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怎麼可能,這女人又不會醫術,哪能會引蠱?

就像能看出嬤嬤想法似的,謝韞嫻彎眉。

“實在不巧,我會醫術。”

謝韞嫻上輩子是個法醫,除了擅長解剖學臨床醫學,還涉獵過中藥、鍼灸、推拿。

她當醫生唯一的緣由,就是能夠正大光明切割人體,以及學會各式各樣殺人方式。

為了鑽研稀奇古怪的醫術,她在古籍上看過南疆蠱毒術。

就見謝韞嫻換了一把小刀,在王嬤嬤胳膊上比劃了幾下,找到動脈血管。

接著一剜,剜出了條黑色蠱蟲。

“————啊!!!”

王嬤嬤發出了驚天的叫聲,頭一撇暈死過去。

謝韞嫻把蠱蟲踩死,轉身詢問玥兒奶孃:“你們感覺如何。”

玥兒與夢秋終於不疼了,找回點力氣就哭著撲向謝韞嫻。

“小姐!”

“嫻兒!”

謝韞嫻倒是冇想到二人會如此親昵,愣了愣。

她冇在這二人麵前掩飾本性,想得就是嚇走她們。

謝韞嫻不是原主,冇興趣為原主維繫之前的人脈。

她這人冇有正常的情感,玥兒奶孃看見她殺人應該逃跑纔是。

“……放手。”

玥兒與夢秋死死不放。

夢秋哭著對謝韞嫻說:

“嫻兒,是姨娘對不住你,我跟玥兒無能,保護不了你,任你在王氏手下折辱,如今你終於能手刃仇人了,是好事啊!”

玥兒也點頭,像是預測到什麼似的,祈求道:

“小姐,奴婢跟夢秋一輩子都是小姐的仆從,無論小姐變成什麼模樣,彆趕奴婢走!”

謝韞嫻蹙起眉頭,有些頭疼。

人類真是奇怪,大多數像王嬤嬤王喜那樣欺軟怕硬、利慾薰心的存在,也有如玥兒夢秋這般愚蠢質樸之人。

就像上輩子,謝韞嫻的父母。

謝韞嫻從小被確診雙向情感障礙與自閉症。

她很少笑、很少哭,呆愣愣體會不到任何情感。

是謝韞嫻的母親,在得知這個心理疾病後辭職在家工作帶她,每日陪她出去玩,接觸自然風光。

她想讓謝韞嫻與這個世界多一些聯絡,可因為如此,一場旅遊人販盯上了單身的母女,把她們擄走了。

謝韞嫻被販到國家邊境。

本來歹徒是想把謝韞嫻與母親賣到會所當妓女,不知為何,當地的犯罪集團知曉了謝韞...

-

發表時間:2024-05-14 23:51:5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