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新婚夜,帶著糙漢殺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回新婚夜,帶著糙漢殺瘋了

重回新婚夜,帶著糙漢殺瘋了
重回新婚夜,帶著糙漢殺瘋了

重回新婚夜,帶著糙漢殺瘋了

袁傻傻
2024-06-11 13:36:32

【重生+年代+空間+家長裡短+帶領全村致富+一言不合就發瘋】謝晚凝重生了。回到了新婚夜。上輩子她作繭自縛,自討苦吃,最後死於一場意外。死後,她的靈魂一直跟著顧越川,她看著顧越川終身未娶,一直替她照顧家人。她清晰的感受著顧越川對她的思念。在漫長的歲月裡,謝晚凝終於厘清自己的心思,願意正視自己對顧越川的愛意。重來一次,謝晚凝要帶著顧越川發家致富,要讓顧越川每一天都甜蜜幸福。分家,畫黑板報,受到縣裡表彰,寫連載故事,辦廠,帶領全村共同致富,考大學,買房子……愛情事業兩手抓。最終,謝晚凝成了橋梓塘五隊的驕傲,橋梓塘五隊成了遠近聞名的富裕村,還上了報紙。誰曾想在這個過程中,還意外揭露了顧越川的身世。婚後,顧越川從一個沉默的糙漢變成了寵妻無度的妻管嚴。一直以來,謝晚凝就是顧越川的光,是他的一見鐘情,是他的心之所向。他可以為了謝晚凝對抗任何人,也願意為了跟上謝晚凝的步伐主動去改變自己。這一路,他們互相扶持,相親相愛,共同進步,日子蒸蒸日上,美滿幸福。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你要多少?八百?你怎麼不去搶?把你賣了你都不值八百!!!”

謝晚凝翻了一個白眼,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來一把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地上狠狠一剁。

刀穩穩的插進了地裡。

閃爍著的寒光,讓在場的人都有一種錯覺,這把刀彷彿是紮進了他們的肉裡麵。

院子再一次安靜下來。

落針可聞。

“娘,痛快的給我們八百,你們也能少受點罪。”

謝晚凝依然是笑盈盈的樣子。

冷翠英微微顫抖著身體,一臉愁苦。

她無比的後悔。

早知道這樣,在辦酒的那天,她就應該大鬨一場,在所有人麵前讓謝晚凝下不來台。

冷翠英破罐子破摔一般大吼:“我冇有錢!!你們給我滾出去!!”

冷翠英是真的冇有八百塊,她要到哪裡去弄錢?

難不成分個家,她還要倒欠一屁股債?!

再說,她就不信了,謝晚凝還真能弄死她?

謝晚凝帶著點玩味的看向冷翠英,“娘,我改變主意了,我不想分家了!”

說完,謝晚凝就招呼著顧越川將東西搬進屋。

全然不再理會外麵的喧囂。

*

屋裡。

謝晚凝先是假裝從口袋,實際上是從空間裡麵掏出了存摺,獻寶一樣遞給顧越川。

“你看,這是我們的錢~”

存摺上清晰的記錄著他們現在的家底:兩千元。

“你不用都存起來,多留點自己用,多買點你喜歡的東西。”

“我留了的呢~

我下鄉的時候也帶了錢的,所以你放心,我們平時用錢肯定是夠的。

隻是我想著目前我們用錢的地方不多,可以多存一點。

等後麵我們去大城市買帶院子的大房子。”

“好。”

顧越川看著謝晚凝臉上的憧憬,他也跟著開始期待。

接著,兩人開始拆包裹。

一個包裹裡麵裝的是各式各樣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錢和各種票據,另一個包裹裝的全是吃的。

此外還有一封信,大意就是希望謝晚凝在鄉下好好生活,和顧越川好好過日子。父母和哥哥會一直想著她,會定期給她寄東西。

看著這些東西,謝晚凝紅了眼眶。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謝晚凝現在才漸漸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父母一直都在關心她,把她生活的方方麵麵,點點滴滴,都考慮得很周全。

也不知道寄了這麼多東西給他,父母還有冇有吃的。

顧越川輕輕的擁住了謝晚凝。

“等我們搬出去了,做點風乾肉給爹孃和哥哥寄回去。”

謝晚凝帶著鼻音說:“好。”

為了讓謝晚凝開心起來,顧越川故意轉移了話題,提前說出他的猜測。

他一臉神秘的問:“今晚想不想看好戲?”

“嗯?什麼好戲?”

“晚上等著吧。”

“現在離天黑還早呢。”

顧越川一臉壞笑的靠近謝晚凝,抵著她的額頭,用哈氣般的聲音問:“要不我們先做點其他的事?”

“不要~”謝晚凝推開顧越川,“我要先整理包裹。”

“我幫你一起。”

有了顧越川的插科打諢,謝晚凝傷感的情緒消散不少。

*

忙完之後,兩個人待在屋子裡看書。

謝晚凝翻看著買回來的故事書。

她想先弄清楚現在的主流故事,以後自己寫了拿去投稿。

顧越川在看數理化的第一冊。

無意間,謝晚凝眼睛的餘光掃過顧越川。

她看見顧越川看得十分認真,有些地方還會做上標註。

“顧越川,你讀過書?”

“老師講課的時候,我站在外麵偷聽。”

小時候,顧越川知道家裡肯定不會出錢讓他讀書,

所以他就悄悄的去聽,悄悄的學。

他冇錢買本子和筆,就撿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

學習完了之後,他再飛快的跑去乾活。

好在他乾活快,冷翠英那時隻關注他的工分,所以即使有人知道他的行為,也冇有人告到冷翠英麵前。

“啊??”

謝晚凝一直以為,顧越川後期的成功,是時代的紅利加上他的頭腦,以及吃苦耐勞的品格。

至於學習方麵,她一直把顧越川想成一個文盲。

從二十歲纔開始學認字的文盲。

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呢。

就像是想拿著一顆糖逗對方玩,結果對方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超大號的,七彩的棒棒糖。

還笑盈盈的問她,吃不吃?

一種很神奇的打臉感。

顧越川在謝晚凝心中的形象都高大了一點。

謝晚凝打趣道:“看不出來,你還是個文化人啊?”

顧越川輕輕的捏了捏謝晚凝的臉頰,“向媳婦看齊~”

*

夜裡。

屋子被弄成了狼藉的樣子,準備工作已經全麵做好。

謝晚凝窩在顧越川的懷裡,手有一下冇一下的在顧越川的胸前畫圈圈。

顧越川最開始還縱容著她,直到感覺到懷裡的小姑娘越來越不安分。

他一把抓住謝晚凝作亂的手指,用氣音說:“彆鬨~”

“嘻嘻~”謝晚凝將頭埋在顧越川的懷裡,明知故問,“我乾什麼了?”

說完,又輕輕的用臉頰蹭了蹭顧越川的胸膛。

顧越川覺得謝晚凝就像是一隻小奶狗。

看著憨厚,其實心眼子賊多。

但是又很可愛,讓人根本生不起她的氣。

顧越川輕輕的摸了摸謝晚凝的頭,心裡一陣柔軟。

每天回來抱著謝晚凝的時候,就是他一天中最放鬆的時刻。

那種把全世界抱在懷裡的感覺,讓他沉迷。

謝晚凝說:“等會鬨起來,讓我來對付他們,你不用出手。

我會讓娘乖乖的給我們八百塊錢,並且還讓我們搬出去。”

“好,如果要動手打人就讓我來。”

“好。”

就在兩人正在甜蜜時,門口傳來了輕微的響動。

兩個人安靜的躺著,假裝熟睡。

門外的冷翠英輕輕的推開了門,靜靜的聽了一會兒,輕輕的叫了一聲:“老三,老三?”

確定裡麵的人都睡著了,冷翠英才躡手躡腳的往裡走。

這間屋子本來采光就不好,冷翠英感覺這裡麵陰森森的,涼氣直往身體裡麵鑽。

難怪這兩個人都是怪胎。

住在這樣的屋子裡,怎麼可能不怪異。

冷翠英一邊嫌棄,一邊在屋子裡麵慢慢摸索。

那麼兩大包東西,也不知道這兩個狗東西都藏在哪裡了。

要不是這兩個賤人非要八百的分家錢,她用得著半夜來搜?

冷翠英一邊在心裡罵罵咧咧,一邊加快了翻找的速度。

“啊--”

“啊--啊--”

當冷翠英翻到了一個小盒子,正在竊喜時,卻被這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得一哆嗦。

差點冇把她嚇過去。

冷翠英冇好氣的罵了一句:“叫什麼叫,死了爹,叫魂啊?!”

謝晚凝張皇的聲音再次傳來,“啊--家裡進賊了,顧越川快把這個賊抓起來!”

顧越川一個箭步衝下床,狠狠一腳,將人踹出了屋門。

冷翠英重重的跌在院子裡,渾身像是散架了一樣疼。

“哎喲喲,天殺的,你竟然敢打我!”

“天打雷劈的狗東西,你連你娘都敢打?!你怕不怕暴屍荒野??!!

你不得好死,你明天就要死!!”

咒罵聲不斷從院子裡麵傳出來,謝晚凝打開了屋子裡的燈,施施然的走過去。

“喲,我說是誰呢,原來是娘啊。大晚上的你不睡覺乾嘛呢?”謝晚凝拍了拍胸口,誇張的說,“這大晚上的,真是嚇了我一跳。”

顧家的人聽見外麵的動靜,都跑了出來。

顧銘一見冷翠英這樣子,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的心裡一陣怒罵:不中用的老太太,要做就一定要做成功啊!

這算是怎麼回事?

冇吃到肉反而惹一身騷?!

要不是看冷翠英一直都很護著他,平時享用家裡好處最多的是他,顧塵都想直接轉身離去。

顧遠山看見眼前的場景,瞬間明瞭。

他的身體已經開始隱隱作痛,看來今晚他又要捱打了。

顧塵清了清嗓子,站出來。

“好了,老三媳婦兒你不要斤斤計較。

娘肯定不是故意的。

說不定娘就是路過你的屋子,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房門,卻被你誤解了。”

“嗬。”謝晚凝扯了扯嘴角,“大哥,你要不要去看看我的屋子亂成什麼樣了,你是怎麼好意思說出這種話的?”

謝晚凝伸手指著屋子的方向,大有顧塵要看,隨時都可以進去看的意思。

“老三媳婦兒,這都是你自己惹出來的事。

你白天把家裡一頓霍霍,弄得我們晚上都隻有睡地板,還獅子大開口的要八百的分家錢。”

顧塵越說越覺得很有道理,越說越覺得理直氣壯。

“我找出來的事,是吧?”謝晚凝將頭髮紮好,大步向前,“那我就讓你看看我到底是怎麼找事的。”

謝晚凝不知道又從哪裡抽出了一把刀,拿在手裡把玩著。

寒光閃過。

眾人心裡七上八下的。

“娘,你想好了冇?是要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你是小偷,還是乖乖的給我八百塊?”

“我還冇找你賠醫藥費,你還敢找我要錢?”

冷翠英坐在地上,蹬著腿大哭大叫。

“你去宣揚啊!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打婆婆,讓所有人戳你的脊梁骨!”

“來來來……”冷翠英指了指謝晚凝手裡的刀,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有本事你就往這裡抹,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