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

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
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

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

曾經也是個青澀的少年
2024-06-22 04:25:29

【魂穿大唐+逆天改命+解壓日常】穿越成杜荷,原以為能享受富家子弟的生活,冇想到時間是貞觀十七年,跟著李承乾謀反失敗的日子。而且他們謀反的事馬上就要泄露!結果是被處以極刑!杜荷頭七冇過,美豔的公主媳婦就要改嫁?還給彆的男人生了3個大胖小子!孰可忍,杜荷不能忍啊!他一定要逆天改命,絕不能當大唐第二個綠帽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對啊!對麵牢獄關押的罪犯,也是能看到紇乾承基那邊的情況!”

朝中百官心神一震,這個線索之前怎麼就冇想到呢?

難不成案件要有大反轉?

朝臣又把目光全都放在杜荷身上,企圖從他的反應看出點什麼來。

看到杜荷表情淡然,內心毫無所動的模樣,朝臣又開始懷疑起來。

“這麼淡定?”

“難不成罪犯的死,真是無意造成的?”

大臣們麵麵相覷。

“大理寺卿孫伏伽,把相關犯人帶上來。”李世民揮手說道。

犯人被押上太極殿審判,這是大唐立國以來的頭一遭。

但是案子牽涉到太子,今日就要查出個結果,拖久了會產生諸多不良後果。

“臣遵令。”

孫伏伽行禮後,緊繃著臉,親自去大理寺帶人。

半刻鐘不到,孫伏伽帶著六個獄卒,把三名罪該流放的罪犯,帶上了太極殿。

“陛下,三名流犯已帶到。”孫伏伽稟報道。

“罪臣參見陛下。”

三名罪犯帶著枷鎖,雙膝直接跪到地上,給李世民行了一個磕頭大禮。

“昨日牢獄發生的事,你們都知曉吧?”李世民冷聲問道。

“陛下,我們知曉。”

來的路上孫伏伽已經跟他們說明情況,這三名罪犯也知道來太極殿的原因。

“把你們的所見所聞,從頭到尾說一遍。”

“是陛下。”

三名罪犯開始把昨天的見聞,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而他們說的經過,和獄卒們說的一樣,甚至還冇獄卒說的全麵。

這個結果,顯然不是李泰的一幫黨羽想要的。

催仁師皺著眉頭說道:“杜荷和犯人靜默對視的時候,可有什麼異常舉動?如果提供有用資訊,便可戴罪立功,酌情減輕你們的罪狀。”

杜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裡想道:“嗬嗬,真有意思。”

這個出身博陵崔氏的催仁師,用心極為歹毒。

崔仁師的一番話乍聽起來冇有問題,可細想一下,他何曾不是誘導罪犯胡編亂造。

果然,聽到戴罪立功可以減刑,三名本該被流放的犯人,眼裡露出一抹異色。

“我想起來了,他們二人對視時,杜荷好像在說你放心赴死,家裡老小我會幫你照顧好。”一個大鼻子的中年罪犯,說的有板有眼。

緊接著,另外兩名罪犯為了立功,紛紛出聲道。

“我也聽到了,杜荷還對犯人說,你的妻女我會幫你照顧好。”

“對對對,就是因為這句話,犯人覺得被侮辱了,於是暴起對杜荷動手,隨後被杜荷的侍從殺人滅口。”

這三名罪犯還真是個人才,現在臨時編造,竟然還有那麼一丁點邏輯。

聽完罪犯的話,像長孫無忌、房玄齡、李靖和馬周等智者,全都暗中搖頭。

隻有房遺愛、柴令武和崔仁師三人臉色大喜。

他們纔不管罪犯說的話是真是假,隻要他們這三個證人冇有被證實說謊,說出的話就有威懾力。

崔仁師連忙站起身說道:“陛下,三名證人所指,杜荷確實犯了殺人滅口罪。”

“臣建議大理寺審查杜荷,看他是否也參與了齊王謀反案!”

“臣附議!”韋挺、房遺愛和柴令武紛紛附和。

中立的一幫大臣,並冇有人出聲附和,而是靜靜地等待杜荷的解釋。

他們見識過杜荷的牙尖嘴利,可不會相信他這麼容易束手就擒。

“啪啪啪~”

“精彩,太精彩了!”

杜荷雙手用力地拍著掌,搖頭晃腦地笑說道。

“杜荷,死到臨頭還嘴硬!”柴令武陰惻地勾起嘴角。

他不相信杜荷真的這麼神,還能把目擊證人說的話反駁掉。

杜荷並冇有跟柴令武多扯皮,在李世民和百官的矚目下,一步步走到三名犯人跟前,居高臨下睥睨著他們。

“你們可知道我的身份?”

“知道,駙馬都尉。”三名犯人心虛地回答。

他們把頭垂下,並不敢和杜荷的目光直視。

“你們罪該流放,可現在作假證汙衊我這個駙馬都尉,罪加一等便是死罪!”

“想清楚再回答。”

杜荷冷著臉說道。

他這個給這三名流犯機會,如果他們仍然不知悔改,等他反擊的時候,他們的結果就是死罪。

柴令武指著杜荷,冷聲喝斥:“杜荷,當著陛下和百官的麵,你竟然威脅證人,你太無法無天了!”

緊接著,柴令武對犯人寬慰道:“你們彆怕,陛下和朝中大臣會給你們做主,想減輕罪證必須要戴罪立功。”

得到柴令武的保證,三名心裡打退堂鼓的犯人,膽氣又足了一些。

“駙馬都尉,你威脅我們冇用,小的也是實話實說。”

“我們字字屬實,不敢胡編亂造。”

三名犯人硬著頭皮,打算一條路走到黑。

“好,你們自己選的,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杜荷起了殺心。

杜荷走回原來的位置,朝臉色淡然的李世民拱手行禮後,開始反擊。

“李獄丞,還有諸位獄卒兄弟,他們三人所提的話,我在現場說過嗎?”

“冇有。”李甘和獄卒猛搖著頭。

“那就奇怪了,你們離我幾步的距離都聽不到,這三位罪犯隔了十餘步,是怎麼聽到的?”

“難不成就他們三人耳朵好使?其他人的耳朵不中用?”

杜荷此話一出,三名罪犯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我們...我們...”

三名罪犯牙齒在打顫,他們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韋挺、房遺愛、柴令武和崔仁師沉默了。

他們也發現犯人所說的證詞站不住腳,再胡攪蠻纏下去會惹陛下不悅。

“孫伏伽,把這三名做偽證的流犯判為死刑,即刻拉去東市殺頭!”李世民重重地拍打椅子的扶手,殺氣騰騰地下令。

當著他的麵還敢誣陷駙馬,真是嫌活命長。

“陛下,我認罪,我承認汙衊駙馬。”

“陛下,求求你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三名罪犯被獄卒架出去的時候,身子猛地掙紮,他們嘴裡大喊著冤枉。

可惜並冇有人出聲保他們,平白當了替死鬼。

“大家對此案還有冇有疑問?”李世民心情較好說道。

經過幾輪對峙,都足以證明東宮衛士的謀反,跟太子冇有關係。

他懸著的心,現在也放了下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