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瑤瑤是我的女人

-

葉湛寒拇指摩挲著下唇的餘香,明明在笑卻威脅:“如果你不吃,我會繼續用這種方式餵你。”

宋筠瑤又氣又拿他冇有辦法,最終十分憋屈的將一碗粥吃完。

葉湛寒又把她抱回了臥室,自從昨晚得到了她後,他對她比之前還要溫柔,連她下地走路都捨不得。

“瑤瑤還疼麼?嗯?”

葉湛寒是問她那個敏感的地方。

畢竟流了血,她肯定很難受,葉湛寒有些自責自己昨晚有些衝動,太過粗暴。

宋筠瑤環抱住自己,蜷縮在角落,死死的咬著唇,顫抖著音祈求道:“二爺……我們……我們忘了昨晚的一切吧,我還是你的瑤瑤,你還是我二爺,好不好?”

聞言,葉湛寒唇角的笑容瞬間消失。

宋筠瑤哭著祈求道:“我求求你放過我吧二爺……求你……”

葉湛寒的麵色漸漸陰沉,他站直了身子,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如君臨天下的帝王。

從前,她哭泣時,都是被人欺負來找葉湛寒這個靠山。

而如今,她卻哭著求他放過她。

放過?怎麼可能?

他已經得到了她,她已經是他的女人,他怎麼可能會放過她!

“瑤瑤,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你都彆想逃。”

葉湛寒一字一頓說的極為清晰強勢。

宋筠瑤猛地一震,崩潰的大哭:“葉湛寒你這混蛋!”

混蛋!混蛋!大混蛋!

瞧瞧這哭泣的樣子,是在覺得自己對不起林逸舟麼?

葉湛寒的麵色陰沉的不像話,張嫂敲門走進來,小心翼翼的說:“先生……有人找您。”

“知道了。”

葉湛寒冷冷說完,走到門口又折回來,命令張嫂:“照顧好她。”

張嫂走到床邊,握住了宋筠瑤的手:“小姐,您彆哭了,我知道您很難過。”

“可是先生他,真的很愛您。”

“您當年發燒,要吃桃罐頭,先生冒著大雨給您去買,回來就生病了……”

“還有那年您說喜歡紅寶石,先生二話不說就花了天價為您定製了一款項鍊。”

說著說著,張嫂歎氣道:“先生是真的愛您。”

宋筠瑤抬起頭來,唇瓣咬的毫無血色:“二爺他對我有多好我知道,可……”

可她真的接受不了二爺奪走了她的清白。

這麼多年了,二爺一直很寵溺她。

可她那個時候還很小,他總不能在那時愛上她的吧。

葉湛寒是很正常的男人,她很瞭解。

那麼……為什麼那麼小的時候,也待她那麼好呢?

這不由得又讓宋筠瑤產生當年的疑問,葉湛寒為什麼收留她……

莫非這其中有什麼隱情嗎?

宋筠瑤悶悶的將臉埋在腿彎裡。

樓下。

葉湛寒下樓時,林逸舟和徐芸正在客廳裡等待。

見到葉湛寒,林逸舟猛地站起來,雙眼血絲濃重顯然一夜未睡,他有些激動的質問道:“你把瑤瑤怎麼了!”

葉湛寒慢條斯理的坐在真皮沙發上,修長的雙腿交疊,俊美的臉龐浮上一絲笑意,自然的道:“瑤瑤是我的女人,你說呢?”

-

發表時間:2024-05-15 18:46:4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