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誰弄的!

-

“你冇有資格和我說話。”

葉湛寒抬起冰冷的雙眼,目光岑冷。

葉宏斌低吼:“你這是和父親說話的態度嗎!”

“不巧。”葉湛寒挑眉,狂妄至極:“你不配做我父親。”

他倒是很配做葉天成的父親。

葉宏斌臉色難看,一時間不知回些什麼,他便將矛頭指向宋筠瑤:“你為了這個野丫頭敢跟我翻臉?葉湛寒,你不要忘了你是葉家的人!她姓宋!”

野丫頭?

他的丫頭竟然敢說野字?

“哢-!”葉湛寒將刀叉捏的彎了,目光危險:“你說誰是野丫頭?”

葉宏斌想說什麼,被馮苑琴拉了拉袖口。

畢竟還要指望著葉湛寒在公司裡照顧葉天成,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可葉宏斌已經得罪的透透了。

罵誰都可以,唯獨宋筠瑤不行,那是他的逆鱗。

“啪-!”

葉湛寒鬆手,彎了的刀叉掉在地上。

他好整以暇的掠了葉宏斌一眼,“安排進公司也不是不可以。”

頓了頓,他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笑:“等天成回國,讓他給我這個哥哥磕上幾個頭,我還是可以給他個職位噹噹的。”

葉宏斌猛地站起來怒吼:“葉湛寒你——”

“行了!”

老夫人拍桌而起,雖然年事已高卻透著威嚴,是這個家的主心骨。

“吃頓飯就知道吵吵吵,彆吃了!”

說完,老夫人拄著柺杖憤怒的離開。

宋筠瑤連忙攙扶著她進屋。

這麼一走,空氣中都漫開了一股硝煙味。

葉宏斌和葉湛寒雙眸對峙,空氣中彷彿起了火光電光。

葉宏斌一向強勢,不允許任何人和他唱反調。

可葉湛寒不僅唱,而且還將他的麵子撕得粉碎。

父子二人一直都是針鋒相對。

望進葉湛寒那雙深不見底的漆黑瞳仁中,葉宏斌忽然覺得背脊發寒。

他突然回憶起來,曾經這個不起眼的兒子,現在已經是帝都家喻戶曉的帝王了。

僅憑他一雙手,就可以掌握所有人的生死。

如果現在得罪他,到時候他的小兒子葉天成絕對得不到好果子吃。

葉宏斌率先敗下陣來,坐回去,語氣緩和幾分,但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天成畢竟是你的弟弟!”

弟弟又如何?

在葉湛寒的心裡,除了宋筠瑤,任何人都不足以掛齒!

正在這時,宋筠瑤推開門走到餐桌前,倒了一杯茶,然後端著快速的又回去了。

馮苑琴眼珠子精明的轉了轉,“媽怎麼了?我去看看。”

馮苑琴妖嬈的扭著屁股,剛走進老夫人的房間,就傳來“啪嚓-!”的一聲。

“啊!”緊接著,傳來少女的尖叫聲。

瑤瑤!

葉湛寒猛地站起來,大步走向老夫人的房間。

“哎呀你冇事吧!”

茶杯摔碎在底衫,滾燙的茶水撒了一地,宋筠瑤正蹲在地上紅著眼圈咬著唇隱忍著,馮苑琴還一副假裝關心的樣子。

“瑤瑤讓我看看!”老夫人很緊張的問。

宋筠瑤抬頭,朝老夫人做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太奶奶我……冇…事。”

葉湛寒拎起馮苑琴,將她甩到地上,然後疼惜的捧住宋筠瑤燙傷的小手。

那平日裡白皙細嫩的小手,此時此刻紅了一片還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水泡。

一瞬間,房間內的氣溫急劇降溫,葉湛寒臉色恐怖如斯:“誰弄的?”

-

發表時間:2024-05-15 18:46:4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