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小林家的芋泥罐頭
2024-06-06 14:05:17

【重生+校園+追妻火葬場+破鏡重圓+雄競】宋瀾書和周珩之結婚五載,拚儘全力對他好,為他死心塌地,卻在宋枝意回國後,隻聽得周珩之冷冰冰的一句離婚。她不想以愛為囚了,同意離婚,放過他,也放過自己。隻是離婚當天,竟然被側翻的貨車撞擊,直接將她撞回到剛轉學的那一天。這是上天給她的機會嗎,那這一次,她一定要牢牢把握,為自己而活,為自由而活。隻是,上輩子冷眼對待自己的周珩之,為什麼像變了個性子般,拚命貼上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喂,外公,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語氣急切,這是宋瀾書重生一世,第一次著急。

葉老爺子年紀大了,有些老年病,宋瀾書難免會有些緊張。

“瀾瀾呀,外公冇有不舒服。”電話那頭,是個慈祥又和藹的聲音,“就是想問問瀾瀾在新學校怎麼樣呀,開不開心。”

聽到外公的話,宋瀾書內心忽的柔軟下來。

兩輩子,對她最好的莫過於外公了。

當初周宋兩家商討結婚的時候,葉老爺子當晚就從D市飛到A市,來到宋家,給她撐腰。

外公不相信自己會做出那種爬人床的醜事,一臉嚴肅的說這事有問題。隻可惜外公人微言輕,宋家國一心認為自己想攀附豪門,鐵了心把自己嫁到周家。

後來外公得知自己也是真心愛周珩之,便不再多言。

結婚當天,外公孱弱的手微微顫抖,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含著笑意,隻說了句:“我的瀾瀾這麼好,一定會得償所願的。”

外公看得出來周珩之對她完全不在意,也冇有愛意。

怪隻怪自己,太執著,怨不得他人。

宋瀾書恍惚片刻,回過神,甜膩膩的撒著嬌:“外公,新學校很好,我也很開心。”

“哦~那就好,那就好。”老人很是開心,“我還擔心瀾瀾在新學校不適應呢。”

“外公,我很好。”宋瀾書向來報喜不報憂,“外公,我馬上就放國慶假了,到時候我回D市陪您。”

“哎喲,好呀好呀,外公就給瀾瀾做最愛吃的紅燒牛腩!”

“哇,那我可得吃兩碗飯!”

“好好好,吃多少外公都養的起!”葉老爺子大笑著,“哎呀,瀾瀾這個點了,你要放學了吧,快回家吧,外公就不打擾你了啊,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知道啦外公,你也要保重身體。”

兩人冇有聊太久,葉老爺子就掛了電話。

宋瀾書掛了電話,便隨手攔了輛出租,回藍山居了。

又是到達藍山居外圍,宋瀾書下車,抬頭望瞭望山腰處,歎了口氣。

不行,明天就去問問班主任怎麼辦理寄宿。

少女慢吞吞的爬著山,冇有分神,也冇有注意到路邊飛馳過一輛黑色邁巴赫。

黑色邁巴赫裡,周清歡略帶激動地拍了拍一旁昏昏欲睡的弟弟。

“快看,昨天那個小美女!”周清歡指著擦肩而過的宋瀾書。

周珩之被吵醒,本就鬱悶,哪分得眼神看美女,閉著眼一邊休息,一邊敷衍著:“嗯嗯,好美。”

“不過,她那衣服我怎麼感覺這麼熟悉。”

周清歡仔細回憶,總覺得宋瀾書的衣服有些熟悉,但又實在想不起來是哪裡見過。

她嘖了一聲,倒也冇在意。

“你今天怎麼願意出去吃飯了。”周清歡知道這弟弟是不愛和任何豪門世家有接觸,今日能去宋家那,確實是賞臉了。

周珩之微睜雙眼,不知想到了什麼:“聽說宋家那會跳舞的女兒去B市獲獎了,想去瞧瞧。”

周清歡點點頭,附和道:“嗯,我記得那小丫頭好像叫宋枝意,從小就學跳舞,確實不錯。”

看著周珩之這模樣,有些戲謔:“怎麼,周小少爺如今迷上這舞蹈藝術了?”

毫無意外,換來了周珩之的白眼。

.

周家兩姐弟到達鯉躍居的時候,周父早已入座。

宋家和周家還算有些往來,今日這小型慶功宴宋家國也就請了幾家接觸頻繁的世家。

宋家國看見二人,連忙起身將他倆引至座上。

臉上笑意不斷,有些激動的開口:“珩之也來了。”

周珩之點點頭,麵色淡淡,禮貌的說著恭喜。

“嗨,算不得什麼,隻是個國家級舞蹈比賽。”雖是謙虛,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言語中的得瑟之意。

入座後,周清歡環顧四周,咦了一聲:“宋伯伯,怎麼冇看到宋小姐。”

聽到周清歡的話,宋家國笑了笑:“小女去洗手間了,馬上就來。”

話音剛落,包廂大門便被打開。

一位年輕漂亮的少女走了進來。

精緻的容貌如白玉珍珠,晶瑩無瑕,不似寶石般光彩迫人。大概是從小練舞的緣故,她的氣質不同於一般人。

她的美是溫婉的,如一襲淡然流淌的月色,讓人震撼,不敢靠近。

宋家國站起身,有些驕傲著率先開口道:“枝枝,喊人。”

宋枝意看見包廂裡都是自家交好的豪門,也冇有不好意思,禮貌地一一打著招呼。

她目光流轉,看到周父身邊的少年,微愣一秒後,又恢複如常。

先是對著周清歡喊了聲“清歡姐”,看著周珩之,紅唇輕啟,問了聲好。

“珩之哥。”

周珩之對上她的眼睛,迴應地點點頭。

見大家都入座了,宋家國笑眯眯的開口:“今日是小女榮獲國家舞蹈大賽銀獎的小型慶功宴,不過是家宴,大家不必客氣。”

服務員有條不紊的上著菜,宋家國繼續說著:“鯉躍居的菜品味道很是不錯,各位請儘情享用。”

豪門聚餐不隻是慶祝,更多的還是生意場。觥籌交錯間,各家掌權人也聊的很是愉悅。

周珩之有些無聊,和周清歡打了聲招呼,便準備先行離開。

鯉躍居在A市是首屈一指的頂級酒樓,不僅菜品頂尖,連裝飾都是頂尖國風設計大師設計的。

周珩之經過大廳的鯉躍池,看了看那池中景色,頗有些讚賞。池中兩三座假山錯落而建,白色煙霧繚繞,水底是數百條錦鯉,這鯉躍池正是寓意著鯉魚躍龍門。

“珩之哥。”身後傳來宋枝意的聲音,周珩之腳步頓下,回頭望去。

宋枝意小跑到周珩之身前,平息著呼吸,笑著開口:“珩之哥好久不見。”

周珩之挑了挑眉,“我記著你隻去了B市一週而已。”

宋枝意笑容更加絢爛,“畢竟我們上次見麵,還是一個月前的家宴。”

“有事麼。”周珩之不帶一絲情緒的問著。

“冇什麼,就是想問問,你想報哪個大學。”

周珩之一臉莫名。

“高考還有一年,你現在問我是什麼意思?”

又有些看白癡的嫌棄,“不知道乾坤未定這句話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