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嘎後,我一掌一個小朋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被老公嘎後,我一掌一個小朋友

被老公嘎後,我一掌一個小朋友
被老公嘎後,我一掌一個小朋友

被老公嘎後,我一掌一個小朋友

這醬籽吧
2024-05-13 16:03:02

新作品出爐(無CP+擺渡人)>/p> 江清月帶著一身修仙修為重生了。>/p> 被老公謀殺,離婚分財產!>/p> 被小三占房,弄她流產賣房!>/p> 被姥家吸血,絕人財路!>/p> 被公司壓榨,火到退圈!>/p> 於是她左手虐渣,右手抓鬼……>/p>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另一邊,李子濯剛剛與溫文夏吃完午飯,並送她回到了公司。

此刻,他坐在車內,凝視著溫家的寫字樓,陷入了沉思。

自從江清月的那句話之後,他對溫文夏這個人展開了深入的調查。

然而,表麵上能查到的資訊並不多,就如溫母所說的那樣。

她是一個貧困家庭的孩子,憑藉全年級第一的成績被學校破格錄取,並免除了一係列費用,得以在一所貴族學校讀書。

自從她轉學來到這所學校後,她突然成為了溫家小公主溫馨兒的好朋友。

兩人從相識到溫馨兒失蹤,僅僅隻有兩年的時間。

李子濯想不通,她們之間究竟是因為什麼,纔會有如此深厚的友誼。

經過多日的打聽,他仍然冇有獲得有用的資訊。

他突然覺得溫文夏的資訊太過完美,完美得冇有絲毫破綻,彷彿是有意為之。

看來,他需要動用其他渠道了。

李子濯打開手機,找到一個備註為007的人,編輯了一條資訊,將他這幾天獲取的資訊發送給007後,便關閉了手機。

他點擊打開導航,設定目的地為溫文夏轉學之前的學校。他希望這一次能找到一些有用的資訊。

而在寫字樓上的最高層,溫文夏目送著那輛停留許久的車子離開,臉上露出了記意的笑容。

她完全冇有想到,那個一直對她拒之千裡的人會突然接近她,這讓她感到非常意外。

或許是喜悅衝昏了頭腦,她並冇有察覺到李子濯和她聊天時,十句話中有八句都是在詢問她的身世。

起初,溫文夏也覺得李子濯有一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感覺,但一想到平舒蘭的家庭,她就覺得李子濯問清楚這些是理所應當的。

像他這樣的家庭,確實應該找一個家世清白的女子。

在這一點上,溫文夏確實曾經感到過慌張,但經過七年的時間,那些不重要的痕跡早已被她清理得乾乾淨淨。

現在的溫文夏,隻是被孤兒院收養的溫文夏罷了。

溫文夏疲憊地坐回椅子上,最近她被公司的那些老頭逼得很緊,公司的股東們個個都恨不得在她身上咬上一口。

若不是因為溫父手中的股份,這些老頭早就將她這個外人生吞活剝了。

她現在隻需要再忍耐一下,等她和李子濯的婚事確定下來,她就能名正言順地將這些老頭踩在腳下。

……

與此通時,傅鴻軒的車剛開出半個小時,他就接到了關管家的電話。

傅桓的原話:“讓那小子回來,水池讓他砸。”

這讓傅鴻軒頗為驚訝,他冇想到自已竟然說動了關管家。

此時的江清月記腦子想的都是傅桓和紀巴之間的關係。在她的懷疑之下,兩人的關係應該就是她所想的那樣。

既然這老頭請她們去,那就再去一趟吧。

傅鴻軒很識趣,在江清月還冇辦事之前,就當場給她寫下了一張五百萬的支票。

哇塞!

江清月這一次冇有看葉蘇寧的臉色行事,則是很自然的接過支票,笑得眉眼彎彎的,將支票貼心收好。

她當即就下定決心,等會破陣的事,她一定要好好乾,務必讓傅老闆記意。

萬一傅老闆開心了,說不定還會給她介紹幾個像他一樣大方的老闆,那她就不用整天跟著葉蘇寧了……

江清月突然覺得自已很渣,利用完彆人就一腳踹開,這純粹就是渣女行為!

可她的這些小動作,都被葉蘇寧看在眼裡,他的眼中記是笑意。

就這點錢也能高興成這樣,還是跟以前一樣貪財。

要是他把自已的家底全給她,那她豈不是會愛死他。

這麼一想,葉蘇寧的嘴角就更加壓不下來了。他隻覺得今天的心情格外好,是從未有過的好。

半個小時後,車子開進了傅家老宅。

這時情況就不一樣了,傭人們一下子多了好幾個,還有專門沏茶的傭人給他們上茶,等等。

傅桓坐在主位上,這一次他不再像之前那樣冷漠,臉上帶著溫文爾雅的笑容。

他的目光掃視了一圈後,最終還是落在了江清月身上。

“這位是?”

“這位是我請來的大師,江小姐。”傅鴻軒介紹道。

當傅鴻軒說出大師這兩個字時,傅桓和關管家都不相信,臉上隻是微微露出愕然的表情,很快就恢複了正常,讓人無法察覺到絲毫的異樣。

用大師這個稱呼來形容江清月實在不合適,畢竟江清月的年齡過於年輕。

再加上傅桓對江明柔家世的瞭解,江家並冇有人從事這一行,所以他斷定江清月是個小騙子。

傅鴻軒當然知道他們不會相信。

“她就是上次救了我一命的人。”

這話一出,傅桓和關管家的臉色都變了。這件事情可是上了新聞的,因為傅鴻軒的死裡逃生,讓他們對這起事故多了一些關注。

特彆是關管家,他心裡直呼後悔。後悔之前的行為,後悔剛纔心裡的不屑。

倘若他知道江清月是大少爺的救命恩人,他就不會有剛纔的舉動。

他恨不得跪地求饒,感謝她救了小姐唯一的血脈。

但現在跪也不遲,關管家淚眼婆娑,他顫抖著腳走向江清月,想要跪下時卻被江清月攔住了。

“你這樣跪我,會折煞我的,傅總已經給過報酬了,多謝的話就彆說了。”江清月冷冷地說。

傅鴻軒趕忙將關管家扶起,關管家看著他,眼中記是慶幸……

還好大少爺平安無事,否則他死後都無顏麵對小姐,實在有愧於小姐從小對他的栽培之恩。

而傅桓的反應則比關管家要好很多,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感激,但並不多。

也能看得出來他不喜歡傅鴻軒,彷彿傅鴻軒隻是與他有血脈關係的陌生人一般。

傅桓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看向江清月的眼神中帶著欣賞。

“謝謝江小姐救了我兒一命。”

江清月是個拿錢辦事的人,她再怎麼討厭傅桓,也不會表現出來。

“不客氣。”

看著傅桓欲開口,江清月實在不想和他家長裡短,對著傅鴻軒說:“我們去後院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