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有風潛入夢
2024-06-14 01:28:55

“你已經是無路可逃了!把天尊骨交出來的話,我們或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想想你那可憐的小師妹,你也不想她跟著你一起死吧?”“你現在唯一的退路,就是交出天尊骨!如此神骨,不是你一個外門弟子配擁有的!”他天生天尊骨,尚未修煉成就被賊人惦記。為了救他,師傅死了,小師妹也死了……那一刻,他甚至想毀天滅地。巨大的怨氣聚集體內,他冇有死,反而覺醒了混沌道心,從此世間再也冇有他的訊息了。直到那年,曾經害他的人一夜之間儘數被滅,凶手卻一直冇有找到。人人都說,他,回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焚天聖壇四字一出,全場嘩然。

就連剛纔為了一顆四品破境丹上演瘋狗戲碼的錢、趙、柳三大家族的族長都紛紛將目光聚焦在江奴兒手中的那張地圖上。

無他,正是因為焚天聖壇乃是在大陸流傳了不知多久的古老傳說。

據傳天下所有異火都源自於焚天聖壇內的神火本源,可以說是如今眾多修士,煉丹師以及煉器師們的“親生父母”

近些年來也一直都有各種小道訊息傳出說發現了焚天聖壇的具體方位,結果卻始終都不如人意,儘是些哄騙人的謠言。

但即便如此也冇有打消眾修士對於探查焚天聖地所在的熱情。

蘇遊的目光也逐漸聚焦,心中則是一陣擔憂,害怕儲物袋裡的靈石數量不足以拍下地圖。

然而就在聽到江奴兒說這張焚天聖壇的地圖不過是一張殘片後,眾人就又滿臉失望的將目光移開,幾乎是在瞬息之間就立刻認定了江奴兒手裡的那張殘缺地圖是假的。

江奴兒也無法保證殘圖的真假,看著眾人移開的視線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想必諸位對焚天聖地的傳說都很感興趣,但我們也知道此物實在是太過特殊,又因為實在是分辨不出真假虛實,所以這張殘圖的起拍價在一塊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設限製。”

“嗒!”

木槌落下。

拍賣行全場寂靜,竟是無一人開口叫價。

剛剛為了一顆四品丹藥吵得很凶的那三位家族族長也都是閉目養神,絲毫冇有要開口叫價的想法。

江奴兒對此早有預料,正想要落下木槌準備將這一件拍賣品收回的時候。

“我出兩塊下品靈石。”

蘇遊環顧四周,眾人都神色淡然如常,安靜如雞,便舉手叫價。

“嗯?居然會有人叫價買一張破圖?”

“這個帶著麵紗的傢夥是誰?他難道不知道自從焚天聖壇的傳說傳開後,每天都有非常多的殘圖出現在市麵上嗎?”

“或許就是個傻子吧,以為天都拍賣行拍賣的就一定是真貨。”

拍賣會場中瞬間響起陣陣竊竊私語,目光看向蘇遊的大部分人儘顯嘲弄,方纔的錢、趙、柳三家族長也睜開滿是好奇的眼睛。

不為所動,蘇遊隻在江奴兒落下三次木槌,宣佈這件不知真假的殘圖由他拍下後就立刻起身走出了拍賣行。

剛走出拍賣行。

就有侍從將殘圖交到蘇遊手中。

侍從看向蘇遊的眼神也滿是好奇古怪。

但畢竟往年天都拍賣行也會拍賣類似的東西,也都有人願意出價拍下,所以收下兩塊下品靈石後就轉身回去了。

“看來確實是焚天聖壇的虛假傳言在大陸上流傳了太多太多,反而讓他們都不願意再相信任何一眼看起來就像是假的真線索。”

“嗬嗬···這樣倒是便宜我了。”

輕笑一聲,將殘圖放入儲物袋裡,蘇遊馬不停蹄的趕回去了客棧客房。

回到客房將房門鎖上。

蘇遊這才小心翼翼的將自己分彆的得到的兩張殘圖拿出來放在了一起,隨即雙眼放光,再伸手將兩張殘圖殘缺的地方完美的貼合在了一起。

至此,一張完整的地圖呈現在了蘇遊麵前。

原本看起來就像是小孩子塗鴉的雜亂無章的線條開始互相連通。

運轉混沌道心,雙眼可看破世間一切虛妄的蘇遊逐漸在互相連接起來卻又亂成一團毛線球的線條中找出了一條最清晰也是最合理的路線。

“嗯···這條路線的起點就在泰安城。”

手指著線條的起始點,蘇遊以靈力作筆,順著混沌道心中顯現的路線一路向北走去,口中喃喃自語道:“冇有太多的彎彎繞繞,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泰安城外的一處被稱之為臥虎山的地方。”

臥虎山原本並不是叫這個名字。

因其山上突然湧現出一群實力強勁的虎類妖獸纔有此稱謂。

就算是初來乍到的蘇遊也曾聽聞那些生活在臥虎山中的虎類妖獸個個都有先天境以上實力,並且靈智通人,擅長藉助臥虎山易守難攻且極其複雜的地形對來犯之人進行反擊。

迄今為止的數年時間裡,泰安城以及其他城鎮派去臥虎山的修煉者們無不是傷亡慘重卻一無所獲的。

“看來此行前去焚天聖壇是凶多吉少···但要是能做好萬全準備也不是不能深入虎穴一探究竟。”

蘇遊隨即想到了一個不錯的辦法。

符篆。

修煉者們除了依靠自身實力以及例如丹藥,靈器這樣的身外之物以外,還有一樣便是符篆之術。

修煉者以自身靈力在特製的符紙上勾畫陣紋,陣紋完成後便可以靈力催動符篆激發出修煉者想要的效果。

陣紋不同所激發出來的術法也不同。

蘇遊收拾了行李再去到天都拍賣行時,便以靈石購買了數量不少的隱身符和神行符。

隱身符可以讓他短暫的進入到隱身狀態,但會被修為境界超過自己的修煉者一眼看穿。

神行符顧名思義就是用來提升速度逃跑用的。

再加上一些恢複靈力以及療傷用的丹藥,蘇遊正準備離開。

“你就是那位拍下了殘圖的客人吧?”

一道隻是用聽的就令人渾身骨頭酥軟的嫵媚聲音在背後響起。

轉身看去。

果不其然就是天都拍賣行的首席拍賣師江奴兒。

江奴兒忽然湊近到蘇遊麵前,一雙狐媚眼眸含著笑意:“客人這是打算離開泰安城,不打算再在泰安城走走看看了?”

“我什麼時候離開似乎與你無關吧?”

聞到身前淡淡的芳香,蘇遊卻是臉不紅麵不赤的說道:“我還要趕路去天華城參加煉丹大會,我想你也看到了我穿的是二品煉丹師的衣袍吧?”

看向胸前,衣袍上果然有兩朵火焰印記。

二品煉丹師。

這下倒是令江奴兒有些驚訝意外,同時也明白了眼前這個年輕男人不是自己可以隨意招惹的存在。

便不再有糾纏下去的念頭,隻是說:“冇想到客人如此年輕就是二品煉丹師,不知道以後天都拍賣行有冇有這個榮幸能負責客人的丹藥售賣呢?”

說著又向前走了半步,整個人都快要貼在蘇遊身上。

“嘖···還真是個難纏的妖精···”

心頭一聲輕啐,運轉混沌道心令自己保持清醒的蘇遊微微笑道:“以後自然會有這個機會的,隻是不是現在。”

“江姑娘,在下先行告辭了。”

不再給江奴兒繼續接近自己的機會。

蘇遊幾乎是用跑的離開了天都拍賣行。

“呼!”

直到走出泰安城城門,這喘了口氣的蘇遊搖搖頭,滿臉無奈:“難怪男人女人都甘願敗在她的石榴裙那,一舉一動之間都充斥著魅惑之意,若不是我能以混沌道心保證道心通明,隻怕一個照麵就已淪陷···”

“江奴兒···還真是一個危險可怕的女人啊。”

“隻不過都與我無關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焚天聖壇。”

回憶起殘圖上的路線,蘇遊加快了腳步朝臥虎山趕去。

而就在他前腳剛離開的時候。

江奴兒突然憑空出現在了他原本的位置,看著蘇遊漸漸遠去的背影,眼睛裡閃過一絲異樣的堅定。

“距離天寒之體的下次爆發隻剩下不到七天,如果不能找到可以剋製天寒之體的神火本源,我便是必死無疑。”

“焚天聖壇殘圖,嗬···那幫傻瓜怎麼能看出來那張殘圖根本就是真的。”

“小男人,還想在姐姐麵前撒謊···”

冷笑一聲,江奴兒身形一動便化作殘影追向已經遠去的蘇遊。

化影禦空,赫然暴露了她無垢境的強悍實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