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花間月
2024-05-19 07:51:52

一朝穿越,身陷險境,但居然可以操縱動物!她打開了一個新世界,也被立刻送去了給那惡名遠揚的攝政王!但誰知,攝政王居然將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晚晚,這真的是你做的?”

夜靈兒看著手中的毛線球,看向林晚晚的目光不敢置信。

她不相信身邊一向善良的林晚晚會做出這樣的事。

林晚晚臉色蒼白,被夜靈兒一問瞬間慌了神,連忙解釋道,“六公主,事情不是這樣的,我隻是……”

林婉傾站在一旁,看著林晚晚手忙腳亂的樣子,冷冷補充道,“林二小姐敢發誓嗎?”

“都有貓咪是有靈性的動物,它會親近喜歡的人,同樣也會懲罰傷害它的人。”

林婉傾目光冰冷,若非醫治的及時這貓咪就要因為林晚晚的毒害而喪失性命,實在可惡。

“你我同在這兒,若我是傷害貓咪的真凶,為何它不是撲我而是撲你?”

林晚晚張了張嘴,急得眼眶通紅,隻能憤怒吼道,“林婉傾,你休要在這挑撥離間。”

“是不是挑撥離間,林二小姐心裡比誰都清楚不是?”

林婉傾冷笑一聲,目光往夜靈兒的方向看去,“六公主,下次找事麻煩搞清楚些。”

“本妃是你皇嬸,攝政王府也是你們能故意胡鬨的地方!”

林婉傾留下這些話灑然離去,相信有了今日的事林晚晚要想再藉著夜靈兒的身份胡作非為,可就難了。

夜靈兒握緊拳,眼中逐漸通紅,她將貓咪抱在懷裡,帶著哭腔的說道,“林晚晚,你實在太讓本公主失望了!”

而此時的林婉傾已然回到攝政王府,解決完宮中的事心情自是不錯,隻是進了屋子她卻冇見著夜北冥。

就連著一向嗷嗷直叫的血狼也不見蹤影,她正疑惑時隱隱聞到一股血腥味,心中不免咯噔一下。

莫不是出事了?!

順著那股血腥味,她出了屋一路向前一片紫竹林出現在麵前,地上的血跡越發清晰可見。

隻見著血狼倒在地上,原本雪白的皮毛上滿是血跡,看起來奄奄一息。

見著她來時,它著急的嗷叫了幾聲。

聽懂血狼話語的林婉傾心下一沉,連忙從空間中拿出止血的傷藥敷在上麵。

“你在這好好養著,我去救他!”

她隨即起身,腳步不免加快了些,從血狼剛纔的話語大概是在說它與夜北冥遇到刺客。

夜北冥本就身中劇毒,如今又行動受製,能將血狼傷成這樣,對方明顯是存了必殺的心。

在這種情況下,夜北冥岌岌可危。

身為醫者對血腥味本就異常,憑藉著這敏銳的嗅覺在王府的後門她看到破敗的輪椅。

這是她找人為夜北冥專門做的,輪椅上空空如也,她焦急的看向四周,最終在一處草叢中倒地昏迷的夜北冥。

此時的他兩處的手臂都受了劍傷,傷口處也是血流不止,血狼撲了過來,著急的看向自己主人。

林婉傾給夜北冥把脈,麵色變得越發凝重,“還有氣在。”

說罷她從空間中拿出止血的藥粉對著傷口處灑了下來,夜北冥的傷勢太過嚴重必須找個地方立馬醫治才行。

就在這時,血狼發出警惕的嗷叫聲,隻見兩個身穿黑衣,手拿長劍的男子以極快的速度朝這而來。

“就是你們將他傷成這樣?”

林婉傾緩緩起身,目光變得愈發冰冷,說話間幾根銀針飛了出去,這兩個刺客還未有所反應便直直的倒在地上冇了氣息。

她拍了拍手掌,一臉的不屑,“當真是不知死活!”

這兒離夜北冥的房間並不遠,得將人弄到那兒才行,正尋思之際兩個身影突然出現。

“又來?”林婉傾眸子微眯,卻見那兩人一臉驚懼的看著倒地的人,“主子!”

暗影手執長劍架在林婉傾肩上,“你對我家主子做了什麼!”

“血狼。”

既是夜北冥身邊的人,林婉傾既不想動手,也懶得廢話,瞥了眼血狼的方向。

敷了傷藥的血狼逐漸恢複戰鬥力,在聽到林婉傾的召喚幾乎是漢族猶豫的將暗影撲在地上,在他身上用抓了好幾下。

司風對這一幕是看得目瞪口呆,相比暗影的動手,他倒是冷靜許多。

更明白血狼跟在主子身邊多年,哪怕是他們也難以近身,會如此聽這位新王妃的命令其中必有蹊蹺。

他皺著眉試探性的對著林婉傾問道,“王妃,王爺他怎麼了?”

林婉傾看了他眼,“虧你們還是王爺身邊的護衛,難道看不到那兩個刺客?”

“上來就對著我質問,這就是平日裡的素養?”

林婉傾漠然開口,對著那邊的血狼道,“過來。”

她將地上的夜北冥弄到血狼背上,現如今已冇有更多時間可以拖延。

“將人帶回房間。”

林婉傾對著血狼交代了幾句正想積累卻想到這兩個刺客,她瞥了暗影和司風一眼,淡淡說道,“你們既是王爺的人,那這兩個刺客的處理便交給你們了。”

她說完便往夜北冥的屋子而去,此時的血狼已將昏迷的夜北冥馱了回去。

【我家主人還有救不。】

耳邊時不時傳來血狼的嗷叫聲,林婉傾手中動作一頓,幾乎是用命令的語氣,“給我閉嘴!”

“出去守著!冇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能進來。”

血狼雖是不滿卻也明白現下林婉傾有這個本事救夜北冥。

林婉傾從空間中拿出銀針,在一番診治下得到的結果比她方纔預想的還要糟糕。

原本壓下去的毒素因為受傷已有反撲的現象,一旦成功夜北冥會在昏迷中徹底喪失性命。

最重要的是夜北冥的手筋有受損的征兆,她若是晚來一步,以當時的情況,那兩個刺客可就得逞了!

夜北冥好歹是攝政王,這又是在自己府中,到底是誰冒著這風險做出這種事!

她將銀針一一紮在夜北冥穴位,直到翻湧的毒素開始慢慢平複,夜北冥的蒼白的麵容有了血色,心中緊繃著那跟弦才逐漸放下。

接下來就是等夜北冥醒來了,就在她準備喝口水,休息一會時卻聽到外頭傳來血狼的躁動聲。

隻聽到屋外傳來的聲音不是方纔的那兩個侍衛,而是管家!

林婉傾神情一滯,目光變得冰冷,夜北冥纔出事不久,管家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且聽著聲音他明顯像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莫非!

隻刹那間,林婉傾心中一振!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