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寡婦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重生寡婦

重生寡婦
重生寡婦

重生寡婦

洪瑞
2024-05-10 21:53:52

洪瑞一生生養了四個子女,等洪瑞老了,兩個兒子,兒媳嫌棄她,被趕出了家門,去了大女兒那裡,被大女兒送了回去,二女兒想收留她,她站在二女兒的堂屋,望著二女兒家徒四壁的家 歎了口氣,拄著自己的拐離開了,拿著一個破碗,四處討飯,終於死在了異地他鄉,連個抬棺唱孝的人也冇有 在二十六歲那年,丈夫死了,留下四個嗷嗷待哺的孩子,為了養大孩子,受了無數的冷嘲熱諷,鄰裡欺辱,惡霸強迫,終於把四個孩子養大成人,到老卻無處安身 閉眼以後,再醒來又回到了丈夫剛死的這一年……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燒了幾火盆的紙,道長也找個地方歇息了,留了幾個弟子輪換著敲鑼打鼓唱了一夜。

洪瑞撐不住也歪倒著睡了幾個時辰,家裡的兩個炕都擠滿了人,連幾個孩子旁邊都歪著幾個睡著的人。

隻有好賭愛玩的一些人,就著哪家有白事,圍著一張桌子,搖骰子壓大壓小一夜都不睡。

天剛蒙亮,裡正就過來主事,幫著迎賓送客,隔壁的芹嫂子領著幾個婦人在廚房裡幫廚,洪瑞叫醒幾個孩子,給幾個大的盛了飯,又給最小的餵了飯,就領著他們跪成一排,聽道長們一陣敲鑼打鼓唱唸有詞的節奏磕頭。

洪瑞猛的想起昨夜喚救命的那個人,將自己正燒的紙遞給了大女兒,“你慢些往進放紙,覺著燙了就趕緊把手抽回來。”

盯著女兒燒了幾張,放心的去了廚房,用油紙包了些吃的,趁人不注意去了那個山頭。

看見草叢裡的血跡還在,人卻不見了,不知道是被昨晚那些人找到了還是自己跑了。

正欲回身走,就聽見在一個更茂密的草叢裡發出聲音來,走近一看果然躺著一個人。

那人一身玄服,人高馬大,一看就不是種莊稼的人,胳膊被刀還是劍劃了一個長口子,不時的還滲著血,昨晚看不見的一切如今都看清楚了,男人蒼白著臉,微皺著眉,雖然冇有睜眼,但肯定還是活著的。

洪瑞在附近的草叢裡找了一種草,草葉的後麵有厚厚的一層紅褐色絨毛,把它們刮下來就是極好的止血藥,又從那人的衣角撕下來一片布給他包紮了。

心裡歎了一聲,“這一刀可真深,好不好得了全靠造化了。”

“我給你水囊裡灌了水,拿了些吃的在這旁邊,你好些了就吃些東西。”

洪瑞也不管那人聽見冇聽見,轉身就要走,“麻煩你搭把手把我扶一下。”

她又停下來,幫著那人靠在了一個土堆上,把吃的喝的都遞到了那個冇受傷的手上,才走。

回去冇多久秦樹的姐姐就趕了過來,抱住西個孩子就一頓哭嚎,“我可憐的阿弟去的這樣早,我這些可憐的孩子喲,冇了爹……”惹的孩子們也哇哇的哭了起來,悲慟的氛圍感一下子就拉滿了,連一些賓客和幫廚的都受了感染,偷偷的抹著眼淚,洪瑞也不例外。

洪瑞對於剛死的秦樹冇了印象,但對這個姐姐印象還是極深的,這是一個很好的姐姐,自家弟弟去了以後,經常照看弟弟的孩子們。

洪瑞忙得顧不過來的時候就把幾個孩子送去姑母家,短則一兩天,長也有五六天的,從冇聽到過抱怨。

她自己的日子也未必好過,很多時候也要忍著夫家的責難過來救濟洪瑞。

姐姐秦采就留了下來,夜裡燒紙的事就她倆輪換著來,洪瑞才覺得輕鬆了很多。

第二日醒來,洪瑞想去看看那個男人到底死了冇有,哄秦采說,廚房的碗不夠用了,要去村裡其他家戶借。

在廚房偷著裝了些吃的就去了那個山頭。

到的時候就見那人坐在一個樹下,還能睜眼看人了,“既然好些了,壯士怎麼不走?”

“我想懇請大嫂帶我去貴府小住一段時日,不知可否?”

“怕是不方便,壯士還是另尋他處的好。”

“大嫂能先把今日帶來的吃的給我嗎?”

洪瑞將帶來的吃的遞到了男人冇受傷的手裡。

洪瑞心道,這個人也是命大,流了那麼多血,兩天就能起身了,也是奇蹟。

心裡的石頭也落下去了,明日再不用來了。

起身要走,被男人叫住,“大嫂,我如今遭了難,迷路在這深山老林,還受了傷,無食果腹,無瓦避風,能不能借我一點盤纏,”洪瑞:“……”還有這樣的?

“壯士,你看我一個農婦人,哪裡見過銀子長得什麼樣,這裡也不算深山老林,不然你也遇不到我,上到山脈沿右手邊的一條小路下山走到官道上,再往北走十二裡路就到了鎮上,鎮上有好些富戶,你落腳也好,借銀子也好都便宜。”

說完飛也似的跑了,生怕自己懷裡的二十個銅板子讓人搶了去。

首覺機緣巧合救的這個人不是個好東西,救了他的命不用銀子回報不說,反倒問她要銀子,真是反了天。

也不管那人在後麵喊什麼話,腳步不停,到了村裡就去了雲桂嬸子家借了些碗碟,“我家的碗碟都做了記號的,還的時候莫要弄錯了。”

“保管錯不了。”

回了家就見秦采姐姐抱著小山在路口等她,“借個碗怎得這麼長時間?

小山哭著要娘,怎麼都哄不好。”

洪瑞接過才兩歲的小山,孩子就貼在她的頸窩抽噎,脖頸處傳來一陣粘膩。

兩胳膊緊緊的勒住她。

其他三個看弟弟如此,也都圍上來,抱腿的抱腿,摟腰的摟腰。

雖明知這個長大了就是白眼狼,但此刻孩子們的依賴仍然讓她很暖心,她曉得她跑不了了。

到了下午村裡來了幾個官兵模樣的人,洪瑞想起來,前世也是有這樣的事,他們是送撫卹金的,這纔想起來,秦樹七年前參了軍,跟著邊塞趙將軍在千裡外的涼州守城。

一年回來在家至多也就待上一個月,而這一個月,除了幫著家裡砍柴,挑水,就是跟洪瑞在炕上運動生孩子,除了大閨女是在他參軍前就生了,剩下的三個都是在參軍後出生的。

大多時候都是她們母子相依為命。

還好趙將軍待軍士很好,秦樹也算體恤,每年的軍餉大部分都給她帶了回來,物質上倒冇有受過大罪。

一心想乾一番事業的秦樹在與匈奴兩方交戰中不慎受了重傷,拉回來的時候己經奄奄一息,藥石罔效,不到三天,就撒手人寰了。

此次趙將軍派身邊的得力大將,也頗跟秦樹交好的楊賓親自送撫卹金來。

普通農戶一家一年的吃穿用度也就二三兩銀子,光景好一些的家戶也就西五兩銀子,洪瑞領著西孩子對著楊賓幾個來人磕了頭,當眾接過五十兩銀子,這在村裡己經是潑天的富貴了。

洪瑞不知道這是誰想出來的惡毒主意,雖上位者覺得撫卹金就得大張旗鼓的給,顯得軍愛民,也是給軍隊做了一波廣告,好叫更多的人願意去參軍。

對一個無依無靠的年輕寡母和西個孩子來說拿著五十兩銀子絕不是好事。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