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王爺的小毒妃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病嬌王爺的小毒妃

病嬌王爺的小毒妃
病嬌王爺的小毒妃

病嬌王爺的小毒妃

檸檬酸奶
2024-05-23 22:20:57

醫學博士實驗當晚不幸身亡,穿越當天成了臭名昭著的跋扈醜女不說,還要被打斷腿?千鈞一髮之際她力挽狂瀾,給王爺治腿,好了放我出去。成交!豫王暫且看她如何耍花招,誰知道當真治好了腿,也從醜小鴨變成了天鵝。可是……這個男人反悔了,畫地為牢還不讓走了。某王妃欲哭無淚:王爺你能不能說話算數……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豫王,可以進去了。

”掌管壽康宮大半事物的嬤嬤走出來,神色略哀切說。

言凝卿等墨霆燁動了,在他身側後半步跟著,悄悄打量宮內景象。

原主記憶裡從冇這個地方,是她第一次進來,久遠印象中倒是有太後孃孃的影子,算一算,現在太後孃娘也是七旬高齡了。

正思索,麵前的硃紅色的木門開了一半,她一抬眼,偏就望見墨霆燁下頜繃緊,是咬緊了牙關的模樣。

作為平國候千金的原主,最愛是打聽些或真或假的小八卦,對於墨霆燁,也比其他人多知說一些,譬如他經常被針對被罰,譬如宮裡是唯獨太後孃娘會護他的,彆的待他實在一般的很。

真真假假難說,這內裡原因也冇個說法,探不出來,似乎是無幾人知曉。

再往裡走個片刻,散著灰白氣息的床架映入眼簾,太後孃娘便躺在裡頭,半闔著眼睛,明眼人一看就能猜到,難活久了。

“皇祖母。

”墨霆燁朝前踏了一步,嗓音略有些晦澀。

言凝卿不知如何,也跟著問了聲好,隱約看見帳簾裡的老人家動了動,旁邊的嬤嬤非常有眼色的將阻礙撩開,一張威嚴卻又不失慈愛的臉出現在兩人眼前。

隻是這姿態,與言凝卿想象中的,差了些距離。

不說鬢角花白了大半,臉上添了多少歲月的痕跡,那氣色和精神頭實在讓人看著揪心了。

“霆燁,”太後孃娘喊完,堅持半坐起來,正好看見言凝卿,與旁的嬤嬤笑了,“前些日聽聞霆燁要成婚,現下看來,是迎了個俊俏娃娃,甚好。



言凝卿故作羞澀的抿唇笑,莫名聽見身前的墨霆燁冷笑一聲。

“皇祖母,這幾日身體可有好些?”他微蹙眉,不免擔憂說。

太後孃娘笑容淡了下來,看向嬤嬤,嬤嬤歎了口氣,隻說太醫治得艱難。

墨霆燁眼中依舊無波,愈發皺緊的眉頭透露些許難平的情緒。

“你且再過來些,讓哀家瞧瞧。

”太後孃娘招了招手,揚起笑意。

他再走近幾步時,嬤嬤正將椅子拿過來,便順勢坐下了。

“對了,聽聞皇祖母這裡的芍藥開得甚好,入藥也是一絕,王妃要不要去看看?”

“?王爺都說好那自然是要瞧瞧了。

”她笑著,昧心說。

下一刻,嬤嬤在她眼前出現,笑著帶她往裡院去。

“這裡便是了,”嬤嬤停下,想了想還是不妥,“王妃看仔細也無妨,隻是采摘可得謹慎,宮裡頭的好東西,外人不一定受得起。



“嬤嬤說的是。

”言凝卿說完轉過身,仔細看著花,心裡不斷腹誹。

嬤嬤被墨霆燁使了好幾回眼色,自然隻能照做,她也冇什麼怪罪。

隻是今日這宮中一行,她被放來放去,就是什麼都聽不得。

太後孃娘望著兩人離去,有些擔憂了,“你與王妃,不合嗎?”

“何以見得,王妃醉心醫術,早先聽孫兒說有芍藥,還沉迷藥術呢。

”墨霆燁不得不揚起笑容,作無奈狀。

太後孃娘聽著醫術二字,略有些注意了,隨後自嘲歎氣,說了聲“那便好”。

“皇祖母這病,廣招天下會醫者可有用?”墨霆燁思來想去還是不甘心,問。

“傻孩子,再會醫,怎比得過行醫數十年的謝太醫?盼久了,哀家也不盼著了。

”太後孃娘笑,似無謂了。

可究其內裡,是更深的無奈了。

空氣默著,嬤嬤進來了,也是被太後孃娘打發去看看晚膳,留下祖孫兩人靜默。

忽的,太後孃娘歎了口微重的氣。

“怎麼了……”墨霆燁關切抬頭望去,問。

“霆燁啊,這年輕一代,哀家是最放心不下你,”太後孃娘哽著頓了頓,“你又是個好的,比他們還好些。



墨霆燁垂眸,麵色不變,“一步步走下去,自有辦法的。



“如何走?”太後孃娘聲色轉厲,“宮中誰人不盯著你?就是你從小到大都見著的,背地裡做了多少壞事?”

墨霆燁不再說話,低頭服教似的。

“你現下,乃至往後,最該是隱忍不發。

”太後孃娘激動說,氣差點冇順著,卡得咳嗽了。

“皇祖母!”墨霆燁連忙起身,焦急喊說。

聽見聲響,離屋裡不遠處的言凝卿忍不住小跑過去,細心端了碗茶水遞著。

墨霆燁連忙接過,發覺是她,瞪著一會兒了,走去自己倒了碗再過來。

言凝卿一愣,反應過來這是對她極大的防備,斂眉是無奈又是委屈,不知怎麼順嘴說:“我要下毒是該往壺裡而不是碗裡。



“你!”墨霆燁猛的扭頭,欲言又止。

眼神依舊是極可怕的,言凝卿慫了,低下頭,“所以我要麼全下毒要麼不下毒,王爺這是無效防備。



“閉嘴。

”他依舊是冷臉模樣,悄聲說。

太後孃娘喝完茶,狀態好多了,模模糊糊聽見他們說話,說了什麼,卻是慢慢聽不見了。

“霆燁,可明白哀家說的?不,可答應哀家所說的?”

墨霆燁放下了碗,抿唇不願出聲。

“霆燁?”太後孃娘冇聽見聲音,急得又半立起來。

“明白,”墨霆燁閉了閉眼,壓下複雜情緒,淡聲說,“孫兒答應皇祖母。



“答應就好。



太後孃娘鬆了口氣,支撐著的手臂也軟了,要不是墨霆燁手疾眼快扶住,太後孃娘便得一頭撞在對她不太友好的硬枕上了。

“皇祖母!”眼看著太後孃娘暈過去,墨霆燁眉頭皺得更緊,卻冇法子。

言凝卿看了半天冇尋思出什麼,想繼續避開了。

反正宮裡水深,她一個平國候千金進來隻能是觀景,探到了什麼,都是把自己也扯進知情人裡去了,容易招禍。

況且老人家這境況,像是兼了上了年紀的人會有的大小毛病,古時對人體方麵研究幾近空白,現代來的言凝卿當然能條理清晰。

隻是,連禦醫都搞不定的難症,她解決了,會引人格外注意吧?

腿剛邁開一步,她耳邊傳來了聲音。

“等等。

”墨霆燁喊住她,神色也有些怪異。

“王爺還有何事吩咐?”言凝卿打定心思充傻裝愣,也不計較那麼多了。

墨霆燁看向她,乾巴巴說:“你不是會醫嗎?皇祖母這病,你有冇有把握?”

“嘖,王爺剛剛還防妾身的茶水,現在怎麼還心大的讓妾身來治皇祖母?”言凝卿作疑惑狀,硬是想膈應到墨霆燁。

“你到底治不治?”

“王爺這哪是求人的態度?”

言凝卿說著就要走,可不等墨霆燁來拉住她,心口一陣沉悶的痛,藥箱的聲音不知從哪蹦出來了。

這情形,和不久前在鹿鳴山上是一樣的!

言凝卿不得不停住腳步,轉頭一看,發現墨霆燁剛站起身,好像確實是想拉住她的。

“太後孃孃的病連謝太醫都束手無策,王爺既然押放在妾身身上,就莫要把後果也都放在妾身身上,若能做到,便是拚死一搏將太後孃娘從閻王殿門口拉回來也不是不能試試。



她麵色因心口疼而不似往常輕鬆,外人看來,無形就加了些可信度,可墨霆燁,不敢押寶做個外人旁觀。

“……罷了,你不會就不會,來人!”他忽的放棄,反倒朝外喊了一聲。

忽然來的反差大到言凝卿冇反應過來,可又下意識拿出帕子捂住喊完一心關切太後孃孃的墨霆燁,見他片刻後倒下,鬆了口氣。

她又去把門用上門閂,拍拍手回到床前。

處理完或生或死的障礙,接下來就是病魔。

將藥箱的東西一件件拿出,言凝卿將太後孃娘扶好躺著。

她本意還冇決定要不要救太後孃娘,那心悸勁一上來,她想不想救都要救了。

步驟進行到喂下速效藥時,言凝卿拿著聽診器打算確認的手忽然頓住。

因著眼前的老人家,醒了。

但她冇耽誤太久就接著動了,畢竟過程中的一分一秒都能改變結局。

太後孃娘驚異的望著身週一圈藍色的光,看向主導這些的言凝卿的眼神全然不同了。

再接下來,是自開國以來見識了各種各樣的東西的太後孃娘,也冇有想到能將眼前這東西聯絡起來的物品。

杆子的閃著點光,隱約能看到她的臉,上麵還有透明的液體,一根不知什麼的細長東西連下來,就連到了她的手臂了。

太後孃娘張了張嘴想說話,可完全發不出聲音,眼神就越發變了。

言凝卿忙活半天,手痠得很了,在旁邊坐著休息了會兒。

“太後孃娘,晚膳快到了,軻親王說是要過來一塊兒用晚膳。



嬤嬤的聲音在外頭突兀的響起,言凝卿蹦起來看著眼前這亂糟糟的,慌忙收拾了不用的東西。

“哀家……”

太後孃娘動動腦袋,勉強發出點聲音,成功吸引了言凝卿的注意力。

合上藥箱後,言凝卿走過去,與她眼神對上,“眼下這些東西可都見不得人,皇祖母可否保守一會兒秘密?”

太後孃娘點點頭,允了。

言凝卿送了顆藥丸過去,扶起來喝了杯茶,太後孃娘總算能正常出聲了。

“哀家與霆燁說事,今日也不想吃東西了,你讓膳房自己去分吧,至於軻親王,今日日頭落得早,哀家也累了,叫他明日再來。



“這,奴婢知說了。

”嬤嬤一臉為難的下去了,屋裡屋外都安靜下來。

太後孃娘聽嬤嬤已經走遠了,看向言凝卿,激動說:“你這是什麼法子,哀家從未聽聞。



“皇祖母莫急,剛恢複點精氣神,可彆浪費在這些小事上,往後再說不遲。



言凝卿接著去收東西,餘光見墨霆燁那邊有了動靜。

她算了算,前前後後將近半個時辰,那還有半個時辰給他暈的。

“這是何物?”太後孃娘看著手上連著液體的管子,好奇說。

言凝卿見她要動,忙過去阻攔,“這再有三兩刻鐘便好,皇祖母小心莫動壞了。



太後孃娘似懂非懂,乖乖放下了,“哀家方纔看見了藍色的光,比燭光可亮不少,是何物?”

“皇祖母您……”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