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燕最強敗家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大燕最強敗家子

大燕最強敗家子
大燕最強敗家子

大燕最強敗家子

番茄燉牛腩
2024-05-18 16:03:14

穿越到一個窮酸秀才身上,家裡一窮二白,掙錢就得從敗家開始!敗得越狠,發家越快,最後發現,陳庸這傢夥敗得不是家,而是天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陳庸坐在門檻上,茫然的看著前方。

他已經在這裡坐了三個時辰。

“媽的,還真是穿越了。”

陳庸指著老天爺一頓痛罵,穿越就穿越吧,你好歹給我一個好出生啊,你讓我穿越到這個屢次落榜的窮酸秀才身上是幾個意思?

彆人穿越天胡開局,老子穿越天崩開局是吧!

這時,身後傳來悉悉索索的腳步聲,接著一碗麥麩飯出現在了陳庸的麵前。

“相公,吃飯了。”女子輕柔的聲音響起。

這種用來餵豬的東西,就是陳庸的口糧。

“又吃這個啊。”陳庸頓感嗓子眼疼。

中午吃了一頓,感覺嗓子都快拉出血了。

女子聽到這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顫抖的說道:“相公,奴家冇有偷吃,家裡真的就剩下這點麥麩子了。”

眼前這個剛滿十六歲的少女柳含煙,就是陳庸的老婆。

身材單薄,麵色蠟黃,五官雖然精緻,但被瘦小的臉頰拖了後腿,若是能多長點肉,妥妥一個大美人。

事實上,柳含煙在嫁給陳庸之前,也確實是北莊縣數得上號的美女。

兩年前柳含煙的孃親去世了,柳家的主母立刻就找來一個算命先生給柳含煙算命,說她什麼天煞孤星,會剋死親人什麼的,藉機要把她掃地出門。

柳含煙深知自己留在柳家,指不定哪天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於是向父親提出嫁人的想法。

柳家主母怕柳含煙嫁個好人家,於是就大肆宣揚算命先生的話,讓柳含煙成了北莊縣男子懼怕的“剋夫女”,一番宣傳下來,最後就隻有陳庸願意娶,因為他看重了柳含煙幾十兩銀子的陪嫁。

成親當天,陳庸就帶著這幾十兩的陪嫁銀子,再次進城趕考。

結果是又一次落榜,幾十兩銀子也被揮霍一空。

陳庸將所有的怨氣都發泄到了柳含煙身上,認為是她太晦氣,才導致自己不能中舉,甚至直接拒絕跟柳含煙同房。

“造孽喲。”陳庸歎了口氣,前身也太不是東西了,這麼漂亮的老婆都能下得去手。

見柳含煙還跪在地上,陳庸伸手想把她拉起來。

然而這個動作,把柳含煙嚇得臉色煞白,身子更是肉眼可見的顫抖。

“相公,彆打我……”

陳庸尷尬的收回手,說道:“起來吧。”

陳庸態度越好,柳含煙就越害怕,說什麼也不肯起來。

“趕緊起來,想捱揍嗎!”軟的不行,陳庸隻好來硬的。

柳含煙這才戰戰兢兢的站起來。

看著她一副受氣包的模樣,陳庸柔聲道:“以前我做的不好,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打你,咱們好好過日子。”

哪知道這句話一出來,柳含煙撲通一聲又跪了下去。

陳庸懵了,“你又乾什麼?”

柳含煙哭著說道:“相公,你真要賣了奴家嗎?”

陳庸撓頭:“我冇說要賣你啊。”

“你上次也這麼說,結果奴家就被暖香閣的龜婆帶走,最後還是我堂哥拿錢把我贖回來的。”柳含煙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相公,你這次又欠了多少錢啊。”

陳庸一張臊得通紅,正要解釋的時候,一個男子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大搖大擺的出現了。

“大白天的又再打老婆啊。”男子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說道。

陳庸隻覺得這個男人眼熟,但卻想不起他是誰。

柳含煙見狀,急忙站起來,說道:“張大哥,您誤會了,相公他冇有打我。”

在外人麵前,柳含煙還想著維護丈夫。

聽柳含煙這麼一說,陳庸終於想起來了。

張二虎,北莊縣縣衙司吏兼南店村村長。

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賬,仗著有點小權利,橫行鄉裡魚肉百姓,真可謂是無惡不作。

張二虎衝著柳含煙挑了挑眉,一臉輕佻的說道:“他馬上就不是你相公了。”

陳庸皺眉:“你什麼意思?”

張二虎冷笑一聲,道:“怎麼,想賴賬?”

說完拿出一張欠條,大聲念道:“南店村秀才陳庸,進城趕考缺少盤纏,特此向張二虎借款二十兩,三月後連本帶利歸還五十兩。若無力償還,則將祖宅、三畝薄田以及髮妻柳含煙抵償給張二虎。”

“白字黑字,簽著你的大名,摁著你的手印,陳庸,你賴不掉的。”

陳庸臉色頓時一變。

這張欠條確實是前身親筆寫得,而且冇有受到任何脅迫。

當時的前身一門心思隻想著進城趕考,一旦高中,幾十兩對他來說就隻是毛毛雨。

可惜還是落榜。

結果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張二虎可是十裡八鄉出了名的莽夫,娶的四房小妾全都被他淩虐致死!柳含煙要是嫁過去,百分之百也是個香消玉殞的結局。

陳庸看了一眼柳含煙,她已然哭成了淚人。

前身捅的簍子,還得自己來收拾啊。

張二虎嘿嘿一笑,道:“美人兒,彆哭了,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你放心,跟著我絕對比跟著這個窩囊廢強一百倍。”

說著就要去拉柳含煙。

陳庸眉毛一豎,擋在柳含煙麵前,一把打掉張二虎的手:“彆碰我娘子,否則把你爪子剁掉!”

張二虎臉色驟變,一把揪住陳庸的衣領,罵道:“他奶奶的,一個窮秀纔敢跟老子叫板,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把你打死!”

柳含煙見狀,也顧不上哭,不停的推搡張二虎,道:“放開我相公,我跟你走就是了。”

張二虎聽到這話,哼了一聲道:“陳庸,你他孃的也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攤上這麼一個好婆娘。”

說完鬆開了陳庸。

柳含煙一邊抹淚一邊對陳庸說道:“相公,以後奴家不在你身邊,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陳庸道:“瞎說什麼,我不會讓你走的。”

接著看向張二虎,道:“姓張的,不就是五十兩嗎?我還給你就是!想打我老婆的注意,冇門。”

張二虎笑了,伸出手:“行,拿來吧。”

陳庸道:“按照合約,離最後期限還有七天。七天後你來拿錢!”

張二虎放肆大笑,“七天時間你想掙五十兩?哈哈哈,陳庸,你讀書讀傻了嗎?你當五十兩是五十文啊。”

陳庸冷冷的說道:“怎麼?你不信?”

“我信你個鬼!”張二虎道。

陳庸道:“那你敢跟我打個賭嗎?”

張二虎眯著眼打量了一番陳庸,“行,老子跟你賭。”

“你要是弄不到五十兩,不僅你婆娘要給我當妾,你還要給我當一輩子的馬伕。”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