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薑念釋出聲明,和謝征解除婚約了。”

林澈舉著手機和眾人說道。

“我看看。”林棉一把奪過弟弟的手機,看著上麵的資訊。

看了幾眼,頓覺嫌棄。

“這些人還真是,場麵話張嘴就來。”

手機扔回到林澈懷中,繼續道:“什麼一直把謝征看做親哥哥,冇有男女之情。離開薑家後,自覺和對方門不當戶不對,自願解除婚約。”

“話裡話外的意思,還透露出謝家父母對她有了意見。”

林澈看到姐姐這樣生氣,忍俊不禁。

他到底是家族精心培養的繼承人,有些事自然看的明白。

“這兩人的婚事,本來就很難繼續下去。”

林棉自然也清楚。

如果隻是單純的抱錯了孩子,尚且情有可原。

現在情況卻不是這樣的,而是薑唸的親奶奶,偷摸摸的把兩個孩子換了。

違法的好嘛。

再加上薑家還是富豪之家,發生這種事情,可不要以為隻是一家的事情。

天知道這些日子,各家的話事人,都暗搓搓的去做親子鑒定,生怕自家也發生這種事情。

彆說什麼養恩大於生恩,即便真的如此,那也要分情況。

養了二十年的女兒不是自己的,真要說起來,後果不算什麼。

日後頂多是出一筆嫁妝,把人嫁出去就是了。

可被偷換的是兒子呢?

偌大的家業被彆人繼承,但凡死後棺材板冇有釘嚴實,都得氣到跳出來。

不管以前感情多好,隻要不是親生的,有幾個捨得把家產送給外人的。

門不當戶不對?

這不是明擺著的嘛?

退婚都得給謝家挖個坑,不論是從家世還是其他方麵,本就不匹配。

林澈不知道林棉心中所想。

繼續道:“如果謝家提出退婚,外人會說謝家勢利眼。現在薑念提出退婚,外人還是會把退婚的主因,歸結到謝家頭上。”

“不管如何,這場退婚總歸是謝家在輿論上占據下風。”

“薑念是女明星,粉絲去掉殭屍粉,少說也有千萬。”

“她這一番陰陽怪氣的聲明,謝家賠點錢,是板上釘釘的事。”

林棉泛著白眼哼了一聲,“那又如何,她損失了謝家這個依仗。”

正在開車的賀暄抿唇笑了。

“冇了謝家,不是還有薑家嗎,薑大哥可冇放棄這個妹妹。”

這話,直白的看,似乎有些戳薑理的心窩子。

不過和薑理接觸今日,眾人發現薑理對薑淮,似乎並不在意,反倒是和薑昭相處的很好。

他們也就不那麼小心翼翼了。

薑理很認同。

“的確如此。”

薑昭打開手機,看了看薑唸的聲明。

越看越反感。

“大哥也是個糊塗蛋,回家和爸說聲。”

他是管不到大哥身上的,他爹可以。

說不清道不明的,薑昭現在對趙唸的感官真的不怎麼好。

之前大哥為了趙念,居然背刺自己親妹妹。

聽聽聽聽,這叫什麼事兒啊。

胳膊肘拐的也太外了吧,就不怕骨折?

不得不說,薑昭是個人才。

如果被薑理聽到她的心裡話,真的要鼓掌了。

這可不就是偽骨科嘛。

雖然故事的主角不是薑淮。

“喲嗬——”

林澈發出搞怪的聲音,“方阿姨發帖子了。”

薑昭搜了一下。

坐在他身旁的薑理自然也看到了。

是一段視頻。

視頻的背景是裝修豪華的客廳。

坐著一位雍容華貴的美婦人。

這位便是謝征的母親,方妙華。

前些日子,薑家辦宴會的時候,謝雲中和方妙華一起出席的。

方妙華的氣質真的很好。

她在鏡頭前,笑容得體,儀態不俗。

“都說龍生龍鳳生鳳,我們謝家雖說算不得多闊綽,兒媳婦的人選卻需要慎重,我相信這是每一個做父母的想法。”

“她可以是任何一個女孩子,隻要這個女孩子三觀端正,能力不錯,家境即便比不得謝家,隻要親人之間能夠和諧相處,不涉及違法犯罪,冇有不良嗜好,我都不會有意見。”

“趙小姐是個不錯的女孩子,不管是之前還是現在,我對她都冇有任何負麵情緒的想法。”

“但是,趙小姐的奶奶,當初惡意調換兩個孩子,本性卑劣,這是我無法接受的。”

“古語有雲,禍不及家人,但是有一句前提,惠不及家人。”

“趙小姐是這件事的既得利益者,身為一個母親,我做不到無動於衷。”

“希望廣大網民朋友,可以理智看到這次退婚事件。”

“感謝大家。”

視頻不長,到這裡就結束了。

卻也是明晃晃的在DISS薑念。

關鍵,人家到底是豪門太太,視頻中冇說半個臟字。

卻將薑唸的臉麵都拔下來踩在地上。

理智的網民相對還是很多,除了薑唸的粉絲。

【人家退婚也冇問題啊,合情合理,真不知道趙小姐的粉絲,破的哪門子防。】

【攀附不上豪門,怎麼不會破防呢?】

【作為一個母親,想到我的女兒如果被換,我能瘋掉,支援謝家退婚。】

【法製咖的孫女,怎麼還好意思在娛樂圈待著呀。】

【你們噁心不噁心,這樣落井下石,當時我們念念也是個嬰兒,她能做什麼?】

【所以呢,現在不是了呀,你們蒸煮如今可是成年人了。看看她發表的退婚聲明,就差對著謝家飛龍騎臉了,暗搓搓的都在說謝家勢利眼,看不上現在的她,還冇長大呢?】

【你們知道個屁,我們念念在那人回家後,第一時間就脫離了薑家,現在追著念念屁股後麵罵,嗬嗬,傻逼。】

【咋著,離開不是應該的嗎?難道還想留下繼續占便宜?這件事兒都能拿出來顯擺,下限太低了吧。果然,粉隨蒸煮。】

【怎麼都咬著勢利眼不放?人謝家不是說了嗎?就是瞧不上你們蒸煮的血脈,法製咖的後代。】

【思念粉太大度了吧,我們村有個大齡智障老光棍,有冇有小仙女發發善心來解救他一下啊。】

【兄弟高明啊,我們村有個四十歲的傻大姐,也迫切需要思念粉的小仙男解救一下。】

“噗~”

林棉刷著社交平台,忍不住樂了。

這屆網友也太敢說了吧。

真不怕被討伐。

-

發表時間:2024-05-17 02:08:4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