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到鳳族選鸞妃那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到鳳族選鸞妃那天

重生到鳳族選鸞妃那天
重生到鳳族選鸞妃那天

重生到鳳族選鸞妃那天

喵喵喵
2024-05-24 10:56:59

我和阿姊是天生給鳳族繁衍後代的鸞女前世,太子鳳昭非我不娶,我卻次次流產,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而我嫡姐則順利誕出鳳族萬年來第一隻金鳳,搶走了太子的王位。夫君把一切過錯都推給我了,不顧我的哀求活剖了我用半條命求來的孩子,還將我折磨致死。重來一世,他選了嫡姐做夫人,還挑撥妖王把我賜給陰冷狠辣的鳳族戰神。他覺得這輩子和嫡姐成親就能成坐穩王位,誕下鳳族萬年來第一個金鳳。可是他不知,他本來就是妖後不忠留下的雜種,這輩子都不可能有血脈。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和阿姊是天生給鳳族繁衍後代的鸞女

前世,太子鳳昭非我不娶,我卻次次流產,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

而我嫡姐則順利誕出鳳族萬年來第一隻金鳳,搶走了太子的王位。

夫君把一切過錯都推給我了,不顧我的哀求活剖了我用半條命求來的孩子,還將我折磨致死。

重來一世,他選了嫡姐做夫人,還挑撥妖王把我賜給陰冷狠辣的鳳族戰神。

他覺得這輩子和嫡姐成親就能成坐穩王位,誕下鳳族萬年來第一個金鳳。

可是他不知,他本來就是妖後不忠留下的雜種,這輩子都不可能有血脈。

……

1

我和阿姊是被青鸞一族獻出供鳳族繁衍後代的鸞女。

這幾百年來妖族式微血脈越來越不純粹,尤其是妖王為首的鳳族,這一代甚至連一隻雌鳳都冇有。

和鳳族血脈最相近的青鸞一族便獻出我們姐妹來鳳族調教規矩,隻等成年後便配給妖王的兒子。

前世太子鳳昭和我一見鐘情,他不嫌棄我庶女的出身,棄了嫡姐,和我許下一生一世的諾言。

可後來被他大哥撿漏的嫡姐卻生出了萬年以來鳳族唯一一隻金鳳。

而我卻未等到胎兒成型便流產了,此後六次懷孕六次流產。

所有人都覺得鳳昭冇有子嗣擔不起王位,妖王該把王位傳給生下金鳳的大王子,妖王疼愛鳳昭,強壓下此事,

第七次懷孕的時候,我吃了無數偏方秘藥苦口良方隻求能穩穩噹噹為鳳昭生下這個孩子,可孩子卻還是在第五個月的時候冇了。

本屬夫君的妖王之位落在了夫君那像木頭一樣的大哥身上。

鳳昭對我再無情意,覺得都是我生不出孩子害了他,不但每日對我非打即罵,更是在酒後將我折磨致死,那時我肚子還懷著用半條命為他求來的孩子。

我苦苦哀求,他卻抓住我的脖頸,說我根本就生不出來,不如死了讓他再納正妃纔好。

孩子在我身下化成一灘血水,我又痛又恨拚著羸弱的身體想要跟他同歸於儘,卻因為失血過多,力竭而死。

重來一世,再看見那張臉我的身體又開始止不住的顫抖,痛意和恨意在心尖蔓延。

我求醫問藥,百般懇求為他生孩子,可他卻不念絲毫舊情,殘忍地將我殺死!

鳳昭怪我出身不好纔會次次流產。

可直到死後我才知道,鳳昭他根本就不是妖王的親生兒子,他是妖後偷情生下的雜種,根本就無法傳承尊貴的鳳族血脈!

被他掐到窒息的感覺還在腦中,我穩住被恨意占滿的身體,現在是鳳昭求妖王賜婚的時候,不能在妖王麵前失儀。

此刻我和阿姊一起跪在地上。

妖王笑眯眯看著自己和妖後最寵愛的太子,“這對青鸞姐妹是族中血脈最純粹的,倒也勉強配得上我們阿昭,隻是不知阿昭要娶的是姐姐還是妹妹呢?”

鳳族是按照血脈排名的,金鳳,火鳳,綵鳳,冰風還有被鳳族視作最不吉利的黑鳳,鳳昭雖然隻是冰風,但他卻是妖後最喜愛的孩子,所以破格當了太子。

上一次鳳昭堅定地選擇了我,到最後卻棄我情意,殺我愛子!

這輩子他的目光落在了嫡姐身上,他看也不看我一眼,拉起嫡姐的手。

“父王,兒臣愛慕喬畫已久,請父王賜婚。



我愣了一瞬,難道鳳昭和我一樣?他也重生了?

他要娶嫡姐生金鳳。

嫡姐也冇想到早就對我有意的鳳昭會棄我選了她。

驚喜過後她輕蔑地瞧了我一眼,瞧你付出真心不還是什麼都得不到。

妖王和妖後對鳳昭的選擇很滿意,其實身份高貴的嫡姐纔是他為太子選定的妃子,上一世鳳昭非要選我讓他們十分頭痛。

而這一世一切回到正軌。

我攥緊手心,告訴自己這樣也好

妖王毫不猶豫賜了婚,又想把我賜給大王子。

但鳳昭突然嗤笑一聲,“父王,我人算了命,此女不利子嗣,有亡家之相。



“該將她趕出宮去,流放蠻荒纔好!”

2

我本就青鸞一族拿來送人的,今日若是被趕出去,那整個妖族都將冇有我的容身之地。

鳳昭的心未免太狠!

我跪在鳳王腳邊,“父親將臣女送來之前曾找人算過臣女是兒孫滿堂的命格,臣女和太子殿下並不熟悉,不知殿下為何要說這樣的話。



看見我們爭執,鳳王有些猶豫。

這時鳳昭眉心一皺忽然想起了什麼。

“三弟剛好尚未婚配,不如將她許給三弟吧。



鳳昭的三弟鳳梟是隻黑鳳,打小就不被妖王和妖後喜愛,剛成年就被丟出宮裡。

鳳梟自己在戰場上摸爬滾打,立下赫赫戰功。

傳言鳳梟陰鬱狠辣,冷血無情,天生帶著咒詛,所有妖族女子都對他避之不及。

但誰也冇有給我選擇的權利,我阿孃不過是嫡姐孃親身邊的婢女,能成為妖王王子的妃子已經是我最好的選擇了。

妖王沉思片刻點了點頭,“也好,那就將她賜給你三弟,讓他也有個知心人。



他寫下旨意後,幾個侍女領我帶去鳳梟的住處。

走出王宮時,遇上牽著嫡姐的鳳昭,他嗤笑一聲,“晦氣的黑鳳配你這連孩子都生不出的庶女剛剛好。



“喬蔓,你這輩子就跟在那個怪物身邊看著我成為鳳族最尊貴的王吧。



我恨自己眼瞎,前世竟然為這麼個人渣數次流產,可憐我現在不能殺了他。

“鳳梟殿下征戰無數,他很好,至於王位歸誰那是族人和妖王和選擇。



有些人甚至都不是妖王的血脈,竟然還敢惦記王位。

鳳昭冷哼一聲還想說什麼,一道高大的身影卻瞬間擋在我的身前。

他一身黑衣渾身帶著冷肅的殺意卻讓我有了種莫名的安全感。

“二哥在和我的妃子說什麼不如讓我也聽聽?”

鳳昭訕訕地撇撇嘴。

反正在他看來我這輩子都生不了孩子,跟了鳳梟以後的日子隻會更難過,他想看我們的笑話。

鳳梟冇再理他,冷肅的神色在我身上頓了一秒,“走吧。



我頓時有些驚訝,都說他不近人情,冇想到他會特意來接我。

他主動走到我身前為我擋去風雪。

我忍不住盯著他高大的背影,感覺他人並不像傳聞中那樣壞。

我和阿孃雖然靈力低微,但卻極擅長打理產業。

上一世,我拚著小產多次孱弱的身體把鳳昭的私產打理的興旺無比,可費儘心血卻換來了他的毒殺。

這一世我不想為鳳梟付出什麼。

可我冇想到,鳳梟竟然主動將私產都交在我手裡。

我看著一匣子鑰匙地契驚訝地看他,“夫君這是何意?”

他神色鄭重,“你是我的妻子,這些自然是要交給你的。



“我常年征戰在外,多有不足之處,但我會儘力對你好。



說話間,他的大手覆在我的手上,讓我無比安心。

我忍不住抬頭看他。

紅燭高燃,他朝我壓了過來。

我卻突然想起前世多次流產後鳳昭和我同房時殘暴的樣子,下意識開始發抖。

他會不會比鳳昭更殘暴?

我閉上眼告訴自己總是逃不掉的。

可他隻是給我理了理衣領。

“早點睡吧。



3

轉眼間我嫁給鳳梟已經月餘。

這期間鳳昭寵愛嫡姐喬畫的傳聞已經傳遍整個妖族。

喬畫看上一顆鮫珠,他不惜花了十倍的價錢買給喬畫。

為了帶喬畫去看冰花,他不惜拋下政務。

喬畫悶悶不樂,他就變成原身冰風的模樣,拋下顏麵在半空中擺出各種造型,逗得喬畫哈哈大笑。

甚至他還將自己最重要的尾羽送給了喬畫。

一時間太子鳳昭成了妖族所有小姑孃的擇偶標準,所有人都想以後有一個像鳳昭這樣疼愛自己的夫君。

聞言我嗤笑一聲,鳳昭他哪裡是喜歡嫡姐,他喜歡的分明是嫡姐生下的金鳳。

隻是可憐前世為了給他生下孩子求醫問藥無數次的我。

“怎麼了?”

鳳梟不知何時到了我身後。

我壓下心事輕輕搖頭,“無事,夫君,你今日回來的好早。



他揉了揉我的頭髮,“父王說我們成婚已有月餘讓我帶你回去吃頓便飯,太子和太子妃也會去。



我點點頭,和他一起準備禮物。

鳳梟不得妖王妖後喜愛,所以哪怕我和鳳梟準備兩盒珍貴的萬年靈參當做禮物,他們也僅僅是看了一眼,就冷淡地讓我們坐在下麵。

而鳳昭和嫡姐空手前來,妖王妖後卻親手拉著他們上坐對他們夫婦噓寒問暖。

正在這時鳳昭得意洋洋地向大家宣佈了一個重磅訊息。

“父王母後,喬畫她有孕了。



“我找仙師算過,仙師說這一胎定是個金鳳。



妖王和妖後都驚訝不已,喬畫倚在太子身邊笑的羞澀。

妖後當場摘下手上的玉鐲戴在喬畫手上。

“好孩子!”

所有人都未在鳳昭夫婦身旁。

隻有我唇角微挑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嗬,金鳳,以鳳昭那雜種的血脈怕是連隻鳥兒都生不出!

不知道到時揭露出他並非妖王血脈,他會作何感想!

喬畫得意了半天突然把目光投向了我,“說起來妹妹和三王子同我和太子同時成親,妹妹怎麼還冇有訊息呢?”

“不會是妹妹身子不行,不能生吧。



鳳昭緊跟著也厭惡地看向我,“我早說了她克子嗣,三弟還是早些休了她,免得受她連累。



我克子嗣?

聽見他的話我小腹一陣絞痛,次次小產痛不欲生寒涼徹骨的感覺再次湧上心頭。

明明是他的原因卻賴在我頭上,現在還想讓鳳梟休了我。

我剛想說什麼,一直沉默的鳳梟就搶先站了起來。

“太子和太子妃大喜我和阿蔓都很高興,但是否有子嗣這是兩個人的事,男人也有很大責任,何必對阿蔓這樣刻薄?”

“而且臣弟不喜歡小孩子,暫時冇有生孩子的打算,太子殿下怕是要失望了。



太子冇想到陰鬱冷漠的鳳梟會為我說話,一時間愣在原地。

最後還是鳳王給他打了個圓場。

而我卻緊緊地盯著鳳梟,他真的不喜歡孩子嗎?

自從喬畫有孕之後整個妖族最好的天材地寶,奇珍異寶流水似的搬到她的房裡,不僅如此鳳昭還親自用各種寶石給她築巢供小鳥兒孵化時使用。

前世我多次有孕,可他推脫政務多從來冇有親自給我築巢過,如今為了金鳳倒是有時間了。

我並不想搭理他們,但他們夫婦卻屢次三番到我跟前炫耀,嘲諷我。

在他們的宣揚下整個妖族都知道戰神鳳梟的妻子是個不能生養的。

最後還是鳳梟止住流言,並花了大量時間來陪我安慰我。

可我知道喬畫之所以直到現在還好好的是因為喬畫母親給她找了青鸞一族最好的保胎藥,那藥能保證孩子生下來,上一世我作為侍妾的女兒自然是冇有的。

可是喬畫雖然能生下來,但能不能活,活著會是什麼樣子都不一定呢?

我很期待那天的到來。

轉眼間,到了喬畫的孩子早已變成蛋安穩生下,而今天就是她孵化的日子。

鳳族已經千年冇有新生兒了,整個妖族都對這個孩子很是期待。

尤其是鳳昭還放出這個孩子會是金鳳的傳言。

所以這一天整個妖族有頭有臉的都來了,大家都想見證金鳳的誕生。

喬畫和鳳昭都很得意。

喬畫一直怨恨母親用卑賤之身搶走了她母妃的寵愛,也怨恨有我這麼個出身低微的姐妹,所以從小她就對我看不順眼。

如今得到機會自然要踩我一腳。

她湊到我身邊,顯擺著頭上新得的釵環,最近她過得應該是極好,整個人都貴氣逼人。

“妹妹,瞧你渾身上下都冇有什麼飾品是不是不得三皇子寵愛?唉,可憐你生不出孩子怕是一輩子都得不到夫君的愛了。



我喜歡素淨,今日確實冇戴什麼髮釵,但也冇有她說的那麼寒酸。

她接著又說,“妹妹,太子殿下說了,等我們的金鳳破殼我就是鳳族下一任王後,往後啊,你與我就更是不同了。



“說起來你娘是我孃的婢女,這以後,怕是你也要對我行大禮呢。



太子似乎怕我欺負喬畫,走過來小心地把她護在懷裡,又用冷漠的目光掃了我一眼。

正在這時有人驚呼一聲,“破殼了,破殼了。



寶石堆成的巢裡,白色鳥蛋緩緩裂開。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蛋上。

隻是那鳥蛋裂了一道之後竟然再無動靜了。

呆站了兩個時辰,鳥蛋還冇有任何反應之後,終於有人發現了不對。

“這,不會是小鳳凰太過體弱不能出殼吧……”

“不可能啊,鳳凰天生就有靈力保護,不可能連殼都出不來的。



太子狠厲地掃了說話的妖一眼,“閉嘴,不許詛咒我的孩子!”

“他一定會自己爬出來的。



最後還是妖王看不下去找來了擅長接生鳥類的灰山鶉娘娘。

在灰山鶉娘孃的幫助下,蛋殼終於順利打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