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全竹馬後,我選擇嫁太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成全竹馬後,我選擇嫁太子

成全竹馬後,我選擇嫁太子
成全竹馬後,我選擇嫁太子

成全竹馬後,我選擇嫁太子

胖茄子
2024-05-23 00:17:15

前世,我偷偷藏起花魁寫給竹馬的信箋,導致兩人冇能私奔。他恨了我一輩子。甚至在大婚之日跳崖殉情,害我成瞭望門寡。死前,他說要是能重來,求我彆再破壞他和花魁的良緣。如他所願。重來一次,我將信箋親手交到他的手上。而他卻為了和花魁私奔放棄了狀元之位。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前世,我偷偷藏起花魁寫給竹馬的信箋,導致兩人冇能私奔。

他恨了我一輩子。

甚至在大婚之日跳崖殉情,害我成瞭望門寡。

死前,他說要是能重來,求我彆再破壞他和花魁的良緣。

如他所願。

重來一次,我將信箋親手交到他的手上。

而他卻為了和花魁私奔放棄了狀元之位。

……

1

謝硯為愛放棄狀元之位的“壯舉”廣為流傳,人送外號“絕世情種”。

這一世,他在仕途和宋嫣然之間選擇了宋嫣然。

上一世,我在殿試前偷偷藏起了宋嫣然寫給他的信箋,幫他選擇了仕途,他卻憎恨了我一輩子。

甚至在大婚前夕,為愛殉情,害我成了有剋夫之名的望門寡。

“崔宛昕,我不愛你,我的心裡從來隻有嫣然一人。



事實上,我並不是不給他信箋,而是在謝家的慶功宴後,就把信箋交給了他。

但當他第二天拿著信箋去找宋嫣然時,卻發現宋家已經被滿門抄斬,宋嫣然也被送進了教坊司成為官妓。

昨夜宋嫣然就以花魁之名初次登場,最後被年近六旬的工部尚書納為小妾,帶回了府中。

老尚書體力不濟,最喜歡用些工具和手段,宋嫣然竟被他活活折磨而死。

謝硯見到的就是宋嫣然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遺體。

失魂落魄的謝硯回來後,眼裡滿是對我的恨意。

我匆匆找到謝硯,還冇來得及開口,就撞上他冰冷的眼神。

“崔宛昕,你害死了嫣然,你滿意了嗎?”

停在房門前的走廊上,穿堂風陣陣襲來,明明是四月的天,竟帶來些許寒意。

我低頭看向頹廢沮喪的謝硯,隻說了一句話。

“謝硯,汲汲無名到狀元及第,這中間是整整十年呐,你這麼輕易就放棄了嗎?”

最後,在他母親的以命相逼之下,他終於放棄了尋死的念頭。

可是自那以後,我就成了害死宋嫣然的罪魁禍首,承受他時不時的冷嘲熱諷。

甚至,他假意應下我們的婚事,隻為了讓我成為望門寡,以此報複於我。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還在恨我,秋風獵獵的懸崖上,他嘶啞著嗓子哭喊:“要是能再來一次,崔宛昕,求你彆再自以為是地乾預我們的緣分了。



所以重生一回,我如他所願。

我在殿試前把信箋交給了他。

謝硯看見了信箋裡宋嫣然被關進了教坊司的訊息,她求他帶她私奔,救她一命。

於是,在金鑾殿上,他以自己的狀元之名換了宋嫣然的無罪釋放。

他自斷仕途,不留任何餘地。

家族以他為恥,將他趕出了家門。

但是這些,謝硯都不在乎

終於,他和宋嫣然在一起了。

有人感慨:“當初還以為嫁給謝硯的會是崔宛昕呢,畢竟一個是京城第一貴女,一個是京城最光風霽月的公子,又是青梅竹馬之誼……”

但很快,他就遭到了謝硯的反駁,許是擔心宋嫣然誤會,他十分不耐地說:“隻是普通鄰居。



我無聲地笑了笑,跟著默唸這四個字——

普通鄰居。

謝硯說得冇錯,我們確實是鄰居。

兩家的府邸隻有一牆之隔,我倆又是同年出生。

所以自小,除了父母,我與他待在一起的時間是最久的。

我見過他為了寫出一篇策論通宵熬夜的模樣;他見過我為了彈好一首曲子,練到雙手抽筋的狼狽。

隻有我們彼此最清楚,要成為眾人口中的才子才女,需要在背後付出多少心血。

各自拿下文會宴魁首的那一天,謝硯指著恢宏的紫禁城問我:“總有一天,我們會名滿天下,為我們的家族爭光,宛昕,你有信心嗎?”

他的臉上閃動著自信的光芒,令天邊的皎月都失了色。

徐徐的晚風吹起我的長髮,我偏頭看向他:“謝硯,我們頂峰相見。



那時,我們在彼此眼中看見的,是飽脹的熱情,滿心的期待和必勝的信念。

可是很快,謝硯的眼裡多了一個宋嫣然。

京城的貴女都是端莊含蓄的,凡事都講求規矩二字。

可這個打從邊關回來的宋家獨女卻格外不同。

一襲鮮紅的騎裝英姿颯爽,不拘一格地和男子們一同騎馬射箭。

正中紅心的那一箭,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眼球。

她耀眼地如同初升的太陽,不知照進了多少人的心。

謝硯就是其中一個。

2

我第一次察覺到謝硯的不對勁,是在我去向他請教的時候。

夫子佈置的詠物詩,對他來說小菜一碟,可從散學至今足足過去兩個時辰,他卻隻寫了第一句。

宣紙的角落裡突兀地躺著兩個字——嫣然。

頓筆過猛,顯然是一筆一頓,寫得異常投入。

看到我時,他慌張地撕下那一角,企圖藏在袖子裡,可微紅的耳尖還是出賣了他的情緒。

第二天,霍桑告訴了我原因。

聽說,謝硯坐在樹下看書時,爬到樹上摘果子的宋嫣然正好跌落在他懷裡。

謝硯繃著臉輕輕斥責她:“小心些。



宋嫣然卻收緊了摟住他脖子的手臂,笑著說:“抱歉啦,謝公子。



“不過——這麼近地看你,你更好看了。



圍觀的人群跟著起鬨。

向來冷靜自持,謙謙君子的謝硯霎時紅了臉。

很多時候,我和謝硯是相似的,一樣的古井無波,一樣的端方守禮。

而宋嫣然就像是天空的一抹晚霞,多變、鮮豔,倒影在平靜的波心,攪亂了一池春水。

所以,謝硯被她吸引,我毫不意外。

可那時,我以為,即便謝硯再心動,他總該明白,什麼纔是最重要的。

但向來理智冷靜的他,還是為宋嫣然瘋狂了一次。

我其實並不瞭解他和宋嫣然是怎麼變得越來越熟的。

畢竟每日裡學不完的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女紅庶務,占據了我絕大部分的時間。

我與謝硯見麵時,也饒不開課業上的問題,不是切磋棋藝,就是互比書畫。

等我發現他和宋嫣然已經越來越近的時候,宋嫣然已經開始親熱地喊他“大才子”、“謝硯台”,而謝硯顯然也已經習慣了這些稱呼。

我開始留意到每天謝硯會多繞半個時辰的路送她回家,每月的休息日他都陪她去莊子上遊玩。

我知道,謝硯喜歡上她了。

但這些都無法影響我的腳步,我繼續朝著我的目標努力,頂峰還在前方。

直到會試的最後一場考試,謝硯缺席了。

因為宋嫣然生病暈倒了,謝硯著急地去看望她,又在她的央求下,去城南排了一個時辰的隊,為她買了開胃的蜜餞。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的心情,隻記得謝伯母拜托我去宋府找他時,看到含笑喂宋嫣然吃蜜餞的謝硯,我喉頭澀澀,隻擠出一句:“謝硯……”

看到我,謝硯拿蜜餞的手一頓,神色也淡了下來。

他替宋嫣然掖好被角,將我帶到門外,隻回答了我一句話:

“我無法對她視而不見,為了她,我什麼都可以拋下。



所以他連那麼重要的會試都能放棄,他把曾經的淩雲壯誌也一同拋棄。

看著眼前的謝硯,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甚至忍不住紅了眼眶。

不過我很快就恢複平靜。

謝硯的表現並不是什麼好兆頭,所以,當他即將麵臨第二次選擇時,我提前幫他做好了選擇。

我藏起了宋嫣然送給他的信箋。

在那之前,我已經做好了謝硯高中狀元後,會娶宋嫣然的準備。

也做好了要祝福他們的準備。

不過,我冇想到,宋府被抄家前,我會在門前遇到來找謝硯的宋嫣然。

謝府的門房得了謝伯母的命令,不放她進去,她隻好請求我的幫忙。

“宛昕,你幫幫我好嗎?宋府要被抄家了,今晚我也會被帶去教坊司,我喜歡謝硯,謝硯也喜歡我,他爹是丞相,他一定可以救我的,從此天涯海角,我隻要和他在一起就好。



殿試在即,從前,我篤定謝硯絕不會因為任何原因放棄仕途,但是現在,我不確定了。

為了以防萬一,我藏起了那張信箋,冇有立即轉交給謝硯。

此後無數次麵對謝硯的冷眼,我都在反思,當初是不是做錯了?

有一次,我試圖平心靜氣地和他交談:

“謝硯,就算你當初看到了那張信箋又如何呢?難道你真的要為了她——”

謝硯毫不猶豫地打斷我的話,斬釘截鐵地說:“我會!”

我望著他,再也說不出一句話,我意識到我確實錯了。

錯得很離譜。

離開謝府那日,宋嫣然挽著謝硯走到我的麵前,笑盈盈地問我:“宛昕,你和謝硯一同長大,就算隻是鄰居,也是與眾不同的,我想……你也會祝福我們的,對吧?”

我看了眼她身旁滿臉春風的謝硯,微笑從容著回答她:“當然,不過,祝你們幸福的人太多了,我就祝你們前途昭然。



3

謝硯,我祝你前途昭然。

但你我不再同行。

我是真心地祝福他們,畢竟世家子女,一生隻為了在仕途中展露頭角,為家族添彩。

前世,謝硯一路從翰林直升內閣,成為朝中最年輕的輔政大臣。

謝硯之名,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差一步他就能接過他爹丞相的位子。

前途可謂一片光明。

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宋嫣然了,那是他一輩子的執念。

當他手握大權時,他將那個乾部尚書全家下獄,更是讓他嚐到了非人的折磨。

幫宋嫣然報了仇的那一天,謝硯喝得爛醉如泥。

他闖進我的閨房,滿身戾氣地對我說:“崔宛昕,你欠嫣然的,我遲早也會讓你還。



我靜靜地看著他,為他沏了一杯熱茶。

他卻看也不看地將茶打翻在地。

其實這麼多年,我也已經累了。

我冇有告訴他,其實不是工部尚書強逼的宋嫣然,而是她自己主動選擇的。

因為當天在座的人裡,隻有那個工部尚書官位最高。

隻不過她冇料到的是,他竟如此變態。

那時,我就很想知道,如果謝硯真的為了宋嫣然放棄仕途,又會是什麼結局呢?

原本我以為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答案了。

冇想到一切從頭再來。

謝硯終於得償所願。

望著兩個人相互依偎著離開的背影,我毫不猶豫地轉身。

曾經,謝硯篤定地告訴我,就算他放棄了仕途,也能憑自己的能力給宋嫣然創造美好的未來。

但事實上,冇人知道答案。

所以——我拭目以待。

重來一世,除了謝硯的選擇,什麼都冇變。

我依舊以最出色的才情被皇後孃娘請進宮裡當公主們的女夫子,是京中最得臉的貴女。

直到進宮前,我都冇有再見過謝硯。

因為他被逐出了謝家後,就和宋嫣然一起租住在一間破舊的小屋裡。

偶爾我在宴席中偶遇謝硯的母親,都能看見她眼底的苦澀,以及眼角多出來的幾尾皺紋。

他母親隻有他一個兒子,可他的父親卻不止他一個兒子。

因為他的出色,才讓謝伯母在丞相府的地位穩如泰山。

如今冇了謝硯,我不敢想她的處境會有多艱難。

想到這裡,我的心底泛起一絲絲的酸澀。

畢竟,她也是看著我長大的長輩,對我也是疼愛有加。

我自小冇了母親,父親身為太傅,幾乎將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留給了太子,常常將我一個人留在家中。

謝伯母可憐我孤苦,常常邀請我去她府裡玩。

她會親手做我最愛吃的杏仁酥,會讓廚房準備我喜歡的菜色,她待我親如母女。

等到我們都進了書院後,她還會囑咐謝硯要多多照拂我,莫讓我受了委屈。

那時的謝硯一臉鄭重地承諾:“放心吧,我會護著她的。



我脾氣好,總是笑臉迎人,所以在書院裡的人緣也不錯;反倒是謝硯,他常常不苟言笑,讓人難以親近,同窗們都有些怵他。

然而他從不在乎這些,那時的他心裡隻有聖賢書和我們共同的目標。

原本以為我們會頂峰相見,冇想到他卻在半山腰停了步。

再次見到謝硯,是在一次進宮的路上。

馬車的車軲轆意外損壞,我乾脆在路邊找了家茶樓歇歇腳,等著仆從修好。

透過二樓的窗戶,我看到了在路邊擺了一個字畫攤的謝硯。

他寫字,宋嫣然磨墨,可是整整半個時辰,攤上的字畫原封不動,無人問津。

不經意地一瞥,他撞上了我的目光。

不知出於什麼心理,他下意識地整了整自己身上的粗布麻衣,將腳上那雙破了洞的布鞋往後縮了縮。

這樣的他,與我記憶中那個永遠光風霽月的貴公子相去甚遠。

我大大方方地回給他一抹淺笑,而他卻怔忡片刻後,匆匆地低下了頭。

宋嫣然不知道問了他一句什麼,我看到他皺著眉搖了搖頭。

恰逢此時,仆從修好了馬車,我在侍女的攙扶下,從容地坐上馬車。

一道炙熱的目光始終跟隨著我的背影,直到車簾放下,才被隔絕在外。

我知道那是誰,但我冇有回頭。

我端坐在馬車裡,背脊始終挺得筆直,直到一張包著小石子的紙團從車簾的縫隙中被扔了進來。

我彎腰撿起,展開,是謝硯的字跡。

“宛昕,也祝你,前途似錦。



不必他祝福,我當然會。

我會實現當初的目標,我不僅要做京城第一貴女,更要天下皆知我的才名。

如今我已是宮中最年輕的女夫子,將來的成就更是不可限量。

這裡,是天下能人的聚集地,學識淵博之人比比皆是。

即便是一個小小的宮人也有其專長。

見過那些美若天仙的宮妃,我也不再覺得宋嫣然有多驚豔。

不過是因為當年的她總是特立獨行,才顯得與眾不同。

我更努力地提升自己,也開始廣泛涉獵從前不曾接觸過的東西。

地誌水經,中醫遊記,我貪婪地汲取藏經閣裡的珍藏,那是宮外的人觸不可及的存在。

休沐時,我會去書院裡無償講課。

我召集了霍桑等人一同籌辦了女子學堂,希望天下女子都能識文斷字,能為自己的命運做主。

至此,我和謝硯的生活完全背道而馳,以至於兩年間,我從未見過他一麵。

再相逢,是在謝伯母的生日宴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