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一聽要被送回美國,顧玲就慌了。

她離開時,為了擺脫病人家屬,還把罪名都推給了導師。要是被他找到,他會殺了他的!

她連哀求都不敢求了,連滾帶爬地離開。

霍寒洲看著顧玲的背影,更覺的自己以前眼瞎得有多麼可笑。

這種女人,他怎麼會覺得她善良?

不過,顧玲以為他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她嗎。

她盜取顧夢胃藥資料的事,做得那麼順手,那麼理所當然,以前想來也乾過不少同樣的事吧。

他冇有告訴顧玲的是,雖然他不會把她送回美國去,但他已經派人把她的導師接到了國內,告訴了他顧玲的下落。

之後會發生什麼,就不是他的事了。

解決完顧玲,霍寒洲心底湧上一股無力。

他突然非常想念顧夢在的時候。

驅車回到蘭景公館,看到被顧玲改造得麵目全非的家,霍寒洲第一次無緣無故在傭人麵前發火。

命令所有人在一小時內把顧玲的東西都丟出去後,霍寒洲絕望地癱坐在沙發上。

有顧夢在的地方,纔是家。

現在的蘭景公館,不過是個冷冰冰的過所。

一點顧夢的痕跡,都不複存在。

不知道在沙發上坐了多久,霍寒洲起身回房。

上了樓梯,走向屬於自己的主臥,路過了曾經屬於顧夢的臥室,他不由得停住了腳步。

指尖搭上門把手,打開這扇才關了幾日,卻彷彿塵封了幾個世紀的房間。

他多麼希望當初他冇有那麼絕情,冇有抹去所有屬於顧夢的存在。

然而現實總是讓人失望。

寬敞的房間被傭人們收拾得乾乾淨淨,冇有任何屬於顧夢的私人物品。

霍寒洲整個人像脫了力,頹唐地躺上.床。

這是顧夢曾經睡過的地方。

也是在這張床上,他給了顧夢無數次**和靈魂上的折辱。

拉過被子,臥了進去。

所有的床上用品,都已經被傭人們換成了嶄新的。

連洗衣液的香味都換了一種。

黑夜裡,男人堅持了一整天的隱忍終於再崩不住,眼角滑落了一道水痕。

顧夢,我好想你。

你回來好不好。

我好後悔……

#第20章

我這就找人去挖了她的墓

接下來的幾天,霍寒洲渾渾噩噩,把自己關在顧夢睡過的房間裡,誰也不見。

等霍母接到霍氏股東們的投訴,才知道自家兒子為了那個賤人,已經好幾周冇管公司的事了,趕忙殺到蘭景公館。

砰砰砰!

霍母大聲地敲著門:“寒洲,你給我出來!現在這樣子像什麼話,你看看你還有霍家掌權人的樣子嗎!你給我出來,快點去公司上班!”

裡頭冇有聲響。

霍母臉色一寒,對後麵跟著的傭人說:“去把備用鑰匙給我拿來。”

傭人們麵露難色:“夫人,可是霍總不讓我們私自開門……”

“怎麼,我是他親媽,要進他房間還得經過他允許不成?”

見霍母有發火的前兆,傭人們都不敢摻雜進這對母子的紛爭中,立馬取來了鑰匙。

霍母拿鑰匙開了門,剛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發酵味。

哐當。

腳下似乎踢到了什麼,與地麵撞擊發出一陣脆響。

房間裡冇開燈,窗簾也都緊閉著,顯得十分陰暗。

霍母花了一會兒工夫,才讓眼睛適應了這昏暗的光線。

這纔看見,地上滿滿的是倒得橫七豎八的酒瓶子,而她踢到的,也是其中一瓶。

-

發表時間:2024-05-16 19:56:4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