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隻做逍遙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秋收玉米
2024-06-23 05:32:29

顧幸一朝穿越,本以為自己就是天命之子,拚儘一切算儘一生,結果最後卻隻落了孤家寡人一枚,毒酒一杯。時光回溯一切重來,顧幸心態擺正,徹底躺平,那個位置誰愛坐誰坐,反正自己不坐,重新來過的顧幸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前世打了一輩子仗了,難道今世還不該享受享受嗎?杯中美酒,懷中美人,遊遍天下,豈不快哉?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行了,你既是國子監的學子,說明家室也不錯,何必糾結這一文兩文的呢?”顧幸一用力又將宋一給拽了回來。

“這是錢的事嗎?”宋一麵色大怒:“他誆騙於我啊!”

“我五天的零花啊,”話落還不忘傷心欲絕的低聲喊道。

“我看你就是為了你的五天零花,”顧幸有些綁不住了,哈哈笑道。

“蕭公子,簫公子,咱們說話歸說話,要不先將宋兄的手放開?”此時一旁宋修文弱弱的聲音響起。

宋一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手從剛纔開始就一直被眼前的男子拉著。

本就白淨的臉頰上噌的一下就紅了,急忙甩手試圖甩開顧幸的手。

但顧幸好似故意的一般,任由宋一怎麼甩手,就是甩不掉。

一時間臉更紅了!

“放手,”眼見實在甩不開,宋一聲音響起,卻小如蚊蠅,整個聲音就在自己的嗓子裡麵轉悠。

“宋公子剛纔說什麼?”顧幸佯裝冇有聽到。

“我讓你將手放開,”這次宋一說話聲音終於大了不少。

不過臉頰更紅了!

“宋公子怎麼回事,難道哪裡不舒服,”顧幸依舊不放,反而伸出了另一隻手。

一臉正氣的說道:“正好,蕭某雖說不才,但祖上卻是世代行醫,多年下來耳濡目染也學了一些皮毛,既然宋公子不舒服,蕭某便為你把一下脈看看,問題出在哪裡。”

“蕭……蕭公子大庭廣眾之下這樣不好吧,”宋修文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

“修文兄這有何不妥?”一旁身材胖乎乎的寧安澤,抬手撓了撓腦袋。

一臉不解道:“蕭公子與宋一兄皆是男子,此時宋一兄既然身體不適,又恰逢蕭公子祖上世代行醫,懂得醫術,簫公子為宋一兄號脈看一眼有何不妥?”

“這……這!”宋修文結結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位宋公子此言有理,”顧幸說了一句,下一秒突然話鋒一轉麵露一絲不滿:“難不成你們不信我?”

“認為我在謊騙你們,不信你們大可詢問我家老管家,我是不是會醫治?”

“啊?”突然出現自己的戲份,廖詢表示有些慌。

趕忙笑的點頭道:“嗯,我家公子祖上確實世代行醫,彆說祖上了,就是現在,都是大醫之家。”

說完,顧幸滿意地點了點頭,廖詢悄無聲息的抬手擦了擦額頭的細汗。

心道:太醫院隸屬皇家,王爺乃當朝陛下之子,四捨五入算一家,這冇啥毛病……吧?

顧幸麵不改色,一副大醫之家,一手像模像樣的搭在了宋一手腕上。

“咦,宋公子這皮膚保養的真好,滑溜溜的,”顧幸兩根手指輕輕劃過宋一皮膚,輕聲笑道。

“嗯!”此時宋一已經臉頰通紅,低頭不敢說話了!

“哎,怪了,”顧幸像模像樣的號了一下脈,口中輕咦一聲,麵露一絲疑惑。

“怎麼了?”

“很嚴重?”

“我真有病?”

三人同時抬頭,猛地看向顧幸!

“哦,冇有!”顧幸冇有繼續握住宋一的手,說道:“脈象一切正常,冇有任何問題。”

“那你這是什麼表情,”宋一第一個鬆了一口氣,不滿道:“就你剛纔那表情,我還以為我病入膏肓藥石無救了。”

另外兩人點頭表示同意!

“你們難道不覺得,脈象正常恰恰是一件不正常的事嗎?”顧幸一臉疑惑的抬頭。

“要是全部正常,為何宋公子的臉會突然如此紅暈,這明顯很不正常啊!”

“對啊,此言有理,”寧安澤一臉認真的點頭,表示認可。

“啪!”

宋修文則是一臉生無可戀,一巴掌打在自己腦門上,歎息一聲!

“是吧,修文兄也覺得蕭公子言之有理,”寧安澤拍了拍宋修文的肩膀。

“有……有嗎?”宋修文抬頭頓時迎上了宋一一副欲要殺人的目光。

“你們看事實如此宋公子這臉,都快紅的跟猴屁股似的了,”顧幸補了一句。

“你的臉纔跟猴屁股似的,”宋一當場炸毛了。

“莫生氣莫生氣,就是一個比喻嗎,”顧幸急忙投降解釋了一番。

“有你這麼比喻的嗎?”宋一被顧幸氣的胸口劇烈起伏!

不過宋一應該裹了胸,此刻胸部就是正常的上下起伏,冇有絲毫異常。

“另外我還發現一個問題,”此時顧幸神神秘秘的說道。

“什麼問題?”寧安澤第一時間接話問道。

賞!

顧幸看了一眼小胖子,心中甚是滿意!

“我剛纔觀宋公子的脈象,儘顯一片陰柔,缺少男子所需的陽剛之氣,此脈不是女子脈象嗎?怎麼會出現在宋兄身上?”

顧幸話音落下,宋一臉頰之上剛退去的紅暈,再次快速重回了臉角。

“哦,我知道了,宋公子這是平日裡缺乏鍛鍊了,故而纔會如此。”顧幸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驚訝說道。

“嗬嗬,是是簫公子果然聰慧,我平日裡確實不怎麼運動,”宋一雙手握拳,皮笑肉不笑的迴應道。

“這個問題不討論不討論了,”一旁宋修文眼見情況不對,急忙岔開話題說道。

“剛纔蕭公子解釋乞丐一行,話中明顯冇有說完,還請蕭公子受累繼續解惑。”

“還有一種,便是真正的可憐之人了。”

言歸正傳顧幸歎息一聲道:“這群人多為幼兒,有的可能是家中孩子太多,負擔不了,被從小遺棄,有的則是被他人趁其家中父母不在時,偷搶出來的。”

“這些幼兒被偷搶出來之後,一部分會被賣到那些冇有後的人家中,一部分會被賣往他處。”

“至於剩下的既然賣又賣不掉,留著又要吃喝拉撒,這對於惡人來說便是純粹的虧本買賣。”

“於是便有人將一些幼童的手腳打斷,讓其出來沿街乞討,為他們討要錢財,而他們每日隻需給這些可憐的孩子,投喂一些少的可憐並且嗖臭的食物,讓其能勉強度日就行。”

“就像剛剛圍住你們的那群小乞丐,你們有冇有發現一個問題,他們大多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殘。”

顧幸臉上略帶殺氣的說道:“這種做法,既是為了博得他人的同情,好多要錢財,也是為了防止這些小孩,趁他們監視不注意時,乘機逃跑。”

“手段實屬歹毒的很!”

“這天下怎麼還有如此惡毒之人?”顧幸的話讓三位當代有誌青年表情憤怒,義憤填膺道:“官府呢,如此大惡之事,難道官府就一直放任不管?”

聞言顧幸麵露一絲譏諷:“青天大老爺是端坐高堂之上的,這些小乞丐不過是一些市井小民的底層人物罷了。”

“這天下的青天大老爺恐怕冇幾個能看到他們。”

“公子,慎言,”廖詢急忙打斷了顧幸的話,額頭冷汗再起。

今日自家王爺這是怎麼了!

怎麼感覺性格變了好多?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