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阮棠心煩意亂到了玫瑰園,天上倏然打了個響雷。

她在閃電刺眼的光亮中,看見深紅零落的花徑上遍佈狼藉的腳印。

匆匆步上台階,掏出鑰匙插入鎖孔,還冇用力,大門就被風吹開了。

地上是散落的衣物,其中有她很熟悉的,未婚夫的外套。

心猛地揪緊。

阮棠宛如一尊凝固的雕塑,臉色慘白、手腳冰涼。

數日前,逼上門的林婉兒趾高氣揚對她的狂言獗語還猶在耳邊。

“希望你能放過莫堯,和他解除婚約!”

“為什麼?”

“因為他不愛你!阮棠,你何必自欺欺人?我纔是他喜歡的人。給自己留點體麵,彆鬨得太難堪。”

阮棠緩慢地邁步走進去,雙腿如墜千斤。

玫瑰園是秦莫堯在她十八歲成年時送她的。

曾讓她歡欣雀喜的禮物,現在變成了最深沉的噩夢。

她逼著自己往前走。

不親眼看見心上人的背叛,就仍是不肯死心。

“莫堯……嗯……我愛你、我愛你!……”

阮棠眼前一黑、險些跌倒,劇痛翻滾襲來,靈魂在崩潰和麻木間被撕扯成一片片。

她想使勁捂住自己的耳朵,可冰涼的手抖得厲害、完全不聽使喚。隻能自虐地聽著裡麵的女人對她的未婚夫求歡……

秦莫堯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外麵酒店那麼多,去哪裡不好,為什麼要把林婉兒帶到這兒來?!在他們曾經顛倒纏綿的床上抱著彆人放肆地縱歡?!

阮棠咬著滿嘴的反胃和酸苦,難以忍耐的疼痛震盪四肢,搖搖晃晃出現在門口。

她眼睜睜地看見她的未婚夫和林婉兒衣衫不整地抱在一起!

熱淚眨眼間模糊了眼眶,心臟實在太痛了。

口中都是血腥味兒,下唇被咬得滲出鮮血,她顫抖著捂著胸口幾乎喘不過氣來!

狂風從推開的門灌進去,吹翻了床頭的花瓶。

“啪啦”一聲巨響。

秦莫堯如夢方醒地推開懷裡緊纏著他的林婉兒,猛地站了起來。

他對上了阮棠幽靈一樣淒慘的臉色。

“抱歉,打擾你們了。”阮棠的臉白得冇有血色,襯得她唇上的傷口觸目驚心。

“……不、不!棠棠,你聽我解釋!”秦莫堯驚魂失色,頭皮發炸。

“不是!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秦莫堯急急上前幾步,想要抱住失魂落魄、渾身發顫的阮棠。

“彆碰我!”阮棠崩潰似的爆發出一聲高喝。

秦莫堯衣領中紅豔刺目的吻痕和鎖骨上的牙印,成為她最後一絲理智繃斷的切刀。

血液狂湧、骨髓中有如針紮,她再也不能承受這樣痛苦的煎熬,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棠棠!棠棠!”秦莫堯心如亂麻,追著她就要出門。

林婉兒撲過去,從身後抱住他,孤注一擲地嘶吼。

“你還追她乾什麼?你愛她嗎?趁機和她說清楚不好嗎?”

飄出來的林婉兒的話,扼住了阮棠的喉嚨,掐滅了她最後的幻想。

她踉踉蹌蹌衝進大雨裡,在一地狼籍的落花中,乾嘔不止、痛哭失聲。

#第2章

不要無理取鬨

枯坐了一夜,眼睛又紅又腫。

阮棠坐在沙發,她的背挺得很直,蒼白憔悴的臉毫無血色。

“這就是你的解釋嗎?”

她捏著那張化驗單,覺得可悲又可笑,靈魂似乎飄在半空,冷眼俯視這場荒唐鬨劇。

一夜過去,秦莫堯帶著張化驗單上門,為昨天他和林婉兒滾在一起的事情給出解釋。

他隻是被人算計了。

多好的理由!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5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