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世,本宮要擺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活一世,本宮要擺爛

重活一世,本宮要擺爛
重活一世,本宮要擺爛

重活一世,本宮要擺爛

醬子古
2024-05-23 09:46:29

入宮十餘載,我儘心輔佐皇帝處理朝政,悉心撫養先皇後之子長大。原以為嘔心瀝血的付出能換得夫君讚賞,繼子感恩。卻落得個生前鏡中殘顏無人賞,身後陵中碑墓無人掃的悲慘境地。重來一世,我謹記前世教訓,恪守本分,整日在坤寧宮養花種草。我不再強迫繼子學帝王之術,也不再去前朝替夫君揹負文武百官的謾罵。可他們卻後悔了,紛紛上門跪求我出宮。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入宮十餘載,我儘心輔佐皇帝處理朝政,悉心撫養先皇後之子長大。

原以為嘔心瀝血的付出能換得夫君讚賞,繼子感恩。

卻落得個生前鏡中殘顏無人賞,身後陵中碑墓無人掃的悲慘境地。

重來一世,我謹記前世教訓,恪守本分,整日在坤寧宮養花種草。

我不再強迫繼子學帝王之術,也不再去前朝替夫君揹負文武百官的謾罵。

可他們卻後悔了,紛紛上門跪求我出宮。

1

午後的陽光暖暖,微風徐徐。

「太子殿下,您彆跑,您的功課還未做完,若娘娘知道了……」

「啊,殿下!」

丫鬟棠兒的尖叫聲打破了寂靜,也驚醒了我。

再度睜眼,我仍躺在坤寧宮小榻上午睡,手中還拿著太子早晨的功課。

我下榻,動了動身子,渾身清爽,冇有不適。

我不覺來到窗前,伸手捧住一縷陽光。

午後的陽光暖洋洋的,不似地下陵寢長期的陰森冰冷。

真好,我又回來了。

上一世,我因為長期過度操勞,猝死在了奏摺堆中。

我的死亡,人人稱快,除了陪嫁丫鬟棠兒再無一人為我傷心難過。

「娘娘,是奴婢的錯,奴婢冇有看好太子殿下,讓他受傷了,請娘娘責罰!」

見我走出,棠兒立刻跪在地上磕頭請罪。

其他人也紛紛跪下請安,隻是將頭埋得很低,連帶著雙肩都在微微顫抖,唯恐我會因此遷怒於他們。

世人皆知我十分重視太子。

太子眼神飄絮,斟酌一二後小心翼翼地開口,「母後,我的腿……我的功課……」

我平靜地掃了一眼,不過些許擦傷,無甚大礙。

但是還是出奇地溫柔勸他回去好好休養,「皇兒受傷了,那便回宮好好歇息,莫要留了疤痕,功課便不用做了。



太子聽後愣了愣,眼中藏不住的喜悅和震驚,「母後可是認真的?」

我微微點頭,目光堅定,「皇兒若不願,以後便都不用學了。



上一世,我苦尋名師為他授業解惑,日日親自為他檢查功課。

我的悉心教導最後換來的卻是在我生死存亡之際,他阻止禦醫救我性命。

「孤不準你們救她,她本就不是孤的親生母後,她不僅待我極差,且日日逼我學習,她該死。



「誰敢救她,孤砍了誰的頭。



是的,我該死。

該死在念及長姐舊情悉心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該死在謹記長姐生前遺言嚴格要求他學帝王之術。

我將他視如己出,最後竟連自己都快忘了,他可不是我的親生孩子。

即便我死後,他依舊討厭我,討厭到從不曾為我上過香,清掃過碑墓。

既然他不愛學習,這一世便不學吧。

「娘娘,您不是說……太子學業影響下一代江山社稷,不可荒蕪嗎?為何……」

棠兒依然跪在地上,待太子離開後,才吞吞吐吐問出了心中疑慮。

也隻有她日日貼身伺候我,看得見我對太子的良苦用心。

棠兒是我的陪嫁丫鬟,與我感情甚篤。

可惜,上一世我死後,她也被逼得隨我而去了。

我微微一笑,冇有正麵回答棠兒的疑慮,反而是叉開了話題。

「太子年歲不小,是時候該替他尋個知冷知熱的貼心人替本宮照顧他了。



我喚棠兒起身,替我遞個訊息給孃家堂妹,讓她進宮陪陪我。

堂妹婉兒,是太子的心上人,上一世我剛死,她卻入主了坤寧宮替了我的位置。

不一會兒,棠兒就傳回訊息,我那堂妹此刻就在皇上宮中。

對外美名其曰,皇上召我堂妹進宮詢問我的喜好。

笑話,我就在他身邊,問喜好大可直接召我,何必捨近求遠召堂妹。

看來,他們早有勾結。

我掃了眼桌上堆積成山的奏摺,讓棠兒收拾好遣人送回乾清宮。

我倒要看看,有了公務纏身後,他拿什麼時間談情說愛!

2

上一世,堂妹及笄那日,我按舊例召她入宮賞賜,卻剛好在禦花園撞見來與我商議公事的皇上,以及來交功課的太子。

堂妹與我不同。

她一襲天青色衫裙,配上庭蕪綠的披帛,與她眉間的花鈿相得益彰,頭上的髮飾雖不多,但幾支玉簪已然勾勒出了她的美貌

在陽光下,如出水芙蓉般嬌豔明媚,臉嫩得能夠掐出水來。

她的臉上永遠洋溢著明媚的笑容,一舉一動皆是活潑肆意,一顰一笑間,也都輕動飄逸。

而我,身為皇後,衣服都須得符合規矩、得體大方,多少有些死氣沉沉的。

且日日都被繁雜的公務壓得喘不過氣來,唯恐哪裡做得不好,又或者犯了什麼錯,惹得皇上討厭。

因此,我儘管才25歲,眼裡也隻剩下滄桑與疲憊,眼角生了細紋,再也看不出年輕時貌美如花的模樣。

年輕鮮活的生命最是招人稀罕。

更何況,她的言談和行為舉止都像極了長姐,連妝容都在刻意模仿長姐。

旁人看不出,可我卻一眼發現了。

畢竟,長姐去世後,我也是憑藉著與她七分像的容貌引起了皇上的注意,成功入主坤寧宮的。

在皇上還是太子時,我便深深愛上了他,可他卻愛上了我的長姐。

我與長姐感情甚篤,親密無間。

當知曉她與太子兩情相悅,我便悄悄將心中的喜愛藏了起來。

因此,無人知道我年少時便傾慕太子殿下。

我親眼目睹他下三書六禮,予長姐鳳冠霞帔,用十裡紅妝風風光光迎娶長姐入主東宮。

成親那日,長姐的紅蓋頭格外紅,映得我眼也紅了。

此後,長姐與他舉案齊眉,第二年便誕下了長子。

同年,太子順利登基為帝,長姐也順理成章成為了皇後。

她時常召我入宮閒聊,我也時常得以悄悄躲在禦花園裡偷偷看他幾眼。

他不知,這許多年來,我的目光一直都未曾從他身上挪開過。

我忘不了他,卻也深知得不到他。

卻冇料到,五年後,長姐卻因難產一屍兩命。

自那日在禦花園裡見了婉兒,太子便常常來求我,讓我同意婉兒入宮做他宮中伴讀。

我以男女授受不親為由拒絕了,但是他功課做得好時,我也會常召婉兒進宮小住,陪他玩耍。

自我入宮已五年了,卻一直未曾有子嗣。

我知曉孃家人著急了,便刻意以長姐的言談舉止訓練婉兒,再借她及笄為由拐彎抹角讓我召見她,引起皇上的注意。

便是為了自家能夠出一個寵妃,鞏固孃家在朝堂中的位置。

若婉兒成功入後宮,再誕下一兒半女,我在孃家人眼裡便無用了。

他們時刻會放棄我。

因此,我不得不刻意撮合婉兒與太子。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我的刻意撮合反而弄巧成拙。

太子忙於功課,我忙於替皇上批閱奏摺。

機緣巧合下,竟無意給皇上和婉兒留下了大把獨處時間。

以至於我後期都不知道,皇上常以我的名義召婉兒進宮。

以至於我死後,太子還時常怨恨我,認為是我故意以功課阻擋他追求愛情的腳步。

果然,奏摺送回乾清宮不到一日,他便又遣人送回我宮中。

還讓公公傳話,說今夜宿我宮中,先將奏摺帶過來,若我無事,可幫著先看看。

棠兒聽後高高興興去準備熱水和花瓣,想替我沐浴,畢竟皇上近幾年鮮少來我宮中留夜。

3

他不曾像迎娶長姐一般風風光光迎娶我進宮,予我殊榮。

成親那日,我隻是被一方紅色小轎從府中抬入了坤寧宮。

我並冇有像尋常女子般嬌羞地乖乖等著夫君進門用如意挑開紅蓋頭。

他回屋時,我早已自己掀開紅蓋頭,正在偷吃桃花糕。

那日,他本就因為思念長姐喝了不少酒,看見眉眼間酷似長姐的我,畫著長姐最喜歡的妝容,正在學著長姐的模樣在新婚之夜偷吃桃花糕。

記憶中的人影與現實重合。

他屏退了準備伺候他沐浴的婢女,拉著我來到了浴桶邊。

耐心引導我一件件褪去他的衣服,再一件件褪去我的衣服,隨他一起入浴桶中。

池水氤氳,他讓我坐他懷裡,撫著我的秀髮,卻低聲喚著長姐的乳名。

我心中酸澀,咬唇不敢出聲。

不敢答應,也不敢糾正。

見我低著頭,似乎是覺得我麵薄害羞,他輕笑了一聲,伸手拿起了桌上的合衾酒。

他喝一口,餵我一口。

唇齒間,桃花香混雜著酒香。

我與他都醉了,在昏暗的燭光映襯下,更是胡鬨得厲害。

濕漉漉的頭髮粘在我肩頭,分不清是他的,還是我的。

浴桶裡的水波盪漾,一層層地擴散出去,從溫柔轉為激盪,恨不得把桶壁都撞裂。

我迷迷糊糊一直覺得很累,可他卻不知疲倦,不斷轉移陣地尋找新的方式,口中也一直低聲呢喃著長姐的名字。

我的心裡酸漲漲的。

卻也無力改變。

後來我睡著了。

再醒來,我們一同躺在床上,他還在睡夢中。

我冇有出聲喚醒他,就靜靜躺在他身側,偷偷用手指描摹著他俊美的側顏。

心裡還是忍不住想,他與長姐在一起的模樣。

他醒後看見我時,神情明顯一滯,並冇有多言,隻是收回了摟著我的手臂,翻了個身背對著我。

此後,他雖也常常宿我宮中,可卻從來冇有喚過我的名字。

每次情濃時,他口中的人還是長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