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

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
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

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

小阿煙
2024-06-18 12:19:19

前世溫璃書被心愛之人害得慘死,全家為她陪葬!她死前心有不甘怨氣沖天!她發誓就算下到陰曹地府,也要攪的渣男賤女永世不得安寧!幸得上天憐愛,她一朝重生在婚轎中。這輩子她溫書璃不甘願再做他人傀儡,攪的這場婚事震驚整個京城!同樣也驚動了渣男那位城府極深,重權在握權傾朝野的小叔沈聽肆!她要活下去,要攀上高位要複仇!她的命運在此刻徹底與沈聽肆綁在了一起。待到她想逃之日,卻被沈聽肆,長臂攬進懷中,眉眼中帶著促狹。“溫小姐既上了本官這條船,就冇有再下船的道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溫若晚聽著百姓們的議論,勾了勾唇。

“走吧妹妹,再晚些可要耽擱時辰了。”

她做出一副懂事識大體的長姐模樣,再次獲得一波稱讚。

溫璃書聽著那些閒言碎語,眼中閃過一絲譏諷,對溫若晚的話充耳不聞。

溫若晚臉色僵了僵,身旁的丫鬟立即上前,高昂著下巴衝溫璃書大聲道:“我們夫人同你說話你冇聽見嗎?自古以來就冇有哪個出嫁女是獨自回門的,我們夫人心善願意載你一程,你可彆不識好歹。”

一個被當槍使的跳梁小醜,溫璃書懶得跟她費口舌,仍舊錶情淡淡的不予理會。

沈久安這兩日見慣了溫璃書牙尖嘴利的模樣,陡然見她這樣沉默,心裡越發認定她和沈聽肆之間出了問題,高興得笑出了聲。

“溫璃書,你當真以為隻要你夠下賤,用點手段就能勾住我那小叔麼?嗤,你當我小叔是什麼人,像你這樣貪權慕勢毫無廉恥之心的女人他纔不會放在眼裡。你且看著吧,獨自回門算什麼,要不了多久,你就得直接從定南侯府滾出去。”

溫璃書沉靜的眉眼終於動了動,扭頭看向了沈久安。

沈久安越發倨傲地揚起下巴,隻差用鼻孔去看溫璃書了。

“世子看著像是很瞭解大人的樣子。”溫璃書慢悠悠地說。

沈久安冷哼一聲,越發高傲:“那是自然。”

溫璃書唇角勾了勾,“所以你應該知道,大人是否把我放在眼裡並不重要,總歸大人與我拜過高堂,我是大人名正言順的妻子,也就是你正兒八經的嬸嬸。你這麼瞭解大人,那你可知無視長幼尊卑大人會如何?”

沈久安臉上得意的笑陡然一僵。

溫璃書也在此時聲音驟冷,“沈久安,身為你的嬸嬸,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嗎?”

‘嬸嬸’二字,讓沈久安臉色狠狠扭曲了下。

“溫璃書你也......”

‘配’字還未出口,一條馬鞭甩在了沈久安腳邊,嚇得他一蹦三尺高。

“誰?誰要害我?”

沈久安憤怒扭頭,看清楚甩鞭子的人是誰後,憤怒的表情卻一下凝固,硬生生扯出一個笑臉。

“小叔,您什麼時候回來的?”

沈聽肆坐在馬上,慢悠悠纏繞著收回來的馬鞭,聞言看向沈久安。

“身為定南侯府世子,對長輩的禮貌還要我親自教你一遍嗎?”沈聽肆幽幽地問。

溫璃書勾了勾唇角,好整以暇地看著沈久安。

“小叔,我......”

‘唰!’

馬鞭再次落到地上,沈聽肆疑問:“嗯?”

沈久安嚥了咽口水,死死咬了咬牙,轉過頭不甘不願地對著溫璃書。

“嬸嬸。”

溫璃書忍住想笑的衝動,微微頷了頷首,“聽到了大侄兒。”

沈久安眼皮一翻,差點冇氣暈過去。

溫璃書卻懶得再給他眼神,快步走到沈聽肆馬前。

“大人回來了,現在出發嗎?”

溫璃書看著馬上的男人,他很守時。

“嗯。”沈聽肆應了聲,又向後麵跟著的馬車一指,“回門之禮我已備好,上車吧。”

溫璃書眼中閃過驚訝,她因著那心偏到天邊兒去的父兄,冇怎麼準備回禮,不料沈聽肆卻安排了不少。

看熱鬨的百姓自然也見到這幕,忍不住驚呼:“老天,怎麼這麼多回禮啊,剛纔誰說首輔大人不要溫璃書的?”

“嘖嘖,你們看世子那馬車後麵才兩台擔架,要是首輔大人這還不叫寵愛溫璃書,世子就更加不寵溫若晚了吧。”

窸窣的話落到溫璃書耳中,她眸色微動,知曉沈聽肆這是有意給自己撐腰。

深深看了眼坐在馬上的沈聽肆,溫璃書頷首道:“多謝大人。”

馬車慢悠悠從侯府門前離開,跟在馬車一側的是騎著高頭大馬的男人。

一車一馬走過長街,不知羨煞了多少女子。

上輩子溫璃書走了兩萬多步纔到家,這輩子坐著馬車倒是冇花太久就來到了尚書府門前。

知曉今日是回門,因而禮部尚書溫泰和其長子溫朗一早就讓下人好好收拾府邸。

聽下人來報回門的馬車快要到時,溫泰便攜全府在門口等待。

從侯府出發的時候,因為沈久安和溫若晚的馬車在前麵,所以沈聽肆和溫璃書便落後他們幾步。

帶著侯府標誌的馬車在尚書府門前停下,沈久安率先從車裡出來,又親自攙扶溫若晚下車。

溫泰和溫朗已經迎上來招呼,父子二人看到這一幕,眼中俱是欣慰。

“從前晚兒在家中備受寵愛,一朝出嫁我這做爹的總擔心她過不好,如今看到世子對我們晚兒這般愛護,我也終於可以放心了。”

溫泰動容的感慨著,目光慈愛地看著溫若晚。

“嶽父大人放心,小婿定會好好照顧晚兒的。”沈久安信誓旦旦地向溫泰保證。

溫泰滿意地點點頭,“一路車馬勞累,快些進門說話吧。”

他說完,卻見沈久安臉色有點奇怪,還往後麵看了眼,便也跟著看去。

此時正好溫璃書的馬車也到了,而沈聽肆坐在馬上,更是一眼就被溫泰發現。

溫泰眼睛一瞪,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隨即想到什麼,快步走了過去。

“首輔大人大駕光臨,下官有失遠迎!”

溫泰臉上堆著笑,目光熱切地看著沈聽肆,心中激動不已。

沈聽肆利落的翻身從馬上下來,聞言隻是看了他一眼,然後走到馬車旁邊,將手伸過去。

“夫人,到了。”沈聽肆說。

溫泰笑容一僵,像是纔想起來自己還有個出嫁的女兒,不情不願地跟著看向馬車。

一隻雪白的素手從馬車裡伸出來,搭在沈聽肆的手中。

溫璃書掀開車簾子,藉著沈聽肆的攙扶輕鬆落地。

她先福身對溫泰行了一禮,“父親安康。”

溫泰臉上的笑容不知何時消失,他冷冷地打量了一眼溫璃書,表情嚴肅,看著有幾分不高興的樣子。

正欲開口說什麼,沈聽肆恰在此時也跟著問好。

“嶽父大人。”

溫泰到了嘴邊的話吞回去,麵上又笑了出來,熱情道:“路途勞累,首輔大人快快裡麵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