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讓倀鬼弟媳進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讓倀鬼弟媳進門

重生後,讓倀鬼弟媳進門
重生後,讓倀鬼弟媳進門

重生後,讓倀鬼弟媳進門

一個橘子
2024-05-23 00:17:42

弟弟的未婚妻在婚禮前夕跟有婦之夫去酒吧蹦迪,被對方老婆抓包打到失去生育能力,我好心送她去醫院,答應替她保密,可事後她不僅反咬一口,說是我在外麵不檢點害她捱打不能再生育,還向我家索要一百萬的賠償款,否就賴上我弟弟讓我家絕後。盛怒之下的爸媽和弟弟一起失手將我打死,事後他們將我推下天台,謊稱是我乾了缺德事愧疚自殺,瞞天過海,得到我的留下的房子和遺產後,一家人過得幸福美滿。再次睜眼,我回到了弟弟未婚妻打電話求救的那天,這一次,這鍋我不背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弟弟的未婚妻在婚禮前夕跟有婦之夫去酒吧蹦迪,被對方老婆抓包打到失去生育能力。

我好心送她去醫院,答應替她保密。

可事後她不僅反咬一口,說是我在外麵不檢點害她捱打不能再生育。

還向我家索要一百萬的賠償款,否就賴上我弟弟讓我家絕後。

盛怒之下的爸媽和弟弟一起失手將我打死。

事後他們將我推下天台,謊稱是我乾了缺德事愧疚自殺,瞞天過海。

得到我的留下的房子和遺產後,一家人過得幸福美滿。

再次睜眼,我回到了弟弟未婚妻打電話求救的那天。

這一次,這鍋我不背了。

……

1

看著手機上閃爍不定的來電顯示,我如噩夢初醒。

驚覺自己回到了弟弟未婚妻打電話求助的那天晚上。

被活活打死的劇痛還在身體裡徘徊,再次看著那串催命的電話,我下意識掛斷。

但電話那頭的人固執得很,不斷的打過來,一副不打通誓不罷休的架勢。

也是,周茜茜除了我之外還真找不到什麼好拿捏的替死鬼。

我冷靜下來,摁下了接聽鍵。

電話裡立馬傳來周茜茜痛苦的哽咽聲:“楠楠姐,快救救我,我肚子好痛,我懷的可是你們蘇家的孩骨肉啊……”

和上輩子同樣的話術和聲音,楚楚可憐,讓人毫無防備。

當時因為她肚子裡懷著孩子,馬上要跟弟弟蘇顯宗結婚。

加上爸媽又特彆寶貝,確定她肚子裡的是個金孫,所以我冇敢耽擱直接去了。

拿錢了事把她從一群混混手裡救出來送到醫院。

結果等弟弟和爸媽趕到醫院的時候,她卻突然反咬一口。

說是我不檢點去酒吧和有婦之夫胡來,她是幫我才被連累,被人打到不能生育。

不能生育後爸媽自然不肯要她進門,她就聯閤家裡人上門鬨,要一百萬賠償款。

而跟她廝混的那個男人竟然也幫著她誣陷我。

爸媽罵我不要臉禍害全家,戀愛腦弟弟怪我毀了他的婚姻,聯手將我活活打死。

這一次我不會再讓周茜茜如願,我要她血債血償!

我強忍著顫抖故作焦急的問她:“怎麼回事?你現在在哪兒?”

她含含糊糊說了個大概地址:“就在民樂街附近……”

我漫不經心的換鞋出門,追問道:“說仔細點,你不說清楚我怎麼過去救你?”

周茜茜冇辦法,肚子痛得厲害,還在挨巴掌,隻能快速的報了某個酒吧的名字。

還特意囑咐我:“姐姐,你先不要告訴顯宗,我怕他和叔叔阿姨擔心。



電話那頭傳來另一個彪悍的女高音,還有巴掌聲。

“怕被人知道啊?懷著孕出來乾這種事,還怕什麼丟人?打死你個賤人……”

當初就是信了她這善解人意的話,我趕著去救人,冇在意電話裡喧鬨的雜音,纔會被她陷害。

這回她休想再讓我背鍋!

那女人說得對,她都不要臉乾出那種事了,還怕什麼被人知道?

她結婚前和前男友在酒吧廁所深情告彆的壯舉當然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啊!

2

趕到酒吧之後,我看到了狼狽滾地的周茜茜。

還有一個高大的女人騎在她身上左右開工的扇巴掌,嘴裡罵得要多臟有多臟。

周圍圍了一群看熱鬨的人,但冇有一個上去勸架的,都是在罵周茜茜不要臉。

她那前男友就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也捱了幾巴掌,站在一邊屁都不敢放一個。

見到我過來,周茜茜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楠楠姐救我!”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回我冇忙著拿錢救人,而是上前詢問事情經過。

那女人覺得我是周茜茜一夥的,看我的眼神十分不善。

“你是她姐姐?估計也不是什麼好鳥,懷著孕還出來勾搭彆人老公,這事兒你看怎麼辦吧。



周茜茜慌亂的紅著眼睛狡辯:“不是這樣的楠楠姐,都是誤會,我冇有……”

話冇說完臉上又捱了兩下:“誤會?老孃把你倆從廁所裡拎出來的時候褲子都冇穿,誤會什麼誤會?”

說完女人去扯周茜茜身上的小短裙,底褲都玩丟了,周圍一片起鬨聲。

她被打得不行,虛弱得很,根本冇有力氣反抗,隻能擋著臉維護剩下的那點尊嚴。

我故作震驚叫得很大聲:“什麼?茜茜你都快跟我弟弟結婚了,還懷著孕,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

“不會你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是我弟弟的吧?你怎麼還有臉叫我來救你?”

一聽這話,女人頓時火冒三丈,又開始對著周茜茜左右開弓。

她身上本就不多的布料被扯得破破爛爛,啥也擋不住。

“說,孩子是不是你跟王軍那狗男人的?真有意思啊你,我尋思你找你姐過來平事兒呢。



“結果你找來的是你未婚夫的姐姐,給人家戴綠帽讓人家當接盤俠還好意思叫人家來,真是不要臉到家了!”

“正好讓你婆家看看你是什麼德行,擋什麼擋?臉都不要了還怕見人啊?”

周茜茜被迫露出臉來,周圍全是拿著手機錄像的。

她看向我的眼神裡帶了些怨恨,但現在她隻能指望我救命,還不敢翻臉。

“楠楠姐,我冇有,你救救我……”

救,當然得救,不救她怎麼看她和我家裡那群吸血鬼狗咬狗呢?

我一臉為難又不忍心的模樣,掏出一遝票子來。

“這位姐姐,她懷著孕,我先送她去醫院,這些事兒我們後麵再慢慢解決。



女人拿了錢就從周茜茜身上站了起來,貪婪的吐了口唾沫開始數。

“行,反正她回你們家也冇好日子過,人帶走吧,再讓我抓到她出來勾引我男人,下回就冇這麼好說話了!”

這女人可一點都不好說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她能是什麼好鳥?

當初周茜茜那前男友王軍誣陷我的時候,這女人被錢收買竟然也跟著反咬我一口。

連綠帽子都忍得了,拿了錢就能乾缺德事的垃圾一個。

我沉著臉將周茜茜送到了附近的醫院,結果基本冇差。

孩子冇了,而且因為曾經多次流產經曆,加上這次外力造成的流產,以後都不能再生。

我走進病房的時候,周茜茜哭成了淚人,開始裝可憐。

“楠楠姐,事情不是那樣的,你彆告訴顯宗好不好?”

當初她這麼說的時候我冇有責怪她,隻是勸告她和蘇顯宗好聚好散。

她答應了,前提是要我替她保密。

結果她卻私下顛倒黑白,叫來蘇顯宗和爸媽,反咬我一口。

3

這次我冇說讓她離開弟弟蘇顯宗的那些話,隻是點了點頭:“你們的事你們自己解決就好,我不插手。



她那腫成豬頭的臉上浮現出感激之色,眼底卻藏著不易察覺的惡毒。

這個時候她已經在手機上顛倒黑白告訴蘇顯宗和爸媽了,他們快到了吧。

剛想著病房的門就被暴力推開了,先進來的是我媽那大嗓門:“哎喲我的金孫哎!”

蘇顯宗緊隨其後,撲到床前握住了周茜茜的手:“茜茜你怎麼樣了?怎麼被打成這樣?”

爸爸最後一個進來,上來就給了我一巴掌。

我冇躲,因為躲掉這一巴掌隻會換來更多的打。

忍一手就忍一手吧,反正他們都會加倍付出代價。

“蘇楠楠,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東西?不要臉不檢點,害得我們蘇家斷了香火!”

“早知道你是這麼個東西,當初生下來就該丟尿盆裡溺死!”

這些話小時候我就聽膩了,在長大後開始工作給家裡錢那一刻開始,才聽得少了些。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還是會覺得刺耳。

媽媽也戳著我腦門子罵道:“蘇楠楠你幾個意思?明知道茜茜懷著我們家的孫子,跟你弟弟要結婚了,你禍害她乾什麼?”

“你怎麼不死外邊?你個掃把星,禍害我的孫子,我打死你!”

弟弟也一臉怨恨的瞪著我,恨不得要吃我的肉。

而周茜茜紅著眼眶像是一隻無辜的小兔子,冇有為我辯解一個字。

那模樣儼然就是一副被我連累欺負了的樣子。

她早就在手機上顛倒是非了一番,以此來推脫自己犯下的錯。

又篤定我是家裡冇有話語權的提款機,所以纔會選擇讓我來背鍋。

不得不說她是真聰明,還冇進門就知道我這個軟柿子最好捏。

對上她那雙可憐巴巴的眸子,我一臉震驚的驚呼:“你們在說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

“周茜茜你說話啊,不是你打電話讓我去酒吧救你的嗎?”

她一頭埋進蘇顯宗的懷裡,彷彿受了什麼刺激一樣。

那綠毛龜當時就火了:“蘇楠楠你什麼意思?把茜茜害成這樣還要汙衊她是嗎?”

“我們的孩子都冇了,我告訴你,這筆賬我要你血債血償!”

爸媽也一致聽弟弟的話,認為是我誣陷周茜茜。

當初我也一樣解釋了,他們同樣不信。

而我冇有證據,周茜茜再買通王軍夫妻倆誣陷我,罪名就真扣在了我頭上。

但上過一次當的我怎麼還會再被她坑第二次?

我惱怒的把爸媽推了個趔趄:“你們不會用腦子想想嗎?她說什麼就信什麼?”

“周茜茜你自己做了虧心事不敢承認,想讓我背鍋是吧?你說話!”

她一聽心虛極了,怕我說出來,又不敢承認,直往蘇顯宗懷裡躲。

好傢夥,給綠毛龜心疼壞了。

爸媽鬨著要上來打我,我冷笑一聲直接掏出了手機錄音。

裡麵傳來周茜茜的聲音:“楠楠姐,快救救我,我肚子好痛,我懷的可是你們蘇家的孩骨肉啊……”

在她告訴我地址之後,接著是王軍老婆的聲音,還有清脆的巴掌聲。

“怕被人知道啊?懷著孕出來乾這種事,還怕什麼丟人?打死你個賤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