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長公主她拋夫棄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長公主她拋夫棄子

重生後,長公主她拋夫棄子
重生後,長公主她拋夫棄子

重生後,長公主她拋夫棄子

胖茄子
2024-05-23 06:37:45

駙馬偷拿我的嫁妝送給對門的寡婦,被我發現後竟反過來怪我小肚雞腸。兒子早已知道此事,卻幫著他爹一起謀奪我的嫁妝。眼見事蹟敗露,他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我滅口。重來一世,渣夫賤兒,我通通不要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駙馬偷拿我的嫁妝送給對門的寡婦,被我發現後竟反過來怪我小肚雞腸。

兒子早已知道此事,卻幫著他爹一起謀奪我的嫁妝。

眼見事蹟敗露,他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我滅口。

重來一世,渣夫賤兒,我通通不要了。

……

1

“母親,不過是區區一個黃金頭麵而已,您為何如此吝嗇?”兒子滿臉漲得通紅,怒目圓睜地瞪著我,語氣中充滿了埋怨與責備之意。

站在一旁的駙馬江川,此時也附和道:“對啊,佑寧,像這樣的頭麵,你的私庫裡麵多如牛毛,給了潭兒又何妨呢?”

聽到這些似曾相識的話語,我的心頭湧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我定睛凝視著眼前正衝我大發雷霆的兒子江潭以及在旁邊煽風點火的駙馬江川,刹那間恍然大悟——我竟然重生了!

在上一世,同樣的場景曾經也發生過。

當時江川剛從外麵回來,便吩咐兒子前往庫房替他挑選一樣寶物,說是要當作生辰禮物送給友人。

那時的我冇好氣地攔住準備動身的兒子。

他正值科舉考試前的緊要關頭,需要專心備考。

然而,江川卻整天無所事事,隻知道帶著兒子四處玩樂,還美其名曰幫助他結交朋友,聲稱這對他未來大有裨益。

可實際上,那些所謂的朋友儘是京城內臭名昭著、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罷了。

麵對我的阻攔,兒子一再向我保證,此次之後必定會全心全意地在家唸書。

心軟之下,我大方地開了自己的嫁妝私庫,給他挑了一幅價值連城的名家畫作。

可兒子卻不要,偏偏選了一副女人用的黃金頭麵。

看到兒子如此堅持己見,我不禁心生疑惑:“這是女兒家才喜歡的玩意,你怎麼選了這個?”

隻見兒子眼神閃爍不定,有些慌張地瞟了一眼身旁的駙馬,似乎在尋求幫助。

駙馬見狀,連忙站出來替他解圍道:“夫人有所不知,那位友人向來十分疼愛自家夫人。

送他禮物不如送給他的夫人,也算是一份貼心之禮。

想來潭兒也是如此考慮的吧。



聽了駙馬的一番解釋,我雖仍覺得有些牽強,但還是掩下懷疑,順水推舟地答應了他們。

次日清晨,待他們二人踏出府門後,我便悄悄支走身邊的侍從,換上一身樸素裝扮,暗中尾隨其後。

一路跟蹤至街角處卻發現他們又偷偷折回公主府,終於,他們停在了對門李家府邸的側門,李寡婦出來相迎,駙馬將那副黃金頭麵親手交給了她。

發現夫君和兒子聯手矇騙於我,那時的我被怒火衝昏頭腦,徑直闖入李寡婦府邸,與他們當麵對質。

事蹟敗露,那個與我同床共枕十餘載的駙馬竟然冇有一絲驚慌失措之態!

相反,他竟輕聲細語地誘惑我們共同孕育的親生子——江潭道:“潭兒啊,你母親若是死了,從今往後就再無人逼迫你刻苦攻讀詩書、勤練武藝了。

不僅如此,你母親私庫裡的那些金銀財寶,也都統統歸你所有了。



聽聞此言,江潭的目光瞬間變得渾濁不堪,毫不掩飾地流露出無儘的貪婪與凶煞之氣。

可憐我是喬裝出門,孤身一人,身旁並無侍從相護,完全無法與眼前這對狼心狗肺的父子抗衡一二。

最終,他們合力用腰帶將我勒死。

對外宣稱我突然間暴斃身亡,並匆忙將我下葬入土。

然而事實的真相卻是,他們暗中將我的屍首丟棄在亂葬崗之中任野狗啃食。

如今重生回來,我不再多費口舌同他們爭辯什麼。

而是微微一笑,故作溫柔體貼地說道:“既然潭兒喜歡這副頭麵,那就拿去吧。



聽到這話,兒子與江川當即互相對視一眼,然後滿心歡喜地捧起那副價值連城的黃金頭麵轉身離去。

看著他倆漸行漸遠的背影,我不禁冷笑:好一對渣夫賤兒!我倒要看看這一世冇有我的庇護,他們會有什麼下場!

2

次日清晨,江川與江潭父子二人匆匆踏出家門。

他們前腳剛走,後腳我就毫不猶豫地派人前往京兆尹,將家中失竊一事呈報上去。

昨晚,趁著夜色深沉,我悄悄派心腹之人仔細清查了私庫。

一番徹查之後,我不由心驚又心寒——原來,在不知不覺間,那對父子竟然偷拿了我如此多的嫁妝!

因為府內另有一個庫房,足夠公主府日常所需,所以我的嫁妝私庫一直未曾被動用過,我也從未清點過裡頭的財物,所以前世的我對此毫不知情。

如今,我逐一將這些失落的物品詳細記錄下來,交至京兆尹手中。

涉及到皇室財寶失蹤這樣的大事,非同小可。

京兆尹不敢怠慢,立即展開偵查。

而我作為當朝長公主,所有陪嫁品上都刻著皇家專屬官印,正經的當鋪是不敢收的,但因為有標記,追查起來也簡單。

冇過多久,這些失竊寶物便在幾傢俬人當鋪裡被尋獲。

順藤摸瓜,最終查到了典當人——李寡婦。

說起那位李寡婦,她的夫君曾是禦前侍衛統領,為救我皇兄而死。

皇兄憐她一個遺孀無兒無女,便讓她繼續住在這府邸中。

但她冇了丈夫,又無兒無女,生活無以為繼,隻得依靠賣弄風情取悅男人們來維持生計。

隻是我冇想到,駙馬也被她給勾搭上了。

京兆尹的人剛從李寡婦家離開,駙馬和兒子就急急回到公主府。

彼時,我正悠然自得地在庭院內采摘桂花,打算做個桂花糕。

駙馬二話不說,抬手便將我辛苦采摘了整整一個上午的桂花打翻在地,並用淩厲且尖銳的聲音嗬斥道:“李佑寧!你的心腸怎會如此歹毒!媚兒她究竟犯了什麼錯?你居然狠心將她關押進大牢之中!”

“那牢房陰森可怖,她隻是一個柔弱的小女子而已,如何能夠承受得住這般折磨啊!這些東西是我拿走的,如果你心中不滿,大可直接衝著我來!”

媚兒正是那位李寡婦的閨名,僅僅因為這樣一個才相識冇幾天的女子,他對待我的態度卻如同仇敵一般狠厲。

望著散落一地的桂花,我不禁感到一陣惋惜,但也懶得再去收拾,隨意擦拭了一下雙手後,就在旁邊的石凳上坐了下來,並淡淡地迴應說:“既然你這麼心疼她,那不如由你代替她去坐牢吧。



聽到這話,江川明顯愣了一下,頓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

看到這一幕,江潭站出來幫腔道:“母親,您這樣做實在是太過分了!”

“是啊!李佑寧,你真的太過分了,如果你不把媚兒從大牢裡放出來,我就休掉你!”江川怒目圓睜地瞪著我,原本清秀俊朗的麵容此刻也因憤怒而變得無比扭曲猙獰。

我起身拍手笑道:“好啊!但不是你休我,而是我們——和離!”

聞言,江川頓時愣住了,這些年來,我們夫妻之間雖然偶有爭執,但“和離”二字卻是我從未提及過的。

然而,僅僅一瞬間,江川便恢複了鎮定。

“想要和離並非不可,但你必須先將媚兒放出來,否則我絕不會簽那和離書!”他擺出一副與我死磕到底、絕不妥協的架勢。

3

誰料想,我竟突然展顏一笑道:“冇問題,那就現在立刻簽字吧。

隻要你簽下這紙和離書,我保證會立刻放了你的媚兒。



一旁的侍女迅速將早已備好的和離書放置於石桌之上,江川見狀再次驚愕不已。

我忍不住出聲催促道:“趕快簽吧,莫非你不想解救你心愛的媚兒?”

此時,兒子也在旁邊附和著說道:“爹爹,您究竟還在遲疑些什麼?您不是抱怨無法忍受孃親的獨斷專行嗎?趕緊簽下這和離書吧,以後我隨您一同生活。

還有媚姨,咱們一家三口以後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一家三口?聽到這裡,我忍不住發出一聲輕蔑的嘲笑。

江潭竟然能說出如此忘恩負義之語,實在令我心寒至極。

我向身旁的侍女使了個眼色,她立刻明白過來,又從懷中取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斷親書,輕輕放在麵前的石桌上。

我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內心的波瀾,然後轉頭凝視著眼前的兒子,緩聲道:“江潭啊!既然你對我心懷怨恨、諸多不滿,那麼今日,我們便在此斷絕母子關係。

從今往後,你就去認李媚作母親吧。



話音剛落,隻見兒子的眼眸中迅速掠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喜悅之色,他脫口而出:“當真如此?”

我微微頷首,表示肯定:“自然,隻要你在這斷親書上簽字畫押,此後,無論你是否認真讀書習武,我都不會再過問半句。



聞得此言,江潭毫不猶豫地伸手抓起擺在一旁的毛筆,如疾風驟雨般在那張斷親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緊接著,他迫不及待地將手中的筆遞給一旁的江川,急切道:“爹爹,你也快些簽名吧!”

江川接過筆後,略微猶豫了一下,目光複雜地望了我一眼,但最終還是咬咬牙,在那份和離書上工工整整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拿起兩張紙看了看,當即說到做到,派人前往京兆尹處撤回之前遞交的訴狀,並下令將李寡婦無罪釋放。

江川和江潭也包袱款款地離開了公主府,搬進了對門的李寡婦家。

當天,我收養了一名路邊的乞兒為子,記在我的名下。

那孩子孤苦無依,常在街邊乞討,卻不像其他乞兒那般蠻橫無理地爭搶食物。

我遇見過幾回,單獨給過他一些吃食,他也是恭敬地感恩。

上一世,我被拋屍亂葬崗,就是他偷偷幫我收斂屍骨,為我下葬的。

這份恩情,今世換我來報答。

"感謝公主殿下的收容之恩!"

小乞丐恭恭敬敬地向我叩頭施禮。

我急忙伸手將他扶起來,溫柔地說道:"母子之間無需如此多禮,從現在起,你叫李潯,是本公主唯一的兒子。

"

此後,我全心全意地栽培李潯,請來了最優秀的師傅教導他,文韜武略,都不曾落下。

這孩子也並未辜負我的期望,他不僅天賦異稟,還十分勤勉努力。

夫子們對他也是讚不絕口,直言:此子絕非池中物。

李家府邸與公主府僅有一街之隔。

他們的任何動靜,都逃不過我的眼睛。

聽聞那三人時常一同出入,儼然一副夫妻恩愛、母慈子孝的模樣。

宮裡下了春獵的帖子,我特意帶上李潯一同前往,也好讓他開開眼界。

剛剛走下馬車,迎麵便撞見了江潭領著一夥狐朋狗友朝這邊走來。

見到我,江潭頓時顯得有些無措,似乎在思考是否應該上前跟我打個招呼。

然而未等他做出決定,我早已無視他的存在,徑直邁步離去。

身旁的侍女見狀,壓低聲音告訴我,原本江潭本是冇有資格參加此次春獵的,但他卻憑藉長公主之子的身份混入其中。

聽完侍女所言,我嘴角泛起一抹諷刺的笑。

想當初,此人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與我斷絕往來,可如今卻又厚顏無恥地藉助我的庇佑,簡直就是活脫脫遺傳了其父的品性!

待到春獵結束時,李潯可謂碩果累累,成績斐然,在眾多年輕才俊之中脫穎而出。

反觀江潭,則是空手而歸,毫無所獲。

畢竟他本就資質平平,冇了我的督促,如今更是荒廢了。

原本圍著江潭的眾人也見風使舵地圍到了李潯身邊。

江潭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一旁,臉色變了又變,最後大步穿過人群,用力推了李潯一把:“我纔是長公主之子,你不過是區區乞兒,怎敢越過我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