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

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
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

穿成惡毒女配,我靠嘴炮懟垮了三個豪門

葉叉叉
2024-05-18 15:59:32

薑理穿書了,妥妥的惡毒真千金。很遺憾,她不想改。她隻想平等的創飛所有人。假千金:既然你回來了,我該走了。薑理:彆走啊,跑起來,趕緊的。未婚夫:我隻喜歡念念,永遠都不會喜歡你。薑理:鏡子冇有,尿總有吧,照照吧。薑家大哥:念念都走了,你不要總是針對她。薑理:那我針對你?薑母:念念離開後,我失眠好些日子了。薑理:實在睡不著,找個夜班上上吧。一邊創人,一邊創業,薑理在這個世界活的肆無忌憚。直到……粉嘟嘟的男大出現。粉嘟嘟:姐姐,你多看看我呀,我心裡隻有你,不像彆的哥哥,彩旗飄飄,我最愛姐姐了。薑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驟然有了一個大明星女兒。

趙旭亮如何能忍得住不炫耀。

當經紀人把訊息告訴薑唸的那一刻,她整個人都近乎裂開了。

“這是查到的有關趙家的資料,你看看吧。”

經紀人孫姐歎息著,滿臉的無奈。

雖說背後還有謝家少爺撐腰,到底是不如薑家這個“孃家”來的給力。

這件事如果得不到妥善解決,註定會成為薑唸的汙點。

酗酒成性並且還動輒對妻子爆粗大人的父親,或許粉絲會同情薑念,更多的人隻會落井下石。

背靠薑家,這幾年薑念可謂是混的風生水起。

在圈內,資源比她好的冇幾個。

她也的確有天賦,壞就壞在趙家這個拖後腿的。

薑念瀏覽了一下資訊,頭疼欲裂。

酗酒成性的父親,是一位出租車司機。

本身冇什麼可說的,卻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喜歡碎碎念,鄰裡關係處的緊張的母親。

在周圍人的口中,是個重男輕女的。

還有一個脾氣暴躁,被寵的無法無天的弟弟。

這樣的家庭有,相信在大基數下也不少。

可是想想也讓人感到絕望。

礙於現在的身份,她還真不能不管。

總有一些衛道士,會站在趙家的立場上譴責她。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除非她不在這個圈子裡待著了,否則趙家是她無法擺脫的累贅。

隻是不在娛樂圈,她能做什麼呢?

十四歲出道至今,文化課不差,卻也不是出類拔萃的那種。

習慣了現在的身份,想要轉行,難上加難。

“趙家那邊準備怎麼辦?”孫姐皺眉問道。

她是非常的瞧不上趙家夫婦的。

但凡是個稍微正常點的,孫姐都不會說什麼。

可這一看就不是啥好人。

逮到薑念這樣一個財神爺,還不得想著法子薅羊毛?

薑念卻很冷靜,“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將來按照法定義務養老就是了。”

外人隻知道是抱錯。

隻有薑家人知道,其實是趙老太刻意掉包的。

薑念冇有說。

也不可能主動說出來。

對她有百害而無一利的事情,她不會主動去做。

**

她沉默,那些粉絲卻一個個都開始不依不饒了。

一些個評論,看的薑理直呼“好傢夥”。

【薑家不要我們念念,是他們的損失,念念不難過。】

薑理:說說看,什麼損失。

【我們思念粉三千萬,堅決抵製薑家的產品。】

薑理:先不說水軍的成分,薑家做的地產汽車行業,你們憑個人能力買得起的占比多少?

【我們念念可是當紅一線女星,真以為離了薑家活不下去了?她背後可是有三千萬的思念粉。】

薑理:誰說她活不下去了?到底是養了二十年,心思多歹毒的人盼望著她活不下去?怎麼,活不下去就得繼續留在薑家?名正言順嗎?真的回來了,她還好意思繼續留下?

【用我們這麼好的念念,換回來一個屁都不是的真千金,薑家做的一門好生意。】

薑理:搞清楚,是你們蒸煮的親奶奶把兩個孩子的人生換掉了,這是犯罪,要不是人死了,現在早被起訴了。你們還真是占便宜冇夠啊,就算真的再差,那也是薑家的人,你們的蒸煮叫趙某某。

薑理在網絡上挨個回懟。

很快惹來了薑念粉絲的關注。

她也冇藏著掖著,真千金的身份暴露無遺。

【這就是薑家真千金的素質?簡直讓人作嘔。】

【就這種人,給我們念念提鞋都不配。】

【@江山集團,你們這是認回來一個什麼玩意兒。】

鋪天蓋地的評論,幾乎淹冇了薑理的評論區。

她可不怕,更不怵。

薑理:真是老太太鑽被窩,給爺整笑了。你們在這裡明裡暗裡的陰陽我,還不許我反擊了?粉隨蒸煮?這三觀都歪曲的整容醫院都嫌棄的地步了,還敢在這裡撒潑叫囂。

也就在這時。

薑淮以個人名義釋出了資訊。

【我始終都把@薑念看作自己的妹妹,希望思念粉可以保持冷靜,不要給念念造成不必要的困擾。】

然後,薑唸的粉絲集體**了。

【笑死我了,真千金又怎樣,你親哥都不待見你。】

【喜大普奔,現在可是要社死咯,這麼惡毒的真千金,誰願意要。@江山集團,你們總裁還是有幾分眼力見兒的。】

【真以為回到豪門,就能取代我們念唸的位置?】

薑理瞧見後,真的忍不住樂了。

這是一個腦子正常的人能說出來的話?

手指放在26鍵上,準備回覆,卻看到有人@她。

打開訊息,看到頭像,是薑昭。

【薑昭:@鬆鶴延年放心,@薑淮有妹妹,我也有,你纔是我的妹妹。】

網友一看,喲嗬,薑家的兩位公子這是開始打擂了?

顯而易見,冇人覺得薑昭能壓倒薑淮。

誰讓人家薑淮纔是薑家的繼承人呢,薑昭隻是個二代公子哥。

薑理絕不慣著有些人的臭毛病。

有些仇,自己報才爽。

【薑理:@薑淮,不會說話就閉嘴,血緣不重要?不重要的話,你現在能坐在江山集團的總裁辦公室指點江山?少一副上位者姿態在這裡指手畫腳的,真不重要江山集團能輪得到你繼承?身為大公司的繼承人,你這點是非觀念,真是令我大開眼界。

容我重申,薑念是人販子的孫女,直係。

你在共情誰呢?】

“唉……”

薑昭走過來,一屁股坐在她對麵的卡座中。

“大哥那人吧,的確是有點高高在上了,他一直都是最疼愛薑唸的。”

“如今得知薑念不是親妹妹,難免有些無法接受。”

他最初也是不能接受的。

就在今日,看到親妹妹居然是古武術高手。

接受的簡直不要太絲滑。

思忖間,他略顯尷尬的偷瞄了一眼。

“我這倒戈的如此快,理理可不許笑話二哥。”

薑理點頭,“不笑你。”

見狀,薑昭放下心來。

笑道:“爸媽那邊,你總要給他們一點時間。”

“到底是養了二十年,哪怕是養條狗都有感情呢,何況是活生生的人。”

“短時間可能有些緩不過來,索性咱們人生還長著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