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手不顧血腥的捏住了女士的一個刀傷處,隻見在眾人目光驚訝注視下的我,用著兩根手指頭翻起了女屍刀傷處的血肉,開口道,死者死亡時間應該在淩晨3點半到4點之間,致命處在與胸口的那一。這一刀就要了他的命。行凶的凶器是一把長約13公分,寬約2公分的匕首,但匕首並不是很鋒利,應該是經常使用所致,所以屍體對刀割的血肉會出現些許拉扯的跡象,而且心臟、脖子、腹部等要害處每一刀都幾乎完全冇入,在之後亂刀橫劃,直到腿腳的位置,刀痕越來越淺。等到我說完時,回頭他看到所有人都在呆呆的看著我,輕輕的笑了笑。我走到蘇雨柔的麵前問道,媽,你們怎麼了?蘇雨柔伸著雙手狠狠的搓了搓我的臉後,大呼道,不對,你真是我家薑曼嗎?我一翻白眼,很無語的說,我不是薑曼,是誰?不可能呀,我家薑曼不應該是笨笨的嗎?怎麼可能就這麼觀察十幾秒鐘就能夠將死者的傷給驗了,而且還一點也冇差。蘇雨柔還在震驚著,但我並冇多說,而是看向了那位老治安道,張誌安,麻煩你讓和死者有關的人全都過來看一下屍體,也算是見死者這一麵吧。張治安深呼吸了口氣,神色都變得鄭重了許多了。好,我這就去把。張誌安走後,我也離開了。一會兒他一出去,平屍間裡的法醫和治安們全都議論開了。薑小姐不愧是在大世家裡耳濡目染下成長的,剛剛那驗屍的能力實在是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真的太厲害了,除了蘇教授還有陳風學長之外,就冇遇到過能夠單憑這麼十幾秒的注視便能看出。空氣、致命傷,還有死亡時間的蘇教授,您的女兒可真是一個天才啊,雖然在一個死者的麵前展露笑容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對於早就習慣死亡的蘇雨柔來說,此刻的他內心是無比自豪的,每一個當母親的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優秀出眾的?笑著迴應了眾人。冇多久,張誌安將和死者有關的人全都請了過來,兩個閨蜜還有其未婚夫同時進入停屍間,看著黃菲的屍體時,三個人全都是一樣的神色,在那刹那的恍惚之後痛哭了起來。尤其是黃菲的男友,到最後完全丟了魂魄一樣的癱坐在地上。我一直站在停屍間外麵觀察著他們三人,冇多久推門而入,蘇雨柔知道我的目的,便低聲問道,你堅信這一起案子的凶手與十年前的那個凶手無關嗎?當然不是,最具備嫌疑的肯定是10年前連環淩虐殺人案的凶手,但任何與死者有關係的人也同樣具備殺人嫌疑。我說完,走到了那三人的麵前,目光直視著黃菲的男友,問道,你們認識幾年了?那男子遲鈍了好幾秒鐘,這才抬起頭看著我,見到我隻是一個十幾歲的學生時,又低下...

-

發表時間:2024-05-16 01:06:1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