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奪舍的人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被奪舍的人生

被奪舍的人生
被奪舍的人生

被奪舍的人生

微恬
2024-05-23 22:21:06

被奪舍的人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未婚夫送我換魂戒,害我被人奪舍,變成孤魂野鬼。

而我的身體則被他人占領,占領我身體之人用我的身份,把公司最核心的機密泄露給了未婚夫。

未婚夫利用這些機密打壓我家公司,導致破產,還欠下钜額債務!

我爸媽被追債的人逼得跳樓,而哥哥也被人打斷了手腳隻能乞討為生。

而占用我的身體之人,卻與未婚夫恩愛一生,兒孫滿堂。

再次睜眼,我回到未婚夫送我換魂戒之時,我轉手送就給了吃裡扒外的老管家。

這輩子,我倒要看看白月光變成老態龍鐘的老人,你們還如何相愛!

1

我麻木地看著病床上的兩位老人,他們雙手緊緊握著,相視一笑,麵容上透露出一種寧靜和安詳,他們相約著下輩子還做夫妻後,就幸福地閉上了眼睛。

而站在床前的一群人,見兩位老人相繼離世,都忍不住紅了眼眶,發出悲痛欲絕的聲音。

他們的長相或多或少與我長得相似,這些人不是我的孩子,嚴格來說他們隻是跟我的身體有血緣關係。

而我早在22歲那年便成為了孤魂野鬼,隻因為未婚夫裴晨送我一枚求婚戒。

而那戒指並非是婚戒的,而是換魂戒!

佩戴七七四十九天後,我的魂魄便會離體,而與我換魂之人會進入我的身體,成為蘇氏千金:蘇曼曼。

我不知道裴晨為什麼這樣做。

後來,我才知道裴晨有一個白月光,名叫柳如煙,長得很漂亮,隻可惜紅顏薄命,身患絕症,已藥石無醫。

裴晨不願意自己的白月光就這樣去了,多方打聽到這個換魂的陰招。

而我就是被裴晨選中的一個,我長相好,家世好,還跟他有婚約,那是再好不過的換魂對象,最重要的是我與柳如煙的命格相似,如此一來,這排斥的反應就會小很多。

為讓我心甘情願地戴上換魂戒,裴晨不惜花費一個億拍下The

Graff

Pink的紅鑽,並在我的生日宴上用它來求婚。

我十分感動,日日戴著,除了洗澡,其他時間都是戴著的。

後來我才知道,我戴的根本不是The

Graff

Pink的紅鑽,而是一個換魂戒。

我待了七七十四九天後,醒來便成為一縷孤魂!

我十分恐慌,更讓我恐慌的是,我的身體竟然被其他人占領了。

她用著我的身體窩在裴晨懷裡撒著嬌,嬌羞地喊著【裴哥哥。



我撲上前,想將占領我身體的孤魂趕走,卻不想自己直接穿過了他們。

【裴哥哥,蘇漫漫會在我的身體醒過來嗎?到時她會不會過來拆穿我?畢竟我跟她性格、愛好、口味、品味都不一樣,我怕會被蘇漫漫的家人懷疑。



裴晨注視著懷中的女子,眼神溫柔似水【不會的,如煙,你的屍體我已經火化了,她不會醒過來了。



【再說了,如煙,蘇家人你不必擔心,我會處理的。



柳如煙聽了才鬆了一口氣,摟著裴晨的脖頸,笑靨如花【裴哥哥,謝謝你。



裴晨的眼神暗了暗,聲音沙啞【既然要謝我,就看看你的誠意吧。



說完,就打橫抱起柳如煙進入房間,那房間是我親自佈置的婚房。

裴晨對於結婚的事情並不上心,所以這些都是我自己打理的,無論是床上的四件套還是牆上的掛件亦或是窗簾的花色都是我精心挑選的,如今卻諷刺的緊。

我聽著房間裡傳來的恩愛呻吟聲,隻覺得噁心至極!

2

我想離開裴晨和柳如煙的身邊,可無論我怎麼飄,最終都會回到他們的身邊。

看著自己的身體在裴晨身下,擺出那麼放浪形骸的姿勢,我一雙眼睛紅的滴血。

我原以為裴晨隻是想要我的身體來救活柳如煙,卻冇想到他要的更多。

裴家是新晉的商貴,與底蘊深厚的蘇家自然是不能比的。

裴家也為了在圈子裡站穩腳跟,聯姻是最穩妥的辦法,於是裴家就把目光放在蘇家身上,蘇家雖不是最頂尖的,但涉獵的商業範圍卻是最廣,而且都發展的挺好,所以蘇家在圈子裡也有極重的話語權。

裴晨也看中了這點。

他安排柳如煙出了一場車禍,假裝失憶後性情大變,這就能解釋清楚自己與蘇漫漫性格的差異。

我的父母和哥哥也冇有懷疑了,看著我身體額頭上的傷,都心疼不已,哪裡還想那麼多?

柳如煙知道蘇漫漫在家裡很受寵,但冇想到蘇漫漫那麼受寵,無論想要什麼,蘇家父母和哥哥都會答應。

於是,柳如煙說出想去公司時,哥哥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還給柳如煙副總裁的職位。

這麼高的職位,要做什麼手腳是輕而易舉的,加上哥哥的不設防,柳如煙輕而易舉地把蘇氏的最核心機密泄露給了裴晨。

裴晨利用這些機密打壓蘇氏集團,最終導致破產,還欠下钜額債務!

我看著爸爸被逼得跳樓,媽媽也隨著去了,而哥哥則被人打斷了手腳隻能乞討為生。

我見到家裡人的慘狀,恨極了,發出淒厲之音!

【裴晨,若有來世,我定要把你碎屍萬段!】

或許上天垂憐,我竟然重生了!

再次睜眼時,耳邊傳來裴晨那令人作嘔的聲音。

【漫漫,嫁給我,讓我照顧你、愛護你一生一世好嗎?】裴晨單膝跪下,手中捧著鑽戒,眼底都是澄澈赤誠。

【天啊!那可是The

Graff

Pink的紅鑽,價值一個億,裴總真是下血本了,真是太羨慕了。



【啊,裴總對漫漫真是愛到骨子裡了,The

Graff

Pink的紅鑽,可是象征著永恒的愛啊!】

【漫漫,你在猶豫什麼,快點答應他啊!】

【對,答應他!】

【答應他!】

【答應他!】

周圍的人紛紛在起鬨著。

我看著周圍人和單膝跪下的裴晨,纔想起來,今天是我的生日。

而裴晨就是在我生日這一天,把換魂戒以求婚的形式送於我。

上輩子,我喜歡裴晨,並冇有質疑這個戒指的真假,把這換魂戒視若珍寶,如今,我心裡冷冷一笑,可麵上卻不顯。

我欣然接過裴晨的求婚戒指。

裴晨看到我接過了求婚戒指,眼底快速閃過一抹得意的笑,然後朝著人群中的一個方向看去。

我循著視線看去,就看到了柳如煙。

她長相跌麗,但臉色卻十分蒼白,是那種病態的白,看到我在注視著她。

她微微朝我露出意味不明的笑,那微笑似挑釁、似嘲諷、似得意。

前世,我不知道為何柳如煙朝我露出這樣的表情,如今我懂了。

不過,今生,我不玩死你們,就算我輸!

3

我的生日宴會很盛大,基本圈子裡有頭有臉的都來參加了。

本來兩家商量好了,若是裴晨求婚成功了,就公佈一早算好的良辰吉日,如今,我攔住了爸爸。

爸爸不明白我的行為【漫漫,怎麼了?】

【爸,我現在不好說,等宴會結束了,我再告訴你。



爸爸雖然不理解我的行為,但還是尊重我的意見。

上台講話並冇有宣佈結婚的訊息。

裴晨的笑容僵在臉上。

他不明白,本來兩家商量好,若他求婚成功,就公佈他們結婚的日子,為什麼蘇父隻字不提?

裴晨想來問我,但我以不舒服為由,上樓休息了。

裴晨問不到我,隻好作罷,想著明天問也不遲。

爸爸見我情緒不高,問道【漫漫,你到底怎麼了?是不是裴晨那個小子欺負你?】

可蘇父想了想不應該,今天兩人不纔好好的嗎?

裴晨求婚,自己的女兒還答應了。

我還冇說話,媽媽和哥哥也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媽媽說道【漫漫,要是裴晨欺負你,你一定要說出來,媽媽為你撐腰。



哥哥說道【不用說,漫漫肯定被欺負了,不然今天漫漫為什麼攔著爸爸不讓公佈?】

我聽到家人關心的話,紅了眼眶,撲進媽媽的懷裡,想到上輩子家裡人悲慘的下場,我大聲嗚嚥了起來。

哥哥見我哭的如此傷心,也不想今天裴晨是不是剛求婚了,他隻知道妹妹哭了,就一定是裴晨的錯。

他怒氣沖沖地擼起袖子,就要去找裴晨算賬。

我趕忙攔住了衝動的哥哥。

我想報複裴晨,可不是打一頓那麼簡單的事。

再說了,裴晨做的是換魂之事,有誰能相信?

若不是自己重生,也不會相信世界還有換魂之說。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安撫好家裡人,隻是和他們說,與裴晨鬨了一點小矛盾。

父母和哥哥聽到隻是小女生的彆扭,就安慰了幾句,各自忙活去了,畢竟外麵的客人還需要招呼。

等三人出去了,我看著手中的換魂戒,花錢仿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戴在手上。

至於換魂戒,我讓人把那泛著詭異的紅色石頭取了了出來,鑲嵌在昂貴的手錶上。

我叫來老管家。

老管家看著我,恭敬道【小姐,您有什麼吩咐?】

我拿起昂貴的手錶,遞給老管家【陳管家,聽說過不久就是你的生日,這個表送你,就當作是你的生日禮物。



陳管家看著勞力士手錶,上麵還鑲嵌著似滴血的紅寶石,眼底閃過貪婪之色。

不過他還是推諉一番【小姐,這太貴重了,怎麼使得?】

【陳管家,從小我爸媽就很忙,都是你把我和哥哥拉扯大的,我早當你是我爺爺了,所以這個禮物你必須收下。



陳管家一聽,用手絹抹著眼淚道【小姐,你真是大好人!】

嗬,大好人!

可惜大好人冇有福報。

前世,我死了才知道陳管家一早就被裴晨收買了。

目的是掌握我的動向。

就連時不時的偶遇都是裴晨的精心設計。

而我喜歡裴晨的原因也非常簡單,裴晨救了我。

有一次,我跟爸爸去參加墨家宴會,我感覺很無聊,就到處溜達,看到後院有一池清澈的水,忍不住坐下來玩一會。

隻是冇想到,起身的時候腳下打滑,摔了進去。

我很恐慌,因為我不會遊泳。

我拚命掙紮,大叫,可週圍一個人都冇有。

因為所有人都在前廳,此時正是跳舞的時候,音樂放得很大。

我的呼救聲逐漸被覆蓋。

我感到很無助,很絕望,水淹冇了我的口鼻,身體逐漸下沉。

眼前的景象變得模糊,耳邊隻有水的咕嚕聲和自己急促的呼吸聲……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攬住我的細腰,然後嘴唇傳來柔軟的觸感,緊接著是一股薄荷般的清新空氣鑽進我的嘴巴……

我貪婪地吸取著對方送來清新的空氣。

4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醫院裡。

我想感謝救命恩人,於是讓爸爸去打聽一下。

落水這麼大的事,很快就打聽清楚了,原來救我的人是裴晨。

說實話,以前經常偶遇裴晨,我並冇有什麼感覺,可自從落水被他救了後,我就對他有不一樣的感覺。

裴晨也感覺到了,更加猛烈地追求我。

我漸漸在對方的攻勢下淪陷了。

我答應了裴晨做他的女朋友。

裴晨很會哄人,我經常被他哄得團團轉,糊裡糊塗地央求爸爸多多與裴家合作。

爸爸也架不住我的央求,把裴家照顧的日益壯大,還有點與蘇家平起平坐的趨勢。

現在想想,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

可現在也不能斷了裴家的合作,若斷了合作,裴晨肯定有所察覺。

記得上輩子,裴晨在幾項工程裡挖了坑,導致蘇氏集團賠了不少錢。

想到這,我趕緊提醒了爸爸和哥哥。

爸爸和哥哥雖然不明白,但是也冇有質疑,去查了那幾個項目。

果真,項目有很多不起眼的坑。

因為我的及時提醒,項目的坑都避免了,並冇有造成不好的影響,也冇有像上輩子那樣賠很多錢。

有了這次的經驗,爸爸決定減少與裴家的合作。

合作減少了,裴晨第一時間就察覺了,他趕忙訂了一束花,跑到我麵前獻殷勤。

【漫漫,你可以幫我問一下蘇伯父,為何跟我家的合作少了那麼多?】

我漫不經心地擺弄著花圃,扮演一個啥也不懂的大小姐【這個我不知道啊,阿晨,要不我們一起去問一下?】

裴晨聞言,哪裡敢去?

本來蘇父就不喜歡他,如今再去質問,萬一連少得可憐的合作都冇有了,怎麼辦?

裴晨並不敢賭,不過他看我無名指上並冇有戴戒指,一臉受傷質問【漫漫,我送你的求婚戒指,你為什麼冇戴?難道你不喜歡嗎?】

我趕忙從脖子裡把戒指亮了出來,笑道【你看,我一直戴著呢,你送這個太貴重了,我怕弄丟,才用鏈子串起來戴在脖子上的。



裴晨看見換魂戒後,才鬆了一口氣。

我與裴晨又寒暄了一會,就把他打發走了。

因為我實在不想看裴晨那令人作嘔的嘴臉了。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地過去,轉眼間就到了四十九天。

裴晨一大早就開著瑪莎拉蒂過來接我,要帶我出去玩,我當然要配合他。

上輩子,裴晨也這樣,說帶我出去玩,結果在路上就遇到了車禍,醒來我就變成了孤魂野鬼。

而我的身體則是被柳如煙占了。

柳如煙藉著車禍假裝失憶,騙過了我的家人。

這次,不會了。

我坐上了裴晨的車,一路上我的神情都很緊張,畢竟上輩子,車禍的陰影還在。

可裴晨纔不管,今天是換魂戒生效的時間,大師說過,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最好換魂之人是處於受傷昏迷的狀態。

因為這是魂魄最脆弱的時候。

裴晨越開越快,眼看副駕駛這邊要撞到欄杆了,突然一輛低調的邁巴赫衝了出來,把即將要撞欄杆的瑪莎拉蒂,撞回了正軌。

車子隻是劇烈顛簸了一下,兩人都冇受什麼傷。

裴晨眼眸閃過陰狠,趁著我還冇回過神來,朝我後腦勺重重的一擊。

我在心裡罵了裴晨幾百遍,不過昏迷前,我卻依稀看到邁巴赫上,下來了一個男人,他著急朝著我這邊跑過來……

不過我冇看清楚對方的臉,隻記得對方有一雙桃花眼十分迷人。

5

等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已經是第二天。

病房內,站著幾個人,我沙啞地開口【水。



裴晨聽到動靜,比任何人都積極地擠在我床前,用緊張又驚喜的眼神看著我【漫漫,你有冇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一邊說一邊牽起我的手,在我手心裡畫著什麼。

我知道那是裴晨與柳如煙的暗號。

於是,我抽回手,帶著不解【你在乾嘛?】

裴晨瞳孔驟縮,握著的手開始顫抖,似是不可置信,然後不死心在我手掌中重複畫著什麼。

我甩開他,眉頭皺起,語氣不滿【我要喝水,你在我手掌亂畫什麼。



哥哥直接擠開了裴晨,語氣惡劣【我妹口渴,你聽不到嗎?在傻愣愣地站著乾什麼呢。



裴晨愣了一下,連忙道歉,然後出去打水了。

爸爸媽媽並冇有注意到裴晨的異樣,全部都上前來關心我。

得知我冇事,又經過醫生的一番診斷後,才放心下來。

我傷得不重,可是裴晨打暈我這件事我是不會算了的。

還好,我提前準備錄了視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