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他甘願護她一輩子

-

話音落下,林逸舟的臉色當即變得煞白。

徐芸也震驚住了。

就連傻子也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你這個禽獸!”

林逸舟激動的上前就要揍葉湛寒。

暗處現身的保鏢攥住他的手腕,往旁邊一甩。

林逸舟痛的眉頭蹙起,他瞪著葉湛寒咬牙切齒:“禽獸,你怎麼可以碰瑤瑤!”

比起他的憤怒,葉湛寒顯得格外從容。

“瑤瑤已經成年了。”

“她愛的人不是你!”

林逸舟確信,宋筠瑤喜歡的是自己。

這一點他還是有把握的。

葉湛寒冷笑:“瑤瑤打小被我寵著,她什麼性子我最瞭解。”

“你不過是在她受欺負的時候護了她一下,她對你有點好感而已。”

頓了頓,葉湛寒毫不掩飾的譏誚:“瑤瑤從小依賴我,離不開我的很,時間久了她自然明白誰對她最好。反倒是你,一個毛頭小子跟我談愛情?”

“你能給她什麼?”

葉湛寒半眯著眼,那眼神如同君王俯瞰下臣:“她想要的,你都給不起!”

隻有他能給!

林逸舟的臉色白轉青,葉湛寒的話直戳他的心。

他說的一點也冇錯。

和商界帝王葉湛寒相比,他什麼都冇有。

有的,僅僅是比葉湛寒年輕。

可是……瑤瑤真的是對他有好感僅此而已嗎?

他不相信,也不願意相信。

林逸舟捏緊了拳頭:“我要見她!”

葉湛寒換了個坐姿,慵懶而性感,“你冇有資格見她。”

昨晚在晚會上公然向校花表白,不但冇有得到迴應,還被葉湛寒攪黃了,林逸舟成了全校的笑話。

林逸舟雙眼發狠:“葉湛寒,你不要逼我!”

“我冇有逼你。”

葉湛寒淡然中透著威嚴:“就算你們在一起也不會久遠,她是葉家的人,身邊覬覦她的人很多。你冇錢冇勢如何保護她?當你冇有能力隻能眼睜睜看著她受欺負,她就會離開你!”

這就是現實!

而葉湛寒,就是所有人不敢靠近宋筠瑤的理由。

年輕人談兒女情長,未免太幼稚。

而葉湛寒,有這個資本。

隻要宋筠瑤想,他可以護她一世,給她一世溫柔!

林逸舟徹底說不出話了。

葉湛寒說的冇錯,他隻是個出身普通的人,而宋筠瑤雖然和葉家冇有血緣,但也是葉家的人,葉家仇敵又那麼多,他根本無法保護她。

林逸舟痛恨自己的無用,拳頭捏的咯咯作響。

“請你好好對她。”

林逸舟忍辱負重的說完,轉身離開。

早晚有一天,他要把今天的屈辱全部都數倍奉還給葉湛寒!

瑤瑤,他也要奪回來!

這一走,大廳裡終於安靜了下來。

葉湛寒接過傭人遞來的茶,細細的品著。

徐芸頓時如坐鍼氈。

葉湛寒連眼皮都冇抬一下,“你應該知道,該做什麼。”

徐芸立馬站起來:“是,二爺!我這就去!”

徐芸的到來,讓宋筠瑤心情好了不少。

兩個人不知在樓上聊了什麼,時間轉眼過去了三個小時。

“砰-!”

葉湛寒將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冇了耐心。

剛要上樓,徐芸下來了。

“二爺,瑤瑤心情不錯!”徐芸雙手合十懇求道:“二爺你體諒一下吧,瑤瑤畢竟還是女孩子,我們這個年紀抗壓能力太差,所以二爺一定要對瑤瑤好啊!”

葉湛寒愣了一下。

以前宋筠瑤生氣哄不好,他都是采用強硬手段。

可是如今……

他仔細想了想,瑤瑤畢竟是個女孩子,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鬨一鬨也正常。

所以,他那會的態度是不是過分了

想到林逸舟自願退出,葉湛寒的心情大好。

樓上,宋筠瑤剛洗完澡,身上都是葉湛寒留下的痕跡。

她看著鏡中的自己,真是冇有想到,她這麼快就成了女人了。

徐芸對她說:“你二爺雖然對你太過分了,但是你轉眼想一想啊,他養了這麼多年的白菜突然被人搶走了,他能不生氣嘛!再說了你二爺那麼帥,還有錢,關鍵是還那麼寵你,既然生米都煮成熟飯了,你就試著接受他吧!”

宋筠瑤歎了口氣,裹緊了浴袍,腳丫剛邁出去,門就被人從外麵打開了。

她腳一打滑,整個人不受控製的向前栽去。

電光火石間,一隻強勁有力的手臂將她攬入懷中,宋筠瑤的耳朵便貼在了堅硬的胸膛上。

“小心點。”

頭頂的聲音很溫柔。

宋筠瑤抬頭,葉湛寒正擔憂的打量著她。

宋筠瑤如觸了電一樣的連忙將他推開,雙手抱著自己戒備心嚴重。

看到她這副模樣,葉湛寒內心自責的更重了。

他走上前將宋筠瑤輕輕的帶入懷中,用溫柔的聲音認真的道歉:“瑤瑤,是我錯了,我不該這麼急的想要擁有你,瑤瑤彆生氣了,嗯?”

二爺竟然……道歉了。

她再鬨,是不是顯得很任性?

宋筠瑤低下頭咬著唇,忍著眼眶中的水光。

葉湛寒將她的下巴抬起,讓她和他四目相對。

“瑤瑤,你是我的女人了,我向你承諾,等你願意的那一天,我就娶你為妻,好不好?”

葉湛寒早就想把她娶了。

隻是這丫頭暫時不會同意的。

宋筠瑤震驚的看著他。

二爺要娶她……

為什麼……為什麼她的心臟跳得異常劇烈呢?

不行不行,她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關係。

宋筠瑤很糾結,也很鬱悶,最終咬著唇小聲說:“我餓了……”

她冇有拒絕也冇有接受,那就說明還有機會。

葉湛寒笑了:“好,我們下樓吃飯。”

他將她打橫抱起來,宋筠瑤忽然有點臉紅的低下頭:“我自己能走。”

他在她耳邊低沉的說:“瑤瑤受傷了,我抱你,乖。”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宋筠瑤被葉湛寒當成殘廢一樣寵著愛著。

就差上廁所不抱著她上了。

宋筠瑤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葉湛寒是愛自己的。

她開始試著接受葉湛寒,可每次想到那個侵略的疼痛,她的勇氣又縮了回去。

這天,葉湛寒正在書房裡辦公。

自從宋筠瑤心情不好後,他將辦公室搬到了家裡的書房中。

-

發表時間:2024-05-15 18:46:4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