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她站在門口,深吸了一口氣,才踏進霍寒洲的辦公室。

自從那天霍寒洲夜不歸宿之後,她就再也聯絡不上霍寒洲。

不論給他打了多少個電話,發了多少資訊,都杳無音訊。

如果不是她還住在蘭景公館,都差點以為和霍寒洲的那場婚禮是她的幻想。

可她不明白,為什麼霍寒洲的態度突然就變了。

明明自己的算計百密無一疏,霍寒洲這麼多年來,都非常討厭顧夢。

能和顧夢離婚,還聽到顧夢得了癌症,他應該很高興不是嗎。

為什麼會推開了她?

而且她派出去打探訊息的人,都查不到任務有用的訊息。

唯一傳回來的訊息,是顧夢已經死了。

既然顧夢已經死了,就代表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再知道她的秘密。

可為什麼她還是覺得心裡那麼不安呢?

在蘭景公館苦想了許久,還是冇有發現自己露出什麼馬腳,顧玲決定不能坐以待斃,得主動出擊,來找霍寒洲問個清楚。

“寒洲……”

見到在明亮的落地窗前長身而立的俊朗男子,顧玲捏著嗓子故意喊出嬌柔委屈的感覺,卻在看到霍寒洲冷若寒冰的麵容時,尷尬地自行掐斷尾音。

但很快,她又反應過來,體貼地問道。

“寒洲,你怎麼了,是有什麼煩心事嗎?你好幾天冇回來了,我好擔心你。”

霍寒洲冰冷的視線落在顧玲的身上。

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像是抽離了出來,作為一個局外人,看著顧玲麵對自己的軀殼做出的所有表演。

他頭一次覺得,顧玲的一舉一動是那麼的虛假。

和記憶裡的顧夢截然相反,顧玲的舉止嫵媚嬌柔,曖.昧浮華而撩動人心,也許是男人心目中的性感尤.物,可她的眼神裡,摻雜了太多的欲.望。

而顧夢……她永遠是內斂的,溫柔的。

她的目光純潔而深情,像春.水一般波光粼粼,楚楚動人。

霍寒洲這才意識到,以前的他,從不願過多的看見顧夢,是因為怕自己會因為她的眼神而心軟,而不自覺地忘記對她的仇恨。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是他一手將顧夢害到今天這個地步。

今後的苦楚,隻能他一個人承受。

但是,在那之前,對不起顧夢的,他要一一幫她算回來。

#第18章

他恨顧夢,帶走了他這輩子深愛的兩個人

霍寒洲薄唇輕啟,冰冷的聲線像是來自地獄的催命符。

“要我逼你說,還是你自己承認,你對顧夢都做了什麼。”

顧玲一聽,心裡咯噔一下。

霍寒洲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為什麼會突然提起顧夢的事?

難道他已經知道,自己對顧夢都做了什麼?

不,不會的。

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不會給自己認錯的機會,一定會把她挫骨揚灰。

所以說,她還有機會能夠瞞過霍寒洲。

撒了這麼多年慌,顧玲的心理素質鍛鍊得極強。

她瞬間鎮靜下來,裝出一副又震驚又委屈的樣子,眼角掛上幾滴眼淚:“寒洲,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怎麼會對姐姐做什麼呢,一直以來,都是姐姐她心狠手辣地想要拆散我們……”

“夠了!”

霍寒洲厲聲打斷。

他從來冇有像現在這麼厭惡顧玲矯揉做作的聲音。

明明這樣的話,以前顧玲在他麵前說過無數次。

每一次,他都信以為真,並且十倍百倍地在顧夢身上折磨回來。

-

發表時間:2024-05-16 19:56:4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