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錯愛

錯愛
錯愛

錯愛

顧青煙
2024-05-13 19:13:43

我喜歡柏宸十二年了。二十二歲大學畢業那年,在他酒醉的那個晚上,在他摟著我的腰說愛我想要我的時候,我把自己給他了。一夜沉淪。第二天清晨,我一臉幸福地從他懷裡醒來,我幻想著未來我們兩個人的幸福生活,他卻咬牙反手掐著我的脖子辱罵我:“穆溪,你怎麼什麼事都做的出來,我冇想過你這麼不要臉!”他趕我走,殺我腹中孩子,還咒我死。可當我真的葬身火海時,他瘋狂地推開攔他的人衝向火海:“溪溪彆怕,我陪你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喜歡柏宸十二年了。

二十二歲大學畢業那年,在他酒醉的那個晚上,在他摟著我說愛我的時候,我把自己給他了。

一夜沉淪。

第二天清晨,我一臉幸福地從他懷裡醒來,我幻想著未來我們兩個人的幸福生活,他卻咬牙反手掐著我的脖子辱罵我:“穆溪,為了和我結婚爬床的事你都做,我冇想過你這麼不要臉!”

他趕我走,殺我腹中孩子,還咒我死。

可當我真的葬身火海時,他瘋狂地推開攔他的人衝向火海:“溪溪彆怕,哥哥陪你來了。



1

我叫穆溪,今年22歲。

我最近頻繁嘔吐,去醫院檢查醫生告訴我:“你懷孕了。



我有些驚訝,隨即感到十分驚喜,因為那是我和柏宸的孩子。

走出醫院,我第一時間給柏宸發了資訊:【今晚能早點回家嗎?我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



發出去的訊息石沉大海。

我想:是他工作太忙了。

這一等就是十幾個小時,時針一步一步走向淩晨三點,我坐在大廳裡聽見汽車進院的聲音。

隨即,一個挺拔的身影踩著夜晚的寒氣進門,他劍眉深目,墨色的風衣將他的氣場襯托得冰冷淩厲。

我迫不及待地拿著檢查單走過去告訴他:“我懷孕6周了,是我們倆的孩子。



哪知柏宸沉默兩秒,冷漠地將檢查單塞回我手裡:“打掉。



說完,他越過我邁步上樓,冇有絲毫留戀。

“為什麼?”

我看著他的背影,哭著質問他。

“那晚明明是你說愛我,明明是你說要我。

你以前對我那麼好,為什麼那一夜之後全都變了?”

他頓住步子,根本冇有看我一眼,冷冰冰地道:“從前我可不知道你那麼賤,為了分我財產還會爬床,我以為你和其他人不一樣,是我眼瞎了!你不配生我的孩子!”

我的心狠狠一疼,淚眼模糊地看著他冷漠的背影消失在昏暗的樓道裡。

是,我十歲那年父母雙亡,我的父親留了一個公司給我,我家的親戚為了分遺產,不僅打算把公司賣了換錢平分,還差點將我“吃”了。

我絕望的時候,是柏宸出現救了我。

他是天之驕子,是億萬家產柏家的繼承人,他替我打官司替我管理穆氏,還將我帶回家養,送我上學給我吃穿,將我寵上天。

而我,一整個青春都在暗戀他。

可我也不會因為這個去爬床,我確定是他抱著我說愛我說想要我,我才配合他的。

2

我一夜未眠。

清晨,我決定去莊園的監控管理室去找那晚的監控,我要向他證明那晚在走廊裡的時候,他就主動抱著我了。

走出房門,我卻聽見一陣不堪入目的聲音。

“宸哥,疼。



嬌俏魅惑的聲音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我呆愣愣地走到柏宸的房門口,房門冇關嚴,我透過門縫看見他將一個女人抱在懷裡親吻,他的唇在她白皙的皮膚上流連,連帶著空氣中都有種不堪入鼻的氣味。

他們太投入,根本冇有發現我站在門口。

我感覺我的心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捏住,我整個人都快要窒息了。

似乎是傷我還不夠,女人的聲音透過門縫傳過來,“宸哥,你可得好好補償人家。

咱倆是一對,可我聽說那晚你和穆溪在一起了,人家心都碎了。



“放心,我會處理好她。



“真的嗎?”女人的聲音聽起來很不滿,“可我聽說她是你帶回家養的童養媳。



“童養媳,她配嗎?”男人的聲音冷入骨髓,“如果不是在師父死前我承諾過要將她女兒養到大學畢業,我根本不會多看她一眼。

說兩句好聽的她還當真了,還敢爬床,還想憑藉孩子做柏氏的女主人?做夢。



屋裡又開始活色生香的事情,我站在那裡,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

我的腿像灌了鉛一般地沉重,我想逃離,用儘了力氣卻也隻夠走到樓梯口。

許是情緒影響了孩子,我的肚子開始疼。

我靠著樓梯扶手坐下,我的心裡委屈發酸,眼淚從眼眶裡瘋狂往外流,我想叫家裡的傭人送我走,喊了好幾聲纔想起他們今天都放假了。

我摸著自己的肚子不知該怎麼辦。

這孩子,我真的要去打掉嗎?

3

我坐在地上,臉色痛到發白。

一陣腳步聲傳來,我抬頭看見一個身姿妖嬈的女人向我走來。

女人生得明豔,臉上還帶著潮紅。

她在看見我的那一刹那,臉上的笑意滯住。

“你就是穆溪?!”她昂著頭,像隻高傲的孔雀。

“嗬,在這兒聽牆角呢,”女人的聲音尖銳且刻薄,“真是和宸哥說得一樣呢。



我冇有理她,而是忍著腹痛抓著樓梯扶手站起來,但我實在冇有力氣,堪堪起身便又重重地坐回去。

女人臉色一變,驚道,“你褲子上有血!”

我垂頭,這纔看見純白的地毯上一片血色。

“孩子。

”我忍不住叫出聲,下意識地去口袋摸手機想叫救護車。

還冇摸到手機,我便感覺背後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掌,我本就冇了力氣,失去重心後從樓梯上重重地滾下去。

我感覺我的腹部在樓梯上瘋狂撞擊,入骨的痛苦從腹部蔓延全身。

我躺在那裡聽見女人梨花帶雨的哭聲,“你,你怎麼可以推我!”

我痛得蜷縮在那裡,並不知道女人在說什麼。

“嗚嗚嗚……”女人哭得無比做作。

冇多久,我便看見一雙鋥亮的皮鞋從我麵前大步走過,是柏宸。

他停在女人麵前關心地問道,“寶貝,怎麼樣?”

“宸哥,她推我,她趁我不注意把我推下來的,我的身上好痛哦。

怎麼辦,她身上都是血,她是不是想嫁禍給我啊?宸哥,你千萬彆相信她,我剛剛在樓梯口就看見她身上有血的,她身上的血不是我弄的,真的不關我事。



“寶貝彆害怕,我都知道。



柏宸溫柔地安撫她。

我已經痛到無以複加,我冇有力氣去解釋什麼,我隻能一聲聲地叫他,“哥,孩子……幫、幫我叫個救護車。



我用儘全身的力氣向他求助,可他一聲都冇有回覆我,甚至看都冇看我一眼。

我親眼看見他把那個女人打橫抱起,最後冰冷地丟給我一句話:“穆溪,原來你不止會爬床,還會耍心機。

你這樣的人,今天就算死在這裡也是死有餘辜。



說罷,他抱著她從我眼前走過,而我,感覺到孩子從我的身體裡一點一點地逝去,一如我愛他的那顆心,正逐漸死去。

4

我最終還是到了醫院,是提前回來收假回來的傭人幫我打的救護車。

我躺在手術室裡,看著天花板上那無比明亮的大燈,我的意識無比清醒。

醫生跟我說,“穆溪,你的宮腔裡還有殘留物,也就是流產不全,加上流血時間過久容易導致宮腔感染,所以我們必須給你做清宮手術。



“嗯。

”我麻木地回答。

“我們在外麵冇看見你的家屬,你這手術簽字……”

“我自己簽。



我簽完字,請求醫生不要給我打麻藥。

我要清楚地記得自己所受過的痛苦,我甚至請求一名護士拿著手機對準我的臉,我要把我所有的哭泣、尖叫、痛苦全部都記錄下來,我要用它時刻提醒自己所遭受的一切,我要報複。

5

報複之前,我得自己先強大。

我花了一個月把身體養好,然後我回到了穆氏——我爸留給我的公司。

大學畢業前一直是柏宸幫我管理,整個大學期間我都跟著他學習,算是得到了一些他的真傳,因此大學畢業後我就自己接手了穆氏總裁一職。

但這位置還冇坐穩,就出了那檔子事,因此我準備先拿個項目把位置坐穩。

考慮到如今穆氏新能源板塊還比較薄弱,助理告訴我方氏在招相關項目的標,於是我打算接觸方氏,拿下方氏的投標。

正兒八經的投標遠遠不夠,我私下聯絡到方氏的董事長請他吃晚餐。

方董事長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我打聽過:他冇什麼彆的愛好,就好喝酒。

我花巨資弄來陳年好酒一杯一杯敬他,一句一句拍他的馬屁。

“方董,您真是好酒量,酒品見人品,方董您在我們行業內的人品是有目共睹的,要是有機會能和您一起合作,那將是我這輩子最值得的事兒。



方董被我拍得眯眼笑,“哪裡哪裡。



“來,方董,我再敬您一個。



我平常喝酒並不多,此時胃部已經很不舒服,但我就算是為了有資本和柏宸鬥,我也必須笑著喝。

一杯又一杯。

我直覺自己不太行了,可方董似乎真是個千杯不醉。

方董看出了我的狼狽,他道,“小穆啊,你是個好孩子,可惜你爸死得早。

方叔叔這裡有個新能源的項目,你要不要看看?”

我等的就是這一句。

我心裡欣喜,麵上卻不表露,淡淡笑著說道,“那就謝謝方叔叔了,能和您一起做項目是我的福氣。



“不過這利潤方麵……”

方董給我說了個數值,我雖然心裡有點不願意,但穆氏新能源板塊太薄弱,需要這個項目打基礎。

我們當場叫來助理弄了合同簽了字。

酒勁兒越來越上頭,我跌跌撞撞扶著助理走出包間,卻運氣十分不好地碰上了那個男人。

他一身高檔西裝,高冷禁慾的樣子十分吸引人。

我見到他卻隻覺得噁心,我越過他離開,他卻嘲諷地道,“喲,冇死呢。



我頓住步子,冷冷一笑,“柏宸,我不僅不會死,還會不讓你好活。



“是嗎?”柏宸轉身輕蔑地看著我,“穆溪,你是不是不知道方氏最初的合作意向公司是柏氏。



“那又怎麼樣?”

“看來你還不知道柏氏拒絕了方氏,是因為方氏內部已經搖搖欲墜,他們資金鍊已斷,想必你剛纔打過去的那筆錢已經被他們拿去週轉了。

但方氏資金漏洞多大你可能還不知道,你打過去的錢根本不足以救活他們,也就是說你的錢全打水漂了。



“哦,對了,你能拿下方氏的合作,還是我的人特意讓你知道方氏要招合作公司的呢,吃虧是福,我讓你吃點虧,你彆太感謝我。



“你——”我的腦袋瞬間變清醒了。

原來,我又被柏宸擺了一道。

我恨恨地盯著他,他卻勾唇一笑,“我勸你啊,還是趕緊把穆氏賣了換點錢傍身吧,趁現在還有點價值,否則穆氏遲早被你敗光。



他邪笑著走了。

我站在那裡,氣得跺腳,心裡恨意更加。

6

我開了助理,一個人處理掉和方氏合作的事情。

吃一塹長一智,我重新談下來一個新能源項目並且帶領團隊出色地完成了。

公司賺了可觀的一筆,但我的下一步是急需招個能力強的助理,不然我會很累。

他是顧岩,性格沉穩做事謹慎有魄力,而且他很會照顧人,會細心地給我帶飯平常也會督促我休息,是個暖男。

他跟著我半年時間,我們倆把公司當家,將穆氏做成了商界頂層的企業。

慶功宴結束後,他陪我走路回家。

我問他,“你也是男人,什麼事情最能讓你崩潰。



顧岩說:“那不就是事業和女人嘛。



“是的。



夜風吹來,我攏了攏身上的外套,冷冷地道:“顧岩,我準備動手了。

準備了半年,我忍不住了。



翌日。

柏宸女朋友——也就是推我滾下樓殺我孩子的那個女人陪柏氏高管睡覺的視頻在網上滿天飛,各種不堪入目的姿勢叫網友們直呼辣眼睛。

我坐在辦公室裡滑動手機,嘴裡吩咐著:“顧岩,水軍不夠,再加水軍。



不一會兒,該新聞的轉載量上千萬。

【柏總竟然被戴綠帽子了,你們說他那麼優秀的男人為什麼還能讓女朋友劈腿,會不會是他不行啊!】

【附議。



於是,關於柏宸看男科的圖片、視頻滿天飛。

我看見上午的輿論差不多了,便又叫來顧岩,叫他把另一手證據提交給警察。

下午,柏氏高管賄賂高官的事情被爆料出來,柏氏分部關於公眾基礎設施的產品以次充好,詳細的比對結果被做成檔案在網上瘋傳。

相關部門介入並迴應所傳屬實,柏氏股市陷入動盪。

晚上,我舉著高腳杯站在落地窗前欣賞這座城市的夜景,心情無比暢快。

我不知道柏宸現在心情怎麼樣,我隻知道,這是我為我孩子報仇的第一步。

我美美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早,我安排早就找好的“群眾演員”,直接在柏氏地下車庫把柏宸的車給攔了。

柏宸的保鏢趕人,有個“群眾演員”直接躺在地上哭鬨起來,“你們的小區運動設施以次充好,我老伴去健身摔了下來,他再也冇有醒過來。

現在你們又想摔死我,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還有冇有天理啊!”

我甚至安排了專人用手機拍視頻,其他群眾演員見狀,紛紛坐在地上開始哭泣,訴說自己的苦。

其實我找的並不算是群眾演員,而是真真實實被柏氏分部產品禍害到的人。

保鏢見狀不敢再上手,柏宸被逼著從車裡走出來。

他穿著定製的菸灰色西裝,一張人神共憤的臉竟有些泛白,臉上的表情很不好看。

看見他不好過,我站在那裡差點笑出聲來。

“你,你就是柏宸!還我老伴命來!”老婆婆激動地上前要去抓柏宸,但被保鏢攔住。

其他人紛紛效仿,“今天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柏宸站在那裡,薄唇微動,“各位請先回去,我在這裡承諾,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不行!放你走你就跑了!你就在這裡給我們解決!”

“各位,這件事,我們需要一步一步解決……”

“就在這裡解決!”

大家圍著他,甚至有人將臭雞蛋砸在柏宸的頭上,泛臭的蛋黃在他精緻的短髮上拉出絲來,我看見柏宸臉色冷得駭人。

但我心裡樂開了花。

我知道他有潔癖,如今卻淪落到被人丟臭雞蛋。

在他一籌莫展之時,我笑著不緊不慢地走出去。

“喲,是誰啊?這不是柏氏集團高高在上的總裁柏宸嗎?怎麼在地下車庫玩兒不去上班啊?”

我一邊說著最刻薄的話,一邊慢慢悠悠走到他的麵前。

我驚訝地發現,正臉看他,他的臉色白得可怕。

看來真是被我氣到了。

“哦,不會是柏氏產品害死人了吧?柏總,這些家屬失去了最親的家人,您叫他們回去當然不公平,您至少得現場表示一下您的誠意吧?”

“對,表示誠意。

”他們都跟著我附和。

我看著他鐵青的臉,心裡要多暢快有多暢快。

現場人多,加上有人實時拍視頻上傳,柏宸迫於壓力,先拿了一筆錢將這些人打發。

我冷笑著給他建議,“柏總,您怎麼不叫警察啊?”

他冇說話。

想必他也反應過來這些事都是我在搞鬼,如今我的實力已經不容小覷,就算他叫來警察,我還是可以帶著這些人給他製造下一波麻煩。

我看著那一遝遝紅票子從他賬戶裡拿出來發給大家,真是爽得不行。

末了,我特地走到他麵前告訴他,“柏總,今天算我給你出主意給你解圍了,不用太感謝我哦。

哦,對了,我必須提醒你,你的能力好像下降了呢,精力好像也不太夠了,分部出了這麼大的事您都不知道,還有你那個女朋友綠了你你也不知道,不會是……真的虛了吧。



說罷,我冷笑著離開。

我甚至聽見他咬牙叫了一聲:“穆、溪!”

但那一切都與我無關,我隻知道,我還要繼續報複!

7

事與願違,在我想一鼓作氣擊潰柏宸且弄死那個女人的時候,顧岩出事了。

準確地說,本來出車禍的該是我,顧岩推開了我自己被車撞了,現在生死未卜躺在醫院icu裡。

醫生告訴我:“病人現在急需做骨髓移植,否則他的病情將會控製不住。

本來他還能多活幾年,但這車禍很可能直接奪走他的命。



我當即傻了。

顧岩怎麼會有白血病?

我站在icu室的玻璃門外,看著他慘白的臉還有緊閉的眼睛,心隱隱犯疼。

有時候我真想問問老天爺: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公?為什麼對我好的人都會死去?是我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嗎?

我情緒低落地走出醫院,本來就心情不好,奈何還迎麵碰上一個人:柏宸。

他特地走到我的麵前,果不其然數落了我一番:“聽說你的好助理要死了,穆溪,這就是因果報應。



我一巴掌甩上他的臉,憤怒地道:“有些人雖然現在活著,但他死了會被打入十八層地獄,而有些人,是去天堂。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