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他熬得雙眼通紅、下巴上冒出淡青色的胡茬。

阮柏冇有留下任何線索,阮棠也是決然地離去,無跡可尋。

他像一頭被逼到懸崖邊的猛獸,無力的絕望感簡直要把他當場逼瘋!

“秦總……”助理又是擔心又是害怕。

秦總這段日子的狀態就是隨時要吃人,所有人在他的高壓下都不好受。

阮大小姐走得相當決絕,阮大少爺見到秦總就恨不得生剁他。

“你應該休息一下了,再這樣下去,你身體熬不住的。”

秦莫堯狠狠吸幾口煙,這段時間他都必須這樣,不然撐不下去。

“備車。”

他要再去一趟找顧檸。

棠棠和她最要好,他不信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秦總……”助理急忙追上去。

秦莫堯出了公司,冇想到精神恍惚一腳踏空,直接從長長的台階上滾了下去,栽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秦總!”助理嚇得大驚失色,去扶他才發現他渾身滾燙。

和保鏢把人送到醫院,秦莫堯躺在床上發了三天的高燒。

除了下屬,從生病到病癒冇有一個人來看他,關心地詢問一句。

他醒來時就要出院,被助理勸住了。

“秦總,你太累了。就算為了阮小姐,你也該把病養好,不然怎麼去找她?”

秦莫堯每天晚上都會夢到小時候的事,才明白小時候阮棠生病時躺在病床上,是這樣的寂寞無聊。

怪不得她總是望眼欲穿地等著他來陪她,要他給她念童話書。

哦,秦莫堯在阮家能找到阮棠留下的東西隻有兩樣。

她小時最愛的童話書,以及他們以前一起養的那隻貓,叫絨球。

“你把棠棠的童話書和那隻貓給我送來。”他吩咐助理。

“好。”助理轉身就去辦。

秦莫堯病中唯一的安慰就是童話書和絨球了。

他每天晚上抱著絨球,用嘶啞的聲音一本一本給冇什麼精神的老貓念童話。

小時候棠棠總是聽不夠的,一本書顛來倒去的讀上好幾遍,她也聽不煩。

現在想想,隻是不想讓他太快離開。

這些他以為早被遺忘在舊時光裡的往事,在棠棠離開後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喉嚨如被火燒,秦莫堯忍著疼自虐般的接著往下讀。

可很快,滾燙的水滴暈開了書頁上的火紅玫瑰。

他看著那行字,眼前模糊一片、再也讀不下去——

“……可我那時太年輕,還不知道怎麼愛她。”

#第18章

最後的聯絡

絨球成了秦莫堯唯一的情感寄托。

阮柏為了不讓他找到棠棠,竟然也沒有聯絡過棠棠。

大舅子是真的恨他,恨到不惜和最愛的妹妹斷聯絡,也要杜絕他找到棠棠的可能性。

包括顧檸他們,也沒有聯絡過棠棠。

時間不知不覺過了小半年。

分離日久,秦莫堯隻有看見絨球乖巧地睡在他身邊,才能留住他和棠棠曾經有過的美好。

有一天,當他推開門,看見躺在地上抽搐的絨球時,他整個人都愣在當場、如被炸雷劈中。

——連絨球也要離開他了!他連和棠棠之間最後的聯絡也留不住!

秦莫堯臉色發白地蹲下捧起雪白輕飄的毛團,驚慌失措打電話問助理怎麼辦。

“秦總,貓咪應該是生病了,送寵物醫院吧。”

“好好好,快去快去。”

他忙不迭開車衝向附近的一家寵物醫院。

絨球的狀況很糟,一到醫院就被抱進治療室吸氧。

秦莫堯看著醫生護士圍攏而入,血涼透骨。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5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