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昏與你,我都要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晨昏與你,我都要

晨昏與你,我都要
晨昏與你,我都要

晨昏與你,我都要

何吾安
2024-05-13 19:12:37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寫在前麵:雙潔,彼此身心唯一,請耐心看第二章。)

“等下我的「老闆下屬」順路要過來,跟我聊點工作上的事兒。”嶽書霖對著剛從浴室走出來的林舒悅道。

林舒悅穿著一條淺灰色寬鬆家居褲,米黃和奶灰色拚接條紋T恤,慵懶又隨意地坐在客廳沙發上,用毛巾認真地在擦頭髮。

她聞言眼皮都未掀,“哦,不需要介紹我。”

嶽書霖一向知道她不善交際的個性,聳聳肩道:“知道了,你就呆在你房間好了。”

林舒悅想了想,抬眸問:“你和你的「老闆下屬」談工作,就穿這個?”

嶽書霖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淺灰色家居短褲和白T恤,麵露不解:“怎麼了?又冇露點。”

……

林舒悅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冇再說什麼,轉身回了臥室。

嶽書霖叛逆地拒絕了接手家業的「父母之命」,半年多前從Y國來到京北,出任一家獨角獸科技公司——Lam科技的CEO.

這家公司的實際掌控者、創始人周塵是做技術出身並且醉心於此,討厭商業應酬,經朋友介紹找到了嶽書霖給自己當“老闆”。

所以嶽書霖纔會戲稱周塵為「老闆下屬」。

周塵本人則一心搞技術,出任公司CTO(首席技術官),是個十足的工作狂,像今天這樣突然造訪要“順路”過來坐坐,“順便”聊聊工作,嶽書霖已經見怪不怪了。

嶽書霖在國外讀書、工作、生活許多年,本來是一個講求Work-life

Balance的人,開始入職Lam科技的時候,被周塵折磨得快要崩潰了,曾提出過一次離職。

周塵知曉後,眸色未淡半分。

但第二天他就放下全部工作,約了一眾核心高管出國去海釣,縱情享受快意人生,並許以重利。絲毫冇有畫餅,即時生效。

嶽書霖喝得醉醺醺就稀裡糊塗地被洗腦並被“感召”了。

事後嶽書霖覆盤:“我缺錢嗎?不缺啊!那為什麼就被稀裡糊塗繞進去了呢?大概是因為周塵身上該死的人格魅力吧!”

現在他犯賤的身體已經適應了這種工作強度和節奏。

從此做牛做馬,幫公司做大做強。

約半個小時,門鈴聲響起。

嶽書霖趿著拖鞋去開門。

周塵一身深灰色筆挺的手工西裝,從容不迫地打了招呼進來,帶來了些許寒意。

周塵進來的時候眼神不小心瞟到了門口有一雙女士小羊皮中跟皮鞋,纖塵不染,整整齊齊地碼放在一邊。

大概是花花公子嶽書霖的新女友吧?他心下默想。

不過這位新女友擺鞋的方式和周塵以前的那個她好像,大概都有點強迫症在身上吧。

周塵不自覺地淡淡扯唇,然後搖頭,怎麼又想到她身上去了?

“周總你喝什麼?威士忌如何?”嶽書霖問。

明知故問。

明知周塵不會在工作時喝酒,還賤兮兮地問。

“不了謝謝,我喝水就好。”周塵徑自走到客廳沙發前坐下,修長的雙腿有點“委屈”。他從公文包裡掏出筆電,隨時可以開展工作。

嶽書霖雖說是個職業經理人,但大多時候都是吊兒郎當,閒散公子哥的樣子。

可在職場和商場上又殺伐果斷,空降Lam科技短短三個月便以絕對實力和戰績征服所有人,妥妥的「扮豬吃老虎」。

周塵言簡意賅地說了自己對本次公司核心產品技術全麵迭代的想法,嶽書霖一邊喝威士忌一邊聽。

看似漫不經心,但大腦已經進入飛速分析處理狀態。

周塵語畢,嶽書霖收起散漫的神色,立即開啟了「正經」模式,闡述了自己的想法,與之激烈討論。

不知不覺,已經晚上十二點多了,新戰略的脈絡已大致清晰。

周塵喝了杯中的白水,起身準備告辭。

就在這時,林舒悅從臥室走出來——

“你怎麼還不睡……”林舒悅對著嶽書霖還未說完,便對上了周塵極致淡漠的褐色眸子。

他淡淡掃過了她和嶽書霖身上同色係的家居服,又很快移開。

猝不及防的重逢,在如此尷尬的時間、如此微妙的地點……

彼此都一時無話。

最後還是周塵率先反應,淡淡地說了句,“不好意思,打擾了。”

很顯然,周塵並不想與她相認。

林舒悅下意識地用手捋了一下黑色長髮,想要牽出一個淡淡的笑容說句“好久不見”,話快到嗓子眼卻被他這句冷漠的抱歉生生壓了下去。

若無其事未必是最狠的報複,陌生地就像從未認識過,纔是。

她搖搖頭,“沒關係。”

然後轉身又折回了臥室。

周塵狹長的眸子對著那個房間眯了少頃,便又恢複了淡漠的神色,和嶽書霖再次說了抱歉並告彆。

嶽書霖也冇為他們彼此做介紹。

畢竟林舒悅關照過了,況且大半夜的也冇什麼必要。

「咣噹」。

隨著周塵的離開,房門自動上鎖。

嶽書霖送客歸來的時候發現林舒悅又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差點嚇他一跳。

“這麼晚了你不睡覺在這坐著修行呢?”他拍拍胸脯安撫自己脆弱的靈魂,隨口問道。

“你這個「老闆下屬」,確實挺拚的。”林舒悅淡淡道。

這倒是引起了嶽書霖的興趣,林舒悅從來不會對彆人評頭論足,尤其是男人。

嶽書霖一邊喝酒一邊問,“是啊。”

“他,還是單身的吧?”林舒悅摩挲著她這雙修長纖細的手,漫不經心地問。

她冇有這樣問:「他還是單身嗎?」因為林舒悅直覺周塵單身,隻是想再double

check一下。

如果仔細看,這雙典型外科醫生的手,有點微微顫抖。

“哦?你很關心?”嶽書霖挑眉反問。

林舒悅冇有回答。

過了很久,她才慢慢地點了點頭。

然後冇等嶽書霖繼續問,就起身回了房間。

林舒悅一進屋就走到窗前,拉開窗簾的一個縫兒。

果然看到周塵在樓下。

夜深人靜,連路燈都昏昏欲睡。

從那個忽明忽暗的猩紅光點來看,那個男人在抽菸。

物是人非。

他曾經為了她戒菸了,如今卻又抽上了。

林舒悅抿了抿唇,關上了窗簾。

而此時的周塵,望著樓上那個由明變暗的房間,捏著煙的手輕微顫抖。

剛纔裝得滴水不漏,可此時站在這裡卻痛徹心扉。

周塵以為自己走出來了,可再一次見到她,又被重新拉回到那個思唸的輪迴裡。

剛纔周塵甚至產生了一種衝動——上去找她!

可要和她說什麼呢?

曾經周塵聽妹妹周枺說過一句話:“最好的前任要像死了一樣。”

所以,他又生生止住了步伐。

林舒悅已經Move

on了?為何他還在原地徘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