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到的奶糖

-

我是太皇太後親封的太子妃,國相言忠的嫡女。

一次意外,墜下山崖後失憶的我被太子救下,我們一見鐘情。

他帶我入府,許諾會一生一世對我好。

可後來他卻一次次地維護側妃趙雪雲,甚至要將剜下我的血肉為其做藥引子。

如此涼薄之人,卻在我和蕭錦在一處時惡狠狠將我拉到身後如惡狼護食般威脅:「她是我的妻!」

1

大婚這日,我獨自一人守在婚房內,不見蕭華的身影。

門外侍女們的竊竊私語一字不落地落入我耳中。

「你說我們這什麼命啊,跟了個這麼身份低賤的主。

「原先還以為殿下對她挺上心,今日一見不過如此。

聞言我難受得發抖,緊咬著嘴唇不想在自己的大喜之日哭出來。

但當蕭華身邊的高凡在門外對我說蕭華今日留宿在趙良娣處讓我先安寢時,我還是忍不住流下眼淚。

什麼山盟海誓,全是假的。

三個月前,墜崖失憶的我在山崖下遇到了來練習騎射的蕭華,他將我救下,不顧外界阻攔義無反顧地將我帶回東宮,許諾一定為我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在這之前,我隻能在東宮當一個無名無份的丫鬟。

雖然整天有做不完的臟活累活,但每日臨睡前蕭華他都會偷偷跑到我房前翻窗進來與我見麵,總是會帶些稀奇巧玩或是好吃的點心給我。

每臨分彆之際,他總會紅著眼睛緊緊將我攬入他的懷抱堅定地對我說:「瑟瑟,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讓你風風光光地嫁我!」

我給了他時間,也等來了他的婚訊,隻是不僅是和我的。

他的正妃言如意下落不明,聖上賜趙侯之女趙雪雲給他為側妃。

蕭華滿臉愧疚地看著我,讓我體諒他,他現在很需要趙家的支援雲雲。

「瑟瑟,你信我,我心中隻你一人。

好,我信他,我也答應了。

可最後就得到一個如此諷刺的婚禮。

這天,我第一次蕭華吵架了。

他竟然為了趙雪雲來我這不分青紅皂白地指責我。

他氣得滿臉通紅,看著我的表情一臉痛心:

「瑟瑟,你怎麼變得這麼惡毒了?」

我聞言驚訝地抬眸看他,又看向站在他身後哭得梨花帶雨的趙雪雲。

我被侍女提起來跪在他麵前,但身板依舊挺得筆直,聲音冷得如窗外的飛雪一般。

「瑟瑟不知做錯了何事,竟要被殿下扣上一個惡毒的罪名。

蕭華將一個紮滿銀針的木頭人扔在我麵前,冷聲質問道:

「這東宮上下,除了你還會有誰做這樣的事!」

心臟像被人狠狠地掐緊一般難受,我的聲音都止不住地顫抖,反問他:

「殿下,你還記得當初給我取名為瑟瑟的初衷嗎?」

蕭華聽了這話神情顯然是錯愕了一瞬,但馬上就恢複了冷漠。

「瑟瑟在我心裡永遠是那個單純善良,純潔美好的瑟瑟,而不是如今嫉妒成性,心腸歹毒的你!」

說完這話蕭華衣袖一揮,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趙雪雲收起了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走到我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我,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就憑你一個身份低微的野丫頭,也想和我爭?細想想自己的能耐!」

趙雪雲說的冇錯,我如今的依靠隻有蕭華一人。

我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不知道家人朋友所在何方,隻知道自己的夫君叫蕭華。

可我心中總是深深地感覺,我的人生不該是這樣的。

到了夜間,蕭華來了。

我背挺直地坐在凳子上喝茶,不想去看他。

蕭華見我這般,聲音軟了下來坐到我旁邊拉起我的手:

「瑟瑟,你什麼都好,就是這脾氣不知是隨了誰這般大。

「白天的事是你的不對,你去找雪雲好好道個歉這事就過去了成不成?」

我皺眉將手抽回,眉眼間露出些許不耐煩。

「殿下若是嫌我脾氣大,大可以去找柔情似水的趙姑娘。

「況且,不是我做的事,我為什麼要跟她道歉?」

蕭華一下就來了脾氣,拍案而起皺眉斥責道:「瑟瑟!你隻是一個身份低微的丫頭,我將你帶進府中已是不合規矩,你還想要我哪般!」

我聽後心中的怒火也瞬間被點燃,一盞茶就潑了上去。

「當初執意帶我入府的人是你,如今嫌棄我身份低微的人又是你!你問我要你哪般,我倒是想問問殿下你究竟想要我哪般!」

蕭華氣得渾身顫抖,走前放下狠話:「我倒要看看你的骨頭能硬到何時!在冇學會服軟前就不要踏出攬月閣一步!」

被蕭華禁足後,見風使舵的宮人們對我百般刁難,每天隻能吃剩飯餿飯,寒冬臘月下送來的全是被水浸濕的炭火,床上也隻有一床單薄的被子。

就這樣凍了幾天後我發起了高燒。

我一個人縮在床角昏昏沉沉地看著外麵漫天飛舞的飄雪,腦海中突然閃過一些零碎的片段。

先是大雪中的蕭華手中舉著一根甜甜的冰糖葫蘆笑著朝我跑來,卻被趙雪雲一把搶走。

畫麵一轉,我變成了孩童般模樣,手裡拿著奶糖,凍得兩眼發直。

麵前是一個比我稍高些的俊俏少年,正踩在花壇上踮著腳費力地去折梅花枝。

「小如意,篝火馬上就好了!」

再次醒來,眼前是蕭華關切的神情。

下人們在旁跪成一片,顯然是蕭華剛纔發火了。

他見我醒來眼睛一下就亮了:「瑟瑟!你感覺怎麼樣?可還有哪不舒服嗎?」

我本就因為剛纔那模糊的夢境擾得心煩,一想到如今這般狼狽模樣皆是因麵前之人所致,索性一閉眼就往裡睡去。

蕭華原本搭在我頭上的手僵硬了一瞬,聲音也冇了剛纔的溫柔:「瑟瑟,不要讓本王為難。

我心中冷笑,他從前從不會在我麵前擺他的太子架子,如今也自稱本王了。

我一顆心墜了下去,聲音淡淡的:「那殿下就將我逐出東宮吧。

蕭華一下就站了起來,聲音又氣又傷:「本王隻是讓你低個頭,有這麼難嗎?!」

我冇有再理他,心卻痛得要命。

我想起在那山崖下時蕭華握緊我的手,一雙滿是赤誠的眼睛看著我許下幼稚的誓言。

「瑟瑟,我蕭華向你承諾,這一生一世我隻會愛你一人,絕不會讓你受半分委屈!」

我抹了一把眼睛揩去熱淚。

罷了,罷了。

這一切隻是我的一廂情願。

2

養病期間,蕭華每天都會來我這兒,如從前般給我帶些稀奇巧玩。

漸漸地,心中那快要熄滅的火好像又要燃起來了。

這天,他捧著一個精緻無比的花燈來到我麵前,像小孩子般撒嬌道:「瑟瑟,今日是上元燈節,晚上我帶你去放花燈。

我裝作不在意的模樣,隻瞥了一眼花燈,淡淡問道:

「隻有我和你?」

蕭華似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把攬過我颳了刮我的鼻子:

「那當然!那就這樣說好了,晚上你先去橋頭等我,我給你準備了一個超大的驚喜!」

聽他這般說,我心中的怨氣也消了許多,勉強勾了勾嘴角嗯了一聲當答應。

到了晚上,我特意梳了一個曾經他說過喜歡的髮髻,穿上了他送我的那套華麗的衣裙早早地前去赴約。

我站在橋上看著人來人往一對對的夫妻不由得也期待起來,心中盤算著等下該如何不失麵子地跟他和好。

可就在這時,突然颳起了大風,似乎要下暴雨了。

我四處看了看,蕭華還冇有來。

天空轉瞬間就下起了瓢潑大雨,我無奈下隻能躲在了橋下避雨。

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一個個都回了家,屋內亮起一盞盞燈火,可蕭華的身影遲遲不見。

雨根本冇有要停的意思,一個船伕見我躲在橋下遞了一把傘給我關切地問道:「姑娘,這雨一時半會兒停不了,快些回家去吧。

我隻笑著衝他搖搖頭說自己還要等人,謝謝了他的好意。

直到等到街上空無一人,我的裙襬和披風全被打濕,蕭華都冇有出現。

走回東宮的路上,我想過無數次要不要就此逃離,可我冇有去處。

回東宮後,我不顧下人阻攔徑直往趙良娣的殿內走去。

剛開門蕭華坐在床前緊緊地握著趙雪雲手的一幕就闖入我眼中。

蕭華驚恐地看著渾身濕透的我,連忙走上前來道歉:

「瑟瑟,你聽我說,我不是有意的,雪雲她……」

說到這,他突然又閉了嘴。

我抬眸冷冷地盯著他。

「她如何?」

趙雪雲此時起身,在侍女的攙扶下走到我麵前拉住蕭華的手臂,聲音模樣委屈極了,彷彿在外淋雨苦等一晚上的是她。

「姐姐莫要怪殿下,是我腹中的小皇孫突然折騰得厲害,殿下關心才留了下來。

這個訊息如一道天雷徑直劈在我頭頂,我不可置信地看向蕭華,蕭華則一臉心虛地拉住我讓我聽他解釋。

喉嚨湧上一股腥甜味,一口瘀血從口中流出,我直接昏了過去。

可這一次醒來時,蕭華不在我的身邊。

下人說趙雪雲懷孕辛苦,太子殿下陪在一旁照料。

我冷笑一聲,一顆心逐漸冷去。

我現在隻想逃出去,找到恢複記憶的辦法。

每月的十五號,我可以出一趟東宮。

身體還冇好全我便出了東宮找到一家醫館,向大夫講述了我的病情。

大夫的手在我後腦勺處一寸寸摁著,突然摁到一個地方我猛地一抖。

大夫的眉頭緊皺,收回了手緩緩道:「這位姑娘,你這是頭部撞擊所帶來的創傷,所以才導致失去記憶。

聽了這話我陷入沉思,完全想不起來掉下山崖前經曆了什麼。

「那大夫,我還有可能找到記憶嗎?」

大夫隻是高深莫測地看了我一眼,告訴我如果再受到同樣的刺激會有機率恢複記憶。

我憂心忡忡地走出醫館,腦海中仍一直思考著大夫的話,完全冇注意到不遠處角落的人影。

人群熙熙攘攘,我被撞來撞去。

混亂中,一股戰栗感席捲我全身,感覺身後一股涼意襲來。

「小心!」

我突然被一雙溫暖有力的大手拉了去,而我身後兩個人也被侍衛按倒在地,回過神去回頭看時已經服毒自殺了。

「這位姑娘,這兩人可是你的仇家?」

我聞聲看去,一張俊美秀氣的臉落入我眼中。

我垂眸打量了一下麵前之人,衣著雖低調卻能看出布料,繡工都是頂尖的。

再者腰間佩戴的玉佩晶瑩剔透,雕刻的精美絕倫,少說也是位王侯。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垂眸淺笑道:「是我唐突了,還未向姑娘介紹,我是九王爺蕭錦。

我怔怔地看著蕭錦,嘴裡喃喃道:「怎麼感覺我好像認識你。

說完這話我才反應過來開始後悔,這讓我顯得像故意搭訕想攀附上九王爺的關係一般。

蕭錦也是有些意外,隨後笑道:「真巧,我也覺得姑娘似曾相識。

敢問姑娘芳名?」

聽到這我不禁垂下眼眸,實在不想說出那個原就不屬於我的名字。

蕭錦見我這般也冇勉強,帶上護衛一路送我回了東宮。

分彆之際,我正要對蕭錦表示感謝便撞上了剛出來的蕭華,手裡還拉著趙雪雲。

蕭華瞥了一眼蕭錦,又看向我,鬆開了趙雪雲的手朝我走來。

「瑟瑟,你去哪兒了?」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將我往身後帶,又對蕭錦露出笑:「九哥怎得回來也不告訴本王一聲,本王好為九哥你設宴接風啊。

蕭錦隻是瞥了眼我和蕭華拉著的手,彎起一雙鳳眼笑道:「十弟客氣了,今日偶然間救下這位姑娘,冇承想竟是東宮的人。

蕭華聞言皺起眉頭看向我,急忙將我全身上下打量個遍:「瑟瑟,發生了何事?是誰人如此囂張竟敢打我的人主意!」

我默默推開了蕭華的手,對蕭錦微微福了福身子行了個禮便自顧自地回去了。

經過趙雪雲身旁時,她一雙桃花眼似是被氣紅了,憤恨地看著我。

我如今得罪的人隻有她,是何人行凶還有說嗎?

我剛坐下片刻,蕭華就緊隨我的步伐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

他直直地盯著我,臉色很不好看。

我心中疑惑,明明是我遇刺,他有何不悅的。

他的聲音陰冷又刺人,眼神直勾勾地盯著我如看不聽話的寵物一般。

「原來這段時間你對我這般冷漠,是因為蕭錦。

「是什麼時候的事!你是什麼時候勾搭上蕭錦的!」

我不可理喻地瞪著蕭華,茶杯被我重重地摔在桌上。

「蕭華,你真噁心。

你的心輕而易舉地就可以給旁人,就把我也想成這樣的人?」

蕭華瞪大一雙眼看著我,怒不可遏地朝我狠狠地甩了一耳光。

「閉嘴!」

我被他扇倒在地,臉一下就腫了起來。

他突然後退了半步,臉上又閃過一絲無措。

「瑟瑟……我!」

我晃了晃腦袋,昏昏沉沉地站了起來,耳邊是止不住的耳鳴。

見他這般模樣,我突然就很想笑。

蕭華震驚又帶有些許疑惑地盯著大笑的我,遲疑地開口:「你這是做什麼!」

我猛地抬眸看他,眼裡充滿了諷刺。

「我笑我蠢,當初竟然信了一個冷血無情的人會有真心。

像你這種人的真心,路邊的狗都不要。

我將淩亂的髮絲挽到耳後,看向門外下起的鵝毛大雪,淡淡道:「放我走吧。

我成全你和趙雪雲,你放過我。

蕭華的眼睛佈滿了紅血絲,他如瘋魔了一般將我的臉掰到他麵前,惡狠狠道:「你想走?不可能的。

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這輩子都彆想逃脫我的手掌心!」

從這天起,攬月閣的大門再一次上了鎖。

我就坐在殿內,看著侍女們一個個撤了出去,再到宮人們落了鎖。

今年的雪下得可真長,明明都二月了,這雪卻不見停。

就如我這地獄般的人生一般,看不見頭。

3.

原以為會這般直到死去,可老天偏偏不如意,又添了一把火。

才過了三天安生日子,攬月閣的殿門便又一次被蕭華踢開。

看著他怒氣沖沖朝我大步走來的模樣,恍惚間我彷彿又看見從前剛回來的他便揚著笑臉朝我跑來的模樣。

眼前怒氣沖沖的蕭華一把奪過我的茶杯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我垂眸看去,這是當初我們倆親自燒的茶杯,即使過了這麼久我依然在用。

那次我拿它去潑蕭華它冇碎,後來被我摔在桌上也冇碎,這次終於被蕭華親手打碎了。

幾個侍從直接在我的殿內翻箱倒櫃,最後找出一包藥材呈給蕭華。

蕭華拿著藥材居高臨下地盯著我,言語間儘是涼薄。

「我冇想到,你竟會惡毒到對雪雲腹中的孩兒下手。

「雪雲和我的孩子冇了,你滿意了嗎?」

我很想辯解什麼,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全是無力。

「如果殿下覺得我一個被禁足的人有能力做到的話,那便這樣覺得吧。

見我這般,蕭華帶上來一個侍女。

我抬眼看去,是從前服侍我的小月。

「小月已經全招了,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我被摁在地上跪著,紅著一雙眼抬頭看他反問:「蕭華,我有何理由去害她的孩子。

隻有嫉妒纔會想去害人,我對你如今冇有愛,何來嫉妒旁人一說。

蕭華似乎是被我的話刺到,他蹲下身子捏著我的下巴,眼神中滿是冷漠。

「隨便你怎麼辯解,但是你必須要對那還未出世的孩子的死付出代價。

「太醫說雪雲的藥需要以人的血肉為引,本王瞧你最為合適。

我猛地抬頭看向他,臉上血色儘然褪去。

我怎麼也冇想到,他竟會狠心至此。

接下來的每天,我都會被綁起來親眼看著手上多一道細長的傷痕。

原本雪白的肌膚上瞬間被這一道道猙獰的傷疤霸占。

血一滴滴地落在那雪白的瓷碗裡,我的心也是隨著這些鮮血一點點死去。

就在第十七道傷痕劃下的這天,我終於等到了逃生的機會。

由於皇後的壽辰,東宮上下守衛都變弱了,大半都隨蕭華去了宮內。

我忍著傷口重新裂開的疼痛翻出了牆,卻還未走出百步,迎麵便見到了趙雪雲。

她身邊的侍衛們在她的指令下朝我襲來,我根本來不及跑便被綁了去。

趙雪雲把我帶去了一個懸崖,我被侍衛挾持著跪在她腳下。

我的臉被她一腳踩進泥裡,她的眼神興奮極了,惡狠狠道:「你早就該死了!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和我爭寵?

「當初那個言如意便是被我的人從這扔了下去,如今我親自來了結你,你應該要感謝我。

「彆怪我,要怪就怪你遇到了殿下,成了我坐上皇後之座的阻礙!」

我被一腳踹下懸崖,墜落前的景象是趙雪雲瘋魔般的笑。

一瞬間,我想起了所有的記憶。

我根本不是什麼瑟瑟,而是當今國相言忠嫡女言如意。

而害我墜入懸崖的,便是懸崖上的趙雪雲!

墜落之際我迅速掏出防身用的匕首拚儘全力猛地插入山壁間,停在一棵歪脖子樹上方不遠處,腳尖輕輕一點便成功落於樹上。

我抬頭冷冷地看向懸崖頂。

趙雪雲,若是今日我死於山崖下,便是你贏。

可我冇死,那你就懷著一顆揣測不安的心被我折磨到死吧。

-

發表時間:2024-05-14 11:10:5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