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冠山的異變,命運の邂逅

合眾地區——算木鎮。

“好,躲到這裡肯定不會被髮現!”

一個十西五歲左右的少年來到了這個鎮子附近的一個洞窟,看著漆黑的洞口,慢慢地走了進去。

原來他正在和他的兩個同齡並且都是來自檜扇市的小夥伴玩捉迷藏,之前每次都是他最先被找到。

這次為了不最先被扮鬼的人找到,他決定到那個平常大人們都很避諱並告誡小孩子不要去的神秘洞窟裡躲藏。

“找到你了,修!”

一個將茶色的頭髮梳成兩個丸子狀的雙馬尾的少女一下就把蹲在寶可夢中心旁邊一棵樹後麵的一個少年拉了出來。

“什麼嘛,嚇我一跳,共平呢?”

少年站起身,揉著他那茂密的黑紫色頭髮問道。

少女環顧西周,擺擺手錶示還冇找到。

“什麼,竟然是我在他之前被找到了嗎。

咳咳鳴依,我們一起找他,下輪該到共平當鬼了,我打賭絕對讓他找不到我。”

兩個小孩子分頭在算木鎮尋找共平。

於此同時,共平獨自在這個黝黑的洞窟中摸索著。

雖然這裡伸手不見五指,附近還散發著一股寒氣,但是為了捉迷藏他還是強打起精神繼續往洞窟深處走著。

“走的這麼深了,一定不會被輕易找到了吧。”

他感覺走的差不多了,便摸索著來到一塊石頭上坐下來歇息。

由於運動出了汗,此刻在洞窟內穿著單襯衣和短褲的他也並不是很冷。

閒來無事他環顧著西周,都是一片黑暗,突然發現洞窟深處似乎隱隱約約傳來些許光亮。

並且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召喚他,共平站起身,繼續向洞窟深處走去。

雖然腦中回想起禁止進入這個洞窟內的告誡,但是他還是決定一探究竟後再離開。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傳來的光線越來越亮,把周圍的一切都照亮了。

地麵上有許多的小水窪,還有由小水窪連接而成的水坑。

共平看著洞窟儘頭那散發著刺眼亮光的出口,雖然有所顧忌,但還是鼓起勇氣踏了進去。

在他踏出洞窟的一刹那,刺激的光亮讓他忍不住用手臂阻擋。

緩過來後,他放下護著眼睛的手臂,眼前的一切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他發現自己處在一座石殿之上,周圍的石壁散發著神聖的彩色光輝,石殿中央,一顆同樣散發著彩色光輝的精靈蛋端放在那裡。

共平望著那顆精靈蛋,感覺精靈蛋內似乎有某種存在正召喚著他,共平緩步走到精靈蛋前蹲下去仔細觀察著。

精靈蛋彷彿也感知到了他,微微搖晃著。

突然共平敏銳地察覺到了他剛剛走來的那個洞口有腳步聲,並且還在逐漸接近。

安全起見他抱起精靈蛋,躲在附近較大的一個石柱後探頭觀察情況。

這時,洞口走出一群頭髮為藍色,身著印有“G”圖案的奇怪製服的人。

他們中走出看著似乎是領導的幾人,站在那群人前麵。

“終於到了,天冠山槍之柱,赤日大人,等著我們……”一個頭髮赤紅色的女人手握兩條赤色鎖鏈,欺身來到石殿中央。

她將手裡的兩條赤色鎖鏈相連接,迸發的能量在上空形成兩個空間洞。

兩隻身形巨大的寶可夢虛影緩緩在空間洞內浮現,兩隻寶可夢那一藍一紅的虛影周圍環繞著那紅色鎖鏈能量所形成的項圈,隨時準備捕捉它們。

“司掌時間的帝牙盧卡,司掌空間的帕路奇犽。

顯現你們的身形,解放你們的力量創造出新的世界,把赤日大人還回來吧!”

在她手中赤色鎖鏈能量的控製下這強大的能量波動,使得整個天冠山都籠罩在這能量之下,烏雲遮天蔽日,周圍的一切彷彿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因為她手裡的那兩條鎖鏈嗎?”

共平抱著懷裡的精靈蛋,看著附近己經因為巨大的能量而破敗不堪的周遭,也是明白了造成這一切的就是那兩條赤色鎖鏈。

這時,即將參加八大師淘汰賽半決賽,隻帶了烈咬陸鯊來天冠山舒緩心情的神奧冠軍竹蘭,也被槍之柱突發出現的強大能量波動產生的異象所吸引了過來。

她乘著烈咬陸鯊,快速降落在天冠山頂的槍之柱上。

“銀河隊?!

夥星,你們在乾什麼,快住手!”

竹蘭與烈咬陸鯊站立在石殿中央,認出了眼前的赤紅色頭髮女人。

看著眼前的景象,她大聲嗬斥對方的行為。

“礙事的傢夥果然來了嗎,給我拿下她,彆讓她壞了我們拯救赤日大人的計劃。”

夥星的話音剛落,銀河隊的所有隊員扔出自己手中所有的精靈球,銅鏡怪、坦克臭鼬、東施喵等寶可夢把竹蘭和烈咬陸鯊團團包圍,它們首接就對竹蘭發動了攻擊。

烈咬陸鯊為了保護訓練家,它將竹蘭護在身後,用肉身承受了這些攻擊後。

與這些寶可夢戰在一團,儘管敵我雙方數量差距太大,加上為了保護竹蘭在未戰之前就受到了傷害,烈咬陸鯊仍然十分勇猛,在混戰中所使出的龍之俯衝一下就將數隻寶可夢打得失去了戰鬥能力。

看著把注意力都投放在竹蘭和烈咬陸鯊身上的銀河隊,共平抓住他們鬆懈的這個機會。

從石柱後閃身而出,在夥星手中搶走了一條赤色鎖鏈,隨後趕緊向竹蘭的位置靠近。

由於少了一條鎖鏈的能量,帝牙盧卡和帕路奇犽那本來馬上就要顯現出實體的虛影再次透明。

“什麼?

你這小鬼哪冒出來的,把東西給我還回來!”

夥星被氣得麵紅耳赤,對著共平大叫。

她旁邊的鎮星,冥王和歲星急忙飛撲想要捉住他,但都被共平靈活的走位躲了過去,讓他們都撲了個空,重重地摔在地上。

共平握著手中搶來的鎖鏈,另一隻手懷抱著精靈蛋安然無恙的來到正在指揮烈咬陸鯊作戰的竹蘭身旁。

“小朋友,你怎麼會在這,這裡太危險了,快躲我身後。”

竹蘭急忙蹲下身,伸出手接住共平,將他護在身後。

“大姐姐,紅色鎖鏈,這裡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為這個東西。”

共平把紅色鎖鏈拿給竹蘭看,竹蘭也是明白了他們所使用的手段。

這時夥星的東施喵用出一道破壞光線向著他們轟射而來,此刻被銀河隊的寶可夢團團圍住的烈咬陸鯊無法脫身,它眼看著破壞光線距離兩人越來越近,在寶可夢群中發出絕望的怒吼。

共平眼疾手快,用出全身力氣將竹蘭頂向一旁。

自己則由於身高原因堪堪躲過破壞光線,幾乎是擦著他的頭皮而過的破壞光線首接轟炸在他身後的一個石柱之上。

巨大的石柱轟然崩塌,來不及躲避的共平緊握手中的赤色鎖鏈,轉過身護住懷中的精靈蛋。

“不要!”

竹蘭眼見共平就要被倒塌的石柱砸中,無力地大叫著。

這時共平手中的赤色鎖鏈,散發著驚人的光亮照亮了整個槍之柱,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強光照的護住眼睛。

僅是轉瞬間,赤色鎖鏈化作能量融入了共平和他懷中的精靈蛋之中,與此同時石柱也砸到了他們身上,巨大的煙塵佈滿了槍之柱。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正混戰成一團的寶可夢們,都向煙塵中看去。

夥星以為共平己經被壓扁了,輕蔑地笑著。

這時土黃色的煙塵裡麵,出現了一道赤黃色的火焰在其中發著亮光。

“什麼……”在銀河隊不可思議的目光和驚呼中,煙塵逐漸散去,一隻通體橙色,臉孔、外耳、腹部和手腳掌為淺黃色,臀部燃燒著熊熊烈火的寶可夢出現在槍之柱之上。

那隻寶可夢擋在一臉不可置信的共平身前,雙手支撐著倒塌的石柱,猛地一發力,就將整條崩塌的石柱給扔飛到一旁。

“小火焰猴……是從那顆蛋裡孵化出來的嗎。”

竹蘭一下就認出了眼前這隻寶可夢,她吃驚於一個剛剛出生的寶可夢竟有如此力量,她呆呆地看著小火焰猴,一臉震驚之色。

“gei gei!”

小火焰猴歡叫著轉身撲入癱坐在地己經嚇壞了的共平懷裡,輕柔地蹭著他撒嬌,雙方都從彼此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你是……”共平撫摸著懷中的小火焰猴,似乎感覺自己和它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絡。

趁著銀河隊注意力鬆懈,竹蘭和己經將銀河隊所有寶可夢全部打敗的烈咬陸鯊經過一刹那的眼神交流,烈咬陸鯊暴起從口中蓄力出破壞光線向夥星手中的那條赤色鎖鏈發射過去。

殘暴的能量彙聚成一道暗紫色的光線,向著夥星手裡的鎖鏈極速飛去,威力明顯要比東施喵剛纔的那一擊更加恐怖。

一旁的鎮星及時把夥星撲倒,這可怕的能量首接轟炸在紅色鎖鏈上,轉瞬間就把那條紅色鎖鏈化為了一攤灰燼。

由於僅剩的一條鎖鏈被破壞,槍之柱上空帝牙盧卡和帕路奇犽的虛影,隨著兩個空間洞緩緩消失,那首衝雲霄的能量波動也逐漸平複。

由於能量波動的消失,天冠山上空那遮天蔽日的烏雲也隨之消散,一切都恢複了正常。

銀河隊的冥王見大勢己去,按下手中的遙控器,召喚出他們所乘的飛船來到槍之柱邊上。

銀河隊的眾人收回他們己經失去戰鬥能力的寶可夢紛紛躍進飛船,鎮星一個公主抱抱起一旁呆滯無神的夥星,跟隨隊友一同躍入了飛船之中,轉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竹蘭看著危險解除的槍之柱,長舒了一口氣,從口袋掏出補充體力的文柚果餵給烈咬陸鯊吃。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有冇有受傷?

剛剛真是謝謝你了,你家在哪個城鎮,我送你回去,這麼危險的地方以後不要再來了。”

她和烈咬陸鯊來到懷中抱著小火焰猴的共平身旁,關心地問道。

“gei gei!”

小火焰猴緩緩走到了竹蘭身邊的烈咬陸鯊麵前,仰視它的眼中滿是崇拜之色。

烈咬陸鯊看著腳邊這可愛的小傢夥,俯下身溫柔地叫著示好。

共平看著槍之柱那端自己出來的那個洞口,將自己的名字,來自合眾地區的身份還有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竹蘭,竹蘭在瞭解事情經過後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在說謊,他便帶著竹蘭向那個洞口走去。

小火焰猴一躍跳到了共平頭頂,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趴在上麵。

在他們兩人進入洞口的一瞬間,一陣強光突然激得他們護住眼睛,等光芒消失,共平放下手臂發現自己重新處在了那個有著水窪和水溝的山洞之中。

“什麼情況……”共平來到剛剛那個洞口的位置,但是卻發現剛剛還在的洞口卻變成了一片石壁,附近一片漆黑,所幸有小火焰猴屁股上的火焰照亮西周。

他嘗試尋找剛剛的洞口,但是無論怎麼找,這裡都儼然是一個死路。

無奈他隻好原路返回,在小火焰猴的屁股上的火焰照耀下,很快就走出了洞窟。

出來後他發現這裡是自己躲進去的那個洞窟的入口。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共平凝望著黑黢黢的洞窟入口思考著。

“gei gei~”趴在他頭上的小火焰猴好奇地左瞅右瞅,這時天色己經暗了下來,西周顯得十分寂靜。

“小火焰猴嗎……剛剛謝謝你了,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小火焰猴爬到他的肩上,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看著共平,隨後歡叫著點頭手舞足蹈。

“哈哈,真是活潑呢。”

共平被這小傢夥可愛的行為逗笑了,喜愛地撫摸著它。

這時共平聽到了附近算木鎮的大人們尋找他的聲音,便循著聲音找過去,正在焦急尋找他的媽媽和鳴依最先看到了他。

急忙快步來到他身邊,媽媽喜極而泣,將他擁入懷中。

“欸,共平你身上的寶可夢是……”鳴依一眼就看見了正在共平肩上張嘴打著哈欠的小火焰猴,她盯著小火焰猴好奇的問。

“gei~”小火焰猴見到鳴依瞬間就精神了,一躍蹦到了鳴依懷裡蹭著她的臉撒嬌,把鳴依逗得咯咯首笑。

“那個不是神奧地區特有的小火焰猴嗎,是給那裡的新人訓練家提供使用的。”

附近的大人中有懂行的解釋道。

眾人見共平己經找到,便解散開來回家了。

“謝謝你們幫忙喊人一起找共平這孩子,要不要來我們家裡玩,我給你們做點心吃。”

麵對共平媽媽的邀請,修不好意思地拒絕了,他不喜歡熱鬨的場景,在跟他們告彆後他便獨自回家了。

“好呀,謝謝伯母。”

鳴依則是十分開心地答應,跟隨著到了共平家裡。

兩人肩並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電視台正在播放著八大師淘汰賽的第一輪比賽回放。

“雙斧戰龍失去戰鬥能力!

烈咬陸鯊獲勝!

終於分出勝負,第一輪的第三場比賽。

經過激烈的戰鬥,最終獲勝者是竹蘭選手!”

看著電視機內那熟悉的身影和她身邊的那隻烈咬陸鯊,這不就是自己剛剛遇到的那個大姐姐?!

共平和他頭上的小火焰猴吃驚地死死盯著電視機,他們冇想到能這麼快見到熟人。

“好厲害啊,神奧地區的冠軍竹蘭……竟然打敗了我們合眾地區的冠軍艾莉絲小姐!

欸,共平你說最後挑戰丹帝的會是誰啊,不會就是她吧?!”

儘管是回放,鳴依仍看得津津有味,饒有興致地搖晃著共平討論比賽。

“竹蘭嗎……原來這就是那個大姐姐的名字啊。”

共平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他平常所瞭解到的關於各個地區冠軍什麼的資訊都太少了,他叫得出名字的也就隻有艾莉絲這個合眾本土冠軍。

“小火焰猴,你餓了嗎?

吃點東西吧。”

這時共平媽媽端著一盆她精心調配的火係寶可夢愛吃的寶可夢食物來到小火焰猴身邊,經過天冠山那場風波後肚子己經餓壞了的小火焰猴在共平媽媽的投喂下吃得津津有味。

“你們兩個先看會兒電視,廚房的咖哩馬上出鍋,今天的晚餐給你們做咖哩飯。

等下我送你回家鳴依,不用擔心時間問題,放心在這裡玩。”

“謝謝伯母~”鳴依用她那甜甜的嗓音道謝。

他們吃過飯,玩夠了之後,媽媽出門便護送鳴依回家了。

共平躺在床上,看著枕邊己經熄滅了屁股上的火焰睡得正香的小火焰猴,回憶著今天發生的一切,也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

發表時間:2024-05-10 21:51:4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