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拿五十萬練功券當彩禮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爸媽拿五十萬練功券當彩禮

爸媽拿五十萬練功券當彩禮
爸媽拿五十萬練功券當彩禮

爸媽拿五十萬練功券當彩禮

簡單的夢想
2024-05-23 16:03:52

爸媽拿五十萬練功券當彩禮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爸媽拿五十萬練功券當彩禮。

我勸說練功券不是真錢,嫂子是懷孕了又不是傻子。

爸爸一巴掌呼的我眼冒金星,媽媽罵我毛還冇長齊就蹬鼻子上臉。

我點火把練功券燒了,爸媽和哥哥把我打成殘廢。

他們拿著真錢過去訂婚,訂婚宴上當場驗鈔,嫂子說哥哥通過考驗,不僅把彩禮錢帶回來,還帶來八十萬陪嫁。

可哥哥聯合爸媽把我賣給村裡的老光棍,“好好伺候老男人去吧!人有點多,注意安全啊好妹妹,彆得了臟病。



“如果不是你把練功券燒了!我還能多要點陪嫁錢!”

再睜眼,回到訂婚宴的這一天。

哥哥命令我,“你不準把練功券的事說出去,否則打死你!”

還嘴硬呢?

當場驗鈔的時候,千萬彆尿出來!

1

“峰峰這才上班一年就存下來五十萬啊,真厲害。



舅媽滿是羨慕,又陰陽道:“照我說,峰峰這條件找個市長的閨女才行!”

媽媽一邊得意的附和,“是啊,誰讓峰峰相中了。

”一邊踹了一腳發愣的我,“讓你榨橙汁你怎麼還不去?讓你舅媽乾等是吧?”

我趕緊去廚房榨橙汁去,才意識到自己重生回到哥哥訂婚宴的這一天。

爸媽以為還冇過門的嫂子懷孕了就可以隨便拿捏,所以就準備五十萬的練功券當彩禮,練功券是銀行工作人員練習點鈔及考覈所用的鈔票代用品,根本不是真錢啊!

我為了阻止他們拿練功券,隻能點火燒了,我卻被他們打成殘廢。

可是他們不知道五十萬彩禮其實是嫂子的考驗。

前世在訂婚現場,嫂子當場驗鈔,說哥哥通過考驗,不僅把五十萬彩禮錢全部帶回來,還帶回八十萬的孃家陪嫁,嫂子生下了可愛的小孩,一切都那麼幸福。

後來,哥哥和爸媽他們聯合起來把我賣給村裡的老光棍,不是為了錢,隻是為了能夠羞辱我!

“好好伺候老男人去吧!人有點多,注意安全啊好妹妹,彆得了臟病。



直到那時我才知道哥哥竟然一直在怨恨我,“如果不是你把練功券燒了!我還能多要點陪嫁錢!”

好。

行。

那就看看你能不能憑藉五十萬的練功券多要點陪嫁錢!

當場驗鈔的時候,千萬彆尿出來!

2

我端來橙汁出來,舅媽接過去順勢誇我淑女賢惠,以後一定能夠嫁個有錢的男人。

媽媽高興的不得了,“那還是我教的好。



我正打算回房間,媽媽就讓我去開車接哥哥去。

今天晚上是訂婚宴,中午是他和他的兄弟們的單身聚會。

我去了以後,就見哥哥喝的已經有醉意,我去叫他回家,他甩開我的胳膊,“你誰啊你,還敢管老子?”

他的兄弟夥們都哈哈大笑。

哥哥一直在裝酒瘋,我叫不動他。

隻能湊過去小聲說,“今天晚上訂婚宴,五十萬的練……”

還冇說完,哥哥原本醉醺醺的眼睛裡泛出清醒,根本冇喝醉!

他站起來,拍著我的肩膀給大家介紹,“我妹妹,嫩的很,你們要是喜歡的話,送給你們玩玩……”

“行啊,怎麼玩啊?小皮鞭?蠟燭都能玩的不?”

男人不懷好意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上下打量著。

哥哥直言不諱,“哎呀,我的妹妹就是你們妹妹,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你們幾個一起玩都行哈哈哈……誰叫咱們是好兄弟呢!”

原來,哥哥早就生出來這樣的想法。

我端起來一杯啤酒潑在他臉上,“媽讓我來接你的,你難道是想在訂婚宴上丟人現眼嗎?”

哥哥哪有半點的醉酒,惱怒的拿起來啤酒瓶就要來砸我,被其中一個女孩攔住,“峰哥,冇必要啊,今天你訂婚,不能見血。



哥哥這才放下啤酒瓶,跌跌撞撞的往外走。

我朝著女生道謝,女生擺擺手。

回去路上,哥哥一直罵罵咧咧的,“媽的,等明天我非弄死你不

可!”

“真是給你臉了,冇大冇小,還讓我在兄弟們麵前這麼丟人,明天就把你帶過去給他們玩玩,賤人總歸是要被人玩的。



哥哥說著說著睡著了,打鼾聲此起彼伏。

我終於知道原來哥哥早就把我當成是個低賤的動物,可以隨意送人的物體。

3

回到家後,哥哥的醉酒好像完全消失了一樣,和舅舅舅媽等親戚打招呼。

舅媽先是誇了句哥哥豪氣,又問:“是準備的五十萬現金嗎?讓俺們這些冇見過世麵的見見。



哥哥淡定道:“晚上看晚上看。



說完就去打麻將去了。

舅媽反問媽媽,“不會是假的吧?”

我忙說:“舅媽!你這是說是的什麼話,你家孩子結婚用的是假錢啊?”

舅媽臉上一僵,媽媽麵上一喜,一邊罵我冇大冇小,一邊推著我和我一起走到房間裡。

她誇我,“你怎麼突然開竅了?你姥姥姥爺死的時候你舅媽把錢都吞了,這次就得讓她吃點癟!”

媽媽所在的家庭裡是重男輕女的,她恨姥姥姥爺,卻同樣在走老路。

從小我被教育著要聽哥哥的話,以後要對哥哥好,哥哥享受著爸爸媽媽的愛,根本冇有把我當成他的妹妹來看,更像是一個寵物似的,高興的時候踢兩下,不高興的時候踹兩腳。

我也曾反抗過,但是得到的隻有爸爸媽媽的滿不在乎,“你哥哥是在和你鬨著玩,你有必要這麼當真嗎?真是小心眼,小肚雞腸。



“小女孩就是心眼比針眼還小!你再這樣我們就不要你了啊。



我就是在這樣的威脅下麵長大的,可哪怕他們再怎麼無情,我還是感恩爸媽給了我生命,我為他們的好,卻成為弄死我的原因。

想到這裡,我附和媽媽的話,“就是不能給舅媽看,她想看就看啊,把你當成什麼了啊。



我話鋒一轉,“不過,不讓她看她得生氣吧?到時候在訂婚宴上再搞鬼那可就很難收場了。



媽媽麵色不佳,“你舅媽要是看了以後發現是假錢咋整?”

前世我幫忙讓舅媽打消看彩禮錢的念頭,這次我可不會幫忙了。

我斬釘截鐵道:“就她那樣的,她懂個屁!”

在我的慫恿下,媽媽眼前一亮,“好!如果她還想看,就讓她看。



媽媽出去後,怡然自得的繼續和舅媽聊天。

舅媽明顯是有了很多懷疑,還在朋友圈發,“小姑子家的兒子訂婚彩禮五十萬,有冇有想看的,回頭拍給你們。



下麵不少人表示想看看五十萬現金。

舅媽不屑堅持下終於看到了五十萬,“哇,這錢看起來真爽啊,能嫁給你們家峰峰是真幸福,峰峰是做的啥工作公司還缺人不?”

媽媽洋洋得意,“缺人的時候給你說。



舅媽趁機拍了好幾張圖片發到家庭群裡。

爸爸和哥哥以及舅舅都在打麻將,看到群裡的訊息後,爸爸和哥哥立刻過來,把我和媽媽往房間裡一推。

4

哥哥率先抬腳要踢我,“是你讓舅媽看的吧?你怎麼這麼蠢啊!要是被髮現了是假的怎麼辦?”

我堪堪躲開後,眼巴巴的看著媽媽,媽媽彆過頭,冇有絲毫要解釋。

爸爸戳我的腦門,“要是出現了差錯,你能負得了責任嗎?”

任何的解釋在這一刻都是蒼白的。

哥哥命令我,“你不準把練功券的事說出去,否則打死你!”

還嘴硬呢?

我點頭,“放心吧,哥哥,嫂子這麼愛你,就算你不給錢她也照樣嫁你。



哥哥得意,“你嫂子家有錢的很,隻要你不使詐絕對是冇問題的!”

我頓了頓,提出我的目的,“那你們要是擔心我會出賣的話,那我就不去參加訂婚宴了。



媽媽率先開口,“我看行!還是彆讓菲菲去了!”

爸爸當機立斷,“不行,必須去!作為親妹妹不去,女方再以為是小姑子不好相處。



哥哥同意,“我覺得爸說的對,李菲菲必須得去!”

他指著我,咬著牙道:“你必須得去,還得老老實實的,不然……你心裡清楚!”

他們都不會讓我離開的,可是我知道我必須要離開。

隻等尋找機會了。

5

出了房間,舅媽一副看好戲的神情湊過來,“咋了?不會是因為我拍了照片你們就吵架了吧?這咋了呀?晚上就訂婚宴了,這有啥啊!還是說你們當我是外人啊?”

媽媽拉著舅媽去聊天,很快就翻篇了。

我回到房間先是收拾東西,把行李箱藏到衣櫃裡。

終於到了去酒店的時間。

哥哥,爸爸,媽媽都盛裝出席。

我像往常一樣穿著一個短袖和牛仔褲出發。

媽媽滿臉的嫌棄,“你這是穿的什麼破爛,今天這日子你能穿這麼難看嗎?滾過去換一身去!”

我頓了頓,“我冇有彆的衣服。



哥哥一手提著錢箱子,一手掐著我的後脖頸,“我看你是故意想讓我在訂婚宴上難堪吧!”

大家來到我的房間打開一看,都屏住了呼吸,清一色的短袖牛仔褲。

哥哥仔仔細細的檢視終於在裡麵藏了一件粉色的裙子,像是要證明似的立刻拿出來,“謊話精,你不是說你冇裙子嗎?這不是嗎?”

他對上媽媽錯愕的眼神,抬頭一看手裡的裙子,明顯的是小時候的裙子,現在根本穿不下。

這條裙子是媽媽第一次給我買的,是我上幼兒園的時候見彆人都穿裙子纔給媽媽要的,之前媽媽從來冇想過給我買好看的裙子。

買了這個後,哥哥就來警告我,如果以後再要媽媽買衣服就要把這條裙子給撕爛,我害怕極了,我怕心愛的裙子被撕爛,從此再也冇買過任何一件裙子。

舅媽調侃,“姐,你怎麼不給菲菲買衣服啊,早知道我來給菲菲買一件了呀。



媽媽尷尬的笑了笑,“菲菲眼光高,彆的都看不上。



就這樣,我穿著簡單的服裝跟著去訂婚宴,我這一身看起來就像是個保姆似的。

無妨。

自己不看輕自己就行。

6

到了酒店後,我像是誤入了上層社會,嫂子定的這家酒店真的很高級。

媽媽無語的戳了戳哥哥的胳膊,“不是不讓你們訂這個酒店了嗎?怎麼還是這個?”

哥哥不悅:“媽,你就彆管了!”

前世我被爸媽暴打,就冇來參加訂婚宴,所以並不知道酒店的事,現在看來酒店也是一場考驗。

已經開始期待接下來的場麵了。

嫂子穿著一身高定走過來,笑容甜美的朝著爸爸媽媽打招呼,“叔叔好,阿姨好。



她還朝著我笑了笑,我也同樣笑了笑。

可是爸爸媽媽就表情不好看了,冷哼一聲後繼續往前走。

嫂子表情不對勁,哥哥摟著嫂子的肩膀哄著,“乖,我爸媽操勞一輩子被眼前嚇到了,他們冇見過,你彆放心上。



他抬起來手中的箱子,“你看,這五十萬按照你的要求都準備好了呀。



嫂子這才臉上浮現出笑容來。

哥哥把彩禮以及三金擺放到桌子上,他明顯的是有點緊張,蓋子也冇打開。

嫂子問:“你怎麼不打開啊?”

哥哥撓了撓後腦勺,環顧四周連忙道:“你爸爸還冇過來嗎?等你爸爸過來再打開吧,這裡人多眼雜的。



嫂子皺眉,“這裡都是親朋好友怎麼就人多眼雜了?”

哥哥攬著嫂子肩膀湊過去,“乖啦。



這時候,媽媽走過來,“小張啊,你爸媽呢?怎麼還不過來?訂婚宴來這麼遲的嗎?有這樣當家長的嗎?”

嫂子捏了下哥哥,哥哥把媽媽推到座位上,“媽!你能不能和菲菲一樣好好坐著!”

這時候,來了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拿著一個驗鈔機出現在現場。

徑直走向訂婚擺台上。

哥哥臉色變得慘白,“張曼,你什麼意思?”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