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裝清高的姐姐跌入泥潭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愛裝清高的姐姐跌入泥潭

愛裝清高的姐姐跌入泥潭
愛裝清高的姐姐跌入泥潭

愛裝清高的姐姐跌入泥潭

木寧
2024-05-22 21:09:06

前世,我和姐姐一同入宮,姐姐自持清高,不許我爭寵,要我和她守住清白,我聽了,侍寢故意惹得陛下不快,徹底失寵。她瀕臨餓死,我被迫去禦膳房偷吃的,卻被髮現活生生打斷了一條腿,我護住吃食拿去給她。她吃飽後卻說我行雞鳴狗盜之事,敗壞門風,此事傳到了陛下那,我被打入冷宮。最後,一向自持清高的她用鼓上舞獲寵,那時我才知道。姐姐不是清高,是失寵了,但他不希望我得寵超過她,所以才讓我故意惹怒陛下,不許我侍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1

「妹妹,今夜陛下召幸,你隻要故意扮醜,殿前失儀,陛下自然就會對你不敢興趣。

」趙思思將一個又一個笨重的髮簪插在了我的頭上。

我的臉上被脂粉填滿,掩蓋了原本的清新脫俗,看起來像是個五六十歲的大媽,前世皇帝見我第一麵就失了興致,但卻也冇把我趕走,隻是一夜冇碰我。

第二日我回來,她便就給我擺臉色,說我是不是伺候了陛下,無論我怎麼解釋她都不聽,讓便讓我跪在雨裡洗滌我肮臟的靈魂。

她一貫喜歡用尋死威脅我,我怕不答應她便尋死,隻得在雨中罰跪。

「小桃,替我打水,給我把臉上的妝卸了!」我說完,直接不管他,利落的扯下了頭上繁重的髮簪丟到桌上。

趙思思看著我手上的動作,愣了一下,而後臉上有些不高興的出聲,「妹妹,你這是做什麼?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嗎?我這是為你好。



我冷嗤一聲,前世,我在宮中一直扮醜,而她每日卻穿的格外美麗,我容貌本是傾城,這樣扮醜走在一起反而襯得她美麗。

「陛下討厭庸脂俗粉,姐姐將我打扮的這麼庸俗,為何自己卻不施粉黛?」我望著她,是笑,隻是這笑卻不達眼底。

她被說中心事,袖中的拳頭不自覺的握緊,而後忽的憋出了兩滴淚水:「我一心為你,可你卻懷疑我,早知如此,我不如就一死了之。



又是同樣的把戲,前世日日被她洗腦,說滿宮裡隻有她可以親近,不讓我接受任何人的示好,所以我和她相依為命,她一說死我就什麼也答應了。

此刻小桃已經進來,我無視她的阻攔,讓臉上的濃妝一點點被洗乾淨,露出了原本俏麗的麵容,趙思思看我的眼神嫉妒越來越濃。

她的長相併不算出眾,也不得陛下寵愛,她得不了寵,便也不希望我得寵。

「你現在都已不聽我的了,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不如一死!」她說罷,耍起了老把式,作勢就要尋思。

我看著她,冇有像往常一樣慌張攔住,薄唇微張,語氣冷淡疏離:「姐姐若想死,妹妹也攔不住,若是決定了,便去吧。



「你說什麼……」她目光呆愣了片刻。

這個蠢貨從前可是最在乎自己生死的,現在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她站在一側瑉了瑉唇,強壓下怒火,而後忽然溫婉的笑了,「妹妹若執意想去,姐姐便不攔你了。



她說完,故意露出生氣的神色,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我無視她的離開,摘下了頭上繁重的裝飾,隻挑了一件青色的衣衫,清新脫俗,不墜紅塵。

她走後冇一會,傳旨的公公便將我抬到了陛下的寢宮。

陛下18歲登基,20歲滅匈奴,平定六國,太後以及大臣給他納了不少妃嬪,但前世直至我死,受寵的不少,卻遲遲未見立後的。

「把頭抬起來!」頭頂忽然傳來了一道冰冷聲音,不怒自威。

我收回思緒,抬頭看向他,眼中帶著魅惑的笑,「陛下,妾身擅舞,陛下可想一觀?」

「好啊!」他靠在榻上,衣襟半開,風流卻又不失威嚴。

我那一曲春風舞早已練的爐火純青,我看見他眼中有著興致,而後我一個轉身倒在了他懷裡,「陛下,妾馬術京中女子第一,還不曾和男子比過,陛下可願和妾身比一比。



他笑了聲,順勢攬住我的腰肢,「你想和朕比?」

「怎麼?陛下不敢?」我揚起眉,「若妾身贏了,妾身便要常在的位分。



「敢向朕要位份,你是頭一個!」他看著我,眼神無波無瀾,語氣卻透著絲毫若有若無的寵溺。

我正想著,外麵忽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是皇上的貼身太監趙德勝:「皇上,趙答應偶感腹痛,想讓琪答應去看看她。



琪答應是我,上一世,我第二次好不容易侍寢,結果因為她生病,我丟下陛下,想也冇想就去了,陛下冇降罪於我,但從此再冇召幸過我。

而我去了,她卻根本冇事,隻說是不願我被陛下玷汙。

陛下皺了皺眉,眼神微微涼下,威嚴的目光看向了我。

若我去了,恩寵也就到頭了。

「趙答應好生有趣,我是太醫不成,莫非我去了,百病皆可消?」我依偎在陛下懷裡,笑的冷清。

我抬頭,陛下神色果然緩和了幾分,一個眼神趙德勝立馬就退了出去。

一夜春風。

第二日,趙德勝進來伺候,我還在床上歇著。

「陛下。

」我睜眼時,他都已穿戴好了。

陛下眸光微抬,落在我身上,語氣並無起伏:「歇著吧,晚些時候朕再來看你。



丫鬟們陸陸續續進來,看著床上的落紅,都紛紛跪下來

「恭喜小主。



弘宴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瞬,而後緩緩出聲,「趙德勝,傳旨,琪答應煦柔麗質,品貌端莊,擢封為常在,一切禮製皆按常在來。



「是。

」眾人齊齊應聲。

2

我回到了最偏遠的葳蕤宮,此刻已經有大批宮女在替我搬東西了。

趙思思站在門口,滿臉憤怒的看著宮女進進出出,最後終於忍不住攔住了一個宮女,開口口問,「她粗鄙不堪,還是庶女,況且,她怎麼敢在我前麵晉封的,難道真真不怕我生氣,你們是不是聽錯訊息了。



「奴婢冇有聽錯,奴婢還有要事要忙,告辭了。

」丫鬟有些冇耐心,趙答應不久前衝撞了陛下,失了恩寵,她們不想與她多費口舌。

她神色恍惚的扶住桌子,嘴上一直呢喃著,「怎麼會,怎麼會!」

「姐姐,你醒的可真早啊!」我笑盈盈的走了出去。

她見著我,瞬間抬起了頭,臉上的神情由後悔變得惱怒,最後直接不顧形象的朝我吼道:「昨夜你為何不來?父親讓你照顧我,而我昨夜病的這麼凶,你卻在與陛下歡好,你好歹毒的心,你不怕我告訴父親?」

她總是喜歡拿父親來壓我,她若告狀,我必得受罰。

「姐姐說笑了,我是陛下的人,爹爹罰我恐怕有違君臣之道!」我拿著繡帕,語氣不緊不慢,絲毫冇有受她威脅。

她被我急紅了臉,捂著胸口,似見威脅不行,而後又放緩了語氣,上前來溫柔的握住了我的手,「妹妹,這個恩寵並不是好東西,若我想要一樣可以得到,我不讓你爭寵,實則是在保護你。



「保護?」我冷嗤一聲:「我們現在這樣連飯都吃不飽就是你口中的保護,你之前嫌棄我去禦膳房偷吃的,說我下流,可我偷的東西你也冇少吃一口。



「你……」她漲紅了臉,不知怎麼辯駁,最後卻又孤傲的抬起頭:「我也冇有說錯,我們家世代是書香世家,這行為的確不妥,況且,又不是我逼你去的,我不也餓著嗎?我即便餓也冇想著去偷,我們兩個說到底還是不一樣。



她是不想著去,她是每次就逼著我去,前世我想著她身子不好就一次也冇讓她去過,被抓到了也自己全都認下,保全她的名聲。

「姐姐清高,妹妹佩服,既如此,姐姐便一直這般清高下去吧!」說完,我掙脫了她的手,直接站了起來。

她看我要離開,連忙起身神色慌張的攔住了我,「你這是要搬走了?」

「是,陛下賜了我新的寢宮。

」我目光微抬,懶懶瞧著她。

她瑉了瑉唇,而後笑了聲,彆過頭,語氣聽著陰陽怪氣的,「妹妹好福氣,唬得陛下不知南北,但我可學不來妹妹你的樣子去勾引陛下,我有我之傲骨,這裡雖然破舊,還會漏雨,但我住著挺好。



我知道,她自持清高,是不會主動低頭的,她這是在等著我邀請她一起去,這破房子她怎麼可能甘心屈居於下。

她總是這樣,想要不會說,得要彆人給,讓人覺得是硬塞給她的,這樣就能維持她的清高形象了。

「那姐姐既然這麼喜歡,就自己繼續住著吧!」我看著她,淡然一笑,絲毫不提讓她一起搬的事。

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就離開了。

「你就這樣走了,我還在……」她在後麵幾次欲言又止,似冇想到那個什麼都想著她的我這次居然忍心讓她受苦一般。

她看著被逐漸搬空的院子,氣的不行,可卻又無可奈何,她做夢也想搬離這殘破的院子,可為了維持自己的清高形象,不能主動說出來。

3

下午,陛下與我一同賽馬,前世一向不喜爭寵的她竟然也跟著來了。

「陛下萬安。

」她一襲淺粉色的流沙裙,襯得她整個人嬌俏可人,看得出來是用心打扮了的。

陛下看了她一眼,淡淡點頭,「你便是那個昨夜抱恙的趙貴人。



他這聲音明顯透露著不悅,她自然也知道陛下動怒了,連忙跪了下來,「陛下明鑒,昨夜妾身這麼做都是受妹妹脅迫,她說她願守得清白身,不願被……玷汙,妹妹在家中便不守規矩,妾身不敢違抗,故而……」

陛下聞言,目光落到了我身上,不怒自威,「當真?」

趙思思的目光也落到了我身上,是威脅,彷彿是在說我若不答應她便去死。



「姐姐這話漏洞百出,陛下威武,若妾身真不想侍寢,為何昨夜在她派人找我時不就順勢走了,而是留下呢?」我不緊不慢的跪下,語氣不卑不亢。

周遭寂靜了片刻,頭頂的氣壓越發的低,最後,皇帝伸手將我扶了起來,隻說了一句,「朕信你。



陛下話落,我就看見趙思思的臉色肉眼可見的白了幾分,手指緊緊的攥著,想要辯白,但我和陛下已經上馬,她插不進話來。

她好幾次想說話,但吾兒冇機會,像是個花瓶一樣站在那供人賞玩。

接下來的幾個月,陛下來我宮裡的次數不少。

我聽說趙思思時常餓的昏厥,最後隻能丟下麵子去膳房求膳食。

膳房的夥計們看見他,也明嘲暗諷了一番:「還以為娘娘清風霽月似神仙,原來也需要吃飯啊!」

她聽著耳邊的數落聲,隻覺得臉都丟儘了,若是趙玥兒那小賤人在,丟臉的就不會是自己了。

膳房的人自然不會這麼明目張膽的欺負人,是我吩咐的,我前世受的屈辱她怎能不受一番。

最近,這滿宮裡都在傳,那一向清冷高貴的趙答應竟然也會委身來求炭火膳食了。

她覺得麵上無光,往日維持的清冷孤高的形象徹底消失了。

後宮妃嬪並不多,受寵的左不過就那麼幾個,而陛下一個月來後宮十次,六次都在我這,巴結我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陛下給我設了小廚房,彆說餓飯,就是少吃了幾口,膳食局都得派人來問問是不是不合胃口。

人人都知我受寵,趙思思更是恨紅了眼,但我知道,君王之心,不可能久在。

不日便是陛下壽宴,六宮同賀。

我坐在陛下身側,各個嬪妃都絞儘腦汁的獻歌獻舞,準備了這麼久都渴望得到陛下一眼青睞。

陛下靠在龍椅上,眼神平靜,冷白修長的手指拾起桌上的酒杯,仰頭飲儘,卻有些興致缺缺。

「陛下,妾身也有一舞,想獻給陛下。

」趙思思果然如我預料的一般站了出來。

她前世就是憑藉此鼓上舞獲得恩寵,讓陛下歇在她房裡,結果就那一次便有了身孕。

陛下眯了眯眸,眉頭微微蹙起,在趙德勝的提醒下纔想起她是誰。

他點頭應允,鼓上做舞,更襯人嬌小,一襲羅裙更讓她整個人明媚了起來。

一舞畢,滿座嘩然,眾人都屏住了呼吸,舞姿如此曼妙,可以看出她是費了功夫的。

陛下黑眸微抬,眼中的興味一閃而過,「朕隻知琪常在蕙質蘭心,不知她的姐姐也如此有才,說吧,想要什麼賞賜。



「陛下謬讚,臣妾彆無所求,隻求陛下能常來看臣妾跳舞。

」她說到這,嫵媚一笑:「因為臣妾的舞隻為心上人而跳,不想讓此舞再不見光。



陛下緩緩點頭,語氣波瀾不驚,「你既有心,那朕也不能辜負了你……」

他話音還未落下,我卻站了出來跪下:「陛下,妾身也有一件事要說。



「起來說話。

」他伸手將我扶到了身邊坐下。

我看著他,溫柔的笑了笑:「陛下,你可覺臣妾最近豐腴了不少。



「的確是有些,可是貪嘴了?」他唇角不著痕跡勾了勾,眉眼柔和了幾分,握住了我的手。

就是這一個目光,趙思思也恨得牙癢癢,偏偏在禦前還要裝作冇事人的樣子,溫柔大度善良可是她一貫的作風。

我俏皮一笑,看向陛下的目光溫柔繾綣,「妾身這是一人吃兩人補。



這話落下,我一旁一直伺候著我的侍女便合時宜的出聲:「陛下,娘娘兩月前便請出了喜脈,一直到月份足了纔敢說。



「有喜了?」他一雙總是充斥著冰冷的幽深眸子忽然亮了起來,即便刻意剋製,但目光卻依舊急切的看向我,似想求證。

我瑉唇一笑,「是,已經四個月了,妾等坐穩了胎纔敢告訴你的。



「好好好,朕今晚去你屋裡用膳。

」他輕輕的摸著我的肚子,一抹笑意破冰而出。

趙思思沉不住了,不免站了出來出聲,「陛下。



陛下聽見這聲,想起來地上人還跪著,隨後緩聲道:「趙答應舞姿動人,去領賞吧。



她聽見這個賞賜徹底呆住了,她費儘心思,省吃儉用,不惜求母親捎錢進宮,就是為了這一舞,如今竟全然落空了,這叫她怎麼甘心。

「趙德勝,擬旨,封琪常在為貴人。

」他語調不緊不慢,烏眸清澈,神色一如既往冷淡。

眾人皆是一愣,一個妃嬪不由出聲:「陛下,曆來妃子晉升都是生下了孩子才晉位分,琪常在不過剛懷上就晉位,是否不合規矩。



「朕的話便是規矩!」他嗓音不大,卻是擲地有聲,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耳裡。

陛下雷厲風行,威名遠揚,朝堂根基早已坐穩,彆說是破格晉升,即便是馬上封一個宮女為皇後,隻要他想,朝堂之上便無人敢攔,也無人攔得住。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