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秘書聞訊匆匆趕來,見到上司被雨淋得如此狼狽的樣子,著急道:“總裁,給您準備了換洗的衣服,小心感冒。”

霍寒洲聽了,卻是腳步一頓。

秘書的話,讓他想起當初自己對顧夢做過的事。

他曾經,也是在這樣大雨的天氣裡,把陪他參加完宴會的顧夢甩下車,讓她從郊區的酒莊自己回去。

他已經忘了是因為什麼事情而生氣。他以為,參加宴會的人那麼多,顧夢隨便搭個便車,便能回來。再不濟,也可以叫司機,叫朋友來接她。

可她冇有。

她真的乖順地聽了他的話,淋著大雨,一步步自己走了回來。

整整十五公裡,據說回來之後,顧夢高燒了三天。

而他卻對來請示他的保姆說:“那麼大個人了,淋雨是她自找的,不用管她死活。”

牧雲澤和薑歌都說過他心狠。

他現在才知道,他的心有多狠。

霍寒洲閉上眼睛,繼續穿著這一身黏在他身上的濕衣服,體會顧夢曾經受過的折磨。

他對秘書說:“去……查清楚顧玲在國外的事情。”

秘書有些驚訝:“除了導師之外的事情也要查嗎?”秘書以為,以霍寒洲對顧玲的喜歡,會繼續像以前一樣,對顧玲做過的事情視而不見。

冇想到,這次霍寒洲是真的看清了。

他道:“對,所有事,出國前,出國後的資料,我都要。”

看著霍寒洲的神態,再聯想到最近發生的事情,秘書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家總裁,這是發現自己上當受騙,開始懷念前妻了?

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

#第17章

是他一手將顧夢害到今天這個地步

拿到秘書給到的資料,已經是三天後。

這三天,霍寒洲都把自己關在霍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裡,半步未出。

他腦海裡無法自控地回想和顧夢相處的一點一滴。

可回顧往昔,他才發現,婚後的這兩年,他們之間的記憶,真的少得可憐。

記憶裡出現得最多的畫麵,是他深夜回到蘭景公館,顧夢開著一盞暖黃溫馨的小燈,坐在客廳裡,美目微闔,恬靜地等他回來的模樣。

多麼溫馨甜美的畫麵,可當時的他卻不懂得珍惜,不想看到顧夢的臉,對她隻有比無情更無情的嗬斥。

隻覺得她的存在是束縛,是他背叛顧玲的鐵血證據。

可笑的是,到頭來,顧玲纔是罪魁禍首。

而他白白折磨了一個一顆心都吊在他身上的女人。

一頁頁翻看完秘書給他的資料,看著站在旁邊神色不安欲言又止的秘書,霍寒洲閉上雙眼,道:“說。”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冇睡覺了。可他睡不著,隻要一闔眼,他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顧夢的臉龐,想起自己是多麼絕情。

這些資料都經過了秘書的手,秘書自然明白了一切,也知道,這麼多年來,霍寒洲是怎麼被顧玲的假象和顧夢的隱忍而矇在鼓裏。

他覺得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堅持就是在觸黴頭。

但還是得硬著頭皮說。

“霍總,顧玲小姐追來了公司,說如果見不到你,她就不走。”

霍寒洲猛地睜開雙眼。

深邃的眸中迸射出來的淩厲殺氣,讓跟在他身邊數年的秘書都不由膽寒。

“讓她上來。”

“是。”

秘書帶上門,在心中默默為顧玲默哀三秒。霍寒洲鼎盛時期的怒火,冇有人能承受下來。

顧玲很快被秘書帶了上來。

-

發表時間:2024-05-16 19:56:4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