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閨蜜和老公的養女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成閨蜜和老公的養女

重生成閨蜜和老公的養女
重生成閨蜜和老公的養女

重生成閨蜜和老公的養女

晴晴晴天
2024-05-23 06:37:49

上一世,閨蜜和丈夫勾搭,將我困在電梯裡活活燒死。七年過去,我重生成了他們收養的孩子。看著我這張酷似前世的臉,她命令我替她趕走小四。可是,小四關我什麼事?我要的,從來都是她和他的命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上一世,閨蜜和丈夫勾搭,將我困在電梯裡活活燒死。

七年過去,我重生成了他們收養的孩子。

看著我這張酷似前世的臉,她命令我替她趕走小四。

可是,小四關我什麼事?

我要的,從來都是她和他的命啊。

……

1

喬煙的豪車剛停在福利院門口,圍觀的孩子就發出一陣騷動。

我在她踏入大廳的前一秒,慌忙退出人群,跑回房間,躲進了被窩裡。

可是十分鐘後,她還是在院長的帶領下,出現在我的床邊。

“笑笑,起來,喬夫人來看你了。



“夫人,這就是您說的那個孩子,林笑。



我露出一條縫隙往外看。

隻見女人畫著精緻的妝容,正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就像戴了一張華美的麵具,假得讓人害怕。

我掀開被子,怯怯地打了一聲招呼,就聽見她命令我抬起頭來。

眼神在空中交彙。

喬煙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不禁喃喃道,“像,真像……”隨即話鋒一轉,語氣犀利,“你為什麼不在外邊,一個人躲在這裡?”

院長看了我一眼,忙解釋說,“這孩子這兩天生病了。



喬煙卻一語道破,“是生病,還是裝病?”

我一愣,瞬間有些慌張。

最後還是禁不住她的逼視,顫栗著承認,“裝的……因為我不想離開小夥伴,也不想離開院長!”

說完,猛然抱住院長,大哭了起來。

喬煙的嘴角冷冷一勾。

“你哭什麼,我有說過要帶你走嗎。



“真的不會?”我停下啜泣,麵露驚喜。

她卻忽然笑了,轉身而去。

隻留下一句,“陳院長,就她吧。



可她不知道。

跟院長對視一眼後,我也幽幽地笑了。

……

有點小聰明,又好拿捏。

還有一張和前世的自己七分像的臉。

這麼完美的傀儡,喬煙怎麼可能不心動?

車上,那道犀利的目光始終落在我臉上,一刻不離,彷彿在透過我看誰。

忽然,她冷冷開口。

“從今天開始,你要學會兩件事。



“第一,聽我的話。

第二,討你叔叔的歡心。



“隻有這樣,你才能留下來,我也纔不會為難陳院長。

聽到了嗎?”

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一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了那棟熟悉的彆墅前。

喬煙把我甩給保姆後,就徑直進去了。

嗬。

這明明是我的家,我的房子。

現在卻被這對無恥的狗男女霸占著。

我走進彆墅。

視線掃過那些已經全然變樣的室內裝潢,落在了中庭的那部家用電梯上。

瞬間,那些淒厲的嘶喊、瀕死的恐懼,爭先湧上心頭。

這時,樓上傳來淩亂的腳步聲。

“我纔剛回來你又要去哪?不留在家裡吃飯嗎?”

接著是一道冷淡,但我死也不會忘記的聲音。

“不吃了。



下一秒,那個挺拔的身影就出現在樓梯上。

撞上我的視線,賀以辰一震,脫口而出,“小檀?”

餘光瞟見喬煙緊緊追隨的目光,我純真一笑。

賀以辰,好久不見。

我回來了呢。

2

上一世,喬煙是我最信任的閨蜜,而賀以辰是我最深愛的戀人。

我們自幼相識,一起走過年少,走過青春,在共享了彼此的喜怒哀樂後,攜手走進了婚姻殿堂。

可結婚不到四年,我就遭受了一場致命的背叛!

那天,我和喬煙在家裡喝下午茶,不小心錯拿了她和我的同款手機。

然後就看見了那些不堪入目的聊天記錄!

在我的連聲質問下,喬煙驚慌失措,矢口否認。

卻在下一秒把我推入電梯,打開維修模式將我困住,活活燒死!

原來,她暗戀他很多年了。

她看出來了,他感激初戀和結婚對象都是我的同時,心裡始終暗藏著對新鮮軀體的渴望。

於是,在我們結婚前的一晚,她鼓起了勇氣跟他表白。

但遭到了拒絕。

隻是後來他還是冇能經受住誘惑,越出了雷池。

兩人就這樣揹著我勾搭了一年!

隔著玻璃,喬煙淡定地看著我痛不欲生地掙紮,嘴角始終噙著冷血的笑。

最終我葬身火海,死不瞑目。

再睜眼,我重生成了一個福利院裡的棄兒。

恰好這個福利院,正是前世的我一直在資助的。

我一邊長大,一邊密切地留意著他們的新聞動態。

在我死後一年,賀以辰就接收了我的全部遺產。

兩人結婚了,繼續住在了我的豪宅裡。

四年後,兩人膝下無子,賀以辰的花邊新聞卻陸續流出。

而小四小五的臉,竟跟前世的我有幾分相似。

從那天起,我讓院長幫我,逢年過節都向賀家寄出有福利院孩子合照的賀卡,以表感謝。

終於,在第七年,新聞裡爆出小四懷孕的訊息後。

她來了,帶走了我。

此時,餐桌上的平板,正播著賀以辰贈送豪宅給小四的新聞。

喬煙死死盯著畫麵,強撐儀態,卻不知自己的狼狽早已一覽無餘。

忽然,她抬頭看我。

“林笑,我這裡不養廢人。



“向我證明你的價值。



……

“你要去哪?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樓梯處,喬煙失望地質問賀以辰。

他語氣不耐,“我說了,公司有事。



說著,就毫不留戀地將她甩在原地。

這時,我拉住他的衣襬,稚聲稚氣地問,“叔叔,要一起吃飯嗎?今天我做了好多菜!”

他淡淡一瞥,溫聲道,“嗯,叔叔不……”卻在掃過桌上那一道道菜肴後,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這些……都是你做的?”

我點頭。

辣子雞,紅燒肉,糖醋魚……這一道道,都是我曾經的拿手好菜。

見賀以辰臉上出現了鬆動,喬煙眼底閃爍起微光,忙上前說,“這個孩子有心,不用保姆,親自給我煮了一桌菜說是生日禮物,留下來吃一點好嗎?”

他這才從恍惚中回神,“好。



頓時,喬煙眼底驚喜一片。

然而,她的快樂很快就被另一個不快樂的女人打斷了。

電話裡,嬌媚的聲音清晰入耳,“老公,你什麼時候到呀,肚子裡的寶寶想要快點見到爸爸呢!”

隨著電話的掛斷,賀以辰的起身,一直隱忍的喬煙“啪”一聲放下筷子,終於爆發了。

“賀以辰,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可不可以尊重一下我!”

他卻冷冷迴應,“你該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很快的,兩人就激烈地對峙起來。

看來,對感情不忠的人,終究會被同樣的不忠懲罰。

誰也逃不過呢。

我心情愉悅地來到鋼琴前,緩緩彈起一首曲子,來為他們的爭吵助興。

可兩人反而停止了爭執,紛紛錯愕地看向我。

一曲終了。

賀以辰已經怔忪地蹲在我身旁,緊盯著我的眼神銳利如鷹隼。

“笑笑,這首曲子你是哪裡學來的?”

語氣中竟然帶著微不可察的顫抖。

我搖了搖頭,不肯回答,隻是帶著哭腔說道,“叔叔阿姨不要吵架了!生日應該是開心的日子!”

他一愣,輕歎口氣,轉向喬煙,“不吵了。

我留在家裡陪你就是了。



她啜泣一聲,又喜又悲,委屈地靠在了他的身上。

3

自從那天起,賀以辰若有所思的目光,時不時地落在我身上。

隻是,我故意不讓他找到跟我說話的時機。

這天,他們的結婚紀念日,趁喬煙在樓上做出門前的準備時,賀以辰逮住在沙發上看動畫的我,再次追問,“笑笑,那天的菜肴和鋼琴曲,你都是從哪裡學來的?”

我假裝猶豫幾回,才說,“……是阿姨讓我學的。



他的眼底閃過一縷失望,冇有說話。

其實,那首曲子是某一年他的生日,我為他作的。

那時,我們發生了小爭執,誰也不肯先低頭。

在彈了這首曲子後,我扯了扯他的衣袖,“喂,和好了行不。



而轉過頭來的他竟然在偷笑,“好!”

嗬。

可現在的他在期待什麼答案呢?!

在把我害死了這麼多年之後?

忽然,平板裡的動畫卡住了,我求助賀以辰。

他和善地幫我調出後台殺進程。

卻在看見一個頁麵時,愣住了。

……

十分鐘後,外麵響起汽車引擎發動聲。

喬煙從樓上聞聲趕來,“他怎麼先走了?不是說好一起出門吃飯的嗎?!”

我揚起無辜的小臉,“不知道呢,叔叔接了個電話,就急著出去啦。



喬煙愣在原地,眼底風暴聚集。

……

下午,小四給喬煙打來了視頻電話。

年輕貌美的女孩眨著眼睛,對著鏡頭炫耀餐廳內的男人。

“賀夫人,你在等他嗎?可是,他現在在等我哦。



氣得喬煙將桌上的東西一掃而下。

看著她崩潰的樣子,我勾了勾嘴角。

冇想到一個小三上位的人,這個時候竟然拿小四毫無辦法。

這算不算惡人自有惡人磨?

她忽然抬頭,捕捉到了我嘴角的笑意,頓時麵目猙獰。

“林檀,你在看我笑話?!”

我卻故作懵懂,“阿姨,你在說什麼,我是笑笑啊。



她閉上眼睛,試圖壓下怒火。

等睜開眼時,就是犀利的質問。

“林笑,我問你,那天的菜肴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從小在福利院長大,怎麼會彈鋼琴?”

“老實交代!不要在我麵前耍小聰明。



哈。

看來她還冇有完全被憤怒衝昏頭腦嘛。

我怯怯的,“我在房間的櫃子裡找到了一本手寫的菜譜,我是跟著菜譜做的……”

說著翻出了它,乖巧地交給喬煙。

她一愣,顫抖地打開本子。

隻看了一眼,她就臉色煞白,猛然合上。

就在這時,本該在和小四幽會的賀以辰,突然回來了。

她飛快地將菜譜藏好,衝上前去。

本以為又會是一場激烈的針鋒相對。

賀以辰卻一改冷淡,眼帶柔情,“這麼久以來,委屈你了。



喬煙一頓,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鼻頭瞬間紅了起來。

她啜泣著,欣喜欲狂,“你……肯回頭了?”

他安撫地擁她入懷。

眼睛卻看向我,眨了眨,彷彿在交換什麼秘密。

我心領神會,同樣眨了眨眼,微微一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