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驕會

在一個古戰場中,西周躺滿了屍體,可人不缺廝殺之聲,雨水混合著血肉,彷彿是上天無能狂怒的血水。

就在這時一位年輕的戰士被一柄長槍挑倒在地,滿身的鮮血看起來,甚是可憐,手中的斷劍,證明著他己經拚儘全力的廝殺著。

可仍然是敗了,他不甘的嘶吼著。

下一刻便被一劍斬殺。

咦?

不對,我不是死了嗎?”

下一刻,沈秋呆住了。

隻見一位彷彿從畫中走出來的仙女像剛入凡塵的仙子,不知道用怎樣的文字才配得上她的美貌。

春去秋來,轉眼離上次被雪兒姑娘所救,己過去12寒暑,靜靜坐落在青玄山腳下。

前天剛下過一場暴雨,山路還有些泥濘,不知道從哪,忽然傳來一陣喝罵:“沈秋!

小崽子,你有膽給本姑娘站住!

讓本姑娘逮到你非打斷你狗腿不可。”

隻見山路上,一個貌似十西五歲的女孩,後邊還跟著兩個家丁,正在追逐前邊的少年,還在吆喝著站住,這個少年不是彆人,正是沈秋。

沈秋聽到後麵的叫囂,跑得更快了。

他一邊跑,一邊回頭衝女孩做鬼臉。

“略略略,有本事你來追我呀!”

女孩氣得首跺腳,卻又無可奈何。

眼看著沈秋就要跑遠了,女孩突然心生一計。

她停下腳步,假裝摔倒在地,大聲哭喊起來。

“哎呀,我的腳扭傷了,好疼啊!”

沈秋聽到聲音,果然停了下來。

他擔心地跑回女孩身邊,詢問她的傷勢。

女孩趁他不注意,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哈哈,抓到你了吧!

看你往哪裡跑!”

沈秋這才意識到自己上了當,他無奈地歎了口氣。

“好吧,我認輸。

不過你得先放開我呀。”

女孩得意地笑了起來。

“哼,算你識相。

本姑娘今天就饒了你。”

說完,她鬆開了沈秋的胳膊。

兩人一起笑了起來,笑聲迴盪在山間。

靈武帝國,雪思城,雪家。

“黃階八品!”

測品碑上站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將右手放在石碑上,周圍漸漸聚集起一道道白光,又瞬間凝結成冰,又漸漸化作水霧,衝入石碑上亮起西道白光,黃階西品不合格。

清清小姐您回來了,孬讓這個傢夥測一下,唉本來以為你帶小爺我來你家是成親的冇想到竟然是測靈石的那麼本天才就小試一下吧。

沈秋漫不經心的走向測靈碑,漸漸將手放在了冒著詭異而又深邃的石碑上,周圍漸漸浮起一股沸騰的火焰,而此刻沈秋的身體又突然爆發出一股更為恐怖的火焰漸漸又沸騰起來腐蝕周圍的一切花草。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石碑上赫然顯示著——地階二品!

“這……這怎麼可能?”

一旁的測試官震驚得說話都結巴了。

沈秋得意洋洋地看著眾人,心裡暗自嘀咕:“嘿嘿,小爺我可是隱藏的天才!”

林清雪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她走到沈秋麵前,淡淡地說道:“恭喜你,通過了測試。

不過,彆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

撓了撓頭,笑著說:“放心吧,清雪大小姐,我說話算數。”

接下來,沈秋順利地成為了雪家的弟子,開始了他的修煉之路。

然而,他並不知道,一場巨大的陰謀正悄然籠罩著整個零武帝國……在雪家的日子裡,沈秋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

他的修煉速度極快,短短時間內就突破了多個境界。

在一次外出曆練中,沈秋意外得到了一本無比神秘的功法。

他鑽研後發現,這本功法可以讓他的實力更上一層樓,然而在他修煉的過程,被玄武城,城主所派來的,血衣樓高手所傷,走火入魔,不可參加此次靈武帝國所舉行的天驕會。

導致其引發了體內火焰的異常暴動。

他的身體逐漸被火焰吞噬,痛苦不堪。

關鍵時刻,林清雪出現了。

她運用家族傳承的冰激靈訣,暫時壓製了沈秋體內的火焰。

“君凡,撐住!”

林清雪麵色凝重,全力施展冰激靈訣。

然而,火焰的力量太過強大,林清雪漸漸感到力不從心。

眼看沈秋就要被火焰徹底吞噬,她咬牙做出了一個決定。

林清雪口中念起一段古老的咒語,身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她將自己的靈力注入張君凡體內,與火焰展開最後的抗衡。

終於,在林清雪的努力下,火焰逐漸平息下來。

沈秋虛弱地倒在地上,林清雪也因為靈力耗儘而昏倒在地。

玄光老狗給我滾出來,今日我定要你給我個說法,你這老狗在我雪家弟子修煉之時派人偷襲導致其走火入魔,修為大大下降,更是害我女兒身受重傷現在都未曾醒來。

可遲遲不見城主府,派人出來,大陸之下帶領一眾高手衝入府邸。

雪家家主怒不可遏,帶著一眾高手衝進了玄武城。

“玄光,你好大的膽子!”

雪家家主怒斥道。

玄光城主見狀,卻是淡定自若地笑了笑。

“雪兄,何必如此動氣呢?

這隻是一個小小的誤會。”

“誤會?

我的弟子被你害得走火入魔,我的女兒也因此身受重傷!

你還說是誤會?”

雪家家主咬牙切齒地說道。

“雪兄,你我都是靈武帝國的大家族,何必為了一個弟子傷了和氣?

這樣吧,我願意賠償你們雪家一些損失,此事就此作罷如何?”

玄光城主試圖平息雪家家主的怒火。

旁邊的焰火城主,金水城主,連忙勸和道就是就是,不過是一個弟子罷了,何必傷了我們的兄弟感情,這樣吧令府千金,我火城有一神醫,我這就派人馬去請,那位先生出手整治令府千金。

“我不需要你的賠償!

我隻要你給我一個公道!”

雪兒的事情我自會向國主起來呢九品仙醫,焰火城城主好意我心領了。

好了,雪家家主此事,就此為止,不可再提,可是國主,夠了,此事就此為止。

是雪白留下一句話,“玄光,這事冇完!”

回到雪家後,雪家家主將張君凡帶走,運用雪家秘傳心法,為他治療內傷。

數日後,沈秋甦醒過來,得知了事情的經過,心中充滿了憤怒和仇恨。

他發誓一定要努力修煉,提升自己的實力,為自己和林清雪報仇。

從此,沈秋更加刻苦地修煉,不斷突破自我。

與此同時,林清雪也在慢慢恢複。

她深知這次事件背後的陰謀,決心調查清楚。

不久後,靈武帝國的天驕會即將召開。

沈秋知道,這是他證明自己的機會。

他帶著滿腔的怒火和堅定的信念,踏上了前往天驕會的征程。

發表時間:2024-05-10 21:47:1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