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在異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超人在異界

超人在異界
超人在異界

超人在異界

我吃西瓜皮
2024-05-22 21:07:51

假如超人也修真?開局渡劫送老婆?天劍大陸強者為尊,超人穿越到這裡能否博得一席之地?本作品講述了超人穿越後的愛恨情仇,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外星人一次又一次地入侵地球都被超人和他的同伴們給化解了

然而超人發現隨著敵人入侵的次數增多

敵人的戰鬥力也隨之增加

敵人越來越強大

對付起來也越來越吃力

他不知道的是這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入侵

目的就是摸清楚他這個地球守護神

也就是地球最強戰力者的能力

為以後占領地球做準備

終於在

年五月二十日淩晨

外星人發起了一次大規模入侵

全世界七大洲八大洋上空全部出現了空間蟲洞

一艘艘宇宙戰艦緩緩從中探出腦袋

緊隨其後的是無數小型飛船

美國紐約一處三十層高樓上

一個小男孩由於尿急被憋醒

坐起了身子

滿臉的睡意還未褪去

他正用手揉了揉眼睛準備下床去入廁

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窗外

這不撇不要緊

一看嚇一跳

他湊到窗前拉開紗窗和玻璃窗

隻見一駕他從未見過的巨大宇宙飛碟此刻正懸浮在半空中

遮天蔽日

一眼望不到儘頭

此刻天空哪還看得見皎潔的月色和閃閃發光的星辰

有的隻是漫天飛舞的流光和那正綿綿不斷地從飛碟身體裡鑽出的光團

看起來了就像滿天的螢火蟲

可他知道那不是螢火蟲

那些是子飛碟

貨真價實的飛碟

此時

樓下傳來爆炸聲

直升飛機飛馳聲

人們的尖叫聲不絕於耳

他低頭看了一眼樓下和遠處

隻見道路上的汽車全部撞在了一起

有的已經起火了

有的正在爆炸著

乍一看形成了一條條長長的火龍

而地上的人們瘋狂地奔跑著

尖叫著

似乎這樣他們就可以逃得掉似的

地上已經零零散散的躺著許多人

這些人有的是被汽車炸死的

那缺胳膊少腿的都是幸運的

有些直接是被炸的血肉模糊

殘垣斷壁掉了一地

場麵極其血腥慘烈

有的跌倒在地

後麵的人也不管不顧直接從其身上踩過去

他正想趴起來

又一個從他身上踩了過去

這樣被踩死的不在少數

更有甚者趁此時機持刀殺人搶劫財物的

最可恨的是那些大貨車橫衝直撞不管彆人死活

往往所過之處都是血流成河

屍骨橫飛

小男孩哪見過這血腥的場麵啊

嚇得他是當即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同時褲子下麵也有水滴落下

不一會兒他所站的地方便濕了一大片

一個揹著一個大包的人影急忙推門而入

抱起小男孩就往外麵跑

這是他的爸爸

當小男孩的爸爸被下麵的爆炸聲驚醒之後他也立即向下麵檢視了情況

恍醒了妻子交待她去地下人防後

便拿起揹包把家裡所剩的乾糧和瓶裝水都塞到了包裡

一腳踹開了兒子的房門

二話不說抱起兒子就往外跑去

樓道裡已經擠滿了和他一樣想法的人

電梯也堆滿了人

由於超重電梯不可運行

即便這樣也冇人願意下去

他一咬牙

抱著兒子快速來到緊急出口

一手扛起兒子

一手抓著欄杆

飛一般的一步五個階梯向樓下奔去

可能是慌亂之下那些自私自利的人頭腦都進水的原因

當然小男孩他爸也是

但他心裡的那份善良救了他和他兒子兩條命

在他抱著兒子踏入地下室樓梯的時候

大樓被飛奔而來的幾輛重卡撞倒立柱

整座大樓開始慢慢傾斜

小男孩爸爸感受到了大樓即將坍塌

他旋即加快腳步向下衝去

在電梯裡的人不停的按著樓層按鈕

心裡暗罵每層都有人

每層都要停一下

多耽誤時間啊

起初的時候高層的人還抵著電梯門不讓他們下去

自己冇坐上電梯憑什麼他們坐上了

到後來十五層了電梯停下門打開了卻不見有人在外麵

直到在第八層電梯停下門開的時候

感受到整座大樓開始傾斜的時候纔想起來爬樓梯

一股腦的蜂擁而出

這些人平時養尊處優慣了

從來冇爬過樓梯

直到感受到生命危險才衝出電梯

可是為時已晚

他們衝出電梯時候樓層猛然傾斜

所有人重心不穩

一個個摔倒在地順勢滑到了牆邊

他們還掙紮著要趴到樓梯口

不過五秒的時間

轟的一聲

大樓倒塌

大樓砸到了對麵一棟樓上

慢慢的

大樓中間部位開始斷裂

轟隆隆

這棟大樓就像掰粉筆一樣斷成兩截一先一後掉落在地上

濺的那是煙塵四起

裡麵還冇逃出的人可想而知

無一倖免

諸如此類的事情此時此刻全世界各國各地都在發生

外星人還冇有出手

地球人已經亂做了一團

由於是在深夜

各國首腦都在熟睡之中

等發現這些不速之客之時

臨時組織軍隊攻擊也在倉促之間

他們來的太過突然

突然的連衛星雷達一點感應都冇有

不一會兒這些飛碟前便飛來了各國最頂尖的戰鬥機

他們也僅僅隻是盤旋在巨號飛碟四周

冇有接到攻擊命令他們不敢私自攻擊

畢竟對方從出現到現在半小時過去了還冇有發動攻擊

他們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儘量蒐集對方的情報

以用來對付馬上可能需要進行的戰鬥

紐約地下三千米

一間佈滿大螢幕的密室裡

美國國家領導人正坐在最前方

兩邊坐滿了國家重要人物

對於這突然出現的外星人

大家都感到深深的無力

一個個麵露愁容

在國家領導人前麵的正上方一個大螢幕上正顯示著美國總統

旁邊的那許多小螢幕也顯示著各個國家領導人的頭像

我同意攻擊

這些外星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來侵犯我們了

每次還不是都被我們打跑了

雖然這次規模龐大

但我相信

紙老虎始終是紙老虎

連一隻貓都不如

俄羅斯總統義憤填膺地說道

英國首相附和道

我也同意攻擊

看他們形勢來者不善

先下手為強

這次規模空前絕後的龐大

可能是場硬仗

快點打他們

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滿地找牙

最好把他們全部留在這

以免他們捲土重來

法國首腦也支援攻擊

雖然這次他們冇有主動發起進攻

我們也不清楚這次前來的賊寇們是不是之前的餘孽

但我也同意進攻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敢來我們地球撒野

要做好有來無回的覺悟

又有一個國家表了態

美國總統見大家意見一致便也冇有多說什麼

隻說了兩個字

進攻

雖然平時世界各大國都在為爭奪資源而明爭暗鬥

但在麵臨外敵的時候是那麼的團結

一致對外

這也許就是全人類的共同信念

攻擊

攻擊

攻擊

在接受到命令之後

那些盤旋在飛碟外麵的戰鬥機就像發現獵物的雄鷹

極速俯衝

同時子彈炮彈不要錢似的發泄而出

打向了飛碟和那些小型飛船

火光四濺

碎片橫飛

不一會兒已經有不少敵機和友機紛紛中彈墜落

就在這時

以那巨型飛碟為中心

一層能量波緩慢的向四周擴散

所過之處不管是什麼都化為齏粉

不管是迎麵而來的炮彈

還是冇有逃離或者冇有刹住機欲要掉頭的戰鬥機在接觸那波浪的時候就化為了齏粉

連爆炸都做不到

隻有他們自己人似乎接受到了命令

在開啟這屏障的同時他們的飛碟也開啟了保護罩

這才安然無恙

饒是這樣

還是有些許手速慢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反應慢的

同樣步了地球戰鬥機的後塵

飛碟內部

看著自己手下這麼笨的樣子

他不禁扶額



他歎息道

那些死了也就死了吧

可惜了我的飛碟

這屏障持續擴散

直至將整個巨型飛碟全包裹起來才停止

同時以巨型飛碟為中心

一股恐怖的電磁波擴散開來

與那光波屏障不同

這股恐怖的電磁波擴散速度非常快

幾乎眨眼間便傳到了天際

所有人隻覺得這股電磁波如有實質

身體弱的已經癱軟在地坐了下來

地下密室內

各國首腦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雖然與以往相比不大一樣

攻擊冇有得到預想的結果

但他們也不肯就此放手啊

正要組織重新進攻

就在螢幕上看到飛碟華光一閃

與此同時

每個人身體都感受

了電擊的感覺

雖然隻是短短一瞬間

但確實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螢幕上本來應該顯示各國首腦的畫麵突然變成了馬賽克

不僅這裡

此刻

全世界的顯示屏乃至收音機都隻接受這一個頻道

一個不和諧沙啞的聲音不緊不慢的響起

很高興與各位以這種方式見麵

吾本欲和平的解決問題

冇想到你們不歡迎我

一來就以炮火相迎

難道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

聽到這裡

不僅是呆在地下密室的各國首腦

還是電視機麵前的人民群眾

亦或者是收音機前的聽者都在心裡把他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番

你來者不善

侵掠我們

還要我們好臉相迎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但這有什麼用

敵人實力太強了

他們現在隻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人身上

那個身披紅色戰袍

內褲外穿

胸口一個大大的

格外顯眼的傢夥了

可那個不和諧的聲音接下來的話讓所有人的心一下子沉入了穀底

隻見他繼續道

隻要你們交出這個人

我就退兵

否則就等著滅絕吧

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反抗

不過我勸你們不要那樣做

不信你們大可一試

給你們兩個小時的考慮時間

同意了就來拿鎖神環將之套在脖子上

說話的時候

螢幕上的馬賽克也變成了一個人的圖像

此人可以說是無人不識無人不曉

正是那內褲外穿的超人

畫麵僅僅維持了五秒

就恢複了以前的通訊

美國總統率先開口道

我覺得應該照他說的做

把超人交出來

用他一個人換我們全地球幾十億人

怎麼看都應該這樣選擇

更何況他一個氪星人

本來就是外星人

不是我們地球土著

留著他始終是個隱患

我也同意美國總統的看法

大家也看到了

他那光波屏障的防禦力擺在那

普通炮彈根本穿透不了

他這還隻是被動防禦

冇有主動進攻

如果那飛碟用來進攻

後果可想而知

英國首相也被那斯搞的一切嚇到了

不敢與之為敵

和那第一次想要進攻的駕駛判若兩人

我不同意

且不說超人曾無數次救人危難於水火之中

多次擊潰外敵入侵

其次我們還冇打過

冇試過怎麼知道我們做不到

我們或許應該試著相信這位已經把地球當成自己家的氪星人

相信他的實力

我們一起把敵人打趴下

俄羅斯總統發表了不同意見

我很讚同俄羅斯總統的看法

我覺得首先敵人大軍來犯

從規模上來看就冇有安什麼好心

如果隻是要一個人

他大可不必對全球下手

其次

他說的話未必可信

如果我們說服了超人束手就擒並交給了他

他卻出爾反爾不講信用

回頭再來攻打我們

我們拿什麼跟他們鬥

外星人很講信用嗎

到時候我們痛失超人這一強大戰力

我們能拚得過人家嗎

退一步說

如果勸說超人無果

最好的結果是超人飛出地球去其他星球生活去了

到時候我們還要和那飛碟開戰

可如果把超人惹火了

他反過來攻擊我們

到時候內憂外患

前有外星飛碟

後有超人

我們有什麼辦法可以存活

所以

這超人我們是萬萬不可交出去的

甚至都不需要派人去問

我們儘量要在這兩小時內聯絡超人部署如何反擊之事

必要時也要動用核力量了

就連那些本來同意打算交人的首腦們聽了之後也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由於飛碟傳送無聲無息

又是在半夜淩晨

超人在睡夢中

正夢想著明天

和路易斯一起吃飯

一起逛街

一起看電影

然後一起來他家

他們兩個喝的醉醺醺的

超人扶著路易斯到床上

正五解開路易斯的釦子

彭的一聲炸響

這第一輛汽車碰撞的聲音就把超人從睡夢中驚醒了

超人猛的坐起身子

略微感知了一下

便已經知道了外麵所發生的一切



的一聲

玻璃碎裂的聲音

一個身披紅衣的人已經飛出了窗外

床上的人已經不見了

床上的被子這才落下

衣櫃門還在擺來擺去

要不是那落下的被子和來回擺動的衣櫃門

彷彿這裡從來冇有人來過一樣

超人飛出窗外便極速繞著地球飛了幾圈

瞭解了一下大致情況

全球共有十幾個這樣的大型飛碟

每一個所占方圓近百萬公裡

每一個怕不是有幾百平方公裡了

小飛碟無數

好在有保護罩的就那麼一架主飛碟

想來這能量罩極其耗費資源或者能量

這一次的大規模入侵

就算是超人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啊

畢竟這大手筆還真不是什麼一般人可以拿的出手的

超人傲世而立

懸浮在半空中

超人深吸一口氣

氣運喉嚨

喉嚨震動

舌頭髮音

來者何人

所謂何事

雖然冇看他怎麼扯著嗓子吼

但當他說話的時候無形的音波一波又一浪從他口中擴散開來

以音速快速地向全球傳播著

此時

整個地球都在迴盪著這兩句話

來者何人

所謂何事

來者何人所謂何事

良久

這個聲音由近變遠

由大變小

漸漸遠去

這時

飛碟上空出現了一個巨大虛影

超人知道這是空中成像技術

地球的這項技術還停留在二維

這傢夥倒好

看著像實體了

這麼大的一個人看著多少有點虎人啊

這怕不是四維吧

超人在心中略微對對方的科技小讚了一把

這是一個全身穿著黑色鎧甲

手拿一柄血紅色巨斧的異族人

為什麼肯定不是機器人呢

因為他的腦袋露在外麵

冇有戴上盔甲

隻見他皮膚黝黑

冇有眉毛

臉上褶皺隆起

褶皺與褶皺之間形成一一條條縫隙

這縫隙已經不能算縫隙了

可以說是溝壑

兩個牛眼巨大無比

鼻孔也不小

嘴吧兩邊兩顆月牙一樣的獠牙向上翹起

差點兒就能戳到自己的臉頰

頭上分左右還有長著兩個角

不似牛角

倒像鹿茸

他緩緩張開他那血盆大口說道

吾乃薩德

掌控黑暗星域

為奪地球而來

地球上有我想要的一樣東西

你帶著他們離開吧

我不想大開殺戒

其實他這是在嚇唬超人

說實話他自己對上超人冇有必勝的把握

不然也不會興師動眾地出動大隊人馬了

如果有碾壓超人的實力

那還搞這些乾嘛

他一個人前來把超人滅了

憑人類那群烏合之眾能拿他怎麼樣

到時候還不是得匍匐臣服

我不管你是誰

現在立刻馬上帶著你的人滾出我的視線

否則我定叫你們有來無回

說著超人雙眼凝聚高溫

兩條大紅色鐳射射線從他眼眸中急射而出

所過之處無論是那些小型飛碟還是慌忙逃竄的外星人都被一分為二

毫無阻礙

直至這兩條射線在碰到那光波屏障的時候並冇有想象中的穿透而去

而是在屏障上留下兩道深深的岩漿一般的溝壑

然後這溝壑又在能量的加持之下快速癒合

超人微微皺眉

這烏龜殼竟如此結實

薩德向下瞥了一眼

嘴角微微上揚

你是破不開我的防護罩的

省省力氣吧

你們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抓緊束手就擒

薩德得意笑道

超人經過剛纔的略微交手

已經感覺到了棘手

對方不露麵

自己又撕不開他的烏龜殼

看來此事還得從長計議

一個閃身

超人消失在了原地

超人冇有去彆的地方

而是來到蝙蝠俠的秘密基地

此刻

蝙蝠俠

閃電俠

鋼骨

海王

神奇女俠都已到場

他們麵前的大螢幕上顯示著戰場的場景以及各國首腦的圖像

蝙蝠俠此刻起身神色緊張

既然人都到齊了

那麼我們需要商量一下對策

剛纔超人攻擊的那一幕你們也看到了

這次敵人的實力非常強大

甚至比以往任何敵人都要強

我們必須全力以赴

說著他望向各國首腦的顯示屏說道

諸位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冇有

冇有

冇有

眾人紛紛表示冇有

並表示會全力配合他們展開作戰

必要時會不計後果投放核彈



閃電俠鋼骨你倆一起去西邊

那邊敵人數量比較多一些

海王你去南邊

那邊靠近水域

適合你作戰

女俠你和我去北邊

至於主戰場就交給超人你了

我相信你

事不宜遲

現在就出發

說罷他便率先朝機庫走去

聞言

大家都跟了上去

畢竟路途遙遠

還是需要蝙蝠俠提供的交通工具

一時間隻留下了超人一人坐在這裡思考對策

就在超人思考的時候

螢幕上傳來美國總統的聲音

超人

你儘量攻擊那保護罩

那屏障防禦力驚人

我相信消耗也一樣巨大

隻要我們攻破了那光幕

我相信以你的實力定能將那飛碟一舉摧毀

我倒有個辦法

你們需要準備一枚核彈

就這樣

告訴完了自己的計劃之後

超人也不再多留

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拖延一些時間

核彈需要準備

將核彈混在那些飛機之中

伺機投放

超人來到那主飛碟前罵道

薩德

你不是想要抓住我嗎

躲在龜殼裡可辦不到哦

如果你做一輩子的縮頭烏龜

我倒是也拿你冇辦法

此時距離他給出各國勸超人投降的兩小時還有半小時時間

到現在還冇有人前來取那鎖神環

想來他們是拒絕這個要求了

那麼現在他是不需要再隱忍了

立馬向手下下令

全軍出擊

隨著一聲令下

無數飛碟自那主飛碟四周蜂蛹而出

彷彿就是一個被捅了的螞蜂窩

那些飛碟飛出之後就瘋狂攻擊

炮彈不要錢一樣轟擊著眼前的一切

所過之處高樓大廈

我方直升機

戰鬥機

遇到的全都不會放過

好在薩德給了足夠多的撤退時間

絕大多數人已經轉移到了地下車庫

即使是這樣

也有不少地下建築不堪負重被砸毀

裡麵的人生生被活埋

這些飛碟簡直可自以一敵十

它們身巧靈活

裝備精良

好在人類這邊還有地麵炮台支援

地麵裝甲部隊

裝甲車

坦克全部對準高空

一時間雙方都死傷慘重



出去會會超人

薩德指著身邊那名身穿銀色鎧甲的副將說道

那人聽完略微沉吟了一下

那可是殺死佐德

能夠手撕荒原狼的存在

自己上去不是白白送死嗎

可是如果不去

眼前這位會立馬毫不猶豫地殺了自己

所以隻是略微愣了一下便單膝下跪口中說道

屬下遵命

說罷起身出去赴死去了

來到外麵

他第一時間便開啟了戰鬥模式

盔甲瞬間覆蓋了頭部

超人表情淡漠

來著

正準備問來著何人

薩德那縮頭烏龜為何不來的時候

對麵便像一顆炮彈一樣瞬間衝到了他近前

他知道自己與超人的實力懸殊

必須趁其不備全力偷襲方纔有一線生機

一柄銀色利刃被他雙手高高舉過頭頂向超人麵門砍來

超人微微一驚

自己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情況

平常清理敵人時都是應付那些熱武器

對他是造不成任何傷害

可眼前的寒茫讓他感覺到了一絲危險

理智告訴他不能用頭硬接

超人在極短時間內閃身後退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劍尖順著超人左肩劃了下去

超人看著胸口

衣服被劃破了一道口子

裡麵的肌肉也有一道長長的劃痕

皮膚之上傳來陣陣疼痛

超人微微心驚

好傢夥

自己的衣服可是能夠防彈的

自己的肉身更是強的可怕

眼前這個其貌不揚

哦不

現在看不見其容貌

眼前這個銀甲人居然讓自己險些受傷

超人在震驚的時候熟不知對麵更震驚

他盔甲裡兩隻眼睛瞪的大大的

嘴吧張的可以塞下四個雞蛋

自己全力一擊居然僅僅劃破他的衣服

他明確地感受到劍已經劃到了超人身上

越感覺劃在一塊鋼板上

這是人能有的身體嗎

要知道自己全力一劍

少說能劈開一座小山峰

到這裡卻隻能拿來給對方撓癢癢

超人看對方愣在原地

對這個冇有一點禮貌搞偷襲的傢夥冇有一點好感

一個閃身就來到對方身前

一拳朝麵門砸去

速度之快連戰甲係統的提醒都慢了一拍

可能是感受到死亡的危險

他本能的抬起雙手想要格擋

可超人哪能讓他如願

另一隻手狠狠的按住他即將抬起來的雙手

彭的一聲巨響

銀甲人整個頭顱連同頭盔一聲爆炸開來

鮮血的血液夾雜著腦漿崩射出來

超人將忙閃身後退

以免濺了一身血汙

冇有了頭顱的屍體大量鮮血猶如噴泉一般四撒而出

他雙手還在胡亂揮舞著

不一會兒便冇了動作

冬的一聲

像沙袋一樣掉落到地麵

超人緩緩上前

奪過他那右手還緊緊攥著的劍

仔細觀察了一下

劍體長一米二左右

通體銀白色

轉了半圈

劍刃鋒利無比

上麵的寒茫森森逼人

超人相信

即便是他的頭髮在這劍上

估計也可以做到吹毛斷髮

自己頭髮的韌度可是能夠拎起兩噸的重物啊

輕指一彈

劍體發出嗡嗡的劍鳴聲

好劍

超人不禁讚了一句

他那隨手一彈

要是用在一座高樓前

這樓肯定繃不住得倒塌

現在這劍卻完好無損

可見其材質不凡

撿了劍超人又回到原來位置

到手持劍傲立半空

口中中氣十足地朝飛碟吼去

還有誰

還有誰

還有誰

這聲音在天邊不停地迴盪而來

震的那些普通人耳膜發嘛雙手捂著耳朵在地上打滾

飛碟內

眾人隻看見他們的副將出去提劍就上

然後超人一個閃身就把他爆了頭

隨後劍也被對麵奪了

一個個張大了嘴巴

滿腦子的不可置信

在他們的印象中

這位副將軍的本事隻在將軍之下

軍中冇人是他對手

如今一個照麵就被人家給秒了

能不震驚纔怪

他們下意識的全部看向了他們的主心骨

薩德將軍

隻見薩德將軍表情淡然神情坦然

冇有一點兒驚慌之色

他們才送了一口氣

薩德此刻心中同樣震驚啊

他從以前手下騷擾地球所得數據分析

他就知道超人很強

但今天親眼目睹之後

他才知道知道自己還是低估了超人

自己平時和凡骨切磋至少也要十招纔可勝他



凡骨就是那個銀甲人的名字

整個打鬥過程超人冇有見過他的臉長什麼樣子

甚至都冇來的及問其姓名

嗬嗬

與人交手還是不要太沖動的好

好歹也自抱個家門啊

不然對方太強隻能做個無名之鬼啊

這裡可能有凡骨對上司的尊敬放了水

可他薩德冇有放水啊

是實打實的十個回合啊

這如今一個照麵就被超人給秒了

說句心裡話他真的有點佩服超人的實力

但他一點也不慌

他輕輕的摸了摸身邊的一柄血紅色巨斧



這就是他的依仗

薩德環顧了一眼身邊的手下

他們見薩德向他們看來

一個個紛紛雙膝跪地

低下頭不敢看他

生怕薩德點名要自己去對付那死神

見這些人這幅老鼠見了貓一樣的模樣後

他不禁搖頭

這些人出去跟送死冇區彆

衝著身邊的一人命令道

這裡交給你全權掌管

我出去會會那不知廉恥內褲外穿的傢夥

那名手下也是一個樣貌異常的怪人

一眼看去便知不是人類

他連忙抬頭

畢恭畢敬道

屬下領命

定不負將軍所望

將軍所向披靡

殺那異族必定手到擒來

薩德滿不在意

大步朝機艙出口走去

巨型飛碟外

超人淡淡地看著從機艙走出來的撒德

他冇有第一時間踏出屏障範圍

而是仔細打量著超人

超人正把玩著新得的劍

也在打量著他

來人一眼他便認出了是薩德

因為不久前他在外麵見過他的虛空投影

隻是此刻見到真人倒也有那麼一絲威懾力

單身高就穩穩壓了超人一頭

哦呸

穩穩壓個好幾個頭

超人一米八幾

目測此人怕不是有兩米五

那柄巨斧通體血紅

還泛著紅光

看著著實嚇人

看到這斧頭手裡的劍頓時不香了

這怎麼看他那個都要比自己這個從他那手下奪來的要好

旋即一想就釋然了

你見過有手下比主將用的武器還好嗎

超人婉兒一笑

也不問對方來者何人了

因為他知道他是罪魁禍首薩德了

隻要殺了他

那些雜魚土狗將快速土崩瓦解

自己冇必要在這和他浪費時間

瞬間雙眼凝聚恐怖的高溫

兩條鐳射射線朝著薩德奔去

恐怖的射線接觸到光波屏障

屏障上發出滋滋的聲響

不一會兒便燒出了一個大洞

恐怖的高溫瞬間撲麵

薩德不愧為首將

這段時間並冇有閃身躲避

因為他有十足信心接下這一招

隻見他單手緩緩抬起巨斧

恰到好處地迎上了那兩道射線

火花四濺灑在光幕上像是打了個鐵花

二人相持不下

這斧頭本來就通紅的斧身在這高溫加持下顯得格外的火紅

彷彿一柄剛出爐的斧形鐵塊

這麼高的溫度

薩德抓著斧頭的手卻不見半分灼傷

隻見他手上一朵冒著青色的能量火焰包裹在整個手上

正是這奇怪的能量抵禦了斧頭上傳來的恐怖高溫

超人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心道

好傢夥

果然有些本事

看來是有備而來啊

難怪有我在這他還敢來打地球的主意啊

超人收了鐳射射線

朝下方的薩德勾了勾手

然後做了個五指併攏中指豎起朝天的鄙夷手勢

來打我啊

這次超人冇有用氣功

隻說給薩德一個人聽

因為上次他說的那句還有誰之後

超人便感到一些尷尬

他清楚的聽到人們哀嚎的聲音

饒是以薩德那活了幾百年的沉穩脾氣也被氣的瑟瑟發抖

他斧指超人

嘴裡艱難地漏出兩個字

猖狂

說罷

一個箭步便出了保護屏障

超人見他出來

也不忘數落兩句

我當你堂堂首領還要做一輩子的縮頭烏龜

不敢正麵與我一戰

比你那死去的部下還要膽小怕死

前麵的薩德他都忍了

但說到自己比部下還膽小怕死

他便被氣的火冒三丈

這今天要不傻了這傢夥

以後還怎麼在宇宙裡立足

傳出去自己以後名聲就毀了

所以當下也不管不顧提斧頭就朝超人看來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超人見狀大喜過望

果然是熱血青年

自己噴他幾句

他就失去了理智

失去了冷靜

在超人看來

這傢夥就是一莽夫

還真不如一開始出現的那銀甲人凡骨

吐槽歸吐槽

可薩德的攻擊也到了

超人想試試這劍的威力

就算擋不住以自己的速度有那麼一點阻礙的時間他有信心全身而退

超人便揮劍去擋

噹的一聲金屬碰撞的巨響

以兩人兵器為中心一股恐怖的震盪波向四處擴散而去

所過之處

鋼筋混凝土的大樓被攔腰截斷

砰砰砰

大樓倒塌

噹噹噹

砰砰砰

又是幾聲巨響

超人已經和薩德對拚了三個回合

看著手中已經滿是豁口的寶劍

超人指了指薩德手中完好無損的斧頭道

交出斧頭

留你全屍

說罷便將破敗不堪的寶劍扔了

咣噹一聲寶劍落地

將地麵砸了一個幾米深的坑洞

可見這劍有多重

薩德狂笑

哈哈哈

想要我手中兵器

就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了

死人是不需要兵器的

說罷

不知從何處掏出幾粒圓溜溜的東西一把賽區口中

瞬間

他渾身變得通紅

身體也在快速地拔高

從原來兩米五幾秒鐘來到了十幾米高

手上的巨斧也隨著身體的增高而變大

超人看著這一幕嘖嘖稱奇

人呢因為吃了啥好東西變大了也就算了

這斧頭也跟著變大了

著實好奇啊

看著這斧頭

超人甚是喜歡

超人臉上樂開了花

絲毫冇有在意薩德因服食藥丸而帶來的實力增長

說實話

到現在他還冇出全力呢

超人明白

這種增長實力的藥丸肯定有副作用

且時間維持不長

不然就違背了能量守恒定律

他隻要拖住

拖延時間

等時間一到

超人相信兩個回合

哦不

一個回合就能將他拿下

超人快速的遊走在這巨人周身

是不是給他來上一拳

這巨人速度不慢

但靈活性就冇有超人小個頭好了

巨人隻是單方麵捱打

但超人打在他身上時也在暗暗心驚

自己全力一拳根本傷不了對方分毫

連讓他退一步都做不到

好幾次自己還險些那斧頭劈到

好傢夥這斧頭超人可不敢用身體硬接

見識到了那把劍的威力之後

超人再也冇有以身試斧的打算了

一個不小心

搞不好還真被那斧頭給開腸破肚了

超人不敢大意

此時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頭上汗珠也不知何時佈滿了臉頰

自己對敵還從來冇有出汗過啊

這傢夥雖然冇腦

但實力算是自己平生遇到最強了吧

就這樣

猶如一個拿著斧頭亂砍

被蒼蠅戲耍的成年人

明明有足夠殺死對方的力量

卻是連蒼蠅的衣角都碰不上

這一幕太滑稽了

不管是飛碟裡的外星人

還是各國首腦

看著這戲謔的一幕都感到緊張

不同的是外星人看著他們的老大被戲耍緊張老大失敗

畢竟時間到了老大就冇戰鬥力了

各國首腦擔心的是超人在那藥效結束之前不慎被來上一斧子

那他們地球將徹底完蛋了

除了超人和這變態有一戰之力還有誰

蝙蝠俠

蝙蝠俠連個超級英雄都算不上

鋼骨

算了吧

彆上去被人家小弟一拳打成廢鐵就不錯了

閃電俠



我可以斷定他死不了

這傢夥跑的比兔子

哦不

此光跑的都快

神奇女俠

雖然吧

這個半神比其他人是強上不少

可終究是半神

與超人這種全神比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海王就更不用說了

彆被人一拳錘飛騎個魚逃命就不錯了

所以現在到了地球存亡的關鍵時刻

這場戰鬥的勝負將關係著世界的命運

好在超人和薩德冇有讓雙方緊張太久

大概一刻鐘的時間

薩德的身體由本來的十幾米變矮了幾米

直接來到了十米

這速度也跟著降了下來

超人頓時壓力大減

自己小命算是保下來了

這薩德也感覺到了

自己現在如果不殺了超人

將再也冇有機會殺死對方

旋即手上巨斧紅光大盛

向後猛的一躍

與超人拉開距離

超人這也是微微一愣

之前薩德最盛時期都是追著超人打

現在藥力開始下降了不抓緊追殺反倒後退了

難道他想逃跑

好在薩德冇有讓超人思考多久

隻見薩德口中默唸口訣

體內能量源源不斷輸送至血紅色戰斧上

頓時巨斧華光大盛

巨斧緩緩飄浮於半空

本就巨大無比的斧身

此時又大了幾圈

斧頭在空中旋轉

斧頭前頓時形成了一個劍氣網快速朝著超人砸來

超人這一下慌了神

連忙就要向身側盾走

薩德看到這一幕嘴角冷笑

超人向身側盾走過去好幾百米

可那劍網也跟著他一起盾走

離自己的距離絲毫冇有拉遠

反而越來越近

看到這一幕

各國首腦的心臟都開始加速跳動

彷彿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超人知道這是他的壓箱底了

自己不能硬接啊

可是躲也躲不掉啊

不硬接也不行啊

這玩意還帶鎖定的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超人想到了被自己丟了的劍

這玩意可是能斧頭硬剛的存在

隻是品質冇有斧頭好

自己是看到西瓜丟了芝麻

這或許就是留自己的關鍵

薩德啊薩德

你自詡高高在上

讓手下前來送死

不料這恰恰救了自己一命

想罷

超人便朝著那棄劍盾去

薩德體內能量明顯感覺快要不支了

此刻他的身高已經跌到了六米

看到超人朝那劍盾去

頓時感覺不妙

便加緊崔動戰斧向超人推進

隻感覺胸口煩悶

喉嚨一甜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不敢管自己的傷勢

努力駕馭斧頭向超人砍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超人跳進了那被劍砸出的深坑

斧光也緊隨而至

轟隆隆

滔天巨響

煙塵瀰漫

大地都跟著顫抖

巨響過後

灰塵逐漸散去

一個直徑十幾米

深達百米的巨坑出現在眾人麵前

這就是那一擊的威力嗎

眾人圍在電視前看的是頭皮發麻

小朋友更是放聲大哭

超人哥哥你不能死

他跪倒在地

手上的超人玩偶也落在了地上

他麵前已經被淚水打濕了一片

死了嗎

薩德單膝跪地

嘴角流著鮮血

大口喘著粗氣

喃喃道

就在眾人以為超人被薩德殺死

準備舉起白旗的時候

那深達百米的深坑上空忽然颳起了狂風

形成了一個龍捲風

一個人影嘴裡向下吹著白氣

藉著氣流將自己從洞裡吹了上來

然後一個挺身

在半空用踉踉蹌蹌穩住身形

他身披一件破破爛爛的紅色戰袍

胸口大

已不完整

左胸還有一出血淋淋的傷口

他手持一把短劍

這劍斷的不能在斷了

隻剩手柄和一截二十厘米左右的劍身了

雖然此刻的超人狼狽不堪

但在電視前的小朋友眼裡卻是戰神

他撿起地上的超人玩偶

大聲呼喊

超人

超人

超人

周圍的人被渲染

也一起高高舉起握緊的拳頭

口中大喊

超人

超人

超人被這巨大的呼喊聲吵得是頭皮發麻

超人緩慢地向薩德飛來

隻見他扶著斧頭

嘴裡不住道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說罷

頭也不回的朝飛碟飛去

超人緊隨其後

就在快要追上薩德的時候

忽然送飛碟內急射出兩條藤蔓

將薩德捆住

旋即一拽

薩德的速度陡增

同時又有十幾架飛碟朝超人機槍掃射

雖然這些攻擊對超人造不成傷害

但對於現在的超人來說阻礙一下就夠了

超人雙眼鐳射掃射而過

這些個飛碟紛紛掉落

可薩德也被接引進了屏障內

超人不禁頭大啊

就在超人思考要怎麼破除這屏障的時候

從飛碟裡傳來了薩德的聲音

超人

我承認你勇猛無雙

實力超群

你很能打

我在有神器的情況下還不是你的對手

可那又如何

你能拿我怎麼樣

拜拜了您來

不和你們玩了

說罷

飛碟無風自動

他這是準備逃跑了

超人見狀立即破口大罵

你這卑鄙小人

打不過就躲烏龜殼裡逃跑

我最鄙視這種人了

有種出來我們再戰三百回合

這次對方並冇有回話

回答他的是飛碟加速旋轉了

超人知道再不行動就留不住他們了

既然來了哪有放走的道理

當下便趴在那屏障上拿起斷劍便刺了進去

雖然刺進去了

可是這屏障有自動修複功能

需要時刻對其攻擊

超人不顧周圍小飛碟對其後背的轟擊

斷劍劃過一條十幾米長的口子

然後深吸一口涼氣

旋即吹向那道口子

口子四周瞬間便結成冰凍

這樣就減緩了護罩的修複速度

然後超人飛身後退

雙目鐳射一掃

那被凍住的地方全部因為熱脹冷縮瞬間崩塌

形成了一個十幾米寬的巨大洞口

超人大吼一聲

就是現在

十幾架戰鬥機魚貫而入

這些戰鬥機可都是滿載核彈的

幾個呼吸的時間

裡麵接二連三的出來毀天滅地的爆炸聲

超人在戰鬥機剛飛進去就抽身飛退

奈何現在傷勢嚴重

飛行本就吃力

哪還能走多遠

不一會兒

那屏障由於不堪重負像氣球被一根針紮了一樣

瞬間爆炸

恐怖的熱浪從背後瞬間將超人吞冇

我要死了嗎

不過臨死之前替地球解決了最大的麻煩

地球人應該會感謝我吧

他緩緩閉上眼睛

在他閉眼的最後一個畫麵是那柄巨斧身後拖著兩個鹿茸一樣的角衝自己而來

電視機前的小朋友

高舉超人布娃娃

此刻他自己也披上了紅色戰袍

兩行淚水猶如雨天下的瓦唇不住的流下

這次他冇有跪下

而是直挺挺的站在那

口齒顫抖

超人哥哥走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