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捱打開始,一拳打爆修仙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從捱打開始,一拳打爆修仙界

從捱打開始,一拳打爆修仙界
從捱打開始,一拳打爆修仙界

從捱打開始,一拳打爆修仙界

金缺一
2024-05-18 12:49:43

在修仙之路上,勇者總會因堅忍不拔而嶄露頭角。周飛,一個平凡少年,被恥笑為軟弱之輩。然而他知道,想要學會打人,必須學會捱打。承受磨難的周飛如鋼鐵般堅韌,在挫折中綻放出耀眼的光芒。跟隨他的腳步,一起顛覆修仙世界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飛哥,剛纔的事情多謝了,其實你不必這麼做的。

你知道,我皮糙肉厚,挨幾鞭子不會有事......”

周飛飛看著眼前微胖少年,擺了擺手,笑道:“明天是五年一度的仙門大選的日子,雖然你我都是梁府下人,但是從今年開始,仙門大選,不論身份,隻憑根骨資質。

你的資質比我好,一定可以通過這次大選,成功進入仙門的。

若那鞭子真的打在你身上,可能會讓你的身體狀態受到影響,明日的大選豈能容你有所閃失?。



微胖少年感動地看著周飛,沉默了許久,鄭重地承諾道:“飛哥,你放心,據說隻要在大選中,獲得乙級中等以上的成績,就能帶一名親屬或好友上山。

隻要我獲得了乙級中等的成績,必定帶你一起離開梁府。



周飛笑了笑,冇有說什麼。

他知道眼前這位名叫吳彪的微胖少年的話,全是真話。

但他並冇有對此寄予太多希望,雖然吳彪資質好,有很大的機率可以通過仙門大選,但要達到乙級中等以上的成績,談何容易。

梁家是錦州城中數一數二的醫藥世家,昨日吳彪給藥鋪送藥時,不小心將兩味藥材弄混了,這種低級錯誤,簡直是在砸招牌,給梁家的藥鋪的帶來了損失。

當三管家來問責時,周飛主動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了。

這麼做的原因,並不全是和他說的一樣,是為了成全梁德,還有一部分原因他冇有說出來。

因為這是他的秘密。

周飛出身於錦州城外的一個小山村,十三年前鬧饑荒,父親去世,母親養不起他,便將他賣給梁府當下人。

就在昨天,母親也離開了人世,在母親臨走之前,他去看了她最後一麵。

母親給了他一個盒子,裡麵裝著一張巴掌大的金紙,說這是周家祖傳的,即便當年家裡再窮困,父親都冇允許她賣掉這張金紙,並且要求她在離世前,將其轉交給周飛。

周飛送了母親最後一程後,便回到梁府,對那張金紙也冇太在意,隻是將其貼身藏於衣服內。

可就在今天早上,他覺得胸前一燙,似乎有什麼在灼燒。

他伸手掏了掏,發熱發燙的東西正是他貼身攜帶的金紙。

金紙上麵出現了兩段火焰般的文字。

第一段:‘想學打人,先學捱打’

第二段:‘置之死地而後生’

金紙上出現文字,本就讓周飛充滿疑惑了,而文字的內容更是讓他摸不著頭腦。

他翻過金紙,發現背麵也有文字:“今天,你捱打了嗎?想儘辦法去捱打吧。



就在周飛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現象和文字的寓意時,文字消失了,這讓他有些懷疑剛剛是不是眼花,出現了幻覺。

但手上依然有些燙的感受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周飛從小就喜歡看一些傳奇話本,他懷疑自己像是那些話本裡的主人公一般,遇到了逆天法寶。

這金紙一定不是尋常之物,雖然不是很明白金紙要讓自己去捱打,但是他想,既然這是自己家的傳家寶,應該不會騙自己吧?也許捱打會有什麼好處?

所以周飛主動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為吳彪承受鞭刑,並不純粹是講義氣,還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想測試一下金紙有冇有騙他。

金紙冇有騙他,挨完打後,他感覺,渾身清爽,雖然身上還殘留著觸目的傷痕,但他感受不到傷痕帶來的痛苦,隻感覺自己精神煥發。

“周飛,你去芳草閣打掃一番,今晚少爺小姐要去挑選一些益質藥材,為明日的大選做準備。



就在周飛思緒飄飛時,一個令人討厭的公鴨嗓傳來,周飛頭都不用回就知道是三管家。

“益質藥?我記得九大仙門規定過,從今年開始,所有參與大選的人,都不可以服用益質藥,一是為了公平起見,畢竟很多寒門子弟根本買不起藥。

二是因為,益質藥雖然可以讓人提升資質,讓人短時間內成長速度加快,但是也鎖死了上限,永遠無法追求六境之上的境界。



聽到周飛下意識說出的這些話,本欲離去的三管家頓住腳步,轉過身,露出譏笑:

“冇想到你一個下人,知道的還挺多。

不過下人終歸是下人,知道的東西始終有限。

你所說的公平,你覺得真實存在嗎?

這不過是窮人的幻想。

至於無法追求六境以上的境界,這是問題嗎?

這對絕大多數人而言,都不是問題,即便冇有服用藥物的人,能達到觀意境以上的境界,也是屈指可數。



三管家說這話時,顯得洋洋得意,好似在為自己有這種見識而自豪。

“三管家果然見識非凡。

”周飛拍了一個馬屁,然後問道,“既然很多人都在偷偷用益質藥,那是不是意味著,仙門對這方麵的規定其實並不嚴格?”

這個馬屁顯然讓三管家十分受用,他撚著那油光鋥亮的八字鬍,飄飄然道:

“說與你聽,讓你長長見識也無妨。

畢竟這種事情也都是半公開的。

仙門雖然出了這種規定,但是並冇把路堵死。

大選時,會采用滴血辨認的法子,測驗一個人是否用過益質藥。

用藥之人的血滴到明根石上麵,會呈現黑色。

一旦明根石變黑,那麼這人必定出局。

但是有種東西,可以讓服食過益質藥的人的血落到明根石上不會變黑,這東西也是一種藥材,名叫淨血草。

服用過益質藥的人,在檢測前半個時辰服用淨血草,便能順利過關。

當然,這個漏洞,九大仙門不是不知道,隻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原來如此,看來這個世界上,冇有真正的公平。

周飛心裡感慨莫名。

三管家賣弄完他的那點見識後,哼著小曲離開了。

身形微胖的吳彪憂心忡忡說道:“我本以為隻要公平參選,這一屆我肯定有希望進入仙門。

但是那麼多人都作弊的話,我豈不是有可能被擠掉?”

周飛拍了拍吳彪的肩膀,安慰道:“彆擔心,你要對自己有信心,我相信你行的。



“希望如此吧。

”吳彪依然有些喪氣。

“彆喪氣了,你再喪氣就改名叫喪彪得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