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明,打造日不落帝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大明,打造日不落帝國

重生大明,打造日不落帝國
重生大明,打造日不落帝國

重生大明,打造日不落帝國

淩空微步
2024-05-22 21:10:11

曆史係研究生朱儀俊穿越到剛滿十歲的孩童皇帝萬曆身上,本想大有一番作為,可惜,他並無任何實權。內有母後秉政、太監欺辱,外有建奴侵犯、日寇威脅,大明王朝處在搖搖欲墜的邊緣,隨時隨地都可能崩塌!且看,少年皇帝朱翊鈞如何掌握皇權、威震四海,打造大明日不落帝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六章經筵

“請講官宣講!”

鴻祿寺的官員主持著,進行宣佈經筵開始。

羅萬化從東班走出,王家屏從西班走出,兩人都身穿大紅袍,到講按前北向並立,雙方朝著朱翊鈞鞠躬叩頭。

朱翊鈞身處在龍椅之上,他距離兩位講書官很近,可以聞到一股熏香香氣撲鼻。

根據朱翊鈞前世明史知識的推斷,凡是進行經筵,講官都必須事先在家中將衣冠帶履熏香,前一天還需要齋戒沐浴,以示虔誠而不敢褻瀆之意。

朱翊鈞端拱傾聽,目不旁詢,十分認真。

殿下的張居正滿意地點點頭,小皇帝隻有十歲,便有如此定力,日後必定可以成大事。

身處在張居正一旁的呂調陽輕輕拉扯張居正的衣袍,小聲地笑道:“陛下麵對刺客寧危亂之中而不慌張,現在還有如此定力參加經筵,可謂有聖君之象。



張居正摸了摸鬍鬚,他雖然冇答覆呂調陽,但臉上卻露出笑容,內心竊喜不已。

朱翊鈞之所以有如此定力,還是得益於前世的應試教育,畢竟能夠一路讀到研究生,專注力還是很強的。

東班講官羅萬化上前展書,這一本是四書之中的《大學》。

他來到講案前報告今日所要講解四書的一部分。

“陛下,今日所要講的是《大學》。



朱翊鈞本就是從事曆史研究的,對於《大學》的瞭解可謂是瞭如指掌。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文華殿中十分地安靜,隻能聽見羅萬化的宣講聲。

朱翊鈞兩眼專注地望著羅萬化,莊重地聽他講解。

整個過程可謂是十分地枯燥乏味,一點趣味都冇有。

“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



羅萬化講完了《大學》的第一章,便停下來詢問朱翊鈞:“陛下有疑惑之處嗎?”

對於這些通過四書五經考上進士的儒生們來說,四書五經的註解,他們可謂是瞭如指掌,這玩意就是他們吃飯的玩意。

“朕還真有一些疑問。



羅萬化本以為朱翊鈞會敷衍地要求往後進行,結果皇上還真提出了疑問。

“朕覺得你所講的《大學》很好,但就是中間好似少了字。



這……頓時讓全場的文臣為此嘩然。

其實,這本就是張居正故意讓講官羅萬化所遺漏的一點,試探性地觀察小皇帝能不能看出來。

張居正見小皇帝當場就指出問題,他眉頭睡舒展開來,十分得意地站在中央,上前一步誇讚著朱翊鈞。

“陛下睿智日開,令老臣欣慰。



“還是張先生講的好,不然朕真當是自己搞錯了。



朱翊鈞和張居正兩人,一個殿上,一個殿下,兩人一唱一和,好不歡喜。

其他文臣看到了,自然也是欣喜萬分。

尤其是呂調陽,他直接爬在張居正的耳旁大聲嘀咕著:“陛下勤學儒學,日後必成一代明君!”

此時此刻,一大群晉黨文臣隻能保持著沉默。

小皇帝指出了講官的錯誤,這間接地說明張居正教導有方,自然也就冇法責罵對方了。

羅萬化立刻朝著朱翊鈞辯解道:“今日老臣糊塗了,講漏了字,還請陛下寬恕”

朱翊鈞擺了擺手,莊重地說道:“朕也知曉你和張先生用心良苦。



羅萬化聽聞了朱翊鈞的話,這才安心地坐在一邊。

西官講官王家屏則是十分謹慎地捧著一本《尚書》娓娓道來。

《尚書》相較於《大學》更為深奧難懂,像朱翊鈞剛剛十歲的年紀根本不太可能明白其中的深意。

“政貴有恒,辭尚體要,不惟好異。



羅家屏說完《尚書》的一段,他便不吱聲了。

片刻之後,他向朱翊鈞詢問道:“不知陛下如何理解此話。



這又是張居正故意讓講官設下的難題,也在暗中試探小皇帝對於新舊政策的態度朱翊鈞抿嘴一笑,緩緩說道:“一個良好的政策措施貴在長久不變,一種好的文告則崇尚內容精要,不應該貪求所謂的標新立異。



朱翊鈞解讀地十分標準,令王家屏挑不出來毛病。

本來朱翊鈞可以答覆出來,張居正也滿意了。

可,他卻曉不到小皇帝還有自己的見解。

“朕以為好的政策當然要保留,但也要不斷地完善,讓好的東西變得更好。



這……令在場的晉黨文臣產生了一絲的警惕。

一個政策還需要不斷地完善,這不就是要改祖製?!

楊傅見朱翊鈞如此之說,他心中不悅:“陛下,老臣以為凡事要取中,不可冒進。



朱翊鈞曉得他話的意思,中國向來都講究一箇中庸,不能做的太過。

張居正聽聞朱翊鈞的回答,他陷入到沉思之中。

他想要進行改革,但必須要得到小皇帝和李太後的支援。

如今,朱翊鈞所言,顯然是在暗示張居正。

張居正內心極其地躁動,他好想將自己腦袋之中思考良久的政策一股腦全部說給朱翊鈞聽!

可,他還是決定暫時不開口。

朱翊鈞並未答覆楊傅的話,隻是點了點頭。

待王家屏將《尚書》講解完畢,經筵纔算是要結束。

隻見,鴻臚寺的官員出班中跪,兩班文臣轉身北向,恭聽皇上的吩咐。

朱翊鈞隻得呼叫一聲:“請官人吃酒飯。



殿下的文臣下跪承旨,拿著飯盒框籃收拾吃不完的酒菜。

許久之後,文臣們分班叩頭謝恩而退,紛紛走出文華門。

朱翊鈞坐在龍椅之上,並未挪動身子,他望著走出門外的文官大臣們,心中卻思索著王大臣刺殺之事,還有派遣馮保前往新鄭將高拱抓捕歸京。

他必須要藉著這個經筵完畢的機會,將張居正等文臣聚在一起,好好暗示他們,自己欲除馮保之意。

張居正正要抬著腳走出文華門,他身後跟著呂調陽。

朱翊鈞見晉黨文臣走完,他才趕緊衝著兩人呼喊一聲:“張先生,呂次輔,請留步!”

呂調陽喜出望外地轉過身去,拉著張居正又重迴文華殿中央。

朱翊鈞緩緩地從龍椅上走了下來,見到兩人微微一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