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隻是對方的臉色看上去不是太好……

不對!應該說自從她出獄後,他的臉色從來冇有好過。

藍溪轉了個身,背過陽光,淺笑道:“你是來通知我,你要和蘇相葉結婚了麼?恭喜呐。”

這該死的女人,總是掛著一副冇心冇肺的笑。

他十分好奇,到底什麼時候,她才真的笑不出來?

程辛南粗聲質問:“你故意給京華留線索,是希望他來找你?”

“是的呢。我想他應該馬上就要來了吧。”

話音剛落,樓下響起一陣刹車聲。

程辛南臉色一沉,迅速將藍溪拎起,拐進屋,再鎖上門,他並不確定樓下的人是不是京華。但不管發生什麼,他都不能讓京華見到藍溪,更不可能讓他們在一起!

那人確實是陳京華。

公司裡的員工為了討好他,特意給他抄送了一份地址,還親自送他過來。

他將車停穩後,發現小區的樓底下還停著另一輛車子,是程辛南的,於是他更加確定藍溪就在這裡。

走到頂層,陽台上空無一人,旁邊的防盜門也鎖著。

“溪溪……溪溪……”

門內的藍溪應了一聲,“京……”

纔出口一個字,就被程辛南被捂住了嘴巴,他將她抵在門上,束著她的雙手,目光淩厲的看著她,帶著濃濃的警告,“彆說話。”

藍溪莞爾,她也不知道陳京華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竟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快。

陳京華似乎聽到了門內的動靜,聲音越來越大,“哥,你也在嗎?你們在裡麵嗎?”他拍打著門,就像是打在藍溪的背上。

程辛南十分緊張,就怕兩人的行蹤被門外的人發現。偏偏藍溪還不安分。

程辛南瞪著他,眼中是狂怒。

門外就是他的弟弟。

藍溪輕輕的勾起嘴角,笑得無辜而又清純。

為了怕她發出聲響,程辛南一手製住她的身子,死死的摟在懷裡。

隨後,她的嘴巴被他緊緊的捂住,她根本無法回答。

隻是那雙手,便愈發的不安分。

程辛南瞪著她!她就這麼想被髮現,然後迫不及待的去見京華麼!

16

藍溪使勁渾身解數就是為了引起陳京華的注意。

可這次他的剋製力竟出奇的好,讓她頓感挫敗。

門外的陳京華敲了好一會兒,像是確定了門內無人,失望的離去。

計劃失敗了。

程辛南放開了她,她還冇來得及好好喘口氣,便又被他攔腰抱起,朝著臥室走去。

藍溪不安分的扭動,“程辛南,你要乾什麼?”

“這不就是你希望的麼?”

說完他粗暴的關上門。

完事後,藍溪沉沉的睡過去。

程辛南靜默的坐在床頭,掏出打火機,點了一根菸,深吸一口,漸漸冷靜下來。

自從接管遠東集團後,單單在麵對她時,他根本控製不住自己。他心裡清楚,這個女人每一次接近自己都不簡單,可一次次甘之如飴。

藍溪睡的並不安穩,身子朝他的懷裡鑽了鑽。

他蹙眉,正欲摟住她,手伸到一半,又生生將她推開。

藍溪吃痛的睜眼,恰好對上他那雙幽深而又冷漠的眸子,“藍溪,我命令你馬上搬家,下次你再敢跟他見麵,我一定會親手把你送回監獄!”

藍溪雙拳緊握,指甲嵌到了掌心的肉裡。

她這輩子所有噩夢的根源都來自於那坐監獄,那是她所有恐懼的根源!

程辛南麵無表情的下床,穿好衣服後,徑自離開。

陳京華是接到集團裡的緊急電話才走的,他一回公司就直奔程辛南的辦公室,等了將近快兩個小時,程辛南才遲遲出現。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8:2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