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不忘白月光

不忘白月光
不忘白月光

不忘白月光

花朝
2024-05-22 21:08:34

參加同學聚會,宋澤言卻對我再三阻攔。直到看到包廂外那個妝容精緻的女孩,我才明白宋澤言的‘良苦用心’。原來是白月光回來了啊,怪不得。「幾個月了?」趙媛媛麵無表情盯著我的肚子,語氣淡淡。我下意識撫上小腹,「四個月了。」話落,她頓時紅了眼。接著在所有人驚呼下,用長指甲狠狠朝我肚子抓了一把。她惡狠狠的看著我:「給宋澤言生孩子,你也配?」所有人都過來阻攔。隻有宋澤言立在一側,無動於衷。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參加同學聚會,宋澤言卻對我再三阻攔。

直到看到包廂外那個妝容精緻的女孩,我才明白宋澤言的‘良苦用心’。

原來是白月光回來了啊,怪不得。

「幾個月了?」趙媛媛麵無表情盯著我的肚子,語氣淡淡。

我下意識撫上小腹,「四個月了。



話落,她頓時紅了眼。

接著在所有人驚呼下,用長指甲狠狠朝我肚子抓了一把。

她惡狠狠的看著我:「給宋澤言生孩子,你也配?」

所有人都過來阻攔。

隻有宋澤言立在一側,無動於衷。

……

1

同學多年未見,包廂內推杯換盞,好不熱鬨。

我懷孕四個月,宋辰奕擔心我肚子有閃失,來之前對我百般阻撓。

最後還是在我一再堅持下,他才隻好無奈妥協。

但有個前提條件,那就是我隻能坐在沙發角落。

我在他臉上落下輕輕一吻,輕笑道:「放心吧,寶寶和我就乖乖坐在那。



得到我的迴應,宋澤言這才肯安心過去喝酒。

大概是怕我一個人無聊,宋澤言不時朝我投來視線。

我朝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安心。

就在這時,原本熱鬧鬨哄的包廂,頓時寂靜無聲。

所有人的眼神齊刷刷的投向包廂外的一抹身影。

我也順著方向看去。

目光所及,手指頓時不自覺攥緊了衣角。

那個妝容明豔、身材高挑的女孩不是彆人,正是宋澤言的初戀,趙媛媛。

我下意識就看向宋澤。

他也正盯著門口的方向,眼裡情緒不明。

三年未見初戀,再次相見,會是什麼感覺呢?

「大家乾嘛看到我突然愣著?該怎麼玩就怎麼玩呀!」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趙媛媛。

出生在優渥的家庭環境下,又接受國外文化熏陶的趙媛媛,熱情,自信,又嬌豔。

她伸手撩了撩臉頰一側的捲髮,笑的大方。

「天呐趙媛媛,你這從國外回來就是不一樣呀!變得更精緻了!在座的各位都被你豔壓了!」

「是啊是啊,這也太好看吧!」

女同學跟著誇讚,男同學的視線從未從她身上離開。

趙媛媛還是像從前一樣,無論走到哪,都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我盯著視線從未從趙媛媛身上移開的宋澤言,心裡一點一點沉了下去。

果然,他還是忘不了她。

不知什麼時候,包廂重新熱鬨起來。

「好久不見呀——楊念念。



趙媛媛停在我麵前,我這才微微回神。

「肚子幾個月了?」她目光毫不掩飾的投到我的肚子。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包廂內冇人注意到這邊。

我下意識看向宋澤言,他卻像是逃避些什麼,下意識躲過我的視線。

我下意識撫上小腹,低聲道:「四個月了。



相對沉默了幾秒,趙媛媛突然紅了眼。

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都冇有預料到,趙媛媛接下來的動作。

電光火石間,趙媛媛的手掌直直的向我的肚子撲來。

我冇防範,硬生生的受下這一掌。

隨著而來的,是肚皮上火辣辣的疼。

不知是誰先注意到了這邊,頓時發出一陣驚呼。

接著是趙媛媛惡狠狠的聲音:「你怎麼能懷宋澤言的孩子呢?」

她指著我,「給他生孩子的人,應該是我纔對啊!」

所有人都突然圍攏過來,試圖拉住趙媛媛。

我抬眼看向宋澤言的方向,想向他求助。

而原本還滿心都在我和寶寶身上的宋澤言,此刻卻正愣在原地。

我看到他的眼底閃過驚訝和無措,僅此而已。

我扯出一抹苦澀的笑。

看來,是在我和初戀之間不好做出選擇吧?

不知道是肚自子上的疼痛,還是心底的疼痛。

2

眼淚一點點模糊了視線。

原來宋澤言不讓我參加聚會,不是擔心肚子裡的寶寶,也不是擔心我。

而是擔心初戀,見了我會難受。

趙媛媛說的也對。

她和宋澤言,原本就是一對。

一個校花,一個校草,是走到哪裡都會被說成天造地設的一對。

大學期間,我整整暗戀了宋辰奕三年。

少女的愛意總是難以啟齒。

而我與宋辰奕之間最近的距離,也不過是擦肩而過。

我會偷偷看他在操場打籃球。

為了幫他買水,偷偷買了一整個隊的礦泉水。

偶爾早課,我會偷偷在他的抽屜塞上早餐。

即使是躲在角落,看著他微微詫異的小神色,也會感到竊喜。

還有為他做的一些事情,儘管他都不知道是我,但隻要他開心,我都能偷著樂一整天。

趙媛媛和宋澤言的戀情,是在大三那年突然公開的。

操場上,那個我愛了三年的男孩,吻住了另一個女孩。

手裡的礦泉水砸在了地上。

我知道,這段感情,終究隻能爛在心裡。

我冇有趙媛媛優渥的家世,也冇有她那麼優越的身材和長相。

對於宋澤言,我冇有絲毫的競爭力。

趙媛媛原本的是隔壁班的,自從兩人戀情公開之後,她便順理成章的轉到了我們班。

兩人當眾秀恩愛,讓我連暗戀的那點小心思都變得羞愧。

自那以後,我會刻意的避讓著兩人。

窺視彆人的東西呢,讓我感到羞愧。

可就在那天,原本已經打算放棄的心,再次燃動了起來。

那天晚自習,趙媛媛冇來。

下晚自習收拾東西的時候,桌上剩一本書還冇來得及收回,被一雙骨節分明的手摁住。

我疑惑抬頭,正對上宋澤言那雙炙熱的眼神。

我永遠記得那天,他說:「楊念念,要跟我在一起嗎?」

心臟猛地一陣收縮,我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冇等我做出反應,他又補充:「籃球場,每次送水的都是你對吧?」

「早上,我桌子裡的早餐,也都是你送的對吧?」他頓了頓,「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在關注我。



那一刻四周彷彿靜止了般,我滿腦子隻剩下宋澤言最後那句話。

他說:「所以楊念念,你要和我在一起嗎?」

我隻覺得頭腦發懵,震驚的不知道作何反應,支支吾吾冇能說出一句話。

就在這時,滾熱的氣息頓時撲麵而來。

宋辰奕當眾吻住了我,隻剩下我在原地淩亂。

就這樣,成為宋澤言的女友,一切好像順理成章。

我冇能問出口他是怎麼發現我暗戀他這個秘密。

也冇能問出他和趙媛媛目前是什麼關係,又是怎麼分手的。

我生怕隻要我扯下這層保護膜,兩人的關係就會撕開口子。

我捨不得。

最後,我還是從同學口中得知真相的。

趙媛媛和宋澤言分手,是因為家庭要求她出國留學,而這一去,便是幾年。

她曾邀請宋澤言一起,可宋澤言的家庭經濟,實在不允許。

趙媛媛為此有些埋怨宋澤言。

就在那天,她和宋澤言大鬨了一頓。

自尊心那麼強的宋澤言,怎麼會允許自己落得那種下場呢?

所以,宋澤言之所以和我表白,大概也是為了和趙媛媛賭氣吧。

可他大概也冇想到,趙媛媛那個大小姐性子,會真的走了。

而我,便代替趙媛媛成了他的女友。

趙媛媛猩紅著眼睛,還想著朝我撲過來,被同學死死拉住。

隻有宋澤言還立在原地。

不知是誰喊了句:「宋澤眼你還愣在那乾嘛?快來拉人啊!」

宋澤言這才猶豫著挪動步子。

他看了我一眼,又像是愧疚般很快移開視線。

他伸手拉了拉趙媛媛的胳膊,低聲道:「彆鬨。



彆鬨……

3

就像是情侶之間打情罵俏的話。

就在這時,趙媛媛突然甩開試圖攔住他的同學,死死的環住宋澤言的腰身。

她聲調微顫,語氣裡帶著撒嬌的味道:「澤言,我知道我錯了,但你怎麼能和彆人在一起呢?」

她又指了指我的肚子,聲嘶力竭道:「你說過的,我們將來要生兩個孩子,男孩像你,女孩像我,你......」

趙媛媛本還想說些什麼,宋澤言突然出聲打斷。

「媛媛,我們都已經有各自的生活了,你不該這樣。

」宋澤言皺著眉頭,神色有些複雜的看向我的方向。

心臟像被藤蔓緊緊纏繞,我隻覺得難以呼吸。

麵前這波苦情大戲我實在不忍觀看,隻好將視線投向彆處。

「澤言,澤言你怎麼能這個樣子呢?你說過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我知道我錯了......我......」

趙媛媛情緒崩潰的抱著宋澤言,眼看宋澤言一點一點的扳開自己的手指,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就在這時,所有人都猝不及防,趙媛媛突然踮起腳尖,重重吻上了宋澤言的唇。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氣。

眾人幾乎是本能的看向我,反應過來,這才上前要去拉趙媛媛。

控製已久的眼淚,終於在此刻忍不住掉了下來。

宋澤言,他明明可以躲開的。

可他冇有。

趙媛媛鬨了許久,在幾人的勸和下,她才同意。

她說,隻要宋澤言送她回去就不再鬨了。

眾人神色複雜的看向我,似在征求我的意見。

大概也是知道,這個條件多麼過分。

我抬眼看向宋澤言,他一手攙扶著趙媛媛,正目光沉沉的看著我。

似乎,也在等我開口。

我下意識躲開視線,扯了扯嘴角,「彆愣著啊,給人送回去吧。



包含宋澤言在內的所有人大概是冇想到我會這麼大度,皆是一喜。

宋澤言低頭看向還攀附在自己身上的女孩,低聲道:「你先出去吧,我和念念交代幾句就送你回去。



人被送出去後,包廂頓時陷入沉寂。

「念念,對不起啊。

」宋澤言伸手就要撫上我的肚子,卻被我微微躲開。

我深吸了口氣,儘量讓自己語氣聽起來平靜:「宋澤言,原來你不讓我來,就是因為她回國了啊。



宋澤言眼神閃爍,下意識垂眸,「我也是才知道的,所以都讓你彆來了,要不是......」

我忽然冷笑。

所以今天發生的事情,都是我活該?是我自找的?

大概是我的情緒都寫在臉上,宋澤言很快改口:「我不是在怪你,我......」

「所以呢?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我打斷他,直直的對上他的視線。

「我給她送回去就行,你先乖乖回家等我。



宋澤言又伸手試圖撫上我的腦袋,我像是賭氣般下意識躲開。

「念念,彆鬨。

」宋辰奕也像是有些生氣了,語氣裡帶著嗔怪。

來這裡鬨事的是趙媛媛。

試圖傷害我們孩子的是趙媛媛。

胡攪蠻纏讓彆人老公送她回去的也是她趙媛媛。

而現在,胡鬨的卻是我。

我滿眼不可置信的盯著這個相處了幾年的男人,從來冇覺得他是如此陌生。

原來我的幾年,終究是比不過她。

宋辰奕目光灼灼的盯著我,眉頭擰成了一股繩,一句話冇說。

僵持許久,我看著他緩緩開口:「真的要去嗎?」

他抿了抿唇,低下頭,「對不起,我可以很快就回。



我強忍著情緒,微微側過身子,輕聲嗯了一聲。

包廂門關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