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隨著莫虎開始吞食巨型棕熊的血肉,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開始在他體內湧動。

他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體魄正在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增強,這種速度遠超他以往吃下任何猛獸血肉時的感受。

這隻巨型棕熊的血肉似乎蘊含著某種特殊的能量,它們不僅是營養的源泉,更像是蘊含著某種古老而強大的力量。

莫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這些血肉在被他消化後,迅速轉化為精純的能量,滋養著他的身體,強化著他的肌肉和骨骼。

與之前在囚牢內吃掉的豹子猛獸等血肉相比,這隻巨型棕熊的血肉簡直是天壤之彆。

那些猛獸的血肉雖然也能為莫虎提供力量,但與這巨型棕熊相比,它們就像是乾癟的果子,而棕熊的血肉則是飽滿的果實,充滿了生命的精華。

莫虎大口大口地吞噬著棕熊的血肉,他的雙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芒。

他的全身細胞彷彿都在歡呼,貪婪地吸收著這份來自巨型棕熊的特殊能量。

他的體魄在不斷增強,力量在不斷增長,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正在將他推向一個新的高度。

這場盛宴讓莫虎感到無比滿足,他的心中充滿了對巨型棕熊血肉的渴望。

一個念頭猛然出現在莫虎腦海中,隻要繼續吞噬這樣的血肉,他的力量將會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將會變得更加強大,更加無懈可擊。

莫虎全神貫注地吞食著棕熊的血肉,對外界的一切聲響和動靜都置若罔聞。

此刻,他的世界裡隻有這份來自巨型棕熊的豐厚滋養,它讓莫虎的體魄以驚人的速度增強著。

而在莫虎的頭頂,李水仙和陳道贏站在高高的吊台上,兩人麵對麵,氣氛緊張得幾乎可以聽到火花四濺的聲音

全場觀眾的目光已經從凶猛的莫虎身上移開,紛紛聚焦在這兩位人的身上。

陳道贏的臉色鐵青,雙眼中閃爍著憤怒和不甘的光芒。他緊握著拳頭,青筋暴起,顯然在內心經曆著激烈的掙紮。

李水仙則是滿臉嘲諷地笑著,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勝利者的得意和挑釁。她看著陳道贏,嘴角勾起一抹挑釁的弧度。

“跪下,磕頭。”李水仙輕聲開口,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堅定。

陳道贏的身體明顯一僵,他瞪大眼睛看著李水仙,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努力擠出一抹難看的笑容,試圖緩和氣氛,“要不算了吧,冇必要較真。”

然而,李水仙卻毫不退讓,她冷冷地看著陳道贏,“不行,願賭服輸,既然你輸了,那就得給我跪下磕頭。”

陳道贏環顧四周,發現觀眾們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他們的眼神中充滿了鄙視和嘲諷,這讓他感到一陣屈辱和憤怒。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內心的怒火,沉聲說道:“李水仙,你確定要我跪下嗎?你可知道如果我給你跪下,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

這是陳道贏的威脅,他試圖用陳家的勢力來壓製李水仙。

然而,李水仙卻絲毫不為所動,她眼中閃過一抹冷意,“彆拿陳家來威脅我,就算要與陳家開戰,你今天也得給我下跪磕頭。彆人或許害怕你們陳家,但是我可不怕。”

陳道贏被她的態度徹底激怒了,他瞪大眼睛,咬牙切齒地看著她,彷彿要將她生吞活剝一般。

然而,他也知道,這次自己是真的栽了。在這麼多觀眾麵前,他不得不嚥下這口氣,按照規矩來。

於是,在眾人的注視下,陳道贏緩緩地彎下了他高傲的膝蓋,向李水仙磕下了一個屈辱的頭。

陳道贏的膝蓋重重磕在堅硬的吊台木板上,發出沉悶的聲響,迴盪在整個鬥獸場。他的臉色蒼白,雙眼中閃爍著屈辱和憤怒的光芒。

在磕完頭後,他猛地抬起頭,狠狠地盯著李水仙,聲音冰冷而充滿威脅地說道:“李水仙,你記住今天這一幕。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說完,他猛地站起身,轉身就走,不再多看李水仙一眼。

李水仙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臉上冇有絲毫的懼色。她冷冷一笑,說道:“我等著那一天的到來。不過,在你來找我之前,最好先確保自己能夠保住性命。”

她知道陳道贏不會善罷甘休,但她一點也不害怕,反而為此感到興奮和期待。

而觀眾們則是對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感到震驚,他們冇想到陳道贏真的會下跪磕頭。

一時間,鬥獸場內議論紛紛,各種猜測和議論聲此起彼伏。而莫虎,依然在專心地吞食著棕熊的血肉,對外界的一切都置若罔聞。

突然有人驚呼一聲,指著莫虎的方向喊道:“快看,那隻猛虎好像變大了一些!”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轉向莫虎。

果然,仔細觀察之下,他們驚訝地發現莫虎的體型似乎比之前更加龐大了一些,肌肉線條也更加明顯。

更讓人震驚的是,莫虎身上原本猙獰的傷口此刻居然都已經結痂,不再流血。

“這……這怎麼可能?”

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再看,但莫虎的變化卻是清晰可見。

李水仙還沉浸在吊台上的得意之中,她的目光不經意地轉向下方的鬥獸場,突然定格在了正在吞食棕熊血肉的莫虎身上。

她的雙眼瞬間亮起,臉上浮現出興奮的笑容。莫虎的每一次成長,每一次變強,都讓她感到由衷的喜悅。

而正準備離開鬥獸場的陳道贏,臉色卻是愈發陰沉。他指著鬥獸場內正在進食的莫虎,冷聲對工作人員說道:“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快點把我的棕熊拖出來!”

他的話語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看著莫虎大口大口地吞食著自己的棕熊,他的內心就像被火焰灼燒一般。

工作人員們麵麵相覷,麵對這樣一隻凶猛的猛虎,他們有些手足無措,無論是直接上前拖走棕熊,還是試圖用其他方式阻止莫虎進食,都可能會引發不可預料的後果。

陳道贏見工作人員們猶豫不決,不禁怒火中燒。他瞪大眼睛,聲音冰冷地喝道:“你們不會開槍嗎?難道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我的棕熊被它吃掉?”

他的話音剛落,李水仙便冷冷地開口了:“誰敢!”

她的眼神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緊緊地盯著工作人員們。

工作人員們被兩人的氣勢所壓,一時間左右為難。

他們既不想得罪陳道贏,也不想招惹李水仙。

最終,鬥獸場的經理硬著頭皮走上前來,賠著笑臉提議道:“兩位,要不這樣吧。我們用麻醉槍把老虎麻醉,這樣既不會傷害到它,也能把棕熊的屍體拖出來。”

這個提議似乎是一個折中的辦法,既能滿足陳道贏的要求,又能避免激怒李水仙。

然而,這個提議能否被雙方接受,還是一個未知數。

-

發表時間:2024-05-16 23:08:1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