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以後,開局綁定反派係統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以後,開局綁定反派係統

穿越以後,開局綁定反派係統
穿越以後,開局綁定反派係統

穿越以後,開局綁定反派係統

微醺的雞仔
2024-06-23 05:32:43

他隻是在醫院裡麵割了一個包皮而已。竟意外穿越到了異界,還成為了太墟聖地的聖子。開局就被未婚妻和主角汙衊他在秘境之中殺了同宗的弟子,還偷盜了太墟聖地的殘缺聖器,太墟鐘。好在這時,他覺醒了反派係統,冇成想這坑爹係統剛來就逼著他承認誣陷,否則就要離他而去。麵對師兄弟的口誅筆伐,他隻能咬牙承認,冇成想開局禮包如此豐厚獎勵,吞天魔功,太虛鐘應有儘有。從此以後他勵誌實現所有反派的究極夢想:鎮壓天道,淩駕於天道之上,鎮壓諸天,掌控億萬生靈,唯我獨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葉辰雖顯得慌張,還是第一時間出手,他手段儘出,讓秦洛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氣運之子。

修為一下子飆升到了辟海境巔峰,手中第一時間浮現了一副殘破的龜甲,擋住了秦洛的必殺一擊。

他也第一時間施展了一種劍法,自然不是四象劍法,而是另一種劍法已然修煉到了大成地步。

不愧是天生劍骨,劍道天賦就是強!

秦洛修煉了這麼多年,才隻是堪堪把一門武技修煉到了大成地步而已,這期間是他師父持續不斷地給他開小灶,纔有的成果。

可這葉辰,從廢柴之後,修煉不過是短短的數年而已,就已經如此,人比人,氣死人啊!

兩人交手一招,打成平手,秦洛看起來輕輕鬆鬆,反觀葉辰有些手段儘出的樣子。

但,兩者之間有著巨大的境界差距,足以讓葉辰一戰成名。

柳長河看著下麵這一幕,他的表情有些凝重。

如果秦洛隻是如之前那一般天賦尋常,不過是靠著他師父纔有了深厚的根基,纔有如今的地位和身份的話。

他不會動搖剛剛的想法和決定。

可現在秦洛展現出來了強大的劍道天賦,能夠領悟施展出來圓滿境界的劍法,足以讓他重視起來了。

執法堂長老開口道:“聖主,秦洛盜取藏經閣四象劍法,造成我太墟聖地四象劍法失傳,現在人證物證俱在,我覺得應該把秦洛關入我太墟地牢!”

柳長河眉頭一皺,冇有理會他,反而對秦洛說道:“秦洛,我念你修行不易,你師父更是為我太墟聖地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今日我給你一個機會。”

“你去思過崖思過三年,如果通過我的考覈,我準許你加入戰事堂!”

秦洛聽到這話,心中冷笑連連,思過崖,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思過這麼簡單。

思過崖下有令人難以承受的罡風洗禮,有寒潭加身,彆說修煉,就算是洞天境界的大能,在思過崖下也有死亡的記錄。

妥妥的耽誤修行,他纔不去。

而且戰事堂,可不是什麼太墟聖地正了八經的堂口,戰事堂裡麵的死亡率極高,每年都超過五成以上。

隻有冇有資源、天賦一般,想要搏一搏的弟子纔會加入戰事堂之中。

從聖子到戰事堂的戰鬥弟子,豈止是跌落凡塵這麼簡單?

“聖主對秦洛竟然這麼仁慈?隻是讓秦洛進入思過崖?”

“還不是因為秦洛的天賦,十八歲就能夠把一門天階劍法領悟到圓滿境界,這簡直就是妖孽!”

還是有聰明人,一口就道出了柳長河開口的原因。

柳如煙剛想要開口勸解一下秦洛,她打算給秦洛最後一個機會,可秦洛冇有給她機會。

秦洛看著葉辰,冷笑道:“你以為你麵前的那個龜殼,能夠擋住我?”

葉辰不甘示弱的朝著秦洛開口道:“秦師兄,就算你把偷來的四象劍法修煉到了圓滿境界又如何?想要破我玄甲龜殼,嗬嗬……”

玄甲龜殼乃是他偶然之間得到的寶物,洞天境之下幾乎無人可破。

他對著秦洛露出挑釁的表情,示意秦洛繼續。

秦洛冷笑了一聲,“滿足你!”

轟!秦洛身上的氣勢變了。

渾身散發著鋒芒之色,讓被無視剛剛想要開口訓斥秦洛的柳長河閉嘴了。

金鋒破嶽!

這是四象劍法裡麵攻擊最為犀利的一招,此招一出,銳不可當,帶有強大的穿透力,秦洛篤定,能夠破除葉辰的那個龜甲。

一劍再次祭出,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空氣之中甚至都傳來了一聲悲鳴之聲。

這一劍速度極快,劍尖碰觸到龜甲之上,在葉辰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龜甲竟然開始繼續開裂。

彷彿有一道烏龜的悲鳴之聲響起,龜甲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開始斷裂。

“不可能!”葉辰驚呼。

一道好聽的聲音響徹在了他的耳邊,“辰兒,此人這一招劍法已經達到了圓滿之境,而且乃是攻擊最為犀利的金屬性!”

“玄甲龜甲擋不住!”

隨著女聲的落下,龜甲開始碎裂。

高台之上,一個本來漠不關心這裡發生的一切,隻是在秦洛施展出來火舞九天動容的女子,立刻站起來驚撥出聲,“這是四象劍法的另一招!”

“秦洛他竟然補齊了四象劍法的另一招?”

她看向秦洛的目光之中帶著一抹火熱之色,她立刻對柳長河開口道:“聖主,秦洛乃是劍道天才,天賦絕倫!”

柳長河也不是傻子,他也看出來了秦洛的天賦,心中震驚的同時,也有些憤怒。

“好小子,竟然隱藏的這麼深,看來,他對我太墟聖地已經冇有什麼歸屬之心了!”

“屠長老,叫停這場戰鬥!”

屠守義乃是執法堂長老,修為早就已經達到了洞天境中期,此次的審判,也是他發起的。

柳長河一聲令下之後,他不再猶豫,一個縱身朝著秦洛飛了過去。

他一邊出手,一邊怒斥道:“秦洛,速速住手,否則老夫把你鎮殺當場!”

他對秦洛一直看不順眼,這還是上一輩的恩怨,他之前因為競爭被秦洛的師父鎮壓多次,早就已經懷恨在心。

這一次出手,他幾乎冇有留手,隻要能夠留下秦洛一條小命,就算是廢了秦洛又如何?

葉辰剛剛已經準備掏出來壓箱底的寶物之一了。

正好屠守義出手了,讓他立刻放棄了。

洞天境強者,已經可以在體內開辟洞天,洞天算是一個個小世界,他們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人的範疇,在這個世界,他們又被稱之為大能。

秦洛眼瞅著屠守義衝來,絲毫不慌。

高台之上那個女長老看到屠守義出手那般的不留情,立刻開口道:“聖主,屠長老他……”

柳長河抬手打斷了她的話,“屠長老,有分寸。”

“有些弟子就算是天賦絕倫,也不能夠如此桀驁不馴,給他一點教訓嚐嚐也是應該的。”

近了,近了,屠守義剛準備把秦洛鎮壓當場的時候。

一道古樸、強大的氣勢突然湧現。

一個令所有太墟聖地門人都熟悉的東西浮現。

轟!太墟鐘出現了!

砰!太墟鐘狠狠地砸在了屠守義的身上。

在秦洛麵前的葉辰瞪大了眼睛,他眼中滿是不敢置信,“那是太墟鐘!”

他可清楚的知道,太墟鐘現在就在他的戒指裡麵,就在他師尊的手中,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外麵?

而且好像是在秦洛的手中,這簡直離譜啊!

“小子,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秦洛一句話把他拉回現實。

一劍朝著他胸口刺去。

趁你病要你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