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說陳總真的不近女色?

-

酸澀的心摻雜著幾分無奈,卻也不可否認,因他幾個字心情變好。

旁邊的夏晨看她這樣,揶揄說,“你那神秘男朋友理你了?”

彆易楠笑夾菜吃,冇理她。

夏晨搖頭,“楠楠你說你這也談的蠻久了吧?能不能讓他請咱們幾個大學姐妹吃頓飯了?人家可都請了,就差你了。

夏晨是她同事兼同窗好友,是她唯一的好朋友。

彆易楠淡笑,“他太忙了。

夏晨撇嘴,“忙也不能這樣吧,你生日快到了,能不能趁著機會,讓我見見你男朋友是啥樣?”

彆易楠敷衍說,“我問問。

她話音一落,耳邊就傳來八卦的聲音。

“什麼?你說陳總這樣的人還有愛而不得的人?”

“我去,這你都不知道?據說當年兩人已經談婚論嫁了,那女的突然消失了。

“怪不得陳總單身且不近女色,原來是為她守身如玉呢?”

彆易楠喝了口酒,笑了。

夏晨探頭過來,也八卦道,“哎,你說陳總真的不近女色?”

不近女色麼?想到某人的折騰程度,和熬夜時長,彆易楠耳朵微紅。

摩挲著酒杯說,“誰知道呢。

……

晚會結束,九點多。

街道上人來人往,車輛來來回回,兩側的大廈滾動著各種廣告。

偶爾有賣小吃的吆喝兩聲,給這繁華的城市增添幾分煙火氣。

帶著耳機,在喧囂裡走一段路。

走累了,打個車,直奔約會地點,高檔小區,房子在頂樓,占了兩層,從落地窗能夠看到大半城市的夜景。

這是他的房子。

寬敞,簡約,低調而又奢華。

落地窗映出她的影子,她盯著看了一會。

忽而一笑,你這麼平凡,遇到他已是恩賜,還求什麼呢?

年會喝了酒,有點犯懶,彆易楠打了和嗬欠,轉身去洗了澡,然後睡覺。

……

深夜,夢到自己溺水。

濃烈的窒息感襲來,彆易楠迷迷糊糊中撲騰著雙手,試圖爬上岸,呼吸新鮮空氣。

然她剛有動作,手腕就被人按住。

窒息感更強了,她猛的睜開眼。

男人停下吻,低笑著,移到她耳邊,“醒了?”

他聲音溫潤,略帶著些啞,彷彿燙人的火苗。

彆易楠臉紅,看著他那張棱角分明的臉,呆呆的說,“你回來了?”

男人並未回她,再次吻住了她。

一記深吻之後,他修長的指摩挲著她的臉,眉頭微蹙。

“喝酒了?”

她冇說話,知道他不喜歡她喝酒,就像是不喜歡她化妝,不喜歡她燙染頭髮,不喜歡她穿低檔的衣服一樣。

隻有乾淨的素顏,黑長直的頭髮,搭配高檔的衣服,纔像她,他一直放在心裡的人。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0:1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