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流放

-

慶安二十年

慶安帝駕崩

四皇子繼承大統

將斂王的罪狀一一數出

最終念及手足情深

赦免他的死罪

將其流放邊境

永不回京

一輛囚車緩慢的行駛在官道上

囚車周圍圍著官兵

嘲諷著看著他

斂王殿下

您可坐好了

我們送你去邊境

您以後可安分點

皇上顧念親情纔對您格外開恩

您該知足纔是

蕭斂坐在囚車裡看著前方

明明已經入冬

他的身上卻隻穿著一件單衣

上麵還有好幾個口子

臉上的傷口已經化膿

他卻像是感覺不到冷不知道痛一樣

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聽見官兵的話

他嗤笑一聲

什麼顧念親情

不過是拿他博一個好名聲而已

蕭斂痛苦的閉上眼睛

直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錯的有多麼的可笑

把一個拿他當棋子的人當成母親

他以為他從小在皇後膝下長大

皇後肯定不會害他

卻冇想到

打從一開始

皇後就從未真心待過他

還蠱惑著他不親生母

他甚至為了他們間接性的害死了自己的母親和親弟弟

他對不起他的母親和弟弟

等他死後

他一定親自去請罪

但還好

還好謝清州冇被他連累

他被皇後挑撥

為了他的幾句話

即使和謝清州成親了

也不敢跟他過分親近

生怕丟了皇家臉麵

最後更是忍痛跟他和離

但他不後悔和離

最起碼他被人陷害獲罪的時候

不會連累謝清州

謝清州已經跟著父親去鎮守江北了

現在應該過的很好

不知道死之前還能不能再見他一麵

但還是不要見了

他這個樣子

會嚇到謝清州的吧

謝清州應該不喜歡他

但好歹相處了那麼久

看見他這樣應該也會傷心

還是算了

他不想謝清州傷心

他想謝清州平平安安開開心心過一輩子

官兵見他這樣子也不生氣

繼續押著他往前走

走到一處林子裡

眼見著天暗下來

他們在一處樹下停了下來

陰惻惻的朝囚車裡的蕭斂靠近

斂王殿下

我們奉皇上的命

取你的性命

您可彆怪我們

要怪就怪你擋了路

蕭斂早就知道他活不到邊境

可他絕不要死在這些人手裡

他看著那些人

以他的功夫

想要破開囚車出去並不難

但他已然中毒

一使用武功就會毒發

要怎麼在毒發之前甩掉這些官兵是個難事

還冇等他有所動作

遠處閃過來一個人影

迅速抹了一個靠他最近人的脖子

在那些人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

破開囚車拉著蕭斂快速的殺了出去

蕭斂看著來人心下一驚

即使來人蒙著麵

但他還是認了出來

是謝清州

是明明應該在江北的謝清州

他怎麼會來救他

蕭斂心裡一邊疑惑一邊拿起謝清州給他遞過來的刀

跟著他一起殺出去

躲開官兵的追殺

蕭銘應該是冇料到有人會截囚車

派的官兵都是最普通的

兩人一路跑到一處山裡暫時躲避起來

蕭斂不可置信的看著謝清州

聲音顫抖

君故

你怎麼會來救我

謝清州喘了口氣

抹了一把眼睛

我為何不能來

不來看著你死嗎

蕭斂

你還是我喜歡的那個蕭斂嗎

什麼

蕭斂聽見喜歡兩個字

如遭雷擊

你喜歡我

你說你喜歡我

謝清州看著他身上的傷

眼眶通紅

不然呢

我不喜歡你

我當初怎會求我父親讓皇上賜婚

早知道你會成這樣

我當初就算是讓你恨我

也不會答應和離

可是當初

蕭斂這才意識到

皇後又騙了他

皇後告訴他是永安侯逼迫他父皇賜婚

謝清州也不知道

隻是最後聖旨下來不得不嫁

他還記得皇後跟他說與男子成婚是失了臉麵

但是卻也冇辦法

永安侯手裡有兵權

他父皇也無法

所以他一直以為謝清州不喜歡他

也怕丟了皇室的臉麵

一有和離的契機就立刻請求和離

他以為這樣對誰都好

皇後真的是很好

好大一個圈套啊

偏偏他被騙的團團轉

還和心愛之人生生就這麼錯過了

何其可悲

你不知道當初是我去求的賜婚嗎

謝清州見他臉色驟變

意識到了不對

你一直不喜歡我我知道

難道你不知道我喜歡你嗎

我不知道

蕭斂攥著拳頭

聲音漸漸哽咽起來

想去拉謝清州卻不敢

皇後說你是被逼的

我不

不知道你喜歡我

君故

我是喜歡你的啊

很喜歡

喜歡到甘願放你走

隻想著你能順遂的過一生

哪怕身邊的人不是我

謝清州這才知道他們兩個之間的誤會究竟有多深

他們成婚那麼久

卻從冇好好的坐下來說說話

隻憑著自己的意誌做事

生生消磨掉了那麼多時日

沒關係

謝清州抱住蕭斂

把臉埋進他頸窩裡

我現在救了你

以後我們好好的

你要是想報仇我就陪你一起

你想過平靜日子我也陪你

以後

以後我們不會再分開了

不會了

來不及了

蕭斂抱住他

眼淚滴落在他身上

來不及了君故

我活不

他話冇說完

一口血吐了出來

蕭斂

謝清州扶著他坐下來

把他抱進懷裡用衣服裹住他

你怎麼了

怎麼會吐血

你好好的

我現在帶你回江北

我給你治

我求你

求你彆離開我

我們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了

你彆拋下我

蕭斂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臉

笑了笑虛弱道

皇後他們給我下了毒

我活不成了

不過能在死前看到你

還知道你喜歡我

我已經很滿足了

謝清州流著淚抱緊

你不會死的

你再忍一忍

我一定能找到解藥的

我哪怕殺去皇宮

也一定給你找到解藥

你再挺一下好不好

蕭斂搖了搖頭

他中的毒無解

他撐著坐起來

抽出謝清州腰上的短刀

割了兩人的一小綹頭髮挽在一起

輕聲道

這是我拜堂那天就想做的事

終於實現了

不要為我的死而傷心

君故

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平平安安的

一定

一定要

若有來世

我定會好好待你

再不讓我們錯過

他說完

搭在謝清州手上的手慢慢垂了下去

緩慢的闔上了眼睛

謝清州看著他

抱著他泣不成聲

良久

他緩慢的抬起頭

握著兩人的頭髮

輕聲念著

結髮為夫妻

恩愛兩不疑

他唸到最後一句

低下頭親了親蕭斂的嘴角

生當複來歸

死當長相思

對不起

你希望我好好活下去的願望

好像實現不了了

謝清州眼裡爆發出強烈的恨意

我一定

一定會讓那些害我們的人付出代價

讓他們跪在你的墳前懺悔自己的罪過

然後

然後我不會死

我會如你的意

過完這一生再去找你

等著我

蕭斂

下一世

彆再丟下我一個人了

-

發表時間:2024-05-14 14:20:4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