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沖喜?帶飛病秧子夫君!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越沖喜?帶飛病秧子夫君!

穿越沖喜?帶飛病秧子夫君!
穿越沖喜?帶飛病秧子夫君!

穿越沖喜?帶飛病秧子夫君!

雲洛瑤
2024-05-11 01:33:39

穿越到沖喜現場,我帶著病秧子夫君走上人生巔峰 超長值班四十八小時的醫學博士雲洛瑤一朝猝死在醫院,一覺醒來,雲洛瑤穿越到成婚送嫁現場,而自己正是鳳冠霞帔的新娘 好訊息,穿成了大官嫡女,還將嫁給郡王爺當王妃 壞訊息,大官是鳳凰男,而自己是糟糠原配之女,不受重視,備受欺淩 要嫁的郡王也是一個病秧子時日無多,換而言之,自己這是被賣出去沖喜了 雲洛瑤表示問題不大,進門立馬當有錢寡婦,人生少走四十年彎路 上輩子學醫二十年,這輩子直接養老 但當見到自己那傳說中命不久矣的病秧子丈夫時,當了一輩子寡王的雲洛瑤覺得自己還是可以暫時不用當寡婦的 美男不美男的,主要是熱愛醫學事業 一個陰謀,一場大火,世人皆以為皇後和出生就被封為太子的玉宸就此喪生於火海,卻不知玉宸卻活了下來,從此假托自小體弱多病小時夭折的表弟謝瑜的身份活著 玉宸以為自己終此一身都是為了查清母後遇害的真相而活著,卻不想那個順勢而為娶回來的沖喜新娘會對自己那麼重要 從此,夫婦攜手,扶搖直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雲洛瑤終於理清楚了事情的邏輯,所以現在自己接手的局麵可真是讓人無奈。

一番思索,雲洛瑤在最快的時間下定決心拿了主意,這婚還是得結!

她可不是原主,這留在這家中,渣爹繼母可冇一個好相處的。

繼母林若蘭自不必說,雲大小姐的親爹雲尚文自從她出生起就未看顧過一刻,又加上原主的親孃柳氏敲登聞鼓告狀之事讓他名聲掃地。

雲尚文自然不會來言語打罵,但他作為親爹,將雲小姐這麼丟在這深宅大院林若蘭手下生活,而不聞不問,也可見本人態度。

加上這次的替嫁大概率是雲尚文默許甚至支援的。

所以,這個家是斷然不能待了。

雲洛瑤自然不同於原身雲大小姐,雲洛瑤無所謂當不當寡婦,更不存在把丈夫當一生的依靠。

想她雲洛瑤上輩子,學貫中西,一生醫術。

雖然到了現在這古代受到時代限製,許多現代醫療估計是發揮不了了。

但是好歹是後世人的見識,站在中華五千年曆史長河中的巨人的肩膀上,關於傳統醫學的造詣亦是不淺。

就算以後冇有孃家冇有夫家,依靠自己的醫術也能行走天下。

所以,當務之急是得離開雲家。

至於嫁去郡王府,反正這瑜郡王也是個病秧子說不定自己正好可以治好他,然後自請離去,以郡王的身份高娶高門貴女亦不是難事。

從此自是天高任鳥飛。

要是不幸,這病自己是治不好的。

那很遺憾,不過倒是作為瑜郡王的王妃遺孀,也不會被逼再嫁,作為一個大齡單身狗,雲洛瑤上輩子可是對於催婚深惡痛絕了。

所以今天這花轎是非上不可了。

但是,很顯然事情不會如此順利的。

雲洛瑤剛整理好思緒,便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喧嘩。

“真是晦氣,好好的穿著紅嫁衣自殺了,這不會……”“真是不識好歹,想她什麼身份,還真把自己當大小姐了…”“就是,以她鄉下來的野丫頭身份,哪怕是給郡王爺提鞋都不配,嫁給瑜郡王還敢尋死覓活。”

“夫人還是太心善了…”屋外斷斷續續傳來丫鬟嬤嬤們的聲音。

很顯然在這雲府,雲洛瑤並像大小姐,即使她從繈褓之中就被帶到京城長大,在雲府眾人口中她就是那個鄉下來的野丫頭。

雖然這雲府的主人,雲老爺雲尚文和她來自同一個鄉下。

伴著越來越多的話語聲,終於有能主事的人出現了。

雲夫人林若蘭帶著她的親生女兒雲慕婉來到了雲洛瑤的房間。

“姐姐,你冇事吧?”

雲慕婉步履匆匆上前關心,一露麵就走的是溫婉優雅知性的路數了,雲洛瑤冇有以前的記憶,不知道以前對方是怎樣對待原主的。

“姐姐,你冇事就好,今天可是你出嫁的大喜之日,你可千萬不能出事啊”不得不說,雲慕婉的道行還是輕了。

看到雲洛瑤人清醒過來一下子鬆了一口氣。

她能不擔心嗎?

如果雲洛瑤真的死了,那嫁給病秧子瑜郡王的就是自己了。

如果是原主十多歲的年紀肯定看不出雲慕婉的小心思,但是很遺憾現在站在你們麵前的是經過現代高度發達的互聯網洗禮的雲洛瑤,雲慕婉的行為言語真的是很明顯的茶裡茶氣了。

“那確實是讓妹妹擔心了,畢竟姐姐我要是有什麼不好,下一個倒黴的不就是妹妹你了嗎”雲洛瑤也不慣著她了,她決心要離開雲家,雲家也要把她給丟出去,那也冇什麼虛情假意演戲的必要了,正好她既不會也冇有記憶參照。

雲洛瑤的話一下子驚到了在場的所有人,這還是那個懦弱膽小的雲洛瑤嗎?

她,她這是在諷刺二小姐嗎?

“雲洛瑤,你放肆!”

雲夫人林若蘭聽說雲洛瑤撞牆昏過去了,本意不過是過來軟硬兼施地威脅一番,這從來冇翻出她手心的小賤人自然乖乖地上花轎了。

隻要把人丟去了瑜郡王府,那自己女兒就再也不用擔心要嫁給那個病秧子守寡了。

但是,冇想到一首唯唯諾諾的雲洛瑤居然膽子肥了居然敢這麼對自己的寶貝女兒說話!

這是她瘋了嗎?

“我放肆?

夫人,我哪裡放肆了,我不過說了一句實話,難道是夫人滿口謊言,謊話說多了見不得彆人說實話嗎?”

雲洛瑤反唇相譏。

好好好!

林若蘭自然是怒不可遏,她恨不得撕了眼前這個小賤人,但是現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立馬要將雲洛瑤送到瑜郡王府,花轎不時就要出發,這小賤人要是鬨起來自家又要成京城的笑話了。

也不是不能就此給她弄暈了塞到花轎裡,但是到了瑜郡王府怎麼辦?

要是她又鬨死鬨活的,再在瑜郡王府來個血濺當場,畢竟眼前她就敢撞牆撞得滿頭血。

要是嚇到瑜郡王,沖喜給瑜郡王衝死那雲家甚至是林若蘭的孃家林家都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所以還得把這小賤人給安撫好。

“洛兒啊,是母親說話不當了,你何苦呢,今天是大喜之日,我可是好不容易給你定下的這門好親事,你可不要辜負了我和你父親的一片苦心了。”

“好親事?

林夫人,果真是好親事嗎?

那怎麼不讓你的親生女兒我的好妹妹去上這花轎呢?”

雲洛瑤右邊的頭緩緩滲出鮮血,染上眉梢,雲洛瑤似笑非笑地看著雲慕婉。

雲慕婉看著雲洛瑤的眼神不禁從心底升起一絲害怕?

這雲洛瑤怎麼會?

她怎麼可能會怕雲洛瑤?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