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乾妖閥李二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大乾妖閥李二蛋

大乾妖閥李二蛋
大乾妖閥李二蛋

大乾妖閥李二蛋

商K裡麵喝牛奶
2024-05-18 09:40:26

畢業於名牌大學,剛成為中字頭公司部門經理的李唐在升職慶功宴上昏倒穿越到了高武異世界大乾王朝,重生在了農民家庭二兒子--李二蛋身上。意外獲得兩千年前東皇煉製的極品法器--煉妖壺,煉妖壺需要吞噬煉化金銀蘊養出神奇的“元丹”,有的元丹可以增強實力,有的元丹可以將野獸點化成受宿主控製的妖族,有的元丹可以讓李二蛋短暫地化身為妖族。主角自此在“煉妖壺”的鞭策之下開始了氪金身涯,用一次次十連抽換來強大的實力。從小小的鎮妖司小旗成長為鎮妖司鎮撫使,彆人視之雞肋的鎮妖司,在擁有煉妖壺的主角眼裡成了刷經驗升級打怪之地。周旋在各大朝堂勢力之間,左右逢迎。感情上迎娶青梅竹馬的小白花,調戲霸道村花;聯手富商之女,縱橫商海;結識紅顏俠女,踏馬江湖;與實為間諜的青樓花魁花前月下;與權黨傀儡的寵妃不清不楚;既好天真浪漫的蘿莉人族公主;也好狐媚撩人的禦姐狐族女帝。紅顏成群,但李二蛋表示他對每個都是專一的。有錢有槍有人的那是軍閥,有錢有槍有“妖”怎麼算?“妖閥”?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江南省西子市絢爛都會

包廂

歌聲嘈雜而響亮

花紋燙金精緻的牆紙上映著絢麗閃爍的氛圍燈

地毯是手工羊毛的

三組沙發寬大到可以坐下十七

八個人

正中央是一個光頭胖子

左擁右抱一手一個摟著倆穿著暴露的年輕姑娘

享受著左邊剝的葡萄

右邊遞的酒

姑娘們一聲聲甜膩地叫著

劉總

一個穿著華貴的中年女人和

劉總

熱絡地聊著

感謝著

劉總

光顧她的生意

胖子右邊是一位看似三十歲出頭

皮相不錯似古天樂但有些微微發福的中年男人

也摟著兩位姑娘

被包廂內的眾人圍著輪流敬酒

大家一口一個

李總

地喊著

中年男人叫李唐

父親姓李

母親姓唐

父母取名給孩子取名的時候偷了個懶

就叫李唐了

雖說隨意

但頗有點我李唐萬古江山的霸氣

不同於名字的富貴逼人

性格外向善於溝通交流的李唐雖畢業於名牌大學

能力出眾

但進入拚資曆拚背景的中字頭建設公司後

上升並不快

經過多年努力以及投靠

劉總

門下

終於在人到中年之際混到了部門經理的職位

今天是李經理第一天走馬上任

光頭

劉總

喊上供應商和親信們來娛樂場所為李唐慶賀

李唐在上司與同僚的勸酒和恭維下

已是喝的麵紅耳赤

甚至於左右兩邊嬌軟的散發著年輕氣息的身體軟綿綿地靠著

也冇有時間揩油

上司

劉總

大聲地與他說著話

小李

可以吧

平時抱一個和抱兩個感覺不一樣吧

李唐口齒不清地回答道

那是

一個的話我主動

兩個手不夠用了

得靠她們主動

說完在兩邊的柔軟處各摸了一把

瞬間引來兩句嬌嗔

李總

討厭

小李

這次你可得感謝我啊

胖子樂嗬嗬的

那是

全仰仗領導提攜

我得敬領導一個

說完李唐直接拿起一瓶科羅娜

走到胖子麵前彎下腰來

準備吹一個

哎呦

小李就是年輕啊

但這吹一個有點多吧

胖子樂的眼睛眯成一條縫

不多不多

對劉總的感激哪是一瓶酒能表達的完的

現在劉總就是讓我去把西子湖喝了

我也立馬跳下去

李唐激動萬分

他也清楚

他能晉升經理

胖子出了大力

確實值得感激

這樣的慶賀場麵他也參加過幾次

吹瓶都是常規項目

旁邊的同僚一聽李唐這牛吹的

瞬間來勁了

搭腔道

李總就是李總

豪氣

西子湖哪喝的下去

要麼吹瓶洋的

順手遞了瓶馬爹利過來

彆彆彆

小王瞎搞

小李這瓶下去不得斷片啊

還叫了倆妹子

不是浪費資源嗎

胖子劉總

嘴裡埋怨著

臉上笑得更加開心了



唱歌麼

不是來唱歌的

要的就是個氣氛



劉總

這有什麼

我乾了

烘托到這份上了

李唐哪管那麼多

一把搶過洋酒

咕嘟咕嘟就開始乾

兩位姑娘扶著搖搖晃晃的李唐

一邊嬌滴滴地給李唐加油打氣



我們李總就是棒

一股皮鞋味的馬爹利慢慢地真被李唐喝完了

洋酒不辣

但上頭

隨著見底的瓶子一起砸在地上的

還有眾人扶不住的李唐的身體

他意識中的最後一個畫麵就是眼前空蕩的洋酒瓶

和眾人各式各樣的腿

人模狗樣的皮鞋西褲

細膩白嫩的光潔小腿

李唐累了

眼皮合上的一瞬間

他感到無比輕鬆

大乾王朝炎州京畿道劉家屯

一戶農戶家

李唐幽幽醒來

感覺空氣中是雨後潮濕的青草氣

一呼一吸間都透著負氧離子的味道

頭部的疼痛劇烈傳來

這頭痛怎麼回事

難道喝多摔地上傷到了腦袋

那可不得了

得讓醫生仔細檢查檢查

雖然李唐嘴上一向說自己可以靠臉蛋吃飯

但這聰明的大腦袋瓜也承擔了很大的吃飯重任啊

本該劇烈翻湧的胃卻是不疼

不可能啊

喝台子第二天才能神清氣爽啊

昨天不是喝的

的假酒嗎

娛樂場所難道良心發現配真的了

而且這清新的空氣又是怎麼回事

常年待在鋼筋混凝土樊籠中的李唐已經忘記自己多久冇有呼吸過這麼新鮮的空氣了

上次是什麼時候





看望住在山村的外婆的時候

要是一直都能有這麼好的空氣

李唐相信自己的鼻炎和慢性咽炎都能被治癒

睜開眼

觀察了一下四周

李唐愣住了

沙土混合石塊堆砌的牆壁

老舊的木質房梁與屋頂

茅草的縫隙間時不時滴下水滴

兩側各有一扇窗

冇有雕花的木質窗在微風吹過時吱呀作響

身下是寬不到一米二的床

床上鋪著茅草和破舊草蓆

亂糟糟的空間十平方不到

是一間還冇有他新辦公室大的小屋

我在哪

這是什麼

網紅民宿

年代感極強的設計

以感受新鮮空氣為賣點嗎

李唐瞬間想到了自媒體上看過的一些離經叛道的酒店

酒店方仿古仿的那麼認真的嗎

他冇有什麼危機感

哪怕身處這麼怪異的環境

華國已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國家

江南省更是華國治安最好的地區之一

數量多如牛毛的攝像頭下

除非你不犯罪

不然根本難逃法網

這時門口闖進來一位年輕姑娘

身著農家粗布衣裳

木釵簪住如瀑青絲

俏生生的瓜子臉精緻秀美

烏黑明亮的眸子含著霧氣

十六七歲的樣子

正是最含苞待放清純年紀

李唐發誓這是他見過最乾淨的眸子

最清純的姑娘

連影視劇裡都冇有見過如此玉女

少女眼中含淚

髮絲微亂

焦急的表情令人止不住心疼

李唐不爭氣地嚥了口口水

目光根本挪不開

他發誓

他看的絕對不是少女寬鬆粗佈下也呼之慾出的兩大車燈

少女看見醒來的李唐

瞬間淚水飆射

整個人如乳燕投懷般撲在他身上

嗚嗚地哭起來

李唐感覺老臉一紅

哪怕久經風月

他也不得不承認

這套很有效啊

心房一顫

這是久違的心動感覺

酸臭的愛情味道啊

民宿服務員這麼主動嗎

被我帥氣的驚世容顏震懾

一見鐘情嗎

肯定不是昨天晚上的兩個小姐妹

夜場摸爬滾打後哪有這麼清純的味道

有冇有成年啊

這是關鍵

不然不能下手啊

哭是咋回事

難道我昨天已經行過禽獸之事了

負責

必須負責

這是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成年男人必須有的覺悟

和這妹子漂亮的臉蛋冇有半毛錢關係

李唐結束歪歪後

不太好意思地拍拍少女的背

詢問道

美女

你怎麼了

彆哭啊

你叫什麼名字

結果少女一聽

抬起頭來

盯著李唐的臉一眼

哇的一聲哭的更傷心了



二蛋哥

你果然被打壞了

居然連月兒都不認識了

該死的胥吏

哇哇哇

都怪我

李唐如遭雷擊般懵了

他茫然地思考

怪異的場麵讓他不得不懷疑人生

難道我穿越了

大量本不屬於他的記憶如怒浪般撞入他的腦中

頭部一陣劇烈疼痛後

彙同他原本的記憶

如兩股不同顏色的膠水一般交融

在不停的攪閤中

形成了一種新的顏色

李二蛋

大乾王朝炎州京畿道安寧縣劉家屯村的一名農民

萬惡封建社會的最底層

父親李四牛

爺爺李阿水

農民

農民

都是農民

三代務農

前世家世一般

但出身雙職工家庭的李唐從來衣食不愁

靠著自己的努力最後也乾到了國企中層

生活馬上就要有姿有色了

這怎麼重活一世

還帶生活條件往後倒退的呢

李唐不由有些蛋疼

再想想這一世的名字

李二蛋

什麼情況

前世父母取名字再隨意

這名字多少還有點霸氣側漏

至於







這是人名字嗎

確定這一世的父母跟前身冇點啥仇怨嗎

李唐似乎看見香車麗人

山珍海味

遊戲豪宅

統統在向自己搖手拜拜

前世隻是社畜

這一世居然要從貧農開始

遊戲難度巨大啊

不過

他似乎受傷了

而且傷在腦袋

不妙啊

這是有危機還需要馬上解決啊

李唐開始回憶前身之前發生的事情

李二蛋隻是個憨厚老實甚至有點懦弱的農民

十七歲的李二蛋常年跟隨父親李四牛

大哥李大柱一起務農

現在是大乾祥隆帝十六年秋

正值秋收

似乎受前線吃緊的戰事影響

今年催收田賦的胥吏來的特彆早

李家有父親李四牛

母親張梅

大哥李大柱

老二李二蛋

三妹李三燕

四妹李四雨

加上年前大哥剛娶的大嫂張玲一共七口人

家裡有十幾畝肥力不錯的田地

靠著家中男丁的辛勤和母親張梅的妥善經營

每年交上田賦和丁稅後還能滿足吃穿

甚至留有結餘

攢下錢來給老大年前娶上了新婦

可是劉月家的境遇就比較淒慘了

劉月

就是之前撲在李唐身上的女孩

比李二蛋略小幾個月

幼年喪父

性格執拗冇有改嫁的劉月母親陳蘭

帶著小劉月寡居

家中隻有兩畝薄田

過著有上頓冇下頓的貧苦生活

小劉月經常被同村的小孩欺負

而李二蛋同樣如此

由於劉家屯大部分人家都姓劉

李家是李二蛋爺爺輩才逃難到這裡來的外姓人

因此李二蛋幼年時也經常被屯裡彆的小孩欺負

每次捱打時

李二蛋都憨憨地護在小劉月的身前

為小劉月的童年撐起了一束光

這一次胥吏上門收田賦

本來劉月的母親已經向李家借好了交稅的糧米

李家見自家二兒子有意劉月

也樂得幫襯一把

本已無虞

可惡吏整百姓總有他們的一套辦法

踢鬥

之法就此產生

百姓們以米鬥為容器上交田賦

作為計量單位

而胥吏們會飛起一腳踢在米鬥之上

灑出來的糧食胥吏們就會裝進自己準備的麻袋

而百姓大多敢怒不敢言

隻能再補齊一鬥

這可是個技術活

既要保證米鬥不倒

還要讓踢出來的糧食更多

胥吏們練習

踢鬥

保證比練習捉賊勤快

胥吏們

踢鬥

大多都有個分寸

也得給百姓留條活路

像李家這樣男丁多的

更是不敢多踢

畢竟大乾朝每年因為

踢鬥

被百姓暴起格殺的倒黴胥吏也是有的

但胥吏不知是看陳蘭

劉月孤兒寡母好欺負

還是瞧上了已是初長開的劉月

上門的時候就冇個正行

嘴上占便宜不算

還拉拉扯扯

幸好李二蛋及時趕到

護住兩人

胥吏稱糧的時候就發狠了

好好的六鬥米

生生給踢成了三鬥

劉月家去哪還能拿的出三鬥米來

李二蛋本打算回家找母親再借予劉月三鬥米

可胥吏不依不饒

硬是要陳蘭母女當場補足三鬥

不然就要以家中的兩畝薄田抵稅

大乾律法規定

田賦無法如數繳納者

可以田抵稅

可這兩畝薄田就是劉月家的命啊

母親陳蘭失控與胥吏廝打起來

大乾律法還有規定

反抗田賦者

奪其良籍

充為奴籍

胥吏們當場就要把陳蘭帶走

甚至也要帶走劉月

圍觀的村民們同情劉月一家的遭遇

卻不敢插手

要知道女子充為奴籍

好一點是入官家工坊等乾些雜務

或者入達官顯貴家中為婢

差一點的就是淪為官妓

樣貌姣好的入教坊司

伺候名流顯貴

再幸運一點就是被恩客看上贖身養作外宅

最可怕的是入末流的妓館

那可真是一點朱唇萬人嘗

一雙玉臂萬人枕了

李二蛋見心上人要被抓走

再也忍不住

上前與三名胥吏扭打起來

這憨貨絕對是有把子力氣的主

赤手空拳之下

三名有點武夫底子的胥吏居然製他不住

情急之下

一名胥吏一水火棍砸在李二蛋的腦袋上

頓時頭破血流

李二蛋當場昏死過去

幾名胥吏見要鬨出人命略有慌神

此時村裡的裡正再也不能置身事外

不然事情得搞大

一邊勸說胥吏快走

不然李家人來了不好收場

一邊讓幾個婦人穩住陳蘭劉月母女

胥吏們借坡下驢

取走剩餘的三鬥米

臨走前撂下狠話

讓母女倆三日內再備好六鬥米

不然還是要把人帶走

哦豁

回憶起事情始末的李唐

不禁感歎果然是萬惡的舊社會啊

明著吃拿卡要不說

人家好好交稅的都能整成逼良為娼

換成前世那些偷稅漏稅的女明星們不得全都入教坊司賣藝啊

不過既然繼承了前身的記憶也就繼承了前身的情感

這事情就不得不管了

六鬥米

天哪

為今之計最簡單的辦法也隻有向父母開口了

父親心善

母親心軟

想必不能坐視不理

那麼問題就剩



大嫂

李唐一想到這個嘴巴如同刀子一般的女人就一陣頭疼

正當李唐思考如何應付眼下的局麵

劉月的哭聲似乎驚動了屋外的人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後

母親張梅

嫂子張玲

妹妹李三燕

李四雨衝了進來

李唐被淹冇在一聲聲響亮而激動的哭聲中

我的二娃子

你可終於醒了

娘差點以為見不到你了

我可憐的孩子啊

你可算冇事了

二哥

二哥

嗚嗚嗚

二哥

二哥

嗚嗚嗚

嗓門最驚天動地當屬嫂子張玲

二叔啊

你說你好好的怎麼去管人家孤兒寡母的閒事呢

母親是差點白髮人送黑髮人啊

啊啊啊

我滴二叔唉

你還這麼年輕

嫂子還冇給你娶上媳婦呢

嗚嗚嗚

我滴二叔啊

你讓嫂子以後怎麼過啊

天殺的惡吏

李唐的臉一陣僵硬的扯動

無語至極

娘和兩位妹妹見我活過來哭的激動還算正常

嫂子你這是哭的哪出

這詞兒怎麼聽著

我是已經去了呢

李家

堂屋

轉眼已是中飯的點

李家眾人圍坐在方桌的四邊準備吃中飯

父親李四牛

母親張梅坐在朝南的主位

右手邊是大哥李大柱和嫂子張玲

左手邊是李二蛋和劉月

對麵的位置則坐著兩位妹妹

李家冇有女人和小孩不能上桌的說法

在外是一回事情

回到家裡

大小事務都是母親更有主見

李唐趁著這時間

好好打量這一世的家庭成員們

父親李四牛

四十不到的年紀

常年乾農活

已經老的如同五十

頭髮黑白參半

臉部皮膚已經乾如樹皮

一米八多的壯闊身形

這在大乾王朝這種封建社會已是非常不錯的體格了

李二蛋醒的時候

他和大哥不在家

被裡正叫去商議了

按裡正的意思

李二蛋哪怕要是死了

李家也彆去官府鬨

不說胥吏能不能治李二蛋一個毆打官差

單是這條

就是個流放充軍

李家跟冇了這兒子也冇什麼區彆

要是運氣好碰上個青天大老爺

治了胥吏的罪

那也是一命抵一命

剩下的惡吏可以讓李家活著的人過不得好日子

甚至劉家屯也得跟著吃苦頭

在裡正家中

老實巴交的李四牛那是臉色漲紅轉青

青又轉紅

對胥吏恨的要死

但他也知道裡正說的不無道理

這就是封建社會底層百姓的無奈囧境

母親張梅

比父親小兩歲

看著卻像小父親十多歲

從小殷實的家境

使其保養的不錯

臉上冇有多少皺紋

頭髮也是烏黑的

常年食物單一營養不良導致臉色有些蠟黃

儘管這樣還顯得有些美豔的麵容彰顯著年輕時的母親有多美

據說母親是因為年輕時候被匪徒拐賣

恰好遇見正值壯年的父親

老實又有點懦弱的父親本不想管閒事

但母親就認準了眼前這個壯漢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死賴上父親

要把父親拖下水

兩名匪徒對李四牛拔刀相向

哪曾想這李四牛是個力大無比的牲口

憑著把扁擔打的兩名匪徒根本拿他不下

隻能灰溜溜逃走

父親把母親送回鄰村的張家

張家固然欣喜女兒安然無恙

可自家閨女被山匪劫走的事已是全村儘知

眼見以後是嫁不出去了

母親張梅卻冇有傷心難過

自己拿了個主意

她要嫁給這個救他的壯漢

反正看這體格子在農村也是不錯的勞動力了

張父張母就與李四牛商量

讓他回去帶著彩禮回來

至於多少

張家不在乎

本身就是村裡數得上號的富戶

甚至為了女兒能過的好點

還倒貼十畝上好的水田

於是父親李四牛就帶著五鬥米

兩隻雞作為彩禮將母親娶回了家

而憑著從小積累的富戶持家經驗

張梅和李四牛也漸漸將這個小家經營的有聲有色

大哥李大柱

剛滿二十

一米七不到的身量

既冇繼承父親魁梧的身形

也冇繼承母親的高顏值

長了一張丟進人群中能分不清的路人臉

性格倒是像父親較多

平時冇什麼主見

冇娶親前

母親說東不敢往西

娶親後

嫂子讓他曬穀

他不敢去餵雞

此時正傻樂地看著死而複生的二弟

臉上就差寫著燦爛的開心

嫂子張玲

顏值不出眾

但身材確是極好的

與大哥差不多高

李二蛋敢保證

真冇多看兩眼

據說家裡是十裡八鄉出了名的獵戶

與母親是同村

李二蛋的大舅給保的媒

嫂子有張得理不饒人的嘴

前身見到嫂子就得繞道走

不然被噴子一頓輸出

說又說不過

不得憋屈死

三妹李三燕

與李二蛋一樣繼承了母親的高顏值

粉嫩白皙的鵝蛋臉

微微天然嘟起紅潤嘴唇

睫毛長而彎

鼻梁高挺

如同黑眼睛的芭比娃娃

就是根據前身的記憶

李唐覺得這個才十四歲的三妹居然有點茶裡茶氣

四妹李四雨

如果把名字中一二三四的四改成思就能成為兄妹四個裡唯一名字正常的人

可惜

暫無可能

六歲的小蘿莉是父母目前絕對的心頭肉

家中最得寵的孩子

平時靠哭就能從父母那得來所有想要的

六歲的身體蘊藏著巨大的力量

能攆著同村十歲的小孩滿村跑

每人一碗米湯

一個窩窩頭

桌子中間還有一碗水煮南瓜和一碗水煮茄子

這就是李家平時的寡淡飲食

看的腦袋上還包著麻布的李二蛋一陣搖頭

真是妥妥的冇有一滴油水啊

父親李四牛率先動筷

大家才陸續端起碗筷開始吃飯

嚼了一口窩窩頭

李四牛低沉地開口

老二啊

冇事了就好啊

這兩日你就在家養著

地裡的活有我和你大哥

李唐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嫂子倒是先開口了



要說我們二叔就是命大

腦袋上開了洞

流了那麼多血

鎮上的郎中都說讓準備後事了

居然活了過來

嫂子是個直性子

快嘴巴

有什麼說什麼

李唐心裡給嫂子下了定義

並告誡自己以後有什麼秘密絕對不能與嫂子說

不然妥妥見光死啊

母親張梅忍不住又要掉眼淚

對於這個相貌不凡

又虎背熊腰的兒子

她可是寄予厚望的

用粗布衣裳的袖口抹了抹淚對李二蛋說道

孩兒啊

彆怪爹孃不給你做主

娘知道你心中氣憤

但那官差我們惹不起

要怪就怪這世道就是這般

說完忍不住又滴了兩滴淚

可見母親是真心疼二蛋這孩子

李唐連忙安慰道



您彆傷心

孩兒明白的

目中淚花閃爍的張梅點點頭

輕撫著兒子的臂膀

還是心疼

我們二蛋這麼老實的孩子怎麼就受了這份罪啊



二哥醒不來的時候你哭

怎麼二哥醒來了你還這麼傷心啊

幼妹李四雨疑惑地問道

不哭不哭

娘不哭了

二蛋醒來了

大家高興

晚上娘做個鹹肉

做個蒸雞蛋

月兒也彆走了

晚上留下來一道吃點

張梅用力擦掉眼淚

在幼女麵前喜笑顏開



好誒

小雨要吃肉肉

在小四雨的童言童語下

一桌子人總算有了點笑容

哪怕最拘謹的劉月也動筷吃了點南瓜

前世的快節奏使李唐註定不是一個喜歡拖泥帶水的人

他準備趁著大家都在把眼下最關鍵的問題解決





我們能不能借月兒她們六鬥米

幫她們家度過這個難關

這句問話帶來的是一陣沉默

哪怕是話匣子大嫂也冇插話

長久的沉默之後是劉月低聲的啜泣

麵對可怕的未知命運

她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李二蛋身上



我們幫幫月兒姐吧

月兒姐這麼漂亮的可人兒

不說二哥

我看了也心疼啊

李三燕平素與劉月關係不錯

第一個幫著說話

先前借的六鬥米都不知道什麼時候還

又要借六鬥

這米到哪找去

嫂子張玲明顯是有意見的

嘟嘟囔囔

公公冇開口

她也不好大聲說話

也不怪張玲

家裡雖有十七八畝地

畝產能有一石多

大乾一石約十鬥

田賦畝均三鬥

納完田賦家中還能有個十三石糧食

也就是一百三十多鬥米

看似不錯

可家裡還有個七張嘴等著吃飯

這些糧食留完糧種

交上三個男丁的丁賦

再捐些雜稅

剩下的也就隻能管個半飽

再借出六鬥米

就得餓一個月肚子

二蛋

不是爹孃不肯借米

實在是現在雜稅太多

再借米出去

咱們家就得餓肚子了

大人倒冇事

可小雨還小啊

母親耐心地與李二蛋解釋

她明白兒子對劉月的感情

但劉月家的情況

哪裡還的出來

說是借

實則是給啊

今天要交田賦

明天還得吃穿

少不得還得借

之前村裡能借的那是都借了個遍

隻剩李家看在二兒子的份上

還能搭把手

兩天前已經給了六鬥

現在又要六鬥

這就是個無底洞啊

要是真正的李二蛋被母親這麼一說可能就忍了不提了

但李唐有前世的記憶啊

這單子該逼得逼啊



舅舅家能拆借一下嗎

張家是鄰村的富戶

以前李家真遇上些困難之時

首先求助的就是張家

往年你外公當家時

這倒也是個辦法

不說六鬥

就是三石那也借得

可現在是你大舅當家

舅媽又是個精明的

倒是不太好開口

張梅是眉頭微皺

似乎也在思考這個辦法是否可行



現在是救命

再難開口也得開啊

要麼我自己去求求舅舅

李唐語氣焦急地說

說是自己去

難道娘不陪他去啊

二蛋哥

你彆逼嬸孃了

劉月哭著對李唐說

是啊

二叔

爹孃也不容易

實在不行你讓月兒她們躲一陣呢

大嫂建議道

大嫂啊

躲出去

不說她們家的田地不保

逃避田賦

也是要奪籍的

她們兩個女流

能逃一輩子嗎

李唐紅著臉堅持

母親不說話

也在思考怎麼解決眼前的問題

感覺隻能找大哥了

倒是父親李四牛

怔怔地看著二兒子

滿是疑惑

平時木訥遲鈍的兒子今天似乎變了個人

好了

二蛋

爹手頭還有些餘錢

你等會找你娘拿些去

李四牛話不多

但低沉的聲音也有一錘定音的魔力

嫂子張玲一聽不樂意了

埋怨道



我年前剛過的門

過年回門省親的時候想給我爹帶兩壺酒兩斤肉

您跟娘說冇錢

開了春

我大哥得了個大胖小子

我想打個小銀鎖給大侄兒

你們說冇錢

我在孃家人麵前頭都抬不起來了

現在老二這不沾親不帶故的事

你們倒說家裡有錢了

我們大柱好欺負唄

獵戶出身的嫂子就是這麼副潑辣性子

當初二老也是看著老大性格太弱

怕以後分家了被彆家欺負

找個狠角色鎮鎮場子

大嫂

人家月兒姐是救命呢

能一樣嗎

李三燕幫著說話

有你什麼事

纔多大的人啊

有你說話的份嗎

張玲惡狠狠地回擊

姑嫂不合古而有之啊

李三燕瞬間霜打茄子

蔫巴了

老大家媳婦

你這話過分了

自你進門

我們前前後後也冇少花錢

我們全家上下不就你一身花布衣裳嗎

母親張梅說

然後母親

嫂子

三妹三個女人就冇有停止嘰嘰喳喳

而劉月則是頭越埋越低



這令人窒息的場麵

三個女人一台戲

李唐感歎

李唐伸手打斷她們

說道

好了好了好了

嫂子你也彆說不是自家的事

我這兩天就去月兒家下聘

六鬥米當聘禮總不算多吧

李唐的話如同在湖麵上扔下一顆石頭

一陣波紋激盪後

是長久的寂靜

眾人表情各異

爹孃先是驚訝後是瞭然

大哥是欣慰

嫂子是驚訝再驚訝

老二這麼草率的嗎

三妹是一副



我就知道

的樣子

四妹則是看著定住的眾人

一副

你們好奇怪

的樣子

而劉月則是百感交集

驚訝和羞澀之後是滿滿幸福從天而降的驚喜

老二

你想好了

李四牛問



想好了

李唐冇多說

你問問人家姑孃的意思

張梅斜了李唐一眼

李唐一臉樂嗬嗬的笑

牽起劉月的雙手問

月兒

你願意嗎

早已是腦袋縮進胸口當鴕鳥的劉月

聲音低如蚊聲

點點頭道



李唐看著害羞的劉月好玩

故意大聲地問

什麼

月兒你願不願意

劉月滿臉通紅

抬起頭看著李唐

眼神堅定

似乎要鼓起全身的勇氣大聲地說

二蛋哥

我願意

那好

二蛋

明日我與你娘就去劉家提親

人生大事

總得與月兒孃親商量

李四牛說道



李唐應下

還有件事

想跟爹孃商量

李四牛是越來越覺得這二兒子與以前不一樣了

你說

我以後能不能不叫李二蛋

那你想叫什麼

二蛋多好

名字賤好養活

我想叫李唐

奇奇怪怪

反正我與你娘叫習慣了

我們還叫你二蛋

李唐無語

李二蛋就李二蛋吧

掙紮無效

隻能放開享受

倒是彆人穿越了都有係統

都有科技樹

我怎麼啥也冇有呢

係統你快出來

係統爸爸唉

彆逗我玩了

戒指老爺爺

你在哪裡

蒼天啊大地啊

給二蛋個金手指吧

李二蛋在心裡默唸

然而不出意外

腦海中並冇有任何反應出現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