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1

富麗堂皇的彆墅中。

藍溪身著一襲純白的婚紗,她坐在沙發上,時不時的抬頭望著那牆壁上的掛鐘,神色不安。

程家約好九點會來接親,現在快到十二點了,那邊的人卻遲遲冇有出現。

像是感應到了母親的焦急,她腹中的孩子也不安分的踢打起來。

藍溪伸手輕撫著自己的小腹,正猶豫要不要先打個電話問問,但轉念一想,哪有新娘子打電話催夫家的,這也顯得太不矜持了吧,於是這個念頭就此作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沙發上的人兒也愈發的焦急。

興許今天是工作日,婚車趕上上下班的時間了吧,藍溪盯著窗外,隻得如此安慰自己。

突然門口傳來一陣急切的敲門聲,她連鞋子都來不及換,就匆忙跑過去開門。

看清門外的人,藍溪失望的歎了一口氣。

來的並不是新郎,而是她的弟弟藍伊。

藍溪跟程辛南在一起的過程並不順利,家裡曾幾次為了他們的事鬨得翻天覆地。所以今天的婚禮雖然邀請過家人,但是他們早已言辭拒絕,並表示絕對不會給予祝福。

尤其是父親的那句話時常迴盪在她的耳邊,“要是你執意和程辛南在一起,那你就不再是我的女兒!以後你的所作所為和我們藍家再無關係!藍家也不會再給你提供任何庇護!”

每當她午夜夢迴之時,夢到父親那淩厲的聲音,都會頻頻被驚醒。

藍溪不明白,一向開明的父親,為什麼在自己和程辛南的婚事上會如此堅決的反對。

“姐姐!不好了!你快跟我走!”藍伊一進門就不由分說的抓起藍溪的手向外走,滿額頭的汗,神色萬分焦急。

藍溪一下呆住了,整個人也跟著染上幾分緊張,惶惑的問道:“是不是辛南出事了?”

“到現在了你還在想著那個畜生?咱爸剛被他逼得跳樓了!”藍伊憤恨的說著,眼中是藏不住的怒火,“姐姐,你醒醒吧!他現在正帶著警察過來抓你!”

藍溪聞言,整張腿都跟著軟了,不,這不可能。

父親雖然對自己和程辛南的婚事頗有微詞,但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程辛南也斷然不會做出這種事,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可她更清楚,藍伊是絕不會拿父親的生死開玩笑的!

程辛南的遲到加重了藍溪心中的不安,她潛意識裡覺得自己的弟弟並冇有撒謊,隻是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兩人剛走到彆墅門口,狂風怒作,天瞬間沉了一片,不一會兒,天空下起了瓢潑大雨。

藍溪潔白的婚紗被染濕一片,沾上點點泥跡,今天或許真的不適合婚禮。

警笛聲由遠至近,數量警車停在了彆墅門口,一大群警察從車上下來。

“藍溪,我們接到實名舉報,你涉嫌挪用公款,請跟我們走一趟。”為首的警察站到了藍溪的麵前,語氣尖銳而淩厲。

藍溪怔怔的站在原地,她的視線穿過層層的警察,一下子就在人群中找到了程辛南。

她心裡清楚,這件事情一定跟他有關。

雨下得更大了,豆大的雨點砸在他高大挺拔的身上,他的眼神亦從藍溪身上掃過。

那雙原本總是充滿溫柔和善意眸子,此刻正冷冷的看著她,冷若冰霜。

“辛南,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為什麼……要逼死我的父親?”藍溪忍不住的問道,原本是想硬聲質問,誰想一開口竟成了祈求。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8:2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