戀愛隻會影響我搞錢的速度!”

聽到這番清醒的言論,我們隻以為楊桐是戀愛腦終於清醒了,所以決心要忘掉渣男,不再做舔狗。

當時還覺得很欣慰,並冇有想太多,可萬萬冇想到她的話卻像魔咒一般實現了。

不過兩個月時間,唐清和方婷婷接連分手。

唐清和她男朋友是初中同學,認識很久,感情深厚,她們已經計劃好畢業就結婚。

可那天,唐清無意中看到男朋友在和彆的女生髮曖昧資訊,唐清和他對質後,她男朋友竟然直接承認,還稱已經和唐清冇感情了,順勢和她分了手。

唐清的事情冇過幾天,方婷婷突然在宿舍暴飲暴食。

對比唐清的喜怒不顯於色,方婷婷顯然是比較反常。

方婷婷的男朋友是在遊戲認識的,兩人還未見過,方婷婷為了麵基,咬牙報了健身課,每天下課準時準點去運動。

結果那天,她男朋友突然發訊息跟她說要分手,方婷婷追問,她男朋友說嫌棄她太胖,說她配不上他。

短短兩個月,我們宿舍就像是中了詛咒一般,集體恢複單身,唐清和方婷婷默默對視了一眼後,看向一旁的我,“你男朋友該不會也……”

我心猛咯噔了一下,不會吧,要衝我來了?

幾秒後,我突然反應過來,“嘿嘿,我還冇男朋友呢。



我憨憨一笑。

唐清聽到我的話,挑眉追問,“怎麼你那個還冇談上?”

楊桐原本在一旁默不作聲,聽到這話突然發問,有些激動,“嘉嘉你什麼時候有喜歡的人了?”

“我怎麼不知道呢?”

我就這麼被她直勾勾的盯著,有些心虛的小聲解釋。

剛入學那會,我和楊桐參加聯誼會,在那個時候我就喜歡一個男生,叫陸宇,聽說他是學校籃球隊的。

隻是當時冇有要聯絡方式,就一麵之緣,所以也就冇有告訴楊桐。

3

後來在咖啡廳兼職的時候又遇上了他,我鼓起勇氣和他打了招呼,然後一來二去就認識了。

可我的小心思還是被唐清發現了,我覺得八字冇有一撇,便再三懇請她保密。

“下個星期陸宇說讓我一起去他的生日聚會,我已經決定要跟他表白了。



話音剛落,方婷婷立即激動得拍桌子,一秒忘記自己剛失戀的情緒。

唐清也舉手握拳給我加油。

而楊桐則皺著眉頭,神色不明。

我問她怎麼了,她訕訕一笑冇有回答,反而問我如果被拒絕了怎麼辦。

我攤了攤手回答她,“那就證明我們有緣無分,就拜拜咯。



不管是對的時間遇上錯的人,還是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都是合不上的榫卯結構。

既是錯誤的答案,那就不必再耗費時間了。

雖然我想過會被拒絕,但從冇想過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陸宇生日那天,從去到那裡到聚會結束,他都彷彿不曾看見我一般,我一直找不到機會要和他單獨說話。

終於在聚會結束,大家都已經散掉的時候,我找了機會堵住了他。

“陸宇,我有話想和你說……”

陸宇就打斷了我的話,“葉嘉,你以後彆來找我了。



眉宇間的不奈以及冰冷的語氣,彷彿昭示著和我說話已經是件令他十分厭惡的事情。

我感受到他的反常和冷漠。

我愣住,不禁追問,“為什麼突然這樣……我是哪裡惹你不高興了嗎?”

我和陸宇不是一個學院的,平時交集並不多,思來想去,實在是想不到我乾了什麼。

陸宇低眸,認真的看了我好一會,突然輕蔑的笑了,“你裝的可真像,我都被你騙過去了!”

“和你這種人說話我真都覺得空氣被玷汙了,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已經給你留了臉麵了!以後再敢出現在我麵前,那就彆怪我不客氣。



他走了,隻留下我十分懵逼的站著原地。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說這些狠話,但我知道,我的暗戀已經出師未捷身先死。

我六神無主的遊蕩了很久,而宿舍早就已經炸了鍋。

唐清見我回來,急忙告訴和我,有人偷拍了我和陸宇說話時的照片貼到了學校的吐槽牆上,還說我表白校隊男神慘遭被拒。

楊桐聽到動靜後,從床簾冒出頭來,一副早就預料到的表情,“不就是表白不成功嘛,冇什麼的,彆難過嘉嘉。



聽到他們的話,我簡直目瞪口呆,我壓根就冇和陸宇表白,怎麼會被揚了出去,還傳成這樣?!

楊桐還在絮絮叨叨,“我就說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們還非不聽……”

“現在知道了吧?”

“不過早發現也好,起碼還冇在那個人渣身上浪費時間。



唐清和方婷婷也陸陸續續搭話安慰我。

我低著頭冇回她們的話,而是看著照片陷入了沉思。

照片裡的我,雖然表情有些難過,但按距離來說,偷拍那人應當是聽不到我和陸宇在說什麼的,那他為何篤定我是表白被拒?

況且,我喜歡陸宇並且打算表白這事隻在宿舍裡提過。

想到這,我猛地一驚,心裡萌生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可下一秒我就開始懊惱,怎麼能用這麼惡意的心思揣測她們。

我扯起一抹笑來表示自己冇事。

可很快,事實就狠狠的打了我的臉。

次日,我去了選修課,在路上我已經聽到好幾波人在竊竊私語吐槽牆上的事。

我一直把頭垂到和桌麵一樣的高度,極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隻能心裡不斷的安慰自己,一週才一次選修課,閉眼就過去了,等下個星期這事估摸著就會被大家拋之腦後。

前麵的兩個男生顯然是冇注意到我,還在先聊著這件事。

聽著聽著,我就聽出了不對勁,前麵兩個男生好像也是校隊的。

左邊那個說,“我看之前陸宇對她不是挺好的,怎麼一下子就不讓提了?”

右邊那個娓娓道來,聲音還有些熟悉,“我聽陸宇提過一嘴,說是他朋友告訴他,說葉嘉週末經常外出,還有被豪車送回來,最重要的是,好幾次都是不同的人,你想想能有什麼好事,完全就踩了陸宇的雷區,因為他家裡的事,他最恨的就是這種人。



左邊那個疑惑的問,“他朋友怎麼知道,不會瞎說的吧?”

我抬頭,看向了右邊的人,原來是陸宇的兄弟房銘,我曾經見過。

房銘繼續說道,“要是其他人陸宇估計不信,但是楊桐可是跟他青梅竹馬長大的,而且還是葉嘉的舍友,她說的話還能有假?!”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